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近乡心怯
    郑雨莲震惊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傻傻的把顾倾之盯着,难怪她不把黄正多放在眼里。

    以她的身份,莫说黄正多,就连黄巡抚都不敢招惹她。

    可是,今夜,黄巡抚带着如此多的官兵来对付白丞相他们,就真的不怕杀头吗?

    或许,连黄巡抚都不能知道他们的身份。

    楼内,黄勤思的确没想到,传说中的监察御史大人会是赫赫有名的白丞相。

    “先皇在世时,夸你心思缜密,善透人心,看来所说非虚。”黄勤思沉着的说道。

    竟然能洞悉出他今晚就要动手,在他的眼皮底下配合的唱一出好戏。

    最后,竟然是他掉入陷阱。

    “不过,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纵使你再聪慧,溧阳城是我的天下,今日你别想活着回去。”他句句透着杀机。

    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走一个活口。

    白修然丝毫未起波澜,“是吗?”

    “看来白丞相在小视本官。”

    “不,我只是计算你外面的人能坚持多久。”他说的平静。

    黄勤思一惊,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

    “哥,别听他胡说,他也就那么几个人,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黄正多趾高气扬的说道。

    他就不信,区区几个人,还能对付的了这上百人。

    黄勤思疑心一向都重,而且以他的了解,白修然这个人,说出的话从来不打诳语。

    他快步走到窗边,低头一瞧。

    下面空空无也,根本没有人影。

    “李铁副。”他大声唤一声。

    可惜没有人回答他。

    再笨的人,此时也发现不对。

    黄正多也跑过去,对着下面喊几个相熟人的名字,可惜全无回应。

    起先在外面围着的人,现在是有苦难言,谁曾想到几百个士兵瞬间包围的场景。

    悄然无息间,就被众人包围。

    领头的将领低声警告他们一句话,“谁敢出声,杀无赦,谁敢反抗,杀无赦。”

    那可是战场上面沾染血的人,可比他们整日游手好闲,欺压相邻来的狠厉。

    有人刚想不服,刚提高一点音量,不知谁鬼魅出手。

    身首异处,连最后的呼救都没喊出来。

    瞬间他们吓破胆。

    那群官兵让他们抱头,集体蹲在另一处的墙角。

    哪怕听到自己的大人叫他们的名字,却没敢出声。

    心中一阵阵后怕,自己大人只怕这次鸡蛋碰石头。

    “哥。”黄正多此刻说话都打哆嗦。

    外面好歹也有三四十人啊,说没就没了。

    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你到底做什么?”黄勤思咬牙切齿的问着白修然。

    这一切不用想,肯定是跟白修然有关的。

    白修然清冷的看着他,“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在我未进城之前,我早已安排好一切。在你带着人来的时候,我也让我的人去把城门打开。”

    话刚落,一大群的士兵涌进来,瞬间围住他们。

    刚刚还气势汹汹想要对付白修然的人,吓的都懵了,反转的太多,让他们应接不暇。

    黄勤思知道自己彻底输了,只是还想做最后垂死的挣扎。

    “动手。”

    哪怕他知道此刻的反抗毫无意义。

    这一夜,溧阳城的百姓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他们按照往常起来的时候,见到不少士兵在城内走动,才察觉异样。

    等到官府的告示贴出来。

    众人嘘嘘不已,霸占整个溧阳城这么多年的人,竟然一夕之间,丢了性命。

    坊间流传,这一切都是那个传说中的监察御史所为,当场斩立决。

    一时间,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更是添上神秘色彩。

    百姓都说,如果哪个官敢欺压百姓,这位御史大人就会出现,替百姓除害。

    半月后。

    顾倾之打着哈欠困乏的靠在白修然的肩膀上,“我到现在都没有想通,你是怎么知道客栈的人想对我们不利?”

    不仅她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

    碍于身份没敢问出来,这会儿顾倾之问起,纷纷支起耳朵。

    “因为那家客栈幕后的老板就是黄勤思。”白修然宠溺拉着她的手解释道。

    “我去。”

    她爆一句粗口,瞪大眼睛,“你连这都知道?”

    “不仅是这家客栈,溧阳城还有一些他们的产业,我全部都知道。”

    “啧啧啧。”除了这个词,顾倾之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本来就打算慢慢收网,正好晨轩他们把黄巡抚的那些册子找到,就更加不用找其他证据,依法惩治便好。”

    “哎,那个黄巡抚遇见你也够倒霉的。”这是顾倾之最后总结的一句话。

    这不仅是她的心声,也是众人的心声。

    “还困吗?”白修然笑着问道。

    那晚让倾之他们呆屋顶,等着他上去的时候,这位竟然心大的睡着。

    好在有人护着,给披了一件披风,没染风寒。

    只是最近,顾倾之太容易困,一天十二个时辰,她能睡八个时辰。

    等到香陵,一定让乔神医给看看。

    “没事,我们快到香陵吗?”她眯着眼慵懒问道。

    “还有一炷香就到了。”

    听到这话,江庭豪整个人开始坐不住,不停的扭来扭去。

    陈方圆:“江庭豪,坐好。”

    白晨轩:“他那是害怕了。”

    “谁害怕。”被人戳穿心事,江庭豪硬着嘴说道。

    但是小眼神四处游迂,上次回去,被他爹他娘拿着鸡毛掸子狠狠揍一顿,现在回想屁股都疼。

    香陵城门口。

    很多人都站在那里。

    让人侧目的是,不少人手中拿着一件物什,仔细一瞧,有点像鸡毛掸子。

    “顾老爷,你们家商铺最近的鸡毛掸子卖的不错吧。”陈飞腾笑眯眯的凑近说道,手中的鸡毛掸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的敲打肩膀。

    顾雷霆威严的脸上没有表情,死死盯着前方,“我特意交代人定制的鸡毛掸子,一次性清除晦气。”

    他家那个倒霉孩子,短短几年时间,愣是失踪不见成常事,让他心惊肉跳好几回。

    也不知道是得罪哪路神仙。

    “听说陈大人最近买好根鸡毛掸子回家,是家里灰尘太大吗?”南君站在顾雷霆的左侧,笑吟吟的说道。

    陈飞腾看着越发美丽的人,心里感叹两句,顾家的人啊,都是好福气。

    “灰尘大不大,我不知道,只是最近手生,练练手,你也知道,我家那小子如今再不收拾,就快爬我头顶。”他笑的危险而含蓄。

    “哼,我家那位也是一样。”江正枫冷着一张脸,也站过来,“三天不揭瓦,就敢给我上墙。”

    “其实几位小少爷挺好。”南君说道。

    “是挺好。”白家的人竟然也来了,“好的都有自己的主意,他爹舍不得揍他,我来。”

    说这话的是白家的那位老太君。

    即使年纪大了,行动不便,可是今日她也让人扶着过来。

    白瑶的娘也跟着一起过来。

    香陵城也不知道何时形成的规矩,个个拿着一个鸡毛掸子等着。

    “先说好,各家打各家的,不要到时候乱打一通。”乔神医声音洪亮的说道。

    他打顾倾之可以,但是让人误打到那丫头,他可是要翻脸。

    “哎哟,不行,我眼睛一直跳。”马车上,江庭豪苦着一张脸说道。

    他怎么有强烈的预感,前方有杀气。

    “我也是。”陈方圆附和道。

    白晨轩没有说话,先是看了白修然一眼,江庭豪跟陈方圆没准被自己爹揍,他爹就在身边,为什么他也是眼皮直跳了。

    “你们几个不准说话。”白瑶脸色不好,该死的,她眼皮也跳。

    “你们这一个一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香陵城是龙潭虎穴了,回个家至于嘛。”顾倾之瞧着有趣,调侃道。

    结果白瑶不满的想瞪她,白修然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压过来,白瑶立马转头。

    哼,有人护了不起,赶明她也找一个。

    “倾之。”白修然握着她的手,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猜的没错,等会到香陵,只怕所有人都来了。”

    “奥。”

    他知道她还是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就跟上回一样。”他提示一下。

    上回?

    顾倾之努力回想,“鸡毛掸子?”

    “对。”

    “呵呵。”顾倾之干笑一声,“要不我们再玩两天回去?”

    “我赞同。”江庭豪立马附和。

    白修然即使再宠她,也不会让她这会儿任性,她的失踪,让很多人都担心,知道她要回来,大家心里都是高兴的。

    马车越来越靠近香陵城,一车人,除了白修然,所有人都有些坐不住。

    要来的总是躲不了。

    江庭豪是被陈方圆第一个踹下马车的。

    “呵呵,爹。”他冲着拿鸡毛掸子的威严男子谄媚一笑,心底把陈方圆骂个狗血淋透,但是嘴上也不吃亏,“陈叔,你也在了,方圆就在车上。”

    “不用你说。”陈方圆淡定的下马车,直视着他爹的方向。

    陆陆续续的人都下马车,迟迟不见顾倾之。

    很多人的注意力也全部集中在马车上。

    “倾之。”白修然无奈,下车前,顾倾之拉着他的袖子,耍无赖还是不想下车。

    “怎么滴,出门一趟,还得我们来请?”南君踱着步子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