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毒医:帝君,〕〔我和我的冒险团〕〔甜蜜娇妻:大神,〕〔国民哥哥,抱回家〕〔不灭灵主〕〔沈总 总在逼氪〕〔美女总裁狂保镖〕〔我要大宝箱〕〔明星饭店〕〔我开棺材铺的日子〕〔剑鸣九天〕〔永乐迷案〕〔西游之八戒私生子〕〔星际土地爷〕〔反派都是我前男友〕〔秘巫之主〕〔钱探吴乾〕〔王者英灵,荣耀归〕〔最强灵异大师〕〔蔚蓝的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五十五章 番外三
    吃过饭。

    顾倾之带着白晨曦要去醉仙楼。

    白晨轩他们今日学堂休息,几个似乎跟别人约好出城玩。

    饭桌上,顾倾之吓唬不要白晨曦后,他是走哪都粘着顾倾之,唯恐把他丢下。

    “娘亲,我们要去看干爹吗?”白晨曦搂着顾倾之的脖子问道。

    “嗯。”顾倾之点头。

    也许正如灰衣道长所说的,她这个儿子八字不凡,注定万千宠爱中长大。

    白晨曦出生的时候,灰衣道长来过一次,说是来给徒弟见面礼,出手相当大方,一个玉葫芦,通体鲜红,没有一丝的杂质,都说这玉能辟邪。

    后来每年生辰,他都会来一次,去年来的时候,带好几坛酒还有一个长命锁,说是帮顾喜年带来的。

    酒是道一真人的珍藏,灰衣老道嫉妒的说,仅有的几坛,全被顾喜年给他带过来。

    顾倾之也打算去东悦的时候,顺便也带些东西去玉寒山。

    知道道一真人气他那个徒弟把好酒全给顾倾之。

    所以这次她也去醉红尘把甘南的好酒带一些去。

    除了顾倾之跟白修然,其他人都不知道醉红尘的老板,就是曾经甘南赫赫有名的圣主,但是有一件白修然都不知道的事,醉红尘新添一位老板,外人称呼他一言先生。

    其实顾倾之知道他就是上官清影,他们两人都易容成寻常人的模样,打算过普通人的生活。

    顾倾之爱喝酒,有回去醉仙楼喝酒,一时酒性大发,要跟圣半秋比酒,输的人接受赢的人惩罚。

    实在没有想到圣半秋竟然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顾倾之都喝的稀里糊涂,圣半秋竟然没有醉意。

    最后还是白修然把顾倾之接回去的,当然回去有什么惩罚就不得而知。

    只是顾倾之酒醒后,再去醉红尘,圣半秋提的要求,白晨曦太可爱,想白晨曦做他跟上官清影的干儿子。

    所以在顾家跟白家不知情的情况下,白晨曦又多两个干爹。

    儿子太可爱也是一种麻烦。

    跟莫沧澜定娃娃亲,算是她开玩笑来的。

    但是跟五公主的娃娃亲,完全是强塞的,自从萧以东继续去边关后,夫唱妇随,五公主赵千寻当然也一起去,她生的是一个女儿。

    每年回香陵省亲的时候,把女儿往顾倾之怀里一塞,说这是她未来媳妇。

    然后抱着白晨曦死命的亲。

    看的萧以东都颇无语。

    连赵弘文都曾开玩笑,给他家的小公主招个像白晨曦这样的驸马。

    好在这事,白修然果断回绝。

    顾倾之不知道她儿子长大后,会不会跳脚,别人都是坑爹坑娘,她是坑儿子。

    “干爹。”一到醉红尘,白晨曦晃动的他的小短腿朝着轮椅上的跑过去,手脚并用的想要爬上去。

    “喂喂,肉丸子,你可不止一位干爹啊。”圣半秋在旁边吃醋。

    上官清影自从手筋脚筋挑断后,虽然后来续上,但是使不上多大的力。

    不过白晨曦过来,他一把将小人抱怀里,笑着说他又重。

    “可不。”

    顾倾之跟在后面,摆着膀子,“我发现他越来越重,我都抱不动。”

    “人家才不重咧,是娘亲太弱了。”白晨曦不服气的说道。

    上到长辈,下到哥哥,哪个不是喜欢抱着他,个个都没嫌弃他重过。

    “对对,我最弱。”顾倾之跟着笑,转头看着圣半秋,“把你们店里好酒给我搬几坛出来,帐记到顾府上面。”

    “听说你要去东悦。”圣半秋问道。

    “恩,牧野好几年没回去,我也想出去走走,刚好几个孩子也都闹着去东悦,正好一起去。”顾倾之如实相告。

    “白丞相跟你一块去?”

    “不知道,他最近挺忙的。”顾倾之摇头,按她的设想,这次去东悦,还打算见见莫沧澜,毕竟人家每年都送东西过来,礼貌方面,她都要表示感谢。

    但是白修然似乎吃莫沧澜的醋。

    她觉得两人还是少见面为好。

    可惜,她的如玉算盘虽好,计划却赶不上变化。

    当她后来遗憾的对白修然表示,你公务繁忙去不了东悦的时候,白修然淡然的来一句,圣上正巧派他去东悦。

    其实他根本没有答应下来,但是顾倾之要去,他是如论如何都不会放心她一个人去的。

    再说,圣上最近也给倾之送不少好酒,说是东悦王一直想尝尝天罗的酒,既然她要去,就顺带几坛。

    果然圣上还是太闲。

    以前有回倾之跟他怄气,这位圣上还在一旁添油加醋,人在生气的时候会想越气,最后倾之嚷着跟他过不下去,要和离。

    圣上还笑眯眯的赞同。

    要不是旁边的公公看不下去,赶紧派人告诉他。

    指不定倾之又要跟他闹几天别扭。

    不过他也算吓唬过圣上一回,说是要辞官陪夫人游历大好河山。

    当时不少官员上门来做说客,最终以圣上亲自上门谈一谈,此事才算过去。

    具体谈什么,谁也不知道。

    只知道此后,圣上每回见到顾倾之总要把白丞相夸奖一番。

    正巧又到每年的选秀,圣上的后宫果然还是人太少,竟然有心思算计到他家后院里面来。

    皇宫中,赵弘文莫名的眼皮一跳,看着左右两边坐着的爱妃,两罐相同的汤水,全都眼巴巴的看着他,不管他先喝哪一个的,剩下一个总会不高兴。

    后宫佳丽三千,这两位才是沧海一粟。

    都说羡慕坐拥三千佳丽的人,他完全是有苦说不出。

    女人暗斗起来,可比朝堂更厉害。

    “圣上。”又有一位妃子端着参汤娇滴滴的进来,一见屋内还坐着两位姐姐,嘴角甜甜的一笑,“姐姐们好。”

    说着把参汤也放桌上。

    “小邓子,朕记得御书房里放着八百里加急的奏折还没看,你把三碗汤都端着,等朕把奏折看完来喝。”说完,也不等美人挽留,三步两步走出去。

    等出了门,看着外面的天空,他才算舒一口气,他为什么羡慕白修然。

    一生一世一双人。

    天下谁都能做到,偏偏他不行。

    “修然,有件事想请你帮忙。”顾倾之把一个纸条移过去,笑的有些谄媚。

    面对她这种讨好的行为,白修然还是颇为享受,不动声色的把纸上的内容看完,他俯身在她耳边,气流温热的拂动她的耳廓,“夫人可有奖赏?”

    顾倾之被撩的老脸一红,成亲四载,她家这位脸皮是越来越厚,她反而是越来越薄,“咳你想要啥?”

    “上次的姿势很好。”总有人把无耻的话说的道貌岸然。

    这下她不仅是脸红,简直快要滴血,正恼怒的想要来句:爱帮不帮,不帮拉倒。

    “夫人,我刚从白府回来。”白修然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话里难得带着严肃。

    顾倾之一愣,很快反应过来。

    应该是她请的人到门外。

    顾大敲门的手一愣,想着要不要避一避等会再来。

    只是他敏锐的听到白瑶二字。

    “什么,三叔真这么决定?”顾倾之语带震惊。

    “白瑶也不小,总这么呆着白府也不是事,这次三婶也是同意三叔的安排。”

    “不是,我怎么听说那个什么吴大人比白瑶大十五岁,家里还有三位夫人。”

    “大点才好疼人,而且吴大人家正室前年去世,那三位都是妾。”

    顾大在门外听的一阵沉默。

    屋内也是安静片刻。

    后来才听见顾倾之闷闷的声音传来,“白瑶呢?她也同意吗?”

    “三叔罚她跪在祠堂,已经两天没吃饭。”

    顾倾之立马激动,“明显她不同意嘛,你们白府不愿意养她,我顾府养着,也不差她这口饭。”

    “倾之,这不是养不养的问题,而是没人娶她,各种闲言碎语都能压垮一个人,白瑶的性子倔强,什么都放在心里,再这么下去,最先崩溃的事她自己。”

    “可这么逼她也不是办法啊,要不我去白府看看,两天没吃饭,哪能受得了。”

    “没用,她这次连我都不见。”

    “要不,我让顾大劝劝她?”

    “白瑶要的不是劝,而是娶,他敢吗?”白修然边说,眼睛边看着门边。

    门外,顾大手紧紧攥着,青筋暴起。

    “有什么敢不敢的,白瑶要是饿死,人都没了,到时候后悔都没用,如果是我娶了再说,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面对后面的风风雨雨嘛,再说,有什么事,我跟你还在前面顶着了。”顾倾之说的慷慨激昂。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等着脚步声离开。

    白修然似笑非笑的看着纸上的字:我把顾大叫来,说是安排去东悦的事,你陪我演一场戏,关于白瑶的。

    “夫君,好厉害,没剧本都能临时发挥。”顾倾之高兴的搂着他的脖子,吧唧一口。

    “夫人更厉害,我如果不参与其中,都以为你说的是真的。”白修然搂着她的腰,稍微用点力气。

    “喂喂,你干嘛?”顾倾之警觉的看着解衣的手。

    “讨我的奖励。”白修然非常不要脸的说道。

    “这白天。”

    “我知。”

    “不行,不准在这里。”顾倾之还是要点脸。

    “夫人想去哪?”他沙哑的嗓子咬一口她的脖子,听到她痛呼的声音,瞳孔一缩,解衣的手加快。

    “去后室。”顾倾之欲哭无泪,她帮人,为什么要她付出代价。

    翌日。

    某位神采飞扬的拉着沉默的男人进丞相府。

    “嫂子。”白瑶得瑟的拉着顾大的手不松开。

    顾倾之喝着汤,眼皮抬一下,顾大想抽手,奈何某人死活不放手,最后放弃般,听之任之。

    “啧,你还终于把我们家顾大拿下。”

    白瑶两眼都笑弯,第一次觉得顾倾之哪哪都看的顺眼,她能这么快拿下顾大,还是顾倾之给她出的主意,两天没吃饭,她差点饿晕过去。

    不过真的事苦尽甘来。

    顾大竟然会翻墙来找她。

    “嫂子,我打算尽快成亲。”白瑶直接说明来意。

    顾倾之没看她,而是看顾大,沉默的男人脸皮一红,郑重的朝着顾倾之抱拳,“求主子成全。”

    “我绝对没问题,成亲一切花费我顾家负责,只是白瑶,你爹同意啦?”

    “没有,所以让你帮忙。”白瑶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呵。”

    顾倾之给出两个字,让她自己体会。

    “嫂子这是答应了?”白瑶高兴道。

    顾倾之无语,“能力有限,你爹我可搞不定。”

    “不不,这几年我爹还有白府的人都挺喜欢你,提到你,总是夸奖一番。”白瑶真心实意道,“嫂子,如果是你去说,我爹不会翻脸的。”

    “别……呕……”她没来由胃里一阵翻滚,放下碗,冲出去。

    她这一吐,可把两家人都惊动。

    等到乔神医过来把脉后,嘴角边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的,看着心情很不错。

    “老爷子,能不能把这事暂时保密。”顾倾之讨好的打着商量。

    这段时间,她自己也有预感。

    只是她想着去东悦,如果大家知道她有喜,铁定不会让她出远门的。

    “我倒是没问题。”乔神医点头,“就是你爹肯定不同意。”

    他话刚落,门就被推开,顾府的人跟白府的人齐齐盯着她。

    “呵呵呵……”她头皮发麻,傻笑道,心中诽腹人什么时候来的。

    “倾之。”白修然笑的危险,“现在你哪也不能去,就乖乖带府里。”

    “可是我答应牧野要去玛塔。”顾倾之做着最后的挣扎。

    “我带着去,一去一回,也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这期间,顾府跟白府会有人看着你。”以他的想法,可以让圣上再安排人去东悦。

    只是他突然改变主意,此去把晨曦一起带上,正好炫耀一番,顺便再说说倾之有喜的事。

    正好让某人死心。

    顾倾之还想再争取争取,不过见着她爹的眼刀锐利的看过来,还有白家众人关心的眼神,默默闭嘴。

    心中更加欲哭无泪。

    为什么他们全部都能出去玩,就剩她一个人在家。

    “倾之,我会陪着你的。”南君觉着这个时候,是她这个好婆婆出马。

    顾倾之怎么可能乖乖呆着。

    要她呆在家也可以,白瑶的婚事,众人一起想办法吧。

    此事再次印证了,人多力量大。

    等白修然从东悦回来的时候,白乐正终于肯点头,同意白瑶的婚事。

    大婚那天,白瑶抱了顾倾之许久,“谢谢。”

    千言万语都不足以表示她的感谢。

    “娘亲,我也要抱抱。”白晨曦乱蹬着小腿,想要顾倾之抱。

    分别几个月,他是天天哭着闹着要娘亲,一路上,白修然都想把自己这个儿子丢出去,他也想好吧。

    不过没有顾倾之跟着,几个小子也都比平时沉闷些。

    最后从东悦回来,江庭豪说实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干娘在,哪怕她站在旁边指挥我们,我们就觉得好玩,果然,下次还是叫上干娘一起游历有意思。”

    白修然再次郁郁,游历这样的事,他觉得还是他跟倾之两个单独一起更好。

    “晨轩,把你弟抱着。”白修然把白晨曦拎给白晨轩抱着。

    自己上前把顾倾之扯过来,搂在怀里。

    几个月的分离的心,在此刻踏实。

    白晨轩默默抱着白晨曦,眼巴巴的瞧着顾倾之,他也想抱一抱娘亲。

    “儿子,我发现你又长高了。”顾倾之伸过手,把白晨轩拉过来,几年的相处,他们父子的心思,她还是看的懂。

    白晨轩心中微暖,再没有平日的稳重,孩子气的笑着。

    白晨曦趁机挣脱哥哥的怀抱,紧紧搂着娘亲的脖子,撒娇的晃动着脑袋。

    白瑶看着一家四口的模样,再看着顾倾之隆起的小腹,会心一笑,以后她也要跟顾大这么幸福!

    番外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