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末世无限吞噬〕〔重生空间:首席神〕〔萌宝来袭:这个爹〕〔盖世小村医〕〔重生名媛:大叔,〕〔神医弃女〕〔宠宠欲恋〕〔宇宙交易系统〕〔中华小厨娘〕〔薄少盛宠:娇妻别〕〔医武逍遥狂兵〕〔蛮娇〕〔万古最强宗〕〔神医废柴妃〕〔华娱之纵横〕〔地球明星群〕〔贤妻威武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四十八章 设局
    白修然看着顾倾之领回来的人,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惊讶。

    “夫君,可有纳妾的意愿?”趁着无人注意,顾倾之调皮的靠近他的耳边说道。

    世人传她善妒,那她就大度一回。

    只要他愿意,她就给他多纳几个貌美的小妾。

    一只手楼上她的腰,带着惩罚加重力度,霸道的往怀里一带,“夫人切莫持宠而娇。”

    暖暖的气流吹拂在耳边。

    明明知道,他此一生只想娶她一人,偏偏还要拿话激他。

    要是怀里的人再这样胡闹,他不介意关上房门,好好教育一番她。

    “咳”

    顾倾之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假装不懂他话的意思。

    不过眼睛都快弯成月牙。

    心情相当的不错。

    不远处,郑雨莲朝着他们那处看好几眼,从来没有见过哪对夫妻,像顾倾之他们那样,大庭广众下,都能搂搂抱抱。

    一看顾倾之就很幸福,有个这么宠她的人。

    虽然那个人带着面具,可是郑雨莲觉得这两人站一块,无比的相配。

    “那是夫人的相公吧。”郑雨莲说道。

    “嗯。”白瑶嫌弃的看那边一眼。

    没事就喜欢在人前秀恩爱,讨厌。

    有人疼了不起啊,改明,她也找个。

    这么一想,她的视线偏移到一处地方,顾二打着手势,描述着顾倾之今天是怎么阻止恶霸的行为,一个男人默默的看着他的比划,冷静的眼中时不时划过温柔,并且笑的很温暖。

    “白瑶姑姑,你脸怎么红了?”江庭豪好奇的问道。

    白瑶一惊,下意识捂住脸,后老羞成怒的敲着江庭豪的头,“就你话多。”

    江庭豪痛的躲到陈方圆的身后,特别委屈的嘀咕,“女人的心思太善变,明明脸红了,还不承认。”

    陈方圆懒得搭理他,大人的事,自己看明白就成,不要说出来。

    不然把别人心思说破,就没意思。

    “倾之。”

    “嗯?”

    顾倾之瞧着白修然认真的神色,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跟那个巡抚谈崩了?”

    “此人老奸巨猾,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白修然清冷的说道。

    一个在官场混迹这么多年的人,早练就一双差眼光色的眼,一张能言善辩的嘴。

    从黄勤思来见他,每句话看似无害,其实句句别有用意。

    稍不小心,都有可能被他套进去。

    可惜黄勤思遇见的是他,四两拨千斤,话没问出什么,几次好险把自己目的暴露出去。

    “那你眉头皱着干嘛?”她拿着手指点着他的眉心。

    她虽然抵不上他的聪明,但是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强。

    “倾之,只怕今晚没有安稳觉。”他笑着握住她的手,轻轻的说道。

    “你会护我安全吧。”她没有问到底会怎样,而是随意扯着其他话题。

    对她的这种信任,白修然笑了,得妻如此夫如何求。

    “定护你万全。”

    “行,吃饭吧,又饿了。”她撇嘴,其实她吃过一回,但是最近不经饿,老是又想吃。

    “只怕夫人连饭都不能吃。”白修然露出无奈。

    顾倾之眉头一挑,到底怎么回事?

    客房内。

    一群人围着桌子坐定。

    江庭豪小手拍在桌子上,“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我也要吃肉,再来只烤鸡,再清蒸鱼一份,哎,可惜没虾,没螃蟹。”顾倾之惋惜一会儿,接着道,“再来个蹄髈,红烧狮子头,四喜丸子,来只烤鸭,额,你们要什么?”

    她这会儿才去问众人。

    白瑶撇着嘴,“你都点完了,我们还点什么?”

    客栈的伙计为难的看着顾倾之,“这位夫人不好意思,您要的很多小店没有。”

    “咚!”

    一锭银子豪气的摆桌面,顾倾之勾勾手指。

    伙计弯着腰靠近。

    顾倾之:“既然你们店里没有,就去酒楼帮我们订回来,我这人不缺银子,但是很在乎吃的,这钱你先拿去订,不够再补,要是有多的,就当打赏你的。”

    伙计眼睛一亮,喜滋滋把银子收起,“够了够了,诸位先等一会儿,我马上办妥。”

    说完,麻溜的出门,并体贴的关好。

    “浪费。”白瑶很不喜欢顾倾之这种大手大脚发钱的行为,明明知道,这餐饭无论如何都不会吃的,要是她随便点两个菜,应付过去就成。

    “你不懂,不懂。”顾倾之摇着手指头,“做戏做全套,不下本别人怎么会当真。”

    别人又不是傻子,太过随便,没准会让人提高警惕。

    “干娘,你在吃什么?”江庭豪眼馋的看着顾倾之从一个布袋里掏出一个芝麻棒的东西吃的津津有味。

    “尝一个?”顾倾之把布袋递过去。

    这是厨子特意按照她的要求做的麻糖,外面一层裹着白芝麻。

    口感不错。

    江庭豪手还没有伸过去。一只手快的抽一根。

    瞪眼一瞧是白晨轩,他忍。

    没想到又一只手也伸过去,也抽一根,江庭豪见是陈方圆,又忍。

    “有完没完,我先拿。”江庭豪一见又一个手越过他,立马急了,可惜还是晚一步,整个袋子都拿走。

    白瑶提着袋子尝一个,很对她的口味,顺着方位都发一个。

    恰好到江庭豪这边发完。

    胖乎乎的人儿委屈的瘪嘴,都欺负他。

    “给。”顾倾之知道白瑶是逗他玩,缓解下气氛。

    自从白修然告诉大家,那位黄巡抚有可能今晚对他们不利,虽然知道不会有事,还是或多或少有些紧张。

    江庭豪见着怀里多的一个袋子,随手捏捏,整整一袋子麻糖,立马笑开颜,小嘴甜甜的说道:“还是干娘最好。”

    “就你会做好人。”白瑶傲娇道。

    顾倾之微笑不语,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

    “那个……你这个糖下次多做点。”白瑶绝对不承认还挺好吃。

    “好。”

    等着饭菜上桌,江庭豪看看这盘,再看看那盘,“都好香,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我喜欢吃的。”

    “喜欢都多吃点。”顾倾之笑着说道。

    门外,有人附耳听着屋内的动静。

    有杯盏相碰撞的声音,还有碗筷敲打的声音,一群人吃吃喝喝好不热闹。

    等听好一会儿,伙计悄悄离开,楼下掌柜小声问道,“他们吃了吗?”

    伙计点头。

    “行,我赶紧去县衙通知黄巡抚,你把这里盯着。”掌柜放下手里的东西出门。

    屋内,如果谁推开门,绝对会大吃一惊。

    这哪里是吃饭,简直是一群神经病。

    筷子夹起一块肉,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好吃好吃,随手就把肉扔到角落里。

    还有酒,倒着挺欢,只听有人发出一声好喝,然后全倒在盆栽里面。

    也不知道盆栽会不会中毒。

    闹腾好一会儿,江庭豪看着白修然,吃喝这么久,应该可以晕了吧。

    白修然一笑,倒在桌上,晕过去。

    众人瞬间理解,纷纷效法。

    黄勤思领着人官兵过来的时候,伙计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等看到来人,立马狗腿的迎接,“大人。”

    “屋里的人怎么样?”黄勤思问道。

    “全晕了。”伙计谄媚道。

    他为防万一,特意上楼推门去看,一屋子人全晕过去。

    这才彻底的放心。

    心里想着,只怕那群短命鬼到死都不知道,这客栈的真正主人,并不是他家掌柜,而是眼前的巡抚大人。

    大人过来找那个面具男人后,临走前特意让人交代,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把那群人留在客栈里面。

    他们已经想好,饭菜里面下药,酒水里面下药。

    不管他们是吃饭也好,喝酒也罢,或者喝水,只要喝下去,全部放倒。

    “你们先把客栈围起来。”黄勤思指着左边的一队人命令道。

    “大哥,那个小娘们可不能杀了,给我留着。”黄正多笑的色眯眯。

    实在没有想到,半路出现跟他抢人的小子,会是一个美娇娘。

    “好。”黄勤思领会。

    等着黄勤思领着大批官兵进去的时候,屋内一片狼藉,却空无一人。

    “人呢?”黄勤思不善的看着伙计。

    伙计吓得一激灵,抖着手指着桌子,“那会儿,人全趴在这里,怎么会不见了?”

    “你们在找我?”白修然一身白衣,站在他们身后问道。

    黄勤思猛然一回头,见着他眼睛清明,似乎早已料定他今日的动作,心中闪现杀机,“你到底是谁?”

    不像一个平常的监察御史。

    “黄大人,多年前,我们在香陵见过。”白修然把面具取下。

    一张清隽无双的脸,风华绝代,浑身透着冷意。

    黄勤思瞳孔一缩,“是你。”

    “不错。”白修然平淡回视着他。

    黄正多不解的看着白修然,没想到男人还能长得如此模样,眼中闪过贪色。

    “哥,跟他废话那么多干嘛,咱们这么多人,先绑了再说,还有剩下的人也跑不掉的。”

    屋顶上。

    一群人蹲在上面,顾倾之无聊的看着天上的月,“吴刚跟顾大去开城门了吧。”

    “嗯。”白瑶搓着手,白天气温还好,这会儿蹲屋顶格外的冷。

    当初白修然把那个副将留在城外的时候,顾倾之就觉得可疑,瞧见白修然特意跟那个副将好像交代什么。

    现在再回想,没准白修然一早就设计好一切。

    只等着那会黄巡抚上钩。

    “夫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郑雨莲忍不住问道。

    竟然让溧阳城黄巡抚亲自带人马对付的人,想必不是普通的人。

    “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白修然这个名字。”顾倾之问道。

    郑雨莲一愣,天下谁人不晓那位白丞相,“难……难道。”

    “不错。”顾倾之点着瓦头,“屋内的那个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