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村扎纸人〕〔抗日之战将传奇〕〔完美风暴〕〔机变之乾坤诀〕〔在下慎二,有何贵〕〔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幻神〕〔超品巫师〕〔丹武帝尊〕〔极品小神医〕〔神魂丹帝〕〔生死突击〕〔重生校园:天下男〕〔都市透视小神医〕〔重生1988:城少的〕〔卡焰〕〔通天神捕〕〔龙组使命〕〔帝国总裁深深爱〕〔八零天后小军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十八章 天花
    . ,最快更新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丞相府内。

    白溪哭哭啼啼的闯进书房,小少爷这两天一直低烧不断,还伴有咳嗽。

    请了大夫看过,开了点退烧的药,原本会以为好点。

    没想到下午的时候,小少爷课堂上昏倒。

    而且……

    “而且什么?”白修然担心自己儿子的身体,着急的问道。

    “而且……”白溪额头都溢出汗,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白修然也不打算问他,站起来准备去看白晨轩。

    “老……爷,你不能去。”白溪拦住他,这事该怎么说了,小少爷脸上,脖子上,甚至身上全是红疹,这红疹还在继续增多,找来的大夫一见着模样,就如同见鬼一般,吓的跌落地上,瞬间爬起来就往外冲,边跑边说这是天花,会传染的。

    “让开。”白修然脸色陡变,他如何不知道天花的厉害,可是无论如何,他都要去,那是他的儿子。

    “老爷,你不能去啊。”如今的尚学堂早已被隔离,什么人都不让进去,里面除了小少爷一个人,再无第二个人,早已有人将此事穿到皇上那去,只等着拿结果。

    白修然怎么可能听他的。

    尚书堂大门前。

    白家的人早已守在此处,他们也接到了消息,匆匆赶了过来。

    “修然,你不能进去。”赵夫人,也就是白修然的亲娘拦住他,她也很担心自己孙子的病情,可是此时万万不可让自己儿子冒险。

    不然,孙子没有了,儿子也搭进去,她也不想活了。

    “娘,我必须进去。”白修然坚定的看着她,不管是不是天花,他都必须进去。

    “不行。”赵夫人眼泪刷刷就掉下来,“我们等太医来了,再进去好吗?”

    “不。”

    他的决定从来不会受任何人而改变。

    赵夫人现在彻底的泪眼婆娑,这孩子是跟在老太君身边长大的,虽说对她很是尊敬,但她知道这孩子跟她生疏的很。

    “修然,你干什么?”

    白老太君一见自己最得意的孙子要进门,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派人拦住。

    “太君,轩儿在里面,我必须进去。”

    白老太君何尝不知道,她最疼爱的小曾孙在里面,可是所有人都说晨轩染上了天花,她怎么可能让白修然进去,“我去,反正我也一把年纪了,也算活够本了。”

    “不行。”

    白家的几个人纷纷阻止,老太君年事大了,怎么可能让她去。

    “我去。”白离阳站了出来,作为白修然的爹,白晨轩的爷爷,他去更合适。

    “不行,我去。”白修然怎么可能同意。

    “我去。”

    “我去。”

    “我去。”

    白家的几个人都吵着要进去。

    “你们到底进不进去?”顾倾之打着酒嗝从轿子里下来,老远就听见一群人争着要进去,不客气的打断,“你们要是不进去,我就进去了。”

    晚上陪着乔神医喝了两盏酒,正吹牛了。

    猴子就慌慌张张的过来,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说是白丞相的幼子得了天花,那玩意可是会传染的,好多人都不敢呆香陵了,想着出去躲几天。

    顾倾之听着好笑,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人家郑大夫亲自诊断的,吓的跑回来,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三遍,还在家里洗了,唯恐传染上。”猴子惟妙惟肖的说着他听来的。

    酒都没喝好,她就过来了。

    “你怎么来了?”白修然蹙眉,不想跟她扯上关系。

    “见我儿子。”顾倾之答的理所当然。

    “哼,还真好心。”白瑶在一旁不满的哼道。

    “你回去。”虽说很意外她能来,但是白修然丝毫不领情。

    “不回。”顾倾之轻飘飘的回了两个字,一步一步的走到尚书堂大门前,芊芊食指推了推大门,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

    院内安静一片,仿佛笼罩着死亡的阴影。

    “小姐。”赵怀玲吓的心都快蹦出来了,我的姑奶奶喂,如今这个地方,旁人都避如蛇蝎,她怎么就要进去了。

    “御医什么时候到?”顾倾之跨进大门,问着门外。

    “马上。”

    “好,我在里面等他来。”说着,也不看众人的神色,施施然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外面,白修然神色复杂起来,这个女人有史以来,第一次让他看不懂。

    门内,在没人看见的地方,顾倾之偷偷笑起来。

    不是她顾倾之有多么圣母心,根据她从小听到的故事,那个孩子要死也绝不是现在死,而且故事中,貌似也没有说他得天花这段。

    “呜呜~!”

    黑暗中,一阵非常小声的呜咽声响起,小小的,如同小猫呜咽般。

    白晨轩躺在书院某位夫子的书房内,里面有个隔间,是用来休息的。

    他晕倒后,就送到那里去。

    没想到,昏迷见就听见惊呼声,说他得了天花。

    紧接着,就是各种害怕的尖叫声跟匆忙的跑步声,再到后来,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周围慢慢黑下去,屋内一片漆黑,他虚弱的躺在床上,等着死亡的降临,虽说他只有六岁,但也见过一本书中提过天花,一旦染上,必死无疑。

    毕竟还是孩子,饶是心性如何坚定,此刻也是害怕的。

    时间越久,他的心越害怕。

    到此刻,才彻底崩溃,慢慢的哭起来。

    呜呜,好想来一个人,陪陪他,摸着他的头,告诉他没事……

    自小,他就很羡慕别人家的娘亲会很温柔的摸着他们的头,笑着说他们淘气。

    他爹虽说很关心他,白家的人也很宠爱他,可是他们却并不像普通人家一样,任他撒娇任他胡闹,他们会说,轩儿,你要好好读书,你看看你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如何如何厉害,他们还会说,他们白家的人最重的就是礼仪,万万不可胡闹。

    所以他努力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只是心底那丝羡慕被他深埋某处,想来,也唯有一次,被顾倾之任性的拉着去承安寺赏牡丹,他是高兴的。

    “哈哈,白晨轩,你竟然哭鼻子,羞不羞。”

    黑暗中,顾倾之幸灾乐祸的嗓音响起,奇异的赶走了他心中的不安。

    “哇~!你怎么才来。”他不知道这话中包含了多少的委屈与害怕。

    一股淡淡的花香充盈在他的鼻尖,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抱住,声音是他多年后想起来依然觉得最动听的话,她说:“抱歉,我来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