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村扎纸人〕〔抗日之战将传奇〕〔完美风暴〕〔机变之乾坤诀〕〔在下慎二,有何贵〕〔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幻神〕〔超品巫师〕〔丹武帝尊〕〔极品小神医〕〔神魂丹帝〕〔生死突击〕〔重生校园:天下男〕〔都市透视小神医〕〔重生1988:城少的〕〔卡焰〕〔通天神捕〕〔龙组使命〕〔帝国总裁深深爱〕〔八零天后小军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八十三章 认真你就输了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这话别说旁人听了不愿意。

    白瑶更是气的站了出来。

    “真是笑话,你有何德何才?”

    尖锐的女音带着浓浓的不悦,在大厅中响起。

    白诗柔在后面拉都没有拉住,一张小脸很是紧张的看着场上的局势。

    现如今新嫂子被众人围攻,现在白瑶姐再这样一问,只怕掀起更加的愤怒。

    哎,修然哥是让白瑶姐给新嫂子解围的,现在反而糟了。

    果不其然,一瞬间客厅的喧哗声快把房顶都给掀了,说的什么都听不清楚,但唯一能辨别分明的是众人的愤怒。

    顾家之女人品败坏不说,现如今还大言不惭,说她有才能,也不怕传出去让全香陵城的人笑话。

    顾倾之也很头疼,想走,一群女人堵着不让走。

    嘈杂的声音听着又头疼。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

    白修然走到大厅门边的脚一顿,朝着后来跟来的人作了一个停止的动作。

    大厅中原本喧哗的场面,如同静止般,只听见一个人的声音。

    顾倾之闭着眼睛把这首词念完,艾玛,东拼西凑好不容易给读出来了。

    “你……你……”白瑶想说点什么来挽回点什么,可惜你了半天,在顾倾之睁眼看她的一瞬间,失了音。

    那一瞬间,她见着了顾倾之眼底淡淡的不屑与嘲笑。

    她凭什么嘲笑她们?白瑶心里愤愤不平的想到。

    “既然各位怀疑倾之的话,不若比一场。”顾倾之瞧了一圈众人,冷静的开口。

    “比什么?”

    东南角旁四五个女子并排站列着,这几个人大概是唯一没有参加讨伐顾倾之大军中。

    可如今却开了口。

    顾倾之认识说话的人,赫赫有名的香陵才女霍香雪。

    “就比成语接龙如何?”她也不要太过欺负这帮人,如果是比诗词歌赋,她随便挑几个出来冒充自己的,也能压死众人。

    不过,她也要公平一次。

    成语接龙比的就是众人的反应跟词汇量,算是自己的实力。

    “哼,这有何难?”有人不当一回事。

    “既然不难,那就比比。”顾倾之一笑,把规则讲了一遍,基本上就是成语的最后一个字,是下一位的成语的前一个字,接不上来者算输,然后下一位接上,可以给十秒钟的考虑时间。

    顾倾之:“我先开始吧,胸有成竹。”

    霍香雪:“竹报平安。”

    “安富尊荣。”

    ……

    白修然站在门外听着大厅内的成语接龙,嘴角一勾,她还真能想出这种游戏。

    他是听见这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才过来看看的。

    当然跟他一同出来的还有很多人。

    其实很多人也都等着看他的笑话,若是顾倾之在众人面前出了丑,他与顾倾之是夫妻,一方受损,另一方必然牵连。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大厅内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慢。

    顾怜儿有些惊恐的看着顾倾之,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接上了,然后顾倾之依然没有淘汰。

    不仅是她,许多人也诧异的看着顾倾之。

    这个游戏真的不难吗?

    它开始或许不难,但是越往后却是越难,这不仅考验人的词汇量,也考验人的反应和记忆。

    顾倾之在这里充分证明了她不是一个草包,准确来说,是充分证明了她并不像传言那般是个草包。

    “我输了。”

    到最后,霍香雪即使不甘,也承认自己败了。

    “承让。”

    顾倾之丝毫没有得意,只是用指腹压了压太阳穴的方向,蓦然转头看着顾怜儿。

    顾怜儿一个颤抖,心脏猛然突突直跳。

    “倾……倾之姐。”

    顾倾之三步两步走上前:“顾怜儿,你这几年在我家也想必拿到不少好东西,以前的我就不跟你们算了,但是这一次你们在我顾家拿到的任何东西,都必须给现钱。”

    顾怜儿的脸色立刻苍白,眼神慌了,:“倾之姐,这都是顾伯伯同意给我们的。”

    “奥,是吗?”她勾嘴一笑,“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身上穿的戴的,加起来至少有一千两,要不我们回去问问我爹,是不是他同意的?”

    “我……”顾怜儿脸色更加差了,眼泪唰唰唰流下来,似乎被吓倒了。

    见着顾怜儿受欺负,跟她交好的几个女子看不下去了:“不就是一千两嘛,你家又不是缺这点钱。”

    “哟,你真大方,看来你家对亲戚出手都是成千上万两给的。”顾倾之怼了回去。

    很多人沉默了,的确,如果是她们家恐怕也没有这么大方。

    顾怜儿这个人她们也是知道的,以前见她穿着光鲜靓丽,料想是得顾家极宠,但是从顾倾之的话里面,好像知道了什么真相。

    “即使这样,你也不该在众人面前如此说你表妹。”白瑶愤愤不平的说道。

    “可刚才却是有很多人这般说我耶,怎么,难道是我格外坚强,有着一颗金刚心不成?”

    白瑶语塞,无话反驳。

    事实的确是这样。

    “丞相夫人若是没有最开始推顾姑娘一下,想必大家定不会这般的。”

    顾倾之没想到霍香雪会如此开口,其他人一听也纷纷附和,若没有她顾倾之最开始做的事,众人何必如此对她,大家也只不过抱打不平罢了。

    “顾怜儿,我推你了吗?”她问道。

    “没……没有。”顾怜儿赶紧摇头,说话都带有颤音。

    看到众人眼底,更加确信是顾倾之推的她,有刚刚的威胁,顾怜儿怎敢说实话,再说大家可都看见的。

    “没有吗?”顾倾之反问了一声。

    “没……没有。”顾怜儿眼珠子簌簌直落,让人见着不忍。

    “够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白瑶打断她们的说话。

    哎,顾倾之心底叹了一口气,暗自庆幸,现在面对众人的是她,而不是她的祖宗,不然以她祖宗的脾气恐怕又蹦了起来。

    孤立无援的滋味不好受啊。

    好在她足够强大。

    “看来你还是觉得是我错了。”顾倾之留下这句话,准备离开,也不打算解释。

    一群对你有偏见的人,任你百般解释,也不过是徒增烦劳罢了。

    门外,白修然长身玉立静静站在回廊的柱子旁,见她要出来,上前了两步。

    “等等。”顾倾之身后有人唤住她。

    霍香雪:“不知道丞相夫人当时如何用才华得到白丞相的刮目相看。”她执着的看着顾倾之,枉她是名满香陵的才女,自有才貌双全,多少青年才俊倾慕于她,奈何,唯有一人从不曾正眼瞧过她。

    她这么优秀,白修然都未曾在意过她。

    她就不信,顾倾之何德何能,能得白修然的青睐。

    “额?”顾倾之尴尬的瞧着门外的正主,她就是吹了下牛,没想到真有人当真了。

    “说不出来吗?哼,肯定是骗人的。”程姓女子一脸了然的表情。

    白瑶也是帮腔道:“我可从来没有听修然哥说到此事,定是骗人的。”

    顾倾之很头疼,她说继续编个谎言下去,万一正主插穿,她就太没面子了。

    可是如果她不回答,也做事了她是个骗子的事实。

    正为难时,白修然突然拉住了她的手。

    众目睽睽之下,好多双眼睛盯着,如同明月一般的人物牵住了顾倾之的手。

    门内门外都是一片死寂。

    “倾之,回去了。”这是他给众人的答案。

    不管以前是何种事实,现在他白修然对顾倾之是不同的。

    “好。”

    顾倾之心底对白修然赞了一声,够义气,关键时刻帮了她一把,不枉费她把白晨轩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

    “为什么?”

    身后的人即使在问白修然,也是在问她自己。

    霍香雪真的很不明白,她家世不差,人才也不差,为何就偏偏选了顾倾之,她那点比她差?

    白修然没有回答,他在门外听了许久,若不是他不便于进去,他是不允许众人欺负顾倾之。

    “修然哥。”白瑶追出来,想要把顾倾之今晚做的事说一遍,白修然的眼中带着责备,让她把话噎住,修然哥竟然生气了?

    生平第一次,修然为了一个女人对她生气。

    “哇,我讨厌你。”白瑶摸着眼泪跑远了。

    白诗柔赶紧追上去。

    顾倾之眨巴眼,这都什么事?

    果然就她是金刚心,旁人都是玻璃心,也还没怎么招了,怎么就哭了?

    临走前,顾倾之似乎想到什么,转身:“听说每年有个传统,出题让大家答,既然这样,我也出个题,数字智力题,超级简单。”

    “若1—4,2—3,请问5—?”

    留下这道题,顾倾之很潇洒的走了。

    听说,当夜很多人失眠了,纷纷猜测答案。

    马车上,白修然沉默不语,顾倾之闭目沉思假寐。

    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满脸兴味,这个女人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你去查查她到底是谁?”

    “是。”黑暗中有谁领命离去。

    另一边,萧厉也摸着下巴,看来她还是有两把刷子。

    不过要想赢,恐怕没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