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无艺〕〔荣宠田园:药香王〕〔萌师在上:逆徒别〕〔厨神的投食系统〕〔木仙传〕〔校草是女生:高冷〕〔小夫小妻小仙人〕〔天辙道〕〔天醒之路〕〔重生都市修真〕〔神器收藏家〕〔神医凰后〕〔梦幻西游大主播〕〔魔鬼主教〕〔云州物语〕〔无敌小皇叔〕〔美女总裁的特种高〕〔终极雇佣兵〕〔大靠山〕〔我开棺材铺的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五十章 喜脉
    “瞧你说的,我这不是想来个压轴登场嘛。”顾倾之从马车上蹦下来,调皮的冲着南君眨巴眼睛,“哟,几日未见,何时变得这么好看?”

    “我看你是出门太久,都忘记我长什么样。”南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一直都好看,可不是只有今日。”

    她边说着,也在边打量顾倾之。

    很好,别人担心她,吃不好睡不好,身体消瘦不少。

    她瞧着气色红润,清瘦的脸上似乎长点肉。

    “不错,好歹完好无损回来。”南君满意的收回视线,潇洒的一个转身走向顾雷霆身边。

    “啧。”

    顾倾之对她这种重色轻友的行为表示鄙视。

    她也是经历九死一生好吧,难道不应该来个拥抱,关心的说句,回来就好吗?

    陈飞腾跟江正枫瞧了一眼白修然的身边的顾倾之后,纷纷把视线放到自家小子身上。

    手中的鸡毛掸子时不时划过空气。

    江庭豪不动声色的退后小半步,心里思量,等会他爹要是当着众人面教训他,他一定撒腿就跑。

    “你踩着我脚了。”陈方圆在他脑后轻声说道。

    “嗷~!”江庭豪赶紧弹一边,眼风里瞧着陈飞腾笑的模样,幸灾乐祸道:“陈方圆,等会可不许哭啊。”

    “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话刚完,江庭豪就被推前几步。

    “陈方圆,你太卑鄙。”江庭豪气的跳脚,这个时候偷袭他,太不兄弟。

    “哼。”

    一道重重的冷哼从他头顶传来,他身子一僵,“呀呀呀,疼疼,爹你轻点。”江庭豪的耳朵被江正枫死死揪着。

    江正枫怎么会如他意,快被这小子的任性气死。

    年纪小小,胆子倒是挺大。

    “哎哟。”

    江庭豪的屁股被鸡毛掸子打一下,疼的他龇牙咧嘴,只得赶紧认错,“爹。爹。我错了,我保证我再也不敢了。”

    “哎哟,疼,爹,咱要打回去打行不。”他还想留点面子的。

    可惜,不管他怎么说,江正枫是不会听他的。

    另一边。

    陈方圆跟陈飞腾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两人相对站立,一仰视,一俯视。

    陈飞腾勾着嘴角,“准备好吗?”

    陈方圆稚气的脸上依旧镇定,只是眼里还未掩盖好自己的紧张,“爹,我最近听过一句话,叫养儿防老,您对这句话怎么看?”

    陈飞腾笑的越发的有深意,臭小子竟然敢威胁他。

    “最近有人告诉我一句话,叫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

    说完,鸡毛掸子毫不客气的落下。

    “哈哈,陈方圆,你也有今天。”江庭豪被揍的上蹦下跳,见着陈方圆也挨打,瞬间哈哈大笑,“哎哟喂,爹,你轻点。”

    白晨轩淡定的看着被揍的两个小伙伴,默默的转过脸。

    开始他还以为他是最不会被揍的人,但是现在看着前方出现的白家人,丝毫未停顿,转身靠近顾倾之,“娘亲,太奶奶过来了。”

    “啊。”

    顾倾之眯着眼,她早看见白老太君他们,不仅白家的人,连她爹,还有乔神医个个杀气腾腾的拿着鸡毛掸子。

    “夫君,接下来,看你的。”顾倾之语重心长的拍拍白修然的肩膀,把难题推给他。

    反正挨打她是不愿意的。

    身为她的夫君,有义务替她解决眼前的困难。

    白修然无奈,前面的那些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他都做好挨揍的准备。

    等着越走越近,“夫人,我觉得此事你出面更好。”

    白家人是不敢把倾之怎么样,顾家人又宠着顾倾之,怎么想,都是倾之挡在前面更好。

    “你确定?”顾倾之斜着小眼,笑的不怀好意。

    白修然知道她又打着坏主意,偏偏又爱极她这种狡黠的行为。

    “老爷子。”

    还隔着两步路,顾倾之笑着打招呼,也不管乔神医拼命忍住笑,还要努力板着脸的模样,当然还有她爹吃醋的脸色。

    女儿好不容易出来,第一声喊的不是他,竟然是乔神医。

    “别以为这么喊,我就不会下手。”乔神医坚持原则道。

    “老爷子,借一步说话。”她神秘的一眨眼。

    乔神医疑惑看她一眼,随后两人丢下众人,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

    “她竟然都没开口喊我。”顾雷霆失落的说道。

    南君拼命忍住笑,安慰道,“我怕她找乔神医商量怎么讨好你的方法。”

    顾雷霆摇头,知女莫若父,她要真想讨好他,早就冲着他各种撒娇。

    “你……”

    乔神医声音突然提高,把众人视线吸引过去。

    “咳~!”

    顾倾之尴尬的咳嗽一声。

    乔神医不动声色的放下顾倾之手腕,他刚刚探了脉搏,竟然是喜脉。

    最开始的震惊,再到现在的狂喜。

    哈哈,他就快当太爷爷了。

    还以为顾倾之说什么话,竟然是帮她诊脉。

    “行了,此事我们回去慢慢说。”他拼命压制胡子下的嘴角,很想大笑一番。

    临走前,他似乎想起什么,让顾倾之去马车上坐着。

    “老爷子,我一个人闷。”顾倾之知道乔神医想干嘛,但是临走前,她还是讲义气的想把她儿子带走。

    果不其然,“晨轩,陪你娘去车上坐会儿。”乔神医声音洪亮的说道。

    白晨轩一听这话,乖巧的过去,只是步子走的有点急。

    “啊,不公平,干娘也带上我。”远处,江庭豪哀嚎。

    陈方圆也被揍的到处躲,“也带上我一个。”

    江正枫跟陈飞腾对视一眼,揍的更加凶。

    顾雷霆疑惑的看着乔神医,当乔神医在他耳边说两句什么后。

    两个人眼中同时闪过什么。

    手中的鸡毛掸子很不客气的拿起,同时朝着白修然走去。

    白老太君拦住他们,“乔神医当时不是说,各家打各家的吗?”

    “哼,哼。”

    乔神医鼻子里哼两声,“我们家倾之的那份必须他承担。”

    他现在才不管清除什么鬼的晦气。

    揍白修然一顿才是正事。

    顾雷霆也是一脸严肃,“老太君,我们两家从倾之失踪后,也算是破冰和好,作为我顾府的女婿,他不算外人,替倾之承担一下,也理所当然。”

    白老太君虽然年纪大,但是人不糊涂。

    从顾雷霆的话里,她竟然听出其他意思,这会儿也不拦着,笑着开口:“行,本来今日也想给晨轩一个教训,倾之护着他,晨轩的那一份,也由修然承担,谁让是他爹。”

    白修然露出一个苦笑。

    他堂堂一个丞相,也有被人揍的一天。

    “修然哥,要不我那份,你也帮着承担下。”白瑶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旁边,小声的嘀咕。

    眼睛死死看着她娘手中的鸡毛掸子。

    没想到她柔弱的娘,也有如此彪悍的一天。

    “我劝你还是离远点。”白修然清冷的说道。

    “为什么?”

    白瑶开始不解,等看着好几个人把白修然围住,立马挤出去,“哈哈,娘。”

    人群外,她娘正好等着她。

    顾雷霆跟乔神医真的没对白修然客气。

    “哎哟,我的天啦。”顾倾之简直不敢看场面,本来是打算看热闹的,她知道,老爷子要是知道她有喜,肯定会把白修然揍一顿,只是没想到老爷子跟他爹下手这么重。

    这会儿又开始心疼,“吴刚,顾大,你们去拦下。”

    “这……”

    郑雨莲诧异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天子脚下,殴打朝廷命官,真的可以吗?

    还有,香陵城迎接人都是这种欢迎模式吗?

    个个手里提着鸡毛掸子。

    “娘亲,外公连吴刚他们都揍。”白晨轩小脸淡定说道,生平还是第一次见他爹被揍,没准以后再也看不到。

    所以看的格外仔细。

    别看他爹不反抗,还是不动声色的避开很多次鸡毛掸子攻击。

    “啧啧,这场面够混乱的。”顾倾之瞧见赵怀玲那个丫头竟然也拎着鸡毛掸子打吴刚。

    “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城。”她想眼不见为净。

    半世堂内。

    猴子瞪着眼绕着顾倾之转两圈,“小姐,你竟然能全身而退的进城,厉害。”

    要不是师父安排他收着半世堂,他都想去城门口看看热闹。

    “低调低调。”顾倾之打着哈哈。

    “这位小姐是?”张志成端着草药从后门进来,一眼就瞧见顾倾之身边站着的少女。

    两眼瞬间放光。

    虽然少女抵不上顾倾之跟南君她们。

    但是也别有味道,就像一朵小雏菊,美丽而可爱。

    郑雨莲被张志成盯着小脸一红,低头看地下。

    “你就没看见我吗?”顾倾之对张志成这种直勾勾眼神很无语。

    “我可不敢看。”张志成撇嘴。

    别看白丞相外人面前谦谦君子,待人处事公正,其实就是一个黑腹的醋坛子。

    他以前刚认识顾倾之的时候,的确觉得顾倾之长的漂亮。

    不免多看两眼。

    结果后来吃几次闷亏,要不是白修然自己说出来,他根本不知道。

    自此他知道,这个男人的占有欲是多么的可怕。

    正说着话,一只大鸟突然飞进来,扑棱一下,停在屋脊上,歪着头似乎在打量下面的人。

    “怎么会有鹰。”顾倾之也歪着头,看着头顶上的那只鸟,鸟的羽翼光亮,长的也是丰神俊朗,一双眼睛非常犀利。

    “那是隼。”张志成无语,“就以前比后院鸡还胖的那只。”

    他这么一说,顾倾之突然想起来,不就是她带回来的那只吗?

    啧啧,真是一胖毁所有,一瘦万人迷,那会胖的时候,她差点炖了。

    “它还跟后院那只公鸡玩耍不?”顾倾之问道。

    “你应该问后院还有没有其他母鸡。”张志成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只隼,自从被训练恢复成隼该有的样子后,它竟然隔三差五把后院的母鸡全部抓出去,至今那些母鸡的下落不明。

    后院就剩一只公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