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撩人:老公大〕〔腹黑总裁狠给力〕〔某科学的疾风泪爷〕〔我是绝世树仙〕〔地球暴走时代〕〔帝国总裁的天价逃〕〔战神升级系统〕〔千亿新娘,总裁大〕〔御房有术〕〔次元中转站〕〔重生之军长甜媳〕〔鉴宝神眼〕〔龙纹剑神〕〔聊斋好莱坞〕〔帝道独尊〕〔绝品透视〕〔完美神话世界〕〔倾城逆袭妃:尊帝〕〔掌天弑神〕〔身家亿万的男保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一百章 中毒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本来就两个人坐的位置,立马变成了五人座。

    顾倾之一个单独坐在一处,几人都瞧着她。

    顾倾之:“各位不要迷恋姐,姐只是一个传说。”

    众人:这人还真自恋。

    圣半秋:“白夫人,我一直都很想问,你那画画是跟谁学的?”

    “老蔡教的。”

    老蔡?

    众人心里把当今姓蔡的绘画名家想了一个遍,貌似都没有一个有顾倾之的那种绘画模式。

    碧莲:“不知道这位姓蔡的大师在何处?”

    顾倾之眨巴眼,这个她要怎么说了?

    即使她说了地名,这群人也找不到他。

    “哈哈,老蔡自称城市的流浪画家,最喜欢各个城市流浪,一般我也找不到他。”

    众人又是一阵无语,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辞。

    圣半秋:“既然这样,不知白夫人可否也为醉仙楼画一幅图?”

    “没问题。”顾倾之笑道:“只要价钱合适,多少幅我都给你画。”

    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的,要是能成,这是她来古代靠自己赚的第一笔钱吧。

    哎,她也是够笨的,早怎么没有想到了。

    圣半秋看着她一乐,不亏是顾雷霆的女儿,一张口就谈钱,多少人想要跟他谈交情,他都未必放在眼里,不过眼前的人真的跟以往不同了,眼中的傲慢没了,却多了一些看不透的东西。

    比如她真的是顾雷霆的女儿,并不是谁假扮的,可是却判若两人。

    她看似漫不经心,心中却是有着计量。

    或许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大智若愚。

    “白夫人想要多少?”

    “哈哈,等我画出来,再谈钱。”

    “择日不如撞日,不若就今天吧。”

    “好啊。”

    萧以东无语的看着两人的谈话,一人问的随便,一人答的随心。

    只见圣半秋拍拍手,伙计把颜料提出来,顾倾之瞧着他:“圣老板,准备的真周到。”

    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只等着她答应吧。

    圣半秋笑笑没反驳,他想要做的事,一向都能做成。

    只不过这次太过简单,他还以为要费半天口舌。

    结果不费吹灰之力。

    顾倾之让吴刚把东西接过来,下楼寻画画的地方。

    醉仙楼里的人听说顾倾之又要在墙上画画,全都围过来看稀罕。

    问香会上,都只是见到顾倾之的画,但是谁都没见到顾倾之是怎么画的。

    这次能看见个新奇,怎么也得瞧瞧。

    所以醉仙楼就出现了奇怪的一幕,顾倾之往哪里一走,众人就往哪里去看看。

    把醉仙楼里里外外看了一个遍,顾倾之最终选了两面外墙。

    众人很是不解,两处地方都不是一个好地放。

    醉仙楼外侧的一处靠近湖泊一截残痕断壁,半面墙壁已经没入水中,看着残破不堪,真不懂顾倾之为何会选了这么一处?

    另一处,虽说看着也不如意,但是比刚刚那一处好上一些。

    碧莲也是不懂顾倾之的选的地方,只好问着圣半秋:“白夫人为何选这两处?”

    “等她画完就知道是何用意了!”圣半秋有预感,顾倾之一定会给他一个惊喜。

    顾倾之也没想到会选到如此棒的一个地方。

    以前她跟老蔡两个人一起跑遍全城都未必寻到这样的地方。

    没想到今天会让她遇上。

    顿时来了兴致,她让圣半秋给她找一个小船,说是要去湖面上逛逛。

    众人见着无趣,都散了。

    萧以东不想跟钱宝宝多呆着,趁此机会,说是跟顾倾之一起逛逛。

    钱宝宝似乎对萧以东也不敢兴趣,毫不留恋的走人。

    顾倾之八卦的问了一句:“萧大哥,我记得你跟那位钱姑娘以前见过一面。”

    “是。”

    他早就告诉他娘,钱家小姐不适合他。

    他娘当时也没勉强他。

    后来也给他又介绍了其他几位大家闺秀。

    他是有苦难言,面对那些女子,真比他带兵打仗还累。

    跟兄弟们相处,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丝毫不会顾及,即使说过了,大家也不会往心里去,大不了打上一架,很快和好。

    可是面对那些娇滴滴的女子,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那些女子矜持的捧着一杯茶半响不说话,独留他尴尬的看着别处。

    有的女子回去后,说他木讷,不懂人情,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这个钱宝宝大概是唯一一个见面喋喋不休的人,再加上他娘有次遇见钱宝宝的娘,说自己女儿对他的印象不错,这才让他娘又动了心思。

    伤都没有好透,就把他撵出来见面了。

    而这些他实在不好对外人说。

    “哈哈,我懂。”顾倾之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相亲这件事,她太在行了。

    在她那个时代,她自己都被一帮亲戚拖去相亲多几次,可惜全部无疾而终。

    最狗血的一次,她死活不愿意让长辈陪她相亲,就拉着自己的闺蜜去的,结果别人没看上她,看上她闺蜜了。

    后来,还是她做的伴娘。

    只能说生活无处不狗血。

    她以前找过一个算命的,让他看看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一个和尚,所以这辈子才嫁不出去。

    结果算命的白了她一眼,让她不要闹。

    说她命里有两个儿子。

    为了这句话,她当时就多出了十块钱。

    好歹是证明她嫁出去了。

    结果话还没灵验了,她就穿越了,而且还狗血的嫁人了。

    萧以东心中一动,又想起他娘的话来,当初他娘也曾想去顾府提亲的……

    看着顾倾之侧脸,萧以东一叹,若她未曾嫁人多好。

    这么多女子中,唯独她是不同的。

    圣半秋让人把小船开到岸边。

    顾倾之扬眉,两条小船:“圣老板也打算游湖?”

    “如此风光,不游多可惜。”

    “哈哈。”他就是想她看怎么作画吧。

    顾倾之站在船头,看人把船划过来划过去,自己两手构成一个框架,对着那栋破墙比划着什么……

    碧莲坐在另一条小船,独自弹着琴。

    琴声悠扬,飘荡在湖面上,配着水光十色,带出了一种意境。

    萧以东跟圣半秋两人对坐着,“萧公子,喝酒吗?”

    “好。”

    圣半秋变着戏法般从袖子里拿出一壶酒,还有两个杯子,引得碧莲都看了好几眼。

    萧以东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好酒。”

    圣半秋心情不错,他醉仙楼的酒可不同别处的酒,有些人想喝都未必喝的到。

    三人瞧着顾倾之一个人比划了半天,才让人把小船划到断墙旁边。

    人的灵感就是一瞬间。

    此刻,顾倾之心中已有了构图。

    提笔构图,有如神助,挥毫泼洒勾勒间,不曾有一丝的间断。

    都说认真做事的人最有吸引力。

    认真又美丽的就更加有魅力。

    不管是碧莲,还是萧以东或是圣半秋,都不得不承认,此刻的顾倾之美的不可思议。

    认真的脸上,一双眼睛迸发的光芒灿烂而耀眼,仿若七月的阳光。

    都说顾倾之嫁给白修然,是白修然亏了。

    只怕是他赚了才是。圣半秋哑然失笑,以前这个最让他讨厌的人,竟然让他感到了惊艳。

    顾倾之一旦拿起画笔,不画完,很难将笔放下。

    这一画就从上午画到了下午,圣半秋他们本来是来看画的,结果中途被顾倾之指挥着帮她换颜料拿梯子之类的……

    从起初的雏形,到慢慢的轮廓显现,几人也算是见识到了顾倾之的画工。

    在墙壁上作画的,萧以东见识的少,圣半秋却是见过几个,壁上作画分人物和山水,一般讲究线条流畅,人物姿态及山水意境。

    顾倾之的画却是另外一种风格。

    它讲究的是一种逼真,远观好像是活物在墙上般。

    硕大的脑袋,鼻子里喷着雾气,一只爪子刚好从水平面探出,水是真水,那爪子却是假的,但是远远看着却像真的。

    顾倾之画的是一条龙,不,准备的说,她只画了一个硕大的龙头,刚好与水平面呈现一种向上腾空的姿势,好像这湖里真的有一条龙,突然想要腾空而去般。

    “妙,妙,太妙!”

    画面上,不知道何时过来一个画舫,画舫的书生连连感叹一番。

    这画太过巧妙,刚好借助了湖水的缘故,用一种巧妙的弧度,画出了一个龙头,使人不由好奇,水的下面是不是有着龙身子。

    圣半秋也在看着眼前的画,刚刚还是一堵残缺不全的墙面,现在竟有顾倾之一番作画,竟然变得如此有趣。

    果真是个妙人!

    萧以东的震撼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香陵果然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哪怕以后跟边关的兄弟们讲讲他今天见到的,只怕也没人会信。

    不可思议的瞧着收笔不断揉肩膀的某人,不由就羡慕起白修然的好运气,如此女子,他为什么就碰不到?

    顾倾之肩膀酸的厉害,心里不断感慨,果真养尊处优惯了,放下笔才知道胳膊酸疼酸疼的,只怕明天抬不起来了。

    “吴刚,扶我一把。”顾倾之站在梯子上面,两条腿抖的直哆嗦,呜呜,腿也好疼。

    吴刚虽说此刻才心甘情愿的把顾倾之当作主子对待。

    这个女人认真起来,一点没有富贵人家养出来的娇气,今天一整天她就站在梯子上面爬上爬下,就是一个男人长时间这样都受不了,可是她好像不知疲倦般作着她的画。

    想到画,只怕没人不惊艳吧。

    这女人的才华的确让人折服。

    “哇塞,难怪我感觉饿了,原来这个点了,回去。”顾倾之捂着肚子,今晚一定要吃三碗,把中午的那一餐给补回来。

    小船刚上岸,醉仙楼的伙计等在旁边,见着顾倾之:“白夫人,丞相府里有人找你回去。”

    “奥。”

    “白夫人。”伙计拦住她,看了一眼自家的老板说道:“我看那人脸色不善,只怕不是好事。”

    顾倾之全然没在意,再坏也不过白修然休了她,对她祖宗来说估计是天塌下来了,对她却是好事一桩。

    要是被休了,刚好可以找个借口带着银子四处游历一番。

    等过了二十以后,再找个好男人嫁了就人生圆满了。

    没准那时候,她也能回家了。

    丞相府内,气氛凝重,白修然的父母还有白家的几位长辈全部都来了。

    几个仆人跟丫环跪在地上。

    白修然的母亲赵夫人拍着桌子:“说到底是谁下的毒?”

    “小人不知。”几人吓的胆战心惊,身子伏在地上。

    谁能想到,有人竟然对秦小姐下手,在食物里下了毒药,本来昨天为救白晨轩把一条腿跟一只胳膊摔断了,现在又中毒,昏迷不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