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无艺〕〔荣宠田园:药香王〕〔萌师在上:逆徒别〕〔厨神的投食系统〕〔木仙传〕〔校草是女生:高冷〕〔小夫小妻小仙人〕〔天辙道〕〔天醒之路〕〔重生都市修真〕〔神器收藏家〕〔神医凰后〕〔梦幻西游大主播〕〔魔鬼主教〕〔云州物语〕〔无敌小皇叔〕〔美女总裁的特种高〕〔终极雇佣兵〕〔大靠山〕〔我开棺材铺的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四十二章 溧阳城(二)
    ,!

    等着三小只从里面出来,基本已经了解全部的来龙去脉。

    果然是跟那个妇人有关。

    起先几个强硬不肯说,先被揍一顿后,又经白晨轩他们三个人恐吓一番。

    他们三个虽然是孩子,但是心智早就超越一般同龄人。

    对付几个区区混子,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哎,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觉得我爹迟早被拍死在沙滩上。”江庭豪得瑟的发出一句感叹。

    今日能够把那几个人的话套出来,非常的有成就感。

    “再过几年我爹也该颐养天年了。”陈方圆同样自信的说道。

    总是被他爹捉弄,迟早有一天,他要还回去。

    看看是儿子厉害,还是老子厉害。

    香陵城内,陈飞腾跟江正枫同时打一个喷嚏。

    赵弘文有意思的看着自己的两位臣子,“莫不是谁在记挂爱卿们?”

    陈飞腾笑笑未答,心里暗想着,此事定跟他家臭小子脱不了干系。

    江正枫也是同意的想法,等江庭豪回来,看看他怎么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哎,也不知道白丞相几时回?”赵弘文发出一声感叹,“香陵实在太寂寞。”

    陈飞腾跟江正枫更加无语,可不,闲着无聊,拉着他们二人出来闲逛。

    “要不,我们也去找白丞相?”赵弘文来了兴致,提议道。

    “圣上,还请三思。”陈飞腾随意的阻止道。

    这不是他第一回听到这句话,自从知道他家臭小子离家去找顾倾之他们后,圣上就来了兴致,隔三差五也闹着要出香陵。

    以前还是大皇子的时候,圣上就爱凑热闹。

    未想如今坐上九五之尊的宝座,性子依然没有稳重多少。

    果然还是白修然在比较好,以他清冷的性子,只怕圣上也不敢随意说出这番话。

    毕竟他现在是天罗的圣上,关乎着天罗的未来。

    溧阳城。

    白晨轩听着旁边两位伙伴得瑟的话语,扭头当作没有听见。

    “晨轩,你就不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想吗?”江庭豪凑上前,高兴的问道。

    “赢不了。”白晨轩木着一张脸回答。

    “哎呀,事在人为嘛,虽说你爹是厉害些。”江庭豪同情的派派他的肩膀,宽慰两句。

    能赢白丞相的的确没几人。

    “不,我是说你们赢不了。”白晨轩补一句。

    江庭豪跟陈方圆瞬间炸毛。

    “我怎么比不了我爹?”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白晨轩静静看他们两眼,先是对着江庭豪说道,“你没你爹稳重。”

    江庭豪小身板一僵,好吧,稳重这个词用不到他身上,他生性比较活泼,这点似乎随他娘。

    “你也没你爹心眼多。”白晨轩看着陈方圆。

    陈方圆本来还挺不服气,听着他这话,稚嫩的脸一笑,“我突然觉得你这是在夸我。”

    “怎么是夸你?”江庭豪插话问道。

    “你是喜欢跟心眼多的交朋友,还是喜欢跟心眼少的交朋友。”陈方圆笑眯眯的反问。

    “当然心眼少的。”江庭豪很实诚。

    “这不就是对了。”陈方圆一手带着两边人的肩膀,“走吧,刚刚听见锣鼓声,瞧瞧热闹。”

    “好了。”江庭豪立马兴高采烈的赞同。

    白晨轩心中叹口气,也就江庭豪傻,陈方圆哪里心眼少了,或许跟陈大人比,陈方圆还稚嫩些。

    但是以陈方圆现在的年纪,在同龄人中,跟他玩心眼的,没几个能赢。

    实在没有想到,会跟这两个成为朋友。

    不过娘亲想让他多交些朋友,他也在努力去做。

    一时想太多,手臂被人捏一下,扭头,陈方圆朝着他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带着安抚。

    他心中一暖,是察觉他的心情低落吗?

    嘴角不由自由的勾起,没准这两人会成为自己一辈子的挚友。

    至少他们从来一致对外,互相帮助。

    常青街是在溧阳的南边,此刻大街一处被人围的水泄不通。

    “这是在干嘛?”江庭豪垫着脚,也看不到里面。

    “去那边。”白晨轩指着对面的一个酒楼。

    站在二楼的位置,看着下面是一目了然,中间的一个男子敲锣打鼓的说着什么,旁边一个丫环模样的人扶着一个蒙纱少女站在一边。

    很多人对着少女指指点点。

    “三位想要点什么?”酒楼的伙计脸都快笑僵。

    这三位小少爷进门直奔二楼,还找一个好位置。

    他问了半响要点些什么,结果三人边看下面,边窃窃私语,完全把他当透明的。

    “把你们这最好吃的东西端上来。”江庭豪胳膊一挥,大气道。

    伙计很是无语,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三个孩子:“三位小少爷,我们这里吃东西要给银子。”

    “怎么,你觉得我们给不起钱?”

    不想这次开口的竟然是陈方圆,白晨轩意外的看他一眼,按理说应该是江庭豪蹦起来才对。

    “不是。”伙计虚假的一笑,依旧站着不动。

    陈方圆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朝着桌上一丢,“如果不够,还有。”

    “够了够了。”伙计立马换神色,准备下楼准备吃的。

    “等等。”陈方圆又唤住他,眼神示意银子,“这个不是吃饭钱,是给你的。”

    伙计愣住,看着银子,不自觉舔舔嘴唇,“几位小少爷,是想知道点什么?”

    陈方圆就喜欢上道的,仰着精致的小下巴对着楼下:“我刚刚好像听见下面说什么招亲的事,是谁要招亲吗?”

    伙计立马恍然大悟,“对对对。”

    边说边把银子收到自己怀里,谨慎看一眼四周,然后走近两步,压低声音,“听说这姑娘父母过世,就到溧阳投靠亲戚,没想到被这家亲戚的一个表亲看上,闹着要娶她,姑娘不同意,可架不住对方有势力,几次纠缠不休,姑娘一急,就说要招亲,都招好几天了,没一个敢娶她。”

    “朗朗乾坤,谁如此大……哎哟,你踩着我脚了。”江庭豪痛的泪花滚滚。

    “你当看戏了,还朗朗乾坤。”陈方圆鄙视他一眼。

    伙计尴尬一笑,刚才听到江庭豪打着官腔,他还以为是哪位大人的公子,原来是看戏看多了,“三位小少爷先等一会儿,我马上把饭菜端上来。”

    白晨轩跟陈方圆坐下来,两人对视一眼,伙计的话里,有几处很有意思。

    “你们在想什么呢?”江庭豪也跟着坐下来,好奇的问道。

    “庭豪。”陈方圆叫的亲昵。

    “我……我银子可不多,这餐别想我请,啰,让白晨轩请,他最有钱。”江庭豪以为陈方圆是让他请客,赶紧说道。

    虽说菜是他点的,可是最有钱的是白晨轩。

    自从顾家真心接受白晨轩后,吃穿用度都让他嫉妒,全是最好的。

    顾雷霆平日里没少给白晨轩银子,白晨轩用的少,全攒着。

    “谁让你请客,方圆是说,你上次跟我们讲,你有个暗卫很擅长打探消息,是不是真的。”白晨轩平静的陈述。

    “啊,真的。”江庭豪点头。

    “让你的暗卫去打探一下。”白晨轩眼神示意一下楼下人多的地方。

    “奥~!”江庭豪瞬间明白,“行了,交给我。”

    三个人吃完饭,下面的人也渐渐散场。

    回客栈的时候,白瑶坐大厅里喝茶,见着他们进来,笑的危险,“一整个下午都没见到你们的人影,我还以为你们又跑了。”

    “哈哈,白瑶姑姑,我们不是那样的人。”江庭豪自来熟的过去,一张脸笑的特别可爱。

    白瑶瞬间没脾气,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出门在外,尽量不要惹事。”

    白晨轩不语,木着脸看不出情绪变化。

    白瑶心中无奈,这孩子像谁不好,像修然哥,搞得她总是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

    这么一想,又想到顾倾之。

    果然,以后还是跟顾倾之说说,让白晨轩多多笑笑。

    “白瑶姑姑。”

    陈方圆见白晨轩不说话,自己也上前一步,“我们下午听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听?”

    “额?”

    白瑶疑惑的在三个孩子身上扫视,一个笑的天真,一个笑的无邪,另一个看不出表情。

    她怎么感觉三个的心思,一个都看不懂?

    此刻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抵不上三个孩子。

    等进了房间,吴越跟顾二也跟着,几人约莫喝一盏茶的功夫。

    一个黑衣人鬼魅般的出现。

    “打探到了?”江庭豪镇定的问道。

    “是。”

    黑衣人简要的把事情经过讲一个遍。

    招亲的女子姓郑,今年十七,投奔的亲戚在溧阳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郑府的那个表亲姓黄,今年三十有余,一见人家少女长的漂亮,非得纳妾,有几次不止是纠缠,差点强行占有,幸亏少女的一个仆人忠心,拼死拦住。

    女子无依无靠,寄人篱下,郑府的人还过来做说客。

    女子倔强,不肯从,闹着要招亲,找一位良人共度一生。

    开始也有人想参与,可是让姓黄的带人揍一顿后,后来就没人敢出头。

    等着把事情听完,白瑶最先一拍桌子,柳眉一竖,“朗朗乾坤,竟然有人如此卑鄙,哼,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目无王法,溧阳的巡抚就这么管理他的百姓吗?”

    陈方圆无奈的与白晨轩对视一眼,这位怎么也跟江庭豪似的,说话前,总要摆个谱。

    “四姑,听话要抓重点,溧阳的巡抚也姓黄。”白晨轩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