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睡觉系统〕〔凰娇〕〔大相师〕〔惹火娇妻,宠你上〕〔一世楚皇〕〔邪王难宠,医妃难〕〔兽夫宠妻日常〕〔全能透视高手〕〔冰冷少帅荒唐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绿茵风暴〕〔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恶魔总裁惹上身:〕〔顾轻舟司行霈〕〔诸天神帝〕〔桃运村医〕〔重生狂少归来〕〔圈套男女〕〔圣临诸天〕〔龙魂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五十四章 番外二
    ,精彩小说免费!

    顾倾之吓的一个激灵转身,白瑶就站在拐角的地方,离她也不过四五米远距离。

    幸亏没有背后说人坏话。

    顾倾之扭过脸瞪南君一言,小声嘀咕,“你们两个是不是串通的,搁在算计我了。”

    “瞧你说的。”南君掩唇一笑,透着万千风情,“人家只是想请你帮个忙嘛。”

    顾倾之听的一个哆嗦,“南君,你好好说话,咱们还能继续做朋友。”

    “切,不解风情。”南君白她一眼。

    顾家两父女都是这德行,想当年多少人痴迷她的笑。

    结果,到顾家父女面前统统失灵。

    顾倾之是个女的,女人之间不懂欣赏女人就罢。

    顾雷霆是个男人吧,他竟然也无动于衷,每次她想来点情趣,勾引勾引他,结果他总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南君,别闹。”

    她怎么是在闹,气的她想挠他。

    不过下一秒,他的话瞬间抚平她,他说:“南君,我只望你做回最真实的自己,不用顾忌别人,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在我这里你不用太过完美。”

    是的,她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表现的另一副样子。

    一个完美的,让人着迷的南君。

    可是谁都不知道,那是她装出来的,用来伪装和保护自己的。

    “啧,把脸上的笑收一收,旁边还有单身……”顾倾之差点说成单身狗,见白瑶瞧她一眼,立马闭嘴。

    “嫂子。”白瑶露出可怜的表情,上前拉着她的手,“我下半生的幸福就靠你。”

    “哎,其实找你哥说不定结果更好。”顾倾之无奈给着建议。

    她怎么感觉出现感情问题,都喜欢来找她。

    明明白修然更聪明,找他帮忙肯定事半功倍。

    提到白修然,南君跟白瑶同时瞪顾倾之一眼,瞪的她莫名其妙。

    “你以为谁都是你。”南君摇头。

    如果是关于顾倾之的事,别说开口,未开口前,都替她办妥。

    但是关于别人的私事,他不会过多参与。

    白瑶又不是没有找过他,一来公事繁忙,整日找不到人影,二来,白修然也跟她说过,如果想抓住幸福,就要自己去面对眼前的困难。

    他三叔白乐正是怎么都不会允许,白瑶嫁给顾大。

    自古讲究门当户对,这是很多人根深蒂固的观点。

    连顾大自己都明白,过不去心中的坎,让别人怎么帮?

    白瑶也生气质问过,如果嫂子当初身份卑微,家里反对,你还会娶吗?

    “娶,只要是她,不管什么身份我都会娶。”白修然说的果断。

    他哪管别人的反对,总归是他要娶,谁都阻止不了。

    “那你就不能帮帮我吗?”

    “感情讲究两情相悦,他想娶你吗?”白修然一针见血的问着白瑶哑口无言。

    这是最让人郁闷的地方,顾大就是一个闷葫芦,不管什么都放在心里,她还真不知道,顾大是怎么想她的。

    “嫂子,我爹想再为我说一门亲事,可是我除了他,谁都不想嫁,如果嫁的人不是他,我宁愿去庙里当尼姑。”白瑶神情透着失落。

    这算是她被休的第五个年头,不是没人上门再说媒,只是她不想嫁给别人。

    为此事,她爹训过她,也罚过她。

    如果不是白修然跟顾倾之护着,只怕她早就坚持不住。

    很多人也私下说着她的闲话,连她娘都很少跟一些交好的夫人们见面,毕竟有时候,会说到她的问题上,很尴尬。

    顾倾之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见不得有人这样,脑子一热,就拍下胸脯,“放心吧,我绝对今年让顾大娶你。”

    “真的?”白瑶眼睛一亮。

    顾倾之点头,还准备再安慰两句,就见着白瑶轻快的放下她的手,朝着屋内走去,嘴里还叫着白晨曦的名字,想去逗他。

    “我咋有种被算计的感觉了?”顾倾之偏着头问南君。

    眼前的人纤手拍拍她,给出一个就是算计你的眼神,转身也进屋。

    皇宫内。

    白修然拿着最近呈上来的奏折,“圣上,这是迁城传来的消息,虎牙山一代的山匪算是彻底灭绝,迁城的县令刘东亮是个人才……”

    赵弘文表面镇定的听着白修然在下面说着,大脑却是放空状态。

    白修然果然是个记仇的主,他也是一片好意啊,赶在成亲当日,特意赐封顾倾之为一品夫人,也算是双喜临门吧。

    结果这位为还他这份心意,这几年老是有事没事谈着公务,尽心尽力的来‘报答’他。

    有时候借着谈公事缘由,连夜都要打扰他。

    他也是有夜生活的好吧。

    不过陈飞腾曾说过实话,圣上,您完全可以等着第二日赐封,偏偏赶在人家洞房打扰,这不是想看看白丞相吃瘪的情景嘛。

    据说,顾倾之接到圣旨后,喜滋滋的看半宿,完全忘了旁边还有个新郎官。

    “爱卿啊。”赵弘文终于开口,“你要是以后没什么大事,能不能晚上不要打扰朕。”

    “圣上说笑,事关天罗的事,怎么可能有大小事之分。”他说的道貌岸然。

    赵弘文知道耍嘴皮,自己是说不过他。

    但是心里跟明镜似的,每次顾倾之回娘家说要单独住几天,或者外出玩几天,只要把白修然丢在丞相府上,这位闲下来,就会来折腾他。

    顾倾之一回去,啧,想找他都困难,天大地大,陪媳妇最大。

    “爱卿啊,朕昨日接到来信,说是东悦王新的一子,为表两国之好,朕打算派一特使送去贺礼,顺便谈谈两国的边境贸易,也算是为边境的百姓做一件好事。”

    白修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面无表情,不发表意见。

    “哈哈,那个,朕觉得爱卿是个合适的人选,一来你们也相熟,二来你去谈,朕也放心。”赵弘文硬着头皮说道。

    别说,他这位丞相只要沉默不已,他心里都没底。

    “圣上抬爱,臣觉得陈飞腾陈大人是个不错的人选。”白修然推辞。

    “陈爱卿最近还有其他事。”

    “那江正枫江大人也不错。”

    “听说江夫人最近又要生了,江爱卿也不适合出远门。”

    “臣最近也不方便。”他是怎么都不想去。

    他对莫沧澜一直有种敌对感,那位东悦王每年都让人送来不少东悦特产,说是给他未来女婿的,可他瞧着全按照倾之的喜好送的。

    要不是莫沧澜不是一般人,他都想过几招。

    让他当特使,只怕见面忍不住打起来。

    “爱卿要是舍不得令夫人,朕可以让你们一起去。”赵弘文话刚落,就莫名其妙感觉被谁瞪一眼,等再去看,眼前的人依旧风轻云淡,往常的模样。

    “圣上美意臣心领,臣还有事,就先告退。”

    等着人走出大殿,赵弘文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笑,他搞不定白修然的时候,总会从其他地方下手,比如顾倾之。

    正好听说顾倾之有意带着她几个儿子去东悦走走。

    “阿嚏。”

    饭桌上,顾倾之突然打一个喷嚏,这谁在念叨她。

    “干娘,我们什么时候去东悦啊,我也想去醉红尘喝酒。”江庭豪依旧咋呼的性格,不过这几年他的确瘦下来,浓眉大眼,模样英俊,再过几年,模样长开,指不定迷倒多少少女。

    “干娘有说带你去吗?”陈方圆逗着他。

    “干娘答案过我的,只要我瘦了,就带我去东悦玩。”江庭豪立马炸毛。

    “但是你还没有跟我们一样瘦。”陈方圆继续说道。

    “哼,我可不想像你一样瘦的跟麻杆。”江庭豪很是鄙视道。

    他虽然瘦了,但是比起陈方圆,白晨轩、牧野,他的确胖点,可是他自个亲爹亲娘都很满意自己如今的模样。

    白晨轩跟牧野默默吃着饭,不搭理他们。

    这几年顾倾之把他们惯坏,以前在尚书堂中午是在学堂吃饭,顾倾之嫌弃伙食不好,每次让厨师做送过去,她那个厨师手艺了得,顾倾之又会想着法的吃。

    把他们几个嘴巴养的极刁。

    搞到最后,他们中午直接回丞相府吃饭,顾倾之回顾府,他们也来顾府蹭饭。

    白修然就此事说过她,不能宠着他们,不管是江大人还是陈大人,下了早朝,总要找他聊一聊。

    说是自家小子回家,把家里饭菜嫌弃一遍,东西一放,就溜丞相府蹭吃的。

    把他们郁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家小子是别人家的儿子。

    顾倾之往往理直气壮的说道,既然都叫她一声娘,对儿子好点怎么了?

    就顾家的财力,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白修然还不是被自己养刁嘴,在外遇见不好吃的,都是浅尝,回家问她还有没有预留的。

    好在,她也就在吃的方面宽松,其他方面都很严苛。

    江庭豪为什么能瘦下来,曾经有段时间,她让四个孩子下学堂后,绕着香陵城跑上几圈,就是一个成年男人绕着香陵城跑上一圈都吃力。

    她偏偏让几个孩子必须跑两到三圈,不管是用跑的还是用走的,都必须完成。

    第一个完成的都是有奖励。

    几个孩子这几年你争我抢间,从开始的走走跑跑,或者耍赖皮,到现在轻轻松松跑完,她都是有功劳的。

    “外公,我要吃那个,这个我不吃。”白晨曦伸手把碗里的肉肉丢出去。

    顾倾之眉头一挑带着警告的笑意,“小肉丸我跟你讲过不能浪费粮食的吧。”

    她这个儿子长得白白的,肉呼呼,所以她不像别人称呼他的大名,都是小肉丸的叫着。

    白晨曦瘪嘴,仗着外公外婆都在身边,又想耍混,“我不想吃这个肉肉了。”

    “呵。”

    顾倾之嘴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呵音,桌上吃饭的四小只立马端正坐着,心里替白晨曦默哀。

    顾倾之有个规矩,自己不喜欢吃的,你可以不吃,但是你把菜夹上去,就一定要吃,不能浪费。

    不仅他们,顾府跟白府都知道这个规矩。

    还挺支持顾倾之的决定。

    “他还小。”顾雷霆知道自己的乖孙要遭殃,不得不开口说一句。

    “小肉丸。”她最后喊他一声。

    “不要。”他把头扭到一边,装作没有看见。

    “行吧。”顾倾之把筷子一放,“爹,你不是想让白晨曦给你学做生意吗,儿子我也不要,就放顾府养,晨轩,我们吃完饭,就回去,你弟弟我们不要了。”

    白晨曦一听娘亲不要自己,立马急了,小脑袋一扭,伸着小胳膊朝着顾倾之这边扑过来,“娘亲,抱抱。”

    “不要。”顾倾之用手挡着,不准他靠近。

    “呜呜,娘亲,我错了,抱抱。”白晨曦抱着她的手,软糯糯的认错。

    “你错哪?”顾倾之丝毫不心软。

    南君跟白瑶见着白晨曦那委屈的小模样都心软的想要抱着哄一哄,结果顾倾之似笑非笑的把她们一扫,半起的身又坐下来。

    白晨曦认真的想了想,又爬上自己的位置,把碗边丢掉的肉肉拿起来吃掉,然后求表扬的看着顾倾之。

    “把我教你的悯农读一遍。”顾倾之说道。

    “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白晨曦很认真的背起来,这是每次他浪费粮食,娘亲都会罚他被的诗。

    顾倾之这才笑起来,也不顾白晨曦手上的油,把小人儿抱自己怀里,“娘可以允许你挑食,但是不允许你浪费。”

    “嗯嗯。”

    他听话的点点头,高兴的扑在娘亲怀里撒娇。

    虽然娘亲喜欢揍他,但是他最爱的还是娘亲。

    面对这个结果,别说南君,就连顾雷霆都是服气的。

    也难怪从大到小的几个孩子,在顾倾之面前都乖巧模样,在教育孩子面前,她有她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