刚刚更新: 〔甜妻撩人:老公大〕〔腹黑总裁狠给力〕〔某科学的疾风泪爷〕〔我是绝世树仙〕〔地球暴走时代〕〔帝国总裁的天价逃〕〔战神升级系统〕〔千亿新娘,总裁大〕〔御房有术〕〔次元中转站〕〔重生之军长甜媳〕〔鉴宝神眼〕〔龙纹剑神〕〔聊斋好莱坞〕〔帝道独尊〕〔绝品透视〕〔完美神话世界〕〔倾城逆袭妃:尊帝〕〔掌天弑神〕〔身家亿万的男保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零二章 进宫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这不过是你的托词吧。”赵夫人始终不相信她的话。

    对于这种你始终叫不醒的人,顾倾之也不想太过解释。

    临走前还是留下了一段话:“我不知道婆婆为何口口声声说我是下毒者,说我嫉妒秦雁儿跟以前的秦紫衣相似,若这也能胡乱猜测,那么我可不可以说,这是某人的苦肉计了,我嫁给了某人一直想要嫁给的人,为了赶走我,从而让她有机会了?呵,当然,我一向不喜欢如此恶毒的推测他人,我顾倾之有何想不开要对人下毒,如果人死了,我岂不是变成了杀人犯,也要偿命的。我还这么年轻,只要脑子不秀逗,肯定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男人而已,凭着我的长相再加上我的家世,难道找不到优秀的男人?”

    话尾自信而霸气,把所有人震撼住。

    待回过神的时候,顾倾之早已离开。

    赵夫人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修然,你看看她说话那口气,有把我们当成长辈吗?”

    白修然早已起身,什么话都没有留下,也同样离开。

    顾倾之最后的那句话什么意思?

    她脸上带着不屑,口中带着稍许的调侃,男人而已。

    是不是说明,他在她心里不过而已罢了。

    聪明如他,立马明白话里的意思。

    听到她的话,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顾倾之回了院子,赵怀玲依旧黏糊着她,一双眼睛红肿:“小姐,我真的没有买毒药。”

    “知道,就你那胆子,顶多买个诅咒娃娃。”顾倾之揉了揉肩膀,算了,她还是先洗澡再吃饭。

    “小……小姐。”赵怀玲目瞪口呆,说话带着口吃:“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额?”

    她就随口打了一个比方,不会给说准了吧。

    看着小丫头震惊的模样,她又不能说是猜的,只好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把东西拿出来吧。”

    赵怀玲听话的回房拿过一个东西,是一个稻草人身上贴着一个小纸条,上面似乎写着谁的生辰八字。

    顾倾之把小人翻来覆去看了两遍:“你不会真的觉得这种东西能诅咒人?”

    赵怀玲脸一红,说话越发口吃:“我……我听人说,把……把稻草人做好后,放在庙里供奉一夜,然后把人的生辰八字贴在上面,用针扎住,就可以诅咒人了。”

    顾倾之心中有些感动,这个傻丫头如此做,是为了她吧。

    哎,心中一叹,“傻丫头,要是诅咒能死人的话,就不会有那些打打杀杀,全部都去诅咒人了。”

    “我就想让秦小姐被丞相讨厌几天,没想要她的命。”赵怀玲天真的说道。

    “行啦,以后不要做这些傻事了。”顾倾之被她的傻气逗乐,赶紧打发她去准备热水。

    吴刚也一并退了出去,临出门前,随意看了一眼门内的人,是他们太操心了,她的心中早已有了计较吧。

    顾倾之不知道一夜过后,她当时的临时起意造成了多大的轰动。

    翌日,她还沉浸在梦里。

    耳边谁呱噪的说个没完。

    “小姐,你快醒醒。”赵怀玲瞧了悬挂半空的太阳,这都快响午,再睡下去,一天都可能过去的。

    她真的很想醒过来,可是瞌睡大神死活拖着她不肯放手。

    “小姐,皇宫来人了。”

    “再给我十分钟,让我再睡会。”

    她实在睁不开眼,整个人都软绵绵的。

    果然是昨天太累了。

    赵怀玲也不想打扰她,可是宫里的人都在大厅等着了。

    被人从床上直接拉起来,昏昏沉沉的任由人穿了衣服,梳头化妆。

    等到大厅的时候,坐着的人就看见一个女子全身软骨头似的挂着另外一个女子身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位就是白夫人吧。”李公公笑眯眯的问道,对顾倾之这种不雅形象丝毫不在意。

    “恩。”

    白修然不懂为何他一见顾倾之心中的一股郁闷无法发泄。

    不见又想,见了又生气。

    看见顾倾之靠在赵怀玲身上的模样,他有股想把人拉过来的冲动。

    顾倾之也很想打起精神,实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过睡了一夜,胳膊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

    要不是被赵怀玲拖起来,她今天一天都不想起床。

    “听说白夫人昨天在醉仙楼画了一条龙,洒家今天特意瞧瞧,实在太妙!”晨光中,那条龙看的更加逼真,仿佛随时都能腾空而去。

    好多人都乘着小船或者画舫过去观看了。

    “啊,谢谢。”她客套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人过来不是为了说这些的吧?

    果然,李公公夸赞一番后,说出来意。

    圣上很喜欢她的绘画风格,让她去皇宫画上一幅。

    顾倾之偷偷瞄着白修然,人家都说伴君如伴虎,要万一她画的令圣上不满意,到时候治她罪怎么办?

    白修然不懂顾倾之只是看了他一眼,心中的那股郁闷之气竟然消散了一半:“我陪你一起进宫。”

    “咦?”

    她很想说不用的,可是赵怀玲激动的掐住她的胳膊。

    顾倾之在现代的时候,去北京故宫看过,建筑规模雄伟壮观,令人震撼。

    坐在轿子里,她偷偷掀开轿子,新奇的看着皇宫。

    跟她见过的故宫有所不同,不过同样大气宏伟。

    白修然坐在另一侧,他经常进出皇宫,对这些早已不感到新奇,可是见顾倾之的模样,一脸的好奇宝宝的模样,眼中不断闪现,哇,原来皇宫是这个样子的表情。

    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温热不灼人。

    顾倾之不解的看着他,准确的是看着那只手,难道刚才有蚊子盯她手背,他是来打蚊子的?

    她要不要说声感谢?

    索性,这个时候的白修然出现了罕见的紧张,没有看清顾倾之的想法,不然铁定气吐血。

    “倾之。”

    “奥。”她等着下文,结果对方就只是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再没了下文。

    时间间断了几秒后,顾倾之说了一声不动,白修然看着越来越靠近的脸,一向聪明的大脑停止了运转,她,这是要做什么?

    心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期许,是不是他想的那般?

    其实这事应该是他主动的。

    “啪~!”

    顾倾之高兴的看着手中的蚊子,“哈哈,打到了。”

    白修然的脸青了又紫,紫了透黑,眼中酝酿这风暴。

    顾倾之吓了一跳,赶紧退后,才发现她刚才那一巴掌打在了白修然的脸上,完了,堂堂丞相大人,被她不明不白的打了一巴掌。

    赶紧把手掌伸过去,证明自己的清白:“我,我是帮你打蚊子,你看。”

    可是,白修然撇过脸,不再看她。

    顾倾之尴尬的收回手,完了,真的生气了,不过任谁不明不白的被打了一巴掌都会生气的吧?

    特别是男人,打脸不等同于羞辱人吗。

    “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惜对方眼中的风暴风景强烈,丝毫不理会她。

    白修然根本就没有生气顾倾之的那一巴掌,而是气自己在顾倾之靠近的一瞬间,乱了阵脚。

    顾倾之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不同的。

    想明白这点,他就更加不可能放任顾倾之离开。

    人的一生很长,若他把她留在身边,谁说她不可能爱上他了。

    既然是她先来招惹的他,就必须付出代价。

    用一生来偿还给他。

    顶着莫名的气压,一直到皇宫内。

    顾倾之听到说可以下轿了,简直冲的一般出了轿子。

    呜呜,白修然时不时看她的眼神,让她后背一阵阵寒意。

    被人领着去了御花园,老远就看见一个老者穿着龙袍为着水里的鱼。

    顾倾之脑海里回忆了下电视里碰见皇上行礼的模样,想着要不要也来一句,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结果老者突然转身,一脸笑意的打量着她。

    “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

    “额?圣上见过我?”顾倾之很锐敏的从话里听出意思。

    不对,在她祖宗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这号大人物啊。

    “哈哈,那会你还在襁褓里,就只是这么一丁点。”老者慈祥的比划了一下她当时的模样。

    顾倾之越发觉得奇怪,像这样一个大人物怎么回见过她,难道跟她爹认识?

    但是,貌似没听她爹提起过啊?

    而且,如果认识,她听到的故事里,顾雷霆就不会被人陷害家破人亡啊?

    心中的疑问是一个接一个,让人理不清头绪。

    白修然也很意外,圣上竟然认识顾倾之。

    “倾之啊,你爹还好吧?”老者突然问道。

    “额,好,身体棒棒,吃嘛嘛香。”她傻不愣登的回了一句。

    别说老者听着直笑,就连白修然都被逗乐,看着她呆萌的模样,突然很想捏捏她的脸。

    说她聪慧,有时候也迷糊的可爱。

    “哈哈,果然是顾雷霆的女儿。”老者很是开怀,笑的舒畅,没想到呛到,一时又咳嗽起来。

    李公公在旁边赶紧上去递了一杯温水,圣上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他看着也开心。

    赵弘文过来的时候,就听见父皇的笑声,好奇的看着是谁让父皇如此开怀。

    没想到竟然是她!

    还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