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哥哥当妈咪〕〔世子谋婚:重生嫡〕〔斗气惊天〕〔最强天眼皇帝〕〔横刀刑天〕〔大召唤师之神奇宝〕〔超世纪重神机甲〕〔我的分身是只鲲〕〔穿越之异界成神灵〕〔瑶夜星寐〕〔和亲王妃:冷面王〕〔天下无妃:皇帝爱〕〔咒印巫师〕〔你若为蛊,我便为〕〔灰色爱情:顾总,〕〔天价妈咪:爹地闪〕〔漫威世界的咸鱼〕〔童话召唤战争〕〔美女总裁的超品兵〕〔采个娘子来养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四十五章 溧阳城(五)
    江庭豪讪讪一笑,“这事还是晨轩说吧。”

    对于他的这种甩锅行为,白晨轩跟陈方圆齐齐鄙视的看他一眼,可惜某人美滋滋的靠在顾倾之旁边,根本没有看他们。

    “昨晚我们暗卫去帮我们查点事,没想到阴差阳错,得到点东西。”白晨轩言简意赅的把话说完。

    屋内一阵沉默。

    反正吴越跟顾二是听的云里雾里,没懂意思。

    两人各自挨着各自的哥站定,神情愉悦,虽然有通信,但是很久没有见过。

    现在显得很亲昵。

    “完了?”白瑶问道。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话少,想什么都藏在心里,让人猜都猜不了。

    “嗯。”

    白晨轩点头,陡然一个包子递他眼前,“吃包子吗?”

    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再次让他有种流泪的冲动。

    顾倾之见着他盯着包子不作声,心底叹一口气,这孩子有一颗敏感的心,虽然不说,但她能看出来。

    亲昵的把他搂过去,“儿子,虽然我知道你聪明,但是有些时候,要量力而行,世上有很多坏人,他们很多是不跟你们讲道理的,能把人家巡抚逼的全城搜人,可见你们拿到他们的把柄,人家怎么可能会放过你们,今天如果你们真的被抓进去,你们打算怎么逃?”

    她声音不大,语气轻柔,看不出情绪变化。

    “不会的,干娘,我们把东西好好的藏着,他们找不到的,不会怀疑到我们的。”江庭豪轻快的说道。

    “是吗?”顾倾之伸手捏捏他的脸:“那为什么,今天官兵要把你们带走?”

    “因为他们贪白瑶姑姑的东西啊。”江庭豪说的理所当然。

    “呵呵。”

    顾倾之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陈方圆跟白晨轩同时刚到杀气。

    “你们三个靠墙站好。”

    顾倾之脸色一板,说变脸就变脸。

    陈方圆跟白晨轩老老实实的走到墙边站好,江庭豪一脸懵,不过见两位小伙伴都过去,也只好站过去。

    白瑶简直看傻,前一秒还母子情深了,怎么下一秒,顾倾之就严母上身?

    “你们三个也过去站好。”顾倾之指着白瑶、吴越跟顾二。

    “凭什么?”白瑶不依,瞬间炸毛,愤愤不平的看着白修然,这个时候不该管管她这位嫂子吗?

    白修然满眼深情的盯着顾倾之,似乎很满意她的决定。

    吴越跟顾二拉着白瑶也乖乖站过去。

    “拿六个鸡蛋来。”顾倾之对顾大说一句。

    等着一人手里举着一个鸡蛋,顾倾之才慢悠悠的站起来,先是看着白瑶他们三个一边:“作为长辈,你们三个任由三个孩子去胡闹吗?”

    “我又不知道他们要去。”白瑶委屈,凭什么连她也要一起罚。

    最郁闷的是,她心里不爽,还是配合着举鸡蛋,难道她真的有受虐的倾向?

    “不要拿不知道当借口,作为长辈,而且出门在外,你就相当于他们临时的监护人,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他们犯错,你也有责任。”顾倾之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们两个就没看出他们三个有什么不妥吗?”顾倾之笑眯眯的看着顾二跟吴越。

    两人沉默,昨夜是感觉又蹊跷,但是身份不同,他们又不好说什么。

    “不过你们两人没什么责任,只是白瑶受罚,你们陪着罢了。”顾倾之哈哈一笑,说的很随意。

    白瑶更加沉默,这人能不能正经点?

    江庭豪见着干娘在笑,想着没什么大问题,也跟着嘿嘿的偷笑。

    “开心吗?”顾倾之半弯着腰,问道。

    “开心。”江庭豪很实诚,没有什么比见到干娘更开心。

    “可是我不开心。”

    “额?”江庭豪这才发现问题的严重,偷偷瞄瞄旁边的陈方圆,人家早就摆出一副知错的模样,很严肃的举着鸡蛋。

    “你们觉得你们没有破绽,但是你们有没有学过百密一疏这个词?”顾倾之真是对这三个孩子无语。

    本来三个孩子是出来找她的。

    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或者出什么意外。

    让她怎么对别人交代?

    她想想都后怕,别看她笑嘻嘻,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万一他们晚到一会儿,没有遇到白晨轩他们,谁也说不好,会有什么事发生?

    “算了,还是你说吧,我站着累。”顾倾之把问题抛给白修然,自个又坐桌边吃包子。

    白修然慢慢踱步走到众人面前,声音清冷,透着寒气,“黄巡抚在溧阳城为官有六载,从来没有人敢去官府偷东西,偏偏昨日失窃,只要那位黄巡抚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都会排查最近来溧阳的生人。”

    白晨轩跟陈方圆沉默。

    这点方面他们没有考虑进去。

    “虽然暗卫为了混淆视听,故意偷了首饰之类,让人误以为是一个贪财的贼。不过以黄巡抚的老奸巨猾,只怕会猜忌到跟皇家的人有关,你们三个虽说是孩子,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不是寻常家的小孩,只要微微一查,总会知道点眉目,对方又是一个多疑的人,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你觉得你们还有多少胜算?”

    白修然轻淡的问道。

    三小只更加沉默,答不上来。

    虽然他们的暗卫很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

    连白瑶都听的沉默,乖乖举着鸡蛋。

    果然顾倾之罚他们是没有错。

    白修然看着他们一圈后,没再说什么,转身做到顾倾之旁边,被顾倾之递过去一个包子,他捏捏她的手心,笑着把包子接过去。

    白修然没有告诉他们的是,早前就已经有人上奏过,溧阳的巡抚表面是位好官,私下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手段狠厉。

    知道他真实面目的人,不是忍气吞声,就是被残忍杀害。

    他离开香陵前,新任圣上特此让他调查一下这个黄巡抚,看看是不是如同奏折上面所说一样。

    并给了一块监察御史的令牌。

    随后,从香陵流传出来的消息,圣上登基的第一件事,就是任命一位监察御史,在全国各地巡查并监督,如果遇到好官,可以上奏给圣上,没准能升官。

    只是谁都不知道这位御史长什么样,倒是御史的令牌模样,被画师画了上百幅,送发到大大小小的官员手中。

    白修然寻找顾倾之的时候,来过一次溧阳。

    也查到一些事,只是还缺少一些证据。

    “干娘,我错了。”江庭豪第一个认错。

    “我也错了。”陈方圆附和。

    “我也是。”白晨轩跟着说道。

    三个也很明白,比起白修然,顾倾之更好说话。

    “行,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顾倾之点头。

    “哈哈,就知道干娘最好。”江庭豪准备放下鸡蛋走过去,见着顾倾之柳眉一挑,似有若无的扫一眼鸡蛋,又乖乖的把鸡蛋举好。

    “讲讲吧,你们到底知道什么?”顾倾之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来说。”江庭豪又想第一个发言。

    “让方圆说。”白晨轩突然插一句嘴,江庭豪废话太多,他又不是一个善说的人,让陈方圆说最合适。

    江庭豪一撇嘴,还是乖乖闭嘴。

    陈方圆一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一遍。

    从他们进城遇见花大娘开始,到后来看到郑家小姐招亲,再到后来让暗卫进府查探虚实,仔仔细细讲一遍,没有半句废话,全是重点。

    听得白瑶不停扭头看他们,实在没有想到事情这般严重。

    她知道那位花大娘对白晨轩他们心怀不轨,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花大娘不过也是一枚棋子,她的背后站着溧阳城最大的人,溧阳城最大的青楼全是那位黄巡抚私下掌控。

    黄巡抚每次招待特殊的客人,花大娘都会带着一些人去作陪,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至于那些人的来历,不缺乏明抢暗绑得来。

    当然这还是不算什么,昨夜暗卫竟然寻到黄巡抚的密室,在里面找到几本册子。

    这上面都是一些他受贿行贿的事,里面连谁孝敬他或者他孝敬谁的名字都清清楚楚的写在上面。

    还有些见不得人的龌蹉肮脏也记录在上面。

    至于那几本册子,江庭豪让暗卫拿出来给白修然。

    “啧,没想到这位黄巡抚还有写日记的习惯。”

    气氛如此凝重,顾倾之非常破坏气氛的调侃一句。

    不过没人敢表示不满。

    连白修然都无奈的看她一眼,她总是能把紧张的气氛变的轻松起来。

    “行啦,鸡蛋都放下吧。”顾倾之继续说道,“这是不是叫聪明反被聪明误,要命的东西竟然留着收藏,得,官家的事我不插手,晨轩我们去见见那位郑小姐。”

    “干娘,我呢?”江庭豪对顾倾之没喊他的名字表示吃醋。

    “咋这么可爱了。”顾倾之被逗笑,又捏捏他的脸,“我们这个词,就包括,你跟小方圆。”

    “我也要去。”白瑶赶紧附和。

    “走吧。”

    临走前,顾倾之朝着白修然挥挥手,让他留下来收拾乱摊子,御史的令牌一亮相,相信很快那位黄巡抚就会登门拜访,虚以为蛇的事,她也懒得看见。

    现在她比较好奇招亲的事,凑个热闹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