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明录〕〔爷的东宫我做主〕〔非凡教练〕〔大唐不良人〕〔幻弑界〕〔魔宠的黑科技巢穴〕〔舰娘之红色血统〕〔带着满天神佛穿越〕〔白骨入侵〕〔捡了块穿越石〕〔最强帝师〕〔海贼之恶魔狩猎者〕〔快穿之希望你更好〕〔娇妻火辣辣:陆爷〕〔盛妻凌人〕〔武道凌天〕〔青梅萌萌哒:竹马〕〔武道狂徒〕〔透视神医兵王〕〔狂兵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七十七章 生病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睁眼看着虚空的黑暗一直到天明。

    顾倾之一晚上都睡的不安稳,好几次说着梦话惊恐的醒回来,手胡乱的到处抓着,等一只手温柔的握着她的手,轻声细语的安慰了几声,又沉沉的睡过去。

    鸡鸣五更天的时候,管家王仁义来敲门。

    白修然看了眼窝在他臂弯里熟睡的人,突然有点明白书中的一句话,春宵一刻值千金,从此君王不早朝,是为何含义。

    王仁义在门口站了许久,屋内依旧没有听到动静。

    手抬了又抬,他要不要再敲一次?

    这还是少爷生平第一次如此磨蹭,不过也能理解,昨天发生那样的事,少爷直接把新夫人抱到澜院,连洗漱都屏蔽了下人,传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

    屋内隐隐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门从屋内打开。

    白修然没有说话,只是示意他一同离开,不要发出声响。

    王仁义心中更是惊讶,不过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管家,纵使有什么也不会显现出来。

    早朝上。

    依旧跟平常一样,文官武官又就着一个问题吵了起来。

    赵弘文根本就没看这群大臣的表演,从父皇允许他入朝议事以来,这群人就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有时候吵到激烈的地方,双方都能卷着袖子打起来。

    他父皇也是厉害,都这样了,还能神色如常的看着下面。

    但是一旦他父皇开口,无论群臣吵的再凶,立马安静下来,文武大臣瞬间能合作到一起。

    枉他自小学习帝王之道,跟父皇比起来他真的差远了。

    不过他今天有点好奇白修然。

    虽说看脸还跟往常一样板着,不言也不语。

    可他怎么感觉今个白大丞相有点走神了?

    双眼盯在某一处,丝毫不聚光,真是发现新大陆了,有什么事能令大名鼎鼎的白丞相走神?

    等着下朝后,赵弘文跟在白修然后面出来,胳膊闯了闯前面的人:“喂,发什么呆了?”

    白修然:“昨夜接顾倾之的小厮死了?”

    “什么?”

    这下赵弘文大吃一惊,赶紧上前询问什么事。

    白修然只是捡着说了一段,后来顾倾之的事情他只字未提。

    赵弘文皱眉,从他跟白修然两个人着手调查私卖奴隶案开始,陆陆续续死人或遭人暗杀,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公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修然,跟我去趟萧将军家。”

    萧以东才回到香陵,按道理不会得罪什么人,这次被人偷袭,总感觉跟他查的案子有关。

    白修然:“我先回趟家。”

    “哈?”

    赵弘文都怀疑自己听错了,看着白修然离开的背影,他真想拉住问个清楚。

    不行,很可疑。

    赵弘文决定还是偷偷跟过去探个明白。

    要是看到白修然在府外藏了个娇,日后,也有了笑话他的资本。

    免得只有他被白修然怼的。

    ……

    “倾之起来了吗?”

    白修然匆匆回府,问着下边的人。

    “新夫人好像染了风寒,管家要请大夫,新夫人不让,发了好一通脾气,而且……”下人偷偷看了一眼自家少爷,要不要告诉少爷,新夫人把他房间里最喜爱一套茶壶给砸了?

    白修然根本就不等他说话,大步走开。

    顾倾之这会脸蛋烧的通红,眼底的血丝都清晰可见,满脸的不高兴,“谁都不许给我请大夫。”

    管家站在一旁让人赶紧把屋内碎片收拾一下,他不懂为什么不准请大夫,只是看着顾倾之歇斯底里的模样,一时左右为难。

    若是少爷回来,知道新夫人病了,都没有请大夫,难免会训斥他。

    “倾之。”

    白修然站在门口唤了一声,根本没看地上的碎片,独自走过去牵住她的手。

    手心的温度高的吓人,明明他出门的还没这么烫人的。

    顾倾之瞧着是他,瞬间放松的身体,沙哑的嗓子对他说道,“不准请大夫。”

    香陵城最好的大夫就在半世堂,请了大夫,乔神医肯定会问她发生什么事,到时候她爹也会来问。

    昨晚的事,是她最不愿意回想的。

    不过她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他们顾家座右铭,什么都能吃,就是不能吃亏。

    这事她一定要亲自讨回来。

    白修然也明白她心中所想,也不强迫她,转身吩咐下人抓点去风寒的药,顺便也抓服静神安宁的药。

    其实,他昨晚就应该让下人熬碗姜汤给顾倾之灌下的,所谓关心则乱,他忘了。

    下边的人见他昨天神色不对,大概也不敢自作主张。

    白修然是等着顾倾之喝了药,又睡下,才离开。

    ……

    萧府内。

    赵弘文一脸八卦兮兮的绕着白修然转悠。

    白修然:“今早没吃药?”

    赵弘文以前就领教过白修然的毒舌,根本没当回事,“我又没病,不过,我知道某人应该吃药了。”

    白修然斜了他一眼:“没想到大皇子还有这爱好。”

    他早就知道大皇子赵弘文跟他回了府,而且没走正门,翻的围墙。

    赵弘文手中的扇子一合,两眼望天,堂堂一个大皇子学人家翻墙,这要传出去,他里子面子都没了。

    不过,能看到白修然的八卦也是值了。

    真是没想到啊,一向清心寡欲的丞相大人会对一个女人流露出如此温柔的眼神。

    这明明就是一个男人看见喜欢女人的眼神。

    白修然:“大皇子,克制。”

    赵弘文听的莫名:“我克制什么?”他有什么好克制的。

    白修然:“我不喜好男色。”

    说完,留下一脸斯巴达的某人,白修然是拐着弯的损他瞧他的眼神太炙热么?

    萧以东正被人逼着喝药了,就听见大皇子找他。

    眼睛一转,说着不能让大皇子久等,他去见见再回来喝药。

    萧夫人何许人也,两手一拍,下人立马领会,关了房门。

    “娘。”

    萧以东郁闷的,他娘知道这药有多苦吗?

    堪比黄连啊,而且还是加量的黄连。

    他一个大男人喝了一次,都想哭了。

    萧夫人慈祥的摸了摸他的头,“乖。”

    在喝药的事情上,没有商量的余地,乔神医可说了,要想以后不留下后遗症,就必须每日按时喝药,直到痊愈。

    萧以东苦着脸,做着最后的挣扎:“可不可以不喝?”

    “你说了?”萧夫人语气平静,就是手上的动作重了些,哼,不给她喝药试试看。

    萧府,只要萧夫人发了话,必须完成。

    不然会被修理的很惨的。

    这是铁的事实,所以萧家包括萧老太君一般都不去招惹她这个媳妇。

    作为萧夫人的儿子,萧以东更是懂得这个道理。

    只有认命的接过碗,一口干了。

    这滋味,苦的灵魂都快出窍了。

    见碗底干了,萧夫人才满意的把他放走。

    “小萧将军看来脸色不好啊,要不要我请宫中御医过来为你诊断一番。”

    萧以东刚进大厅,赵弘文就瞧见他脸色苍白,额头冒着冷汗。

    不用。萧以东摇着手,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赶紧灌到嘴里。

    白修然:“小萧将军,尝尝这个。”

    一个灰色的布袋递到眼前。

    萧以东狐疑的接过袋子,打开一看,拇指大小金黄色的点心,看着卖相不错,拿了两颗放进嘴里,香甜香甜的,正好中和了嘴里的苦味。

    萧以东眼睛一亮,也不跟两人磨叽,先吃了半袋,才缓了过来。

    “我也尝尝。”赵弘文也蹭过去尝了几颗,甜而不腻,口感不错。

    如果是别人,他根本不会想太多,可是这个东西竟然是白修然的,就不得不让他多想,大名鼎鼎的白丞相身上竟然会带女子喜好的食物。

    白修然也不解释,从萧以东进门,他就看到萧以东嘴角残留的褐色药汁,再看他喝水的动作,明显是刚喝了药,还是苦药。

    他身上的这袋东西是晨轩的,昨夜光顾着顾倾之,自己儿子那边没有过去。

    下朝回来后,先是让顾倾之喝了药,就去看了眼晨轩,临走前,晨轩的养的那个白色的小狗嘴里叼着一个灰色的布袋,好像努力想打开。

    布袋他认识,顾倾之让人给晨轩装着小零食的小袋子,他也吃过袋子里面的东西。

    想来,下人把这个袋子放在凳子上,让小狗看见了,给咬了下来。

    “小萧将军,不知道你被暗算当日,发生了什么事?”白修然等着萧以东把布袋还给他后,才不紧不慢的问道。

    萧以东也没有隐瞒,将此事全盘拖出。

    他当日被他娘安排与一女子相面,说来也奇怪,他长相不差,家世也不差,偏偏见了几个都无疾而终。

    与女子分开后,他就准备去醉仙楼喝酒。

    在小巷中穿插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很可疑,逐追上去。

    想他终日打鹰,没想到有一日会大意失荆州,被鹰啄眼,差点丢了命。

    来人明显是引他入套,等把他引出城外,用暗器刺杀他,好在他武功不弱,只是被暗器擦伤了脖子。

    只是没有想到此人会如此恶毒,暗器上面竟然摸了毒药,后面的事,不用问也能想到。

    那毒药很是古怪,导致他什么力气都用不上来,眼睁睁被人砍了几刀,若不是他跳入水中,只怕早已死透,当然,若没有顾倾之及时救了他,他也早就没命了。

    “那你认不认识此人?”赵弘文问道。

    “不认识。”他也才回香陵,按道理来说,也没得罪什么人。

    白修然:“那你见过那人的脸吗?”他擅长丹青,若是萧以东看到了对方的脸,他可以根据描述大致的画下来,到时候查案就容易一些。

    “那人易容了。”他当时打斗的时候,手碰到了对方的脸,明显看到脖子一块地方,皮子翘起来了。

    一个易容的杀手?

    白修然突然想到昨夜欲对顾倾之不轨的杀手,那人是蒙面。

    这些人有什么联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