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赋流年〕〔洪荒之无上妖帝〕〔夜幕下的武者〕〔我有一个立方体〕〔杀出个位面〕〔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地球穿越时代〕〔造尸成神〕〔我的黑碑有灵气〕〔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五神天尊〕〔天下第一剑道〕〔圣天魔帝〕〔盛世为凰:暴君的〕〔三界之主〕〔绝代掌教〕〔神眸创世〕〔伪装成隐士高人〕〔都市之魔神驾到〕〔神级帝二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三十七章 玉寒山(五)
    哪怕顾倾之这般说,白修然依旧笑的让人发毛。

    吓得顾倾之都想挪远一点,奈何手被人死死攥着,“哎,夫君,也就你把我看的重,在香陵的时候,别人可是对我避之不及。”

    白修然没有说话。

    收敛起自己内心狂躁的想法,他怎么可能相信顾倾之的说词。

    多少人对顾倾之有想法,他还是知道的。

    也就这个女人没心没肺看不见。

    真怕哪一天,她就被谁给拐走。

    房门被推开,顾喜年端着素食进来,不着痕迹的看着分开的手,“倾之,吃饭。”

    “嗯。”

    她是欢欢喜喜的先把碗筷放在白修然旁边,再给自己摆一副。

    见着她的行为,白修然心情变好。

    正如在他心中,顾倾之是不一样的。

    或许在顾倾之的心中,他也是不一样的那个。

    吃过饭,顾倾之困的厉害,听着顾喜年说两句,头一歪,靠在白修然肩膀上睡着。

    顾喜年刚站起身,白修然已经把顾倾之抱起来。

    “我是她哥。”顾喜年点到即止,透着一股压迫力。

    “我知。”白修然势均力敌的看着他,不落下风。

    视线交错间,两人已过千百回合。

    怀中的人不舒服的扭动一下身体,厮杀的气势全然消散,顾喜年指着里屋,“把她放里面。”

    断崖旁。

    两个男人齐身站立,谁也没有先开口,山风鼓起两人的长袍猎猎作响。

    道庙里面的弟子偷偷摸摸看几眼,两人站一块,气氛看着不对。

    “茗馨师姐,要不要上去看看。”茗颜小声的在一旁嘀咕,她从定乾庙回来,好多师兄弟都在讨论大师兄的事。

    真的没有想到大师兄真的是顾家的人。

    站在一旁的人久久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茗馨师姐?”茗颜撞她一下,其实,道庙里很多人都知道,茗馨师姐喜欢大师兄,不,应该说,道庙里面的女弟子没有一个不喜欢大师兄的。

    哪怕他整日冷着一张脸,但是依旧有很多仰慕者。

    “啊,走吧。”茗馨转身准备走人。

    “去哪?”茗颜不解,她还准备看会热闹。

    “准备晚饭。”

    “额?是不是有点早。”

    “不早,毕竟有客人。”茗馨不想过多的解释,大师兄回来的时候,跟厨房说过,让晚上准备些荤食,惊的人半响无语。

    山上的人大多以素食为主,大师兄更是从不沾荤,这次突然说要准备荤食,的确吓到人。

    不过随后众人都理解,大师兄是位别人准备的。

    “还未谢谢你找到倾之。”没有顾倾之在身边,他又恢复一贯的冰冷。

    师父不准他插手倾之的事,若真的乱了命盘,到时候的后果谁也不清楚。

    他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好在师父保证过,倾之会平安无事。

    顾倾之回到天罗的消息,他也收到,这才放下心,想着找一天回去看看,让他惊喜的是,倾之竟然来看他。

    “小顾大人不用客气,她是我的妻,寻她是理所当然的事。”白修然疏离的回道。

    一山不容二虎,强者与强者之间有他们自己的较量。

    好在一人入朝为官,一人隐于山野清修,谁也不招惹谁。

    只是两人在顾倾之的问题上,似乎没有达成一致。

    顾喜年依旧不认同他的身份,所以他聪明的没有随顾倾之叫大哥,而是称为小顾大人。

    他也不喜顾喜年对倾之的态度,一种他说不出的感觉,顾倾之在顾喜年的心里绝对超越生命的存在,其实这些想法没有什么根据,可是他的直觉就是如此认为。

    顾喜年也是聪明人,哪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白丞相不用对我如此防备,我看的出倾之对你不同,只是,”他话锋一转,透着杀气:“你当初的那封休书太过伤人,我们顾家的女儿可不是让你说休就休,说娶就娶的。”

    “是我的错。”白修然没有解释,坦然认错,虽然休书不是他的意思,那也是从他白府出来的,他如果考虑的更周详些,怎么可能会出这样的事。

    顾喜年似乎很满意他的这种态度。

    其实休书的事,他了解的很清楚,如果真的是白修然的意思,他怎么会允许白修然再出现在倾之的身边。

    只是有些话必须先说在前面,他容不得他这个妹妹受委屈。

    “我打算昭告天下,八抬大轿,十里红妆,聘娶倾之。”白修然郑重的承诺道:“当初的婚礼是一次儿戏,这一次,我请全天下作证,是我白修然求着要娶她的。”

    这话如果让第二个人听见,肯定不可思议,一个能让当今丞相说出此番的人,证明顾倾之在他心里的分量。

    不说白修然现如今的官位,单单他的文采学富就让人敬佩。

    更别说他这个人,天下有几人长相比的过他。

    这些全部合在一起,构成独一无二的白修然,令人羡慕,令人敬仰,多少女子想要嫁给他,却求而不得。

    偏偏站在这里的是顾喜年,在他心里,他这个妹妹本就是天下最好的人,能有资格娶倾之的,世上没有几个人。

    白修然只能算半个。

    “下一次如果白家再有休书,这辈子你都见不到倾之。”顾喜年冷冷的说道,他自诩有这个能力做到。

    “不会再有一次。”白修然果断的回答,毫不退让的对上顾喜年的眼睛,“堵上我所有的一切,这样的事,不会再有第二次。”

    “二位,在聊什么呢?”灰衣老道不合时宜的插进来。

    两人同时沉默,不予回答。

    灰衣老道也不尴尬,“虽然不想打断你们,但是我那老友要见见这位白丞相。”

    听到师父要见白修然,顾喜年不意外,留下两人,自己离开。

    顾倾之是睡到天黑透才醒。

    屋内一盏油灯燃烧着,灯芯上面的火苗四下摇摆。

    一人坐在灯下静逸的看着书,光的阴影打在他的身上斑驳一片,虽看不清神色,顾倾之却觉得温暖。

    “喜年哥。”她撒娇的叫一声。

    灯下的男子抬起头,一双俊目染上星星点点的温度,“醒了。”

    “嗯。”

    她点头,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小时候的情景,似乎也是这样,她贪睡到天黑,睁眼一看,顾喜年正安静的在灯下看着书。

    就是这么好的人,为了上一世,堵上性命要救她回来。

    心中的感慨一波接一波。

    如果没有她这个累赘,或许他早已成仙也说不准。

    “又在想什么?”微凉的食指点上她的额头,带着宠溺,“知道你贪睡,饭菜还放在锅上热着,我让人端过来。”

    “好。”她收起思绪,笑着起床。

    送菜过来的是两位姑娘。

    其中一个顾倾之见过,就是白日去定乾庙取酒的那位,另一位白日好像也见过,不过站的远,没怎么注意。

    这会离的近,顾倾之特意打量一眼,也是长相清丽的一位佳人。

    “你好,我叫茗颜,是大师兄的小师妹。”茗颜见着顾倾之在看她们,大方的说道。

    “你好,我叫顾倾之。”顾倾之歪着头,笑盈盈的伸出手,“是喜年哥的妹妹。”

    “我知道。”茗颜见着她伸手,不解的也伸过去。

    顾倾之一把抓住,握了握后才松开,“我哥就劳烦诸位多多照顾。”

    “不不不,是我们平时得大师兄照顾。”茗颜都不好意思,虽然是第一次与顾倾之接触,她还挺喜欢她的性子,真的跟大师兄的不一样。

    难怪那些师兄弟会说,道庙里就缺一个像大师兄妹妹那般活泼的。

    茗馨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把菜摆好,拉着茗颜出去,虽然茗颜还想再聊两句。

    “嘿嘿。”

    等着妹子出去后,顾倾之笑的不怀好意,“喜年哥,山上的妹子挺漂亮的哟。”

    “吃饭。”顾喜年聪明的不搭她的话。

    她眼珠一转,他就知道她肚子里的坏水要出来。

    “我们可以边吃边聊。”顾倾之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哪能放过,“咦,怎么还有荤的,不是只能吃素食吗?”

    她的注意力被桌子上的食物吸引,刚才端菜上桌的时候,她光注意妹子,还真没注意桌上的菜。

    “我让厨房准备的。”顾喜年没解释太多。

    “这样可以吗?”顾倾之不确定的看着他,要是为她破戒什么的就不好。

    知道她想多,顾喜年揉着她的头,“佛家是忌杀戒,我们是道家,不用在意这些的。”

    “真的?”顾倾之还是怀疑的小眼神。

    “嗯。如果不能吃,她们也不会端上来,只是我们平日里吃惯素而已。”顾喜年耐心的解释。

    这就是他妹妹,总是先要考虑对方问题,才会再考虑自己。

    明明她就是无肉不欢,偏偏笑着说她最近想吃素。

    “奥,对了,修然呢?”她醒来还没看见他人影。

    “师父找他,还没回来。”顾喜年的语气淡下来。

    “哥,你是不是不喜欢他啊?”顾倾之轻声问道,从见面开始,总感觉两人不对盘,她夹在中间很难做,两边都是她最重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引凤决〕〔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的贴身特助〕〔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成为首富〕〔洪荒之凤族圣皇〕〔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