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天才〕〔名门婚宠:温少宠〕〔惹火娇妻,宠你上〕〔重生之都市无上天〕〔会穿越的道观〕〔异界零食铺〕〔无限求死直播系统〕〔扶明录〕〔季少霸宠:王牌撩〕〔末世神魔录〕〔混在漫威世界的疾〕〔道界天下〕〔那年君至〕〔落日沙洲〕〔苗疆蛊师〕〔无声青春〕〔吾王来也〕〔重生修仙狂少〕〔盲少权宠:首席编〕〔无限穿越系统之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八十八章 震惊朝野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顾倾之话一出。

    全场轩然大波,吵杂声此起彼伏。

    你顾倾之先是不顾规则报了名,后又暗箱操作直接晋级,现在竟然又搞特殊,让所有人去隔壁院子,呵呵,真当你爹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吗?

    顾雷霆听的脸色都黑了好几层,不过,场上顾倾之很是镇定。

    脸上挂着笑意,不吭不卑的看着众人的闹腾。

    光这份淡定就让明公他们高看了几分,看来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可能这么自信。

    在赛场的某一处,遮盖的帘幕内,一穿着明黄衣服的男子,低声对着旁边的人吩咐了两句。

    顾倾之根本就没在意众人的反应,能评判她赢的除了那五个人,其他人与她何关。

    果然,明公他们几人交谈了片刻,同意了。

    墙上被一大块褐色的麻布遮盖着。

    看热闹的人群中,不知谁又发出一声嘲笑音,还装神秘。

    顾倾之拍了拍手,旁边早有人把布拉开。

    时间有一瞬间的静止……

    墙面上褐色的木门屹立在众人的眼前,一位穿着素色僧袍的年轻僧人带着斗笠似要出门的模样,脚已经迈出门外,见众人都在看他,连忙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

    由于太过震惊,很多人失了语言。

    骗人的,对,这一定是骗人的。

    作画应该像纸上那般吧,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这画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太强了,整个好像真的般,僧人似乎随时都能跨出门外走向他们。

    有人不相信似的,上前摸了一把,真的是墙。

    顾倾之内心有点小得意,这种作画就是3d模式,普通纸上画的属于2d,当初她见一位自称为城市美容者在一堵破墙上作画,原本残破不堪的墙面,用不了多久就变成了各种美丽的事物。

    立马她就被这种行为艺术迷住了,背着家里偷偷拜了那人为师。

    咳咳,当然对方大概被她这种死缠乱打的模样给弄烦了才勉强答应。

    她本就有绘画功底,又在那人身边学了两年,也才有了如今了水平。

    “娘,那个和尚哥哥为什么要向我行礼。”江庭豪总归是一个六岁的孩童,童言童语的问道。

    江夫人震惊的没有回答。

    实在太逼真了,那门也像真的门般,还有画里的人,脚仿佛踏出了墙面,世上还有这般作画的,她今日算是长了见识。

    若是晚上,灯光昏暗点,猛然一瞧,还真的有人在那里一般。

    见的人无不惊讶,特别是最后比赛的人员,顾怜儿是不敢置信,霍香雪是苦涩……

    白修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作画模式,满眼的惊艳。

    他上前看着整幅画面,画面构思很有意思,这是把画呈现出一种立体的效果,所以众人来看,就好像门真的开了,僧人要出门的模样。

    他转身去寻找顾倾之,见着那位商场上的战神极其高兴的拍着自己女儿的肩膀,笑的格外开怀。

    “哈哈,倾之,你什么时候会这种作画的?”顾雷霆憋了一肚子的气,在此刻完全散开了。

    他要让那些人好好看看,他家的女儿如何的优秀。

    那些刚刚叫嚣厉害的人,此刻脸火辣辣的疼,偷偷往后站着。

    “爹,你常年不在家,我学了什么,你也不知道啊?”顾倾之半真半假的说道。

    在她祖宗的记忆里,她这位爹也就近些年才安稳带着香陵,以前天南地北的跑,长年不着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是忙着格外的账务,就是应酬。

    而且与她相处的机会非常少。

    所以,她祖宗才会那般闹腾吧,不肯好好读书,不肯好好听话。

    她要的也只不过是父亲对自己的关心吧。

    可惜,顾雷霆并未懂一个闹别扭孩子的心,还一味宠溺着。

    若说她祖宗会变成世人不喜欢的模样,顾雷霆也是有一定的责任。

    顾倾之心底一叹,如今她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一定一定不会让故事里的事成真。

    这么想着,她不经意看了一眼白修然的方向。

    她祖宗所有变故都是从嫁给白修然开始的吧,若要改变命运……在心底的答案还未浮上前,白修然突然也跟她对视在一起。

    顾倾之:真的是一个太优秀的男人,连她都有自知之明配不上他,她祖宗何以如此执着?或许放手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成全。

    白修然:他何其有幸,她竟是他的妻,或许该给她一个堂堂正正的婚礼,那日的大公鸡拜堂的确太过草率。

    “这一定不是她作的,骗人的,她怎么可能画的这么好。”

    有人爆发了,上前大质疑。

    一半的人选择观看,另一半的人同样疑惑着。

    的确,以顾倾之的能力的确画不出来这样的画吧。

    顾雷霆不喜的看着说话的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脸蛋通红,不服的看着顾倾之。

    “嫉妒使人丑陋啊,只不过一副画,何至于此?”顾倾之漫不经心的说道。

    随后也不看外人,而是看着五位评判:“倾之虽说愚笨,但也不是弄虚作假之徒。”

    ……

    香陵城最近轰动了。

    好多人都去参观顾倾之的那副画。

    回来后讨论了好久。

    就连茶馆里也一改从前的说词,对顾倾之赞赏有加。

    顾雷霆直接把醉仙楼包了三天流席,只要进来说一句祝贺词,就可以直接免费吃。

    当初他让人在赌庄怒压倾之赢,谁都没想到,真的赢了。

    十万两再乘以五倍,赌庄的老板亲自上门说情,他们的确赔不出那么多。

    不过即使这样,除去十万两的本钱,他还是赚了十万两。

    顾倾之最近也高兴。

    赢了比赛是其次,关键她得到一个高手。

    当初好多人都知道,她跟萧厉的那个赌约。

    哈哈,想起萧厉当时的模样,顾倾之总忍不住想笑。

    吴刚的厉害,在跟几个高手比划以后,充分的展现出来。

    不枉费她费了这么大的厉害。

    吴刚自认为自己还算是一个定力很强的人,但是特么被人整整盯了两天,还是一个美女用着火辣眼神盯着,怎么着也有点压力。

    他不就是空手劈了五块砖吗?这基本上就是小儿科。

    结果他现在的新主子立马崇拜的看着他:“那个刚刚,你会胸口碎大石吗?”

    那个刚刚是什么鬼?

    还有这个胸口碎大石,当他是江湖卖艺的吗?

    秦天跟猴子两个人站在一旁看着热闹,自从顾倾之问香会赢了以后,丞相府就不能安生,好多人找上府,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找她给墙面作画的。

    她直接撂挑子,把问题推给了白修然。

    白晨轩也病好了去上学,她就往半世堂跑。

    自从顾倾之赢了后,乔神医也是很神气,谁来看病,他总是笑眯眯。

    特别是听到别人夸赞顾倾之如何厉害的,看病钱都少收两文。

    就像自己孙女给自己长脸一样,豪气的给了顾倾之一块玉佩,听说是一个达官贵人送给他的,表示救命之恩,挺稀有的玉,有钱都未必买到。

    顾倾之也不跟他客套,厚着脸皮收下了。

    “倾之。”乔神医站在后院门口喊了一声。

    “艾~!”

    “你看我这后院缺点啥?”乔神医着重敲了敲墙。

    “嘿嘿。”顾倾之立马心领神会,比了一个ok的手势,“三天之后您再来看。”

    她怎么不知道乔老爷子啥心思,显摆呗,她连自家都没弄,要在他这里画上一副,孰轻孰重立马显现出来。

    希望到时候自家老爹不要吃醋。

    “走,刚刚,陪我逛街去。”既然答应老爷子,她肯定要做到最好。

    吴刚沉默不已,好想换主子怎么破?

    比起顾倾之的春风得意,白修然最近有点烦。

    这几天一上朝,不光文武百官,就连圣上都提到他媳妇的这次绘画。

    圣上也想在宫里画一幅,问他画什么好?

    他能说他根本做不了顾倾之的主吗?

    还有最近的案子也是糟心,派出去查案的人死了好几个。

    对方完全在挑衅!

    “修然,你说这信上内容是否属实?”赵弘文手里拿着一封信,一改平日里的模样,威严的问道。

    这信是今早在衙门口发现的,没有署名,也看出来谁写的。

    但信里面的内容很是劲爆,刚好与他们查的案子有关。

    到底是有心人故意陷害,还是真的?

    白修然没有给出答案,此事不管真假,已经牵扯甚广,“大皇子不妨先请示一下圣上?”

    赵弘文考虑片刻,拿着信进了宫。

    大街上,顾倾之冤家路窄撞见萧厉,这个浪荡公子哥脸色难看,行色匆匆,嘴里骂着身边的奴才。

    似乎发生什么事?

    萧厉没有注意到她,从前面拐角地方折身离开。

    吴刚默默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刚刚,你知道他怎么了吗?”顾倾之摸着下巴问道,眼睛里闪着坏主意。

    吴刚沉默,继续沉默。

    “刚刚,好绝情,都不告诉我,呜呜。”

    吴刚看着眼前这个哭的很假的某人,更加想换主子怎么破?

    见这招对身边大块头没有用,顾倾之立马停止哭泣,“切,不说拉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