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染惊尘〕〔妙手神医〕〔重生小娇妻:Boss〕〔家里有个18线套路〕〔丞相大人被翻牌了〕〔一品国士〕〔第十九层地域〕〔嫡女为谋:将军,〕〔式微〕〔养狐为妃〕〔总裁的私有娇妻〕〔器焰嚣张〕〔拯救中二病系丧尸〕〔不完美艺人〕〔绝天武帝〕〔唐残〕〔被过度保护的守门〕〔贤妻很忙:将军,〕〔全能科技巨头〕〔下一秒,巨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九十章 梦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这一夜,注定不是一个平凡夜。

    对于香陵的老百姓来说,依旧平静如初,香甜的做着美梦。

    可对于一些人来说却犹如狂风暴雨,府内灯火辉煌,下人们战战兢兢不敢发出一点的声响。

    一个满脸褶皱的男人身着官袍深沉的看着皇宫的方向。

    良久,才开口:“来人,备轿。”

    他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小子竟然不听的话,背着他又去见了那些人。

    皇宫内,丽贵人小声的哭泣着,“圣上,厉儿肯定是受了那些人的蒙蔽,圣上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威严的男子怒不可斥:“事到如今,你还在给你的侄儿找借口,丽贵人,你太让朕失望了。”

    “不是,圣上,你听我说……”

    丽贵人吓了一跳,想去解释什么,可惜威严的男子直接摔门离去。

    刚刚还哭的柔弱可怜的女子,立马擦开了眼泪,眼神坚毅,她们萧家一定不能倒,若是萧家倒了,她的皇儿该怎么办?

    既然圣上不念及旧情,就不怪她翻脸无情。

    “去,让清儿过来见我。”

    丞相府内。

    顾倾之打着哈欠,实在太困。

    若不是等一个结果,她何至于如此辛苦。

    “主子。”吴刚从门内走了进来,高大的身影将灯光遮盖住,投下一大片的阴影。

    “啊,回来了,人救到了吗?”

    “恩。”

    “奥,那我去睡了,困死我了。”顾倾之摆摆手,也让他早点休息,又打几个哈欠,进屋找床。

    吴刚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又退了出去。

    虽然他话少,但是并不笨。

    不然也不可能在萧厉身边呆了这么久,还全然无事。

    因为他知道,对于主子的事,该知道就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好奇。

    可是今夜他却生出了少许的好奇心。

    这个把他赢过来的女子,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

    顾倾之的事迹他也听过一些,可是那些很难跟如今的人对上号。

    难道她是特意让人那般误会吗?

    还有今夜,她怎么知道会有事发生?

    顾倾之是倒床就睡着了。

    她感觉她又进入了一种奇怪的梦境。

    这是第三次做这样的梦了。

    第一次做这样的梦,还是白晨轩染上水痘的前两天。

    那夜她梦见,她就站在一处柳树下,穿着湛蓝色的长裙,很是焦急的看着湖中。

    很是奇怪,她知道那个她根本不是自己,可是她却能真真实实的感觉到女子心中的紧张不安。

    她透过女子想看清湖面上有什么?

    只看见一个孩子浮浮沉沉的在湖面挣扎。

    那个孩子她也认识,不就是白晨轩吗。

    眼见那孩子就快没命,她恨不得跳下湖去救,可是女子在岸边来来去去,就是不敢下水,似是极怕水。

    看着孩子的头顶慢慢没入湖中,女子似乎下了决心,一头扎下水,可惜自己却沉了下来。

    周身全部都是冰冷的湖水,可是那个孩子在哪里?

    忽的一声,画面再一转。

    女子躺在床上,白修然一身的黑衣,袖子上帮着一块白布,冷冷的看着她:“顾倾之,是你害死了白晨轩。”

    女子想去解释什么,可是谁都没有听。

    白家的好多人扑上来,厮打着她。

    此刻,她又感受到了女子的想法,愧疚,对不能把孩子救上来的一种浓浓的愧疚。

    怀着这种心情,她突然醒了。

    很奇妙的心理,顾倾之知道,她梦见的一定是她祖宗经历的一切。

    可是这些还未发生啊,她怎么能梦见之后的事?

    或许她祖宗的愧疚真的影响了她,为了弥补上一世不能救那孩子的愧疚心情。

    她尽一切可能的对那个孩子好。

    第二次做这么奇怪的梦,大概是她那夜差点惨遭意外的时候。

    梦里,她在牢里,蟑螂鼠蚁到处横行着。

    没有了光鲜亮丽的衣服,她头发蒙乱,像个疯婆子一般。

    耳边是牢狱们的嘲讽声,她听见他们幸灾乐祸的说着顾家惹上了大麻烦,没准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这时候,竟然有人来看她了。

    依旧穿着精致的女子,抱着一个孩子缓缓走来,她给了狱卒银子,说要单独说两句。

    狱卒手下银子,开心的走了。

    旁边跟着的人,上前搂着女子的腰侧,小心的护着。

    这几个人,除了那个婴孩,顾倾之都认识。

    一个就是她爹的小王英花,一个就是她爹最信任的管家。

    疯疯癫癫的女子似乎受了刺激般,朝着那两人嘶吼。

    王英花手中的婴孩吓得直接哭起来,管家看着心疼,随手拿过一根棍子打了过去。

    顿时,疯癫的女子额头上血流而下,好不恐怖。

    大概是太过得意,王英花说了很多。

    多到连现在的顾倾之听来,都有些愤怒。

    她自认为顾雷霆对王英花不错,可是对方竟然觉得自己委屈。

    呵呵,一个为了钱出卖自己的人,凭什么觉得自己委屈。

    再后来,画面又是一转,这大概是疯癫女子生命的最后一刻。

    女子躺在冰冷的地上,口中不断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

    狱卒嘲笑着她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女子眼神空洞的看着铁牢外的天空,终是闭上了眼睛。

    顾倾之心中却是一动,因为她似乎听到了她祖宗内心的声音:若能从来,只望爹能安稳到老即好。

    大概哀大莫于死也不过如此。

    若这是她祖宗的愿望,她就来帮她实现。

    所以才有了今夜她让吴刚去帮忙的一处。

    顾雷霆之所以被人诬陷与外族勾结,就是因为在顾家发现了大量的外族书信。

    再加上很多人证明,他与外族的人关系密切。

    恰时,王英花拿到了钥匙把顾家的财产拿走了一半。

    顾家生意又遭人阻截。

    树倒众人推,堂堂顾家就这样轰然倒塌。

    其实从她听来的故事中,贩卖奴隶案不会这么快解破。

    顾雷霆大概不会想到一时的好心,会给自己惹下如此的祸端。

    异族的公主落难,被人买入青楼。

    顾雷霆是生意人,难免出入一些场所。

    外人不懂异族语言,偏偏顾雷他懂得一些,异族公主的求救,他听了一个透彻。

    这才有了后来白修然他们解破奴隶案。

    当然,顾雷霆也从此成为了萧国舅他们的眼中钉。

    顾家灾难就此开始了。

    今夜白修然直接把异族的公主解救了,就再也没有后面的事,这一次,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此刻,她又做梦了。

    她在虚空的一端,另一端站着一个长相跟她相同的女子。

    女子眉眼带着笑意,浑身自带富贵人家养出的贵气。

    顾倾之突然生出些感慨,她祖宗抛弃一些小缺点,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为何就没得到幸福了?

    大概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的人,才会落得此下场吧。

    若是能遇上一个真心喜欢她的人,或许命运又会不同。

    不过,她怎么能梦见她祖宗了?

    难道是她今日的举动改变了一切,圆满完成任务,可以回去了?

    这么一想,心里有些美滋滋的。

    艾玛,终于能回去了。

    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日子多难熬。

    回去以后,她一定要去海底捞大吃一顿。

    对面的女子像是明白她的想法一般,“我既是你,你既是我,你回不去的。”

    啥?

    你是你,我是我。

    凭什么你是我,我是你。

    顾倾之不依了,想要找她祖宗理论一番。

    没想到一着急,梦醒了。

    她睁眼看了看窗外,天亮了。

    麻蛋,那个梦到底什么意思?

    白修然从阴影处走了出来,把她吓了一跳,他怎么出现在她房中?

    “你刚刚什么意思?”

    顾倾之一头雾水,她刚刚有说什么吗?

    白修然直接走到床头,俯身静静看着她,看的她头皮发麻,蓦然想起以前养的一只猫,每次捉住老鼠后,就是这般看着它。

    “呵呵,呵呵。”麻蛋,笑的好尴尬。

    他伸手抚在了她的脸上,把睡乱发丝拢在耳后。

    若是换成其他女子恐怕早就心跳加速,小鹿乱撞,不敢直视眼前的男子。

    顾倾之却是吓得一把抓住白修然的手,这位大哥的神情太可怕了,“我真的没说话,我发誓。”

    虽然很没有出息,但她真的怂了。

    白修然:“你说你要回去,你想去哪?”

    “额?”

    顾倾之想了想刚才那个梦,难不成说出来了?

    “啊哈哈,梦,梦而已,当不得真。”

    当不得真吗?

    可他为什么觉得那不仅是一个梦了,她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他是五更天才回来的,满身疲倦他没有回到自己院子,而是走到她这里来。

    他也是很不懂为何这么累了,他脑海里想的会是她。

    好像见一见她,他的心才会满足。

    可是,床上的人似乎睡的不安稳,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很多。

    哪怕睡着,她的表情都很精彩,“凭什么不让我回去,是你喜欢他,又不是我喜欢他。”

    她什么意思?

    他考虑了很久,久到她醒来。

    既然想不明白,不如直接问她。

    可她似乎不想回答。

    是她拼死拼活嫁进他府中,是拨乱了他的弦,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

    “顾倾之。”

    “恩。”她做乖宝宝状,静听下文。

    “我困了。”说着,他脱了鞋,把她往里推了推,抱着躺了下去。

    顾倾之:……

    啥情况,这是啥情况?

    她刚睡醒啊,她根本睡不着好吧。

    不对,她现在该纠结这些吗?孤男寡女躺一张床上,传出去,她的名誉啊。

    额?

    好像也有点不对,她貌似成亲了,夫妻躺一张床上,也挺天经地义的。

    哎,算了,看着白修然的睡颜,眼底都有淡淡的青色,想必昨夜定是辛苦了一番,还是让他好好睡一觉。

    这么一想,她竟然又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蓦然,一双眼睛清亮的睁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脸上闪现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