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医狂少〕〔异界追魂使〕〔武道巨擘〕〔独宠难消:歪歪老〕〔甜妻来袭:总裁,〕〔校花的透视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超神机关师〕〔直播在地下城〕〔海螺,为爱你受冷〕〔文学少女的异界绘〕〔黄天乱世〕〔灵魂修真传〕〔这是我爹地〕〔万界之播讲人生〕〔我的娇妻是总裁〕〔极品透视小村医〕〔三界红包群〕〔世界调制计划〕〔重生七零逆袭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八十章 赌约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猴子不知道顾倾之跟顾大顾二说了什么,只是很神奇的发现,一个想要疯狂寻死的人,一个带刀要杀人的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恢复了正常。

    什么时候小姐有这等本事了?

    要是他记忆没有问题,在小姐没出嫁前,可是从来不管下面人的任何事。

    而且,小姐智商貌似也没这么高啊。

    奇怪,太奇怪。

    “你叨叨咕咕说什么了?”乔神医问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两天雨下的太大,气温陡变,好多人染了风寒,来半世堂看病的格外多。

    他都忙不过来了,自己这个徒弟竟然偷懒。

    看着都来气。

    “师傅,你有没有觉得小姐最近有些不一样了?”猴子一脸的八卦。

    “哼,那个丫头有什么一样不一样的,赶紧安顿好病人。”

    “不是,师傅,你真的没觉得小姐有什么变化?”他不死心的继续追问。

    乔神医都懒得搭理他,给人把脉。

    旁边倒是有人接过话茬,“你说的是不是现如今的那位丞相夫人?”

    “不然了。”顾家貌似就一位小姐好吧。

    “那你有没有听说这位丞相夫人跟当今国舅爷独子打赌的事。”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乔神医这才抬起眼皮,“她跟谁打赌了?”

    “就是那个萧厉。”

    “奥。”乔神医眼皮垂下,似乎并不吃惊。

    猴子却是吃了一惊,“说说,怎么回事?”

    这事还得从三天前说起,问香会因为马上要开始了,好多人都去报名。

    往年顾倾之是从来不参加问香会。

    一来不感兴趣,二来外界都知道,顾倾之就识的几个字,要真的去参加问香会这样的比赛,只怕连第一关都过不了。

    可是今年,她竟然去了。

    还去的挺高调。

    听说当时前呼后拥,啧啧,好不排场。

    其实这样到也没什么好说的,奇的是,这位丞相夫人竟然也要报名。

    这就很尴尬了,谁不知道问香会只是单身女子参加的比赛。

    她一个成亲的来报名,不是砸人家场子的嘛。

    当时在场的好多人都看着她的笑话,没想到这时候国舅爷的独子萧厉出现了。

    谁都知道问香会的举办,萧家也是有参与的。

    萧厉的老子是当今的舅爷,他表哥是当朝二皇子,家世显赫,谁人不给两分面子。

    登记的人为了拍萧厉的马屁,竟然真的荒唐的把顾倾之的名字登记上去了。

    据当时在场的人说,那位丞相夫人夸下海口,大杀四方,让世人知道她的厉害。

    萧公子不信。

    然后两人就打赌。

    “那赌的什么?”猴子很是好奇赌约。

    “奥,好像是说,若是丞相夫人输了,白银十万两。”旁人也说不清楚,他也是听其他人说的。

    “什么,十万两,啧啧,败……败……哈哈,要是赢了呢?”

    他一激动差点说顾倾之是个败家女,见师傅瞪着他,赶紧转移话题。

    乖乖耶,顾家就是再有钱,也不该这么个败法。

    这是十两,一百两吗?

    一开口就十万两,他要不要也去给小姐打个赌去。

    “哈哈,咋可能赢……啊,啊,啊……疼疼疼。”说话的人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一脸委屈的看着对他下重手的神医。

    乔神医收起手中的银针,“我家丫头赢了会怎样?”

    “好像是说赢了就要萧公子身边的一个奴仆。”他都怀疑对他说这事的人听错了。

    谁会傻缺的用十万两来赌一个奴仆的。

    显然这个丞相夫人思维跟他们平常人不一样。

    就是典型的人傻钱多的类型。

    乔神医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不再说话,不过,他今个对这个话多的人,下手重了些。

    谁让他看不起他家的丫头。

    顾倾之打赌这事,白修然当天就听说了,但是一直没问起过。

    不过,大皇子赵弘文没少为这事打趣他。

    说是顾倾之多亏了嫁入丞相府,沾染了他的才气,才有胆量去参加问香会。

    “哟,修然,你看那个是不是你家小娘子,够气派的啊!”

    赵弘文正站在天香楼上看着大街,远远一队人马很是吸引人的注意力。

    前面四个,后四个,中间就站一个。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皇亲国戚出街。

    白修然眼睛瞟都没有瞟一眼,其实这几天他跟顾倾之交谈甚少,他查案子回府的晚是应该的,但是下人说顾倾之也回府的晚,到底是为什么?

    上次的教训还没学乖吗?

    最恼人的是,她这次打赌竟然冲着一个男人去的。

    哼,她到底想招惹多少个男人?

    “修然。”

    赵弘文真怀疑他看错了,白修然眼底竟然有情绪,这情绪是在他替到顾倾之时才有的。

    单手摸了摸下巴,心中有了计较。

    “嗨,白家的小娘子。”

    顾倾之正从天香楼前过,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抬头一瞧,还真是熟人。

    就是这叫人的方式,有点调戏人啊。

    “大皇子还真闲啊,我家夫君都好多天不着府了,你们不是一块的吗?怎么就他一个人忙啊。”

    她说这话纯属随口一说,但是听到外人耳里,就变了味道,就好像一个小妻子关心自己的丈夫。

    赵弘文特意看了两眼屋内的某人,白修然的嘴角挂着浅笑,显然被这话取悦道了。

    赵弘文:“哎哟,可巧了,白丞相此刻就在这里。”

    “呵呵。”顾倾之嘴角抽了抽,管家不是跟她说白修然去了吏部吗?

    “白家小娘子,这是打算去哪啊?要不要上来坐坐?”赵弘文挺善解人意的喊道。

    “就不打扰你们了。”开玩笑,她才不要上去了。

    “上来吧。”

    白修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到窗边,恰好路边站着几位女子,听到他的声音,集体望过去。

    爱慕者一号:“啊,是白丞相,许久不见依旧身姿卓越,太耀眼了。。”

    爱慕者二号:“是啊,是啊。”

    爱慕者三号:“也不知道丞相府要不要纳妾什么的?你们说丞相会不会看上我。”

    爱慕者们:“呸,要看上也是看上我们。”

    顾倾之额头三根黑线,算了,她还是上去吧。

    白修然给她点了几碟小吃,这点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就是有个无聊的人老是盯着她看。

    “大皇子,倾之可是又什么不妥之处?”

    赵弘文假意端正姿态,装作听不懂:“挺好。”

    白修然:“看来大皇子最近把皇家礼仪都荒废了,臣会向皇上进言,加强大皇子这方面学习。”

    “别别。”

    赵弘文赶紧讨饶,他不就多看了两眼他媳妇嘛,至于这么小心眼,要跟他计较。

    “尝尝这个,我特意点的清淡。”白修然指着一物对她说道。

    “好。”顾倾之真不喜欢他对她表现出来的温柔。

    怎么说了,感觉亚历山大。

    说来也是奇怪,在她的观念里,白修然就应该对她冷若冰霜,或者爱答不理。

    是不是自己太矫情了?

    别人一对自己好,就感觉不适应?

    顾倾之想着想着就走神。

    等回过神,见房间内两人都看着她。

    顾倾之很无辜:“怎么了?”

    赵弘文:“我们在问你,为什么要去参加问香会。”

    “奥,闲着也是闲着。”

    赵弘文:“呵呵。”骗谁了。

    顾倾之想了想,还是问问比较好:“我想问一下,问香会一般比什么?”

    赵弘文:……这人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去比赛,果然闲的。

    白修然:……看来她的确是冲着那个男人去的,心里有点酸,是怎么回事?

    “你们也不知道吗,那算了,我到时候问别人去。”顾倾之见两个人都不回答她,猜想肯定是对她无语了。

    赵弘文赶紧拦住:“别,要说问香会,眼前这位丞相大人,也就是你的夫君,最有发言权。”

    问香会为何只要单身女子参加,就是想借助这场比试,让大家看到女子的优秀,也好寻一个好人家。

    每年问香会开始的时候,很多富家子弟也会去观看,看能否碰到心仪的女子。

    当然,问香会可是正儿八经的才气大比拼,所以也会请当代有名有学识有才气的人去当评判。

    白修然是被人列为第一邀请名单。

    能有白修然出现的问香会,那一年就格外精彩。

    “是吗。”顾倾之调侃的看着白修然,艳福不浅啊,定是看了很多美女吧。

    可惜,白修然板着一张脸,似乎很不高兴她的语气。

    她又惹着他了?

    赵弘文:“那你知道比试的第一关是什么吗?”

    “什么?”

    “比字。”

    “呵呵。”

    “你这呵呵是什么意思啊?”赵弘文瞧着顾倾之一听见第一关比字,就默默翻了一个白眼,低头吃着东西。

    白修然见过顾倾之的字,那是写给白晨轩的小条子上,如果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的话,只能用惨不忍睹。

    “你还是给我说说第二关比什么吧?”她还想听听后来有没有她擅长的。

    赵弘文:“你这第一关都没过,还想第二关了。”

    白修然:“第二关比快。”

    赵弘文有点意外的看了一眼白修然,没想到啊,他竟然也会抢着回答顾倾之的问题。

    顾倾之是听糊涂了,比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是比身手么?”她边说还边用手比划了两下,要真这样,第二关她也不用想了。

    赵弘文倒是逗乐了,怎么没看出来她是这么逗的一个人了?

    白修然:“所谓快,也只是来考验人的反应,会有人出题,能先答出来的人获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