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象神尊〕〔溺宠甜妻,总裁套〕〔神职骑士〕〔彪悍小农民〕〔快穿:渣渣宿主太〕〔重生军嫂美如花〕〔都市嚣张天少〕〔勇者进化空间〕〔妖孽强者在都市〕〔火灵帝尊〕〔超级村主任〕〔我知道,你早就喜〕〔万妖龙皇〕〔救世的罪人〕〔至尊毒妃:邪王的〕〔重生蜜宠:学长,〕〔一生一世笑皇图〕〔风行录之风将起〕〔轮回莫名〕〔强婚霸爱:腹黑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九十八章 缺心眼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纵使心中再有气,顾家的这帮亲戚按照顾倾之的要求赔了五千两。

    也就是顾倾之把她那三千两弄回来,还让她们赔了两千两。

    瞧着几个女人气呼呼离开,德顺街好几个商铺的掌柜把顾倾之围住,一顿夸奖。

    这是他们很想做,但是没能做到的事。

    “哈哈。”

    饶是顾倾之脸皮厚,也经不住人不断的夸奖。

    拉着猴子赶紧离开。

    “奥,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到了半世堂门口,顾倾之才想起什么问道。

    “小人叶涛,谢谢小姐出手相救。”

    被顾倾之救下,真的让他又震惊又感动。

    或许以前是他们不了解小姐吧,所以才会认为小姐脾气喜怒无常。

    “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

    “小人叶涛。”

    “啊哈哈哈哈。”顾倾之一通狂笑,不仅让猴子他们莫名其妙,大厅看病的人也是莫名其妙,引颈看向门外。

    乔神医:“这丫头又发什么疯?”

    顾倾之真的觉得她的人品越变越好。

    她今天只不过纯粹想要教训顾家的那群亲戚,没想到救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她从小听到大的故事里曾一笔带过,顾家妾室曾于闹市救下顾家的一位下人,下人为感激她,明里暗里帮了她很多忙,传言有次小妾与管家约会,差点被回来的顾家家主撞击,幸得这位小人拦住家主并高声说话提醒屋内的人,最终没被发现。

    而这名仆人的名字就叫叶涛。

    “叶涛,我如果没有记错,你妻子最近生产了吧?”

    “是,小姐。”叶涛诚惶诚恐的答道。

    看来是此人无疑,顾倾之笑眯眯的看着他,原来好人有好报是有由来的。

    “叶涛啊,这一千两给你好好看病,顺便给嫂子多买点好吃的。”

    “小姐,这太多了。”

    “哎呀哎呀,不多不多,你有伤就在家多休息几天,毕竟你这算工伤。”以她的想法,这一千两都算少的,不过以普通人家来说,一千两真的算一大笔钱。

    她要是再多给,只怕别人也不敢收了。

    猴子腼腆着脸,很羡慕的看着顾倾之把银票递出去。

    “这个给你,今天辛苦了。”顾倾之递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给吴刚。

    要不是他那一刀震慑住那帮女人,她还真拦不住那群人,没准就成了自己唱独角戏。

    吴刚看了一眼银票,转而看着顾倾之的眼睛,确定给他吗?

    “为什么连他都有?”猴子不满的嚷嚷道。

    “给。”

    “额?我也有吗?”猴子惊喜的看着她递过来的银票,幸福来的太突然,他有点怀疑真实性了。

    “你也今天不是也帮忙了吗?”顾倾之看着他那个样子好笑,明明很眼馋的模样,这会真给他,却又不敢拿的模样。

    “夫人,您也在了。”

    顾倾之扭头一瞧,这不是丞相府里面的一个小厮吗?

    “是谁生病了吗?”

    “奥,是秦小姐受伤了,少爷让我来请乔神医过去看看。”

    听着秦雁儿受伤了,顾倾之也跟着回去看看。

    让老爷子去诊治,应该是伤的不轻。

    丞相府内,秦雁儿小脸惨白,虚弱的躺在床上。

    一双美目柔弱且倔强,配着一张美艳的脸,格外的吸引人。

    “姐夫,我没事。”明明额头上都溢满了汗珠,嘴里却说着不疼。

    白修然有些愧疚,要不是秦雁儿为了护住白晨轩何至于从石阶上滚下去,还伤的如此重。

    白晨轩紧紧拉着秦燕儿的手,要哭不哭的模样,显然也是很愧疚。

    “没事,真的没事。”都这样了,还在安慰着白晨轩。

    门外,乔神医斜眼看了一会儿顾倾之:“你不进去?”

    “咳~!我觉得我晚点进去比较好。”以现在这种情况,她真觉得此刻进去有点不适合,好像一进去就能打破这种说不出来的气氛。

    “瞧你那点出息。”乔神医鄙视的说着,大步走了进去。

    顾倾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她这叫成人之美好吧。

    刚刚秦雁儿看白修然的眼神,就不是一个小姨子看姐夫的眼神。

    明显含着情愫。

    她要是进去铁定就是一电灯泡,两人要是有点什么,也不好当着她的面表现出来。

    看她多善解人意。

    她还是找人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去承安寺的时候,有几处石阶上面有青苔,白晨轩是个孩子,走在上面一滑,要倒的时候,是秦雁儿把他护在怀里,一同摔了下去。

    结果白晨轩一点伤都没有,反而秦雁儿脸色惨白,站不起来。

    冲着这一点,顾倾之都觉得应该对别人好一点。

    让厨房给煲了人参汤,自个就回了院子准备躺一会。

    “夫人难道就不怕吗?”大概是收了顾倾之五百两银票,吴刚罕见的问了一句。

    顾倾之不懂,疑惑的看着他,怕什么?

    吴刚:“听说秦小姐与过世的前夫人很像。”

    顾倾之点头,“超级像。”跟画像上的人一比较,简直就像双胞胎。

    吴刚对顾倾之这句没心没肺的话无语,哪个女人有她心大,别人是唯恐自己丈夫在外面沾花捻草,她是稀里糊涂完全不放在心上,他的暗示都这么明显了,就没听出来吗?

    吴刚:“白丞相对前夫人感情很深吧。”

    “恩,是挺深的,听说都不打算再娶了。”

    吴刚:……还能再没心没肺点么?竟然还打算跟他一起八卦的模样。

    如果一个对亡妻念念不忘的人,突然见到一个跟亡妻一模一样的人,怎么都会起涟漪的。

    没准也会娶进去府。

    顾倾之也该有点危急了。

    结果,她没有一点危急意识。

    不说女人在面对感情方面都很敏感吗?

    这位倒是迟钝的可以。

    今天还觉得她挺聪明的,这会觉得他完全看走眼了。

    吴刚:“夫人你忙吧。”

    说着转身走人,他干嘛要多管闲事,孺子不可教也。说这么多竟然不懂。

    顾倾之莫名,明明是他先问的,她也回答了啊,怎么搞得像有点生气。

    该生气的是她吧,她好歹是主子耶,一个两个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赵怀玲见顾倾之进了院子,急忙迎上去。

    “怎么?有事?”

    “小姐,你不知道吧,那个秦小姐今天摔伤了。”

    “知道。”

    “奥,那你知道丞相竟然抱着秦小姐进门的?”

    “这个不知道。”

    “小姐,你怎么就没点反应?”赵怀玲急了。

    反应?

    “难道我也要去表示慰问?”

    “小姐,咱能不开玩笑吗?”

    “哎呀,咱们小玲玲也知道开玩笑这句话了。”

    对于自家小姐的不正经,赵怀玲有种恨铁不成钢,一个已婚男子抱着一个未婚少女,小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哎哎哎,小玲玲你这是要去哪?”自己陪嫁小丫头竟然送她一个白眼走人,她今天到底得罪谁了?

    赵怀玲怄气的说道:“我去给菩萨多上两柱香。”

    “没事你上什么香?”

    哼,至少菩萨能听懂她的话,说不定还能排忧解难。

    晚饭的时候,顾倾之去吃饭。

    大厅竟然无一人,平日里,白修然好歹在饭点的时候会出现在这里。

    哎,以前一个人吃饭没觉得冷清。

    白修然他们不过跟她一起吃了几天,现在又变成她一个吃饭,竟有些不习惯。

    “来,小玲玲,陪我一起吃饭。”

    赵怀玲:“小姐,我吃不下。”

    她刚才可听说了,丞相在秦小姐房间里,陪着一起吃饭了。

    连丞相府的小少爷都在那里吃饭。

    亏她还觉得丞相对小姐不同了,她还以为小姐守得云开见明月了。

    结果,这个秦小姐一来,丞相立马变心了。

    小姐就不怕丞相纳妾吗?

    “那,吴刚,你陪我一起吃。”

    吴刚木着一张脸:“夫人不要开玩笑。”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吗?”

    吴刚:“夫人,我也不饿。”

    “你看你们俩什么表情,一个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个跟个木头一样毫无生气,咱能开心点嘛。”顾倾之给出一个笑脸:“看,就像我这样的。”

    赵怀玲根本笑不出来:“小姐,我觉得我要给菩萨多烧两柱香。”

    说完,走人。

    吴刚:“夫人,你让厨房准备的人参汤熬好了,要不要送过去?”

    不说这,她都快忘了,“还没送过去吗?赶紧让人送过去。”

    吴刚:“夫人,还是自己送过去比较好。”

    “为什么?”

    “心诚。”

    也对,“你先陪我吃点,我们在去。”

    果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他严重怀疑香陵城盛传的,顾倾之当街拦住白丞相的轿子大声告别事件是不是真的?

    都说顾倾之爱惨了白修然,所以才不择手段的嫁入丞相府。

    吃过饭,借着送汤,她也可以走走路消消食。

    一路哼着小调,就溜达了过去。

    身后吴刚木然的端着汤。

    “姐夫,你能跟我讲讲我姐姐的事吗?”

    屋内,女子虚弱的说道。

    顾倾之举起的手,立马收了回来。

    转身看了吴刚一眼,他们是站在这里听一会儿八卦了?还是把汤送进去?

    吴刚显然是误会她的意思,以为她总算有点危机意识了。

    “紫衣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就跟你一样。”白修然似乎想到了从前,语气中带着怀念。

    “我哪能跟姐姐比,姐姐那么优秀的一个人。”秦雁儿羞涩的答道。

    不过,姐夫能把姐姐跟她相提并论,这让她很高兴。

    “娘很温柔吗?”

    白晨轩也是第一次听到他爹谈论娘亲,好奇的问了一句。

    “对。”

    犹记得第一次遇见紫衣时,她拿着一本书站在紫薇花看着璀璨的阳光,美的如同一幅画。

    蓦然,她回头就看见了他,双眼弯弯,眼中的光亮就如同这璀璨的阳光。

    美丽的少女含羞的朝着他一笑,突然就跑来了。

    秦雁儿似乎也想到什么有趣的事,笑道:“我记得姐夫第一次到我们家的时候,姐姐带我偷偷的去看你,我们两个就躲在屏风后面,姐姐让我偷偷看姐夫长什么样?大家都说姐夫才高八斗,龙章凤姿,世间少有,我跟姐姐都好奇,没想到,人没看成,反而把谈话人都惊着了,当时姐姐赶紧拉着我跑了……”

    只是,她没有告诉姐姐,她一眼就看清了白修然的模样。

    从此,这个人就住在了心里,赶也赶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一胎二宝:冷血总〕〔引凤决〕〔她娇软可口[重生]〕〔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