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无艺〕〔荣宠田园:药香王〕〔萌师在上:逆徒别〕〔厨神的投食系统〕〔木仙传〕〔校草是女生:高冷〕〔小夫小妻小仙人〕〔天辙道〕〔天醒之路〕〔重生都市修真〕〔神器收藏家〕〔神医凰后〕〔梦幻西游大主播〕〔魔鬼主教〕〔云州物语〕〔无敌小皇叔〕〔美女总裁的特种高〕〔终极雇佣兵〕〔大靠山〕〔我开棺材铺的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三十三章 玉寒山(一)
    ,精彩小说免费!

    “修然,你睡了吗?”

    顾倾之敲着房门,讨好的喊道。

    房内无音,好在油灯还亮着,证明人还没睡。

    “然然,你不说话,我进来啰。”顾倾之厚着脸皮继续说道,右手推推房门,竟然从里面插上。

    看来真的生气。

    顾倾之尴尬的看向一处,亏她跟萧以东吹牛,没有她哄不好的人,还让萧以东见识一番,等会儿也好去哄哄公主。

    结果直接碰壁。

    “咳~!”

    顾倾之清清嗓子,只能用出她的杀手锏,“夫君,最近我学一首歌,叫《幸福恋人》,你想听吗?”

    房内。

    白修然坐在桌边,手中拿着一本书,但是一眼都没有瞧着书,而是看着门的方向。

    从顾倾之敲门开始,他嘴角都带着笑意。

    没想到吓唬一下她,竟然能听到惊喜,这些昵称都是她平日里不经常说的。

    或许可以考虑,趁此机会让她改下称呼,夫君这个称呼就很不错。

    “轻轻的我唱首歌

    送给最心爱的你

    让你聆听这个世界的美丽

    慢慢地用心听

    冰雪融化的声音

    艰辛的路程还有我陪着你

    亲爱的我谢谢你

    陪我共度夜的黑

    拂去我心中深深的伤和痛

    我会去用心听

    慢慢感受你的心

    有你的爱在身边如影随行

    有首歌这样唱

    相爱的人不受伤

    有句话这样讲

    相守的人不能忘……”

    门外,是她轻轻哼唱的声音,能听出她的用心,前院的喧嚣似乎全部静止,安静的夜里,这样的歌尤为打动人心。

    萧以东站在拐角的地方,他本来是想看看顾倾之是怎么哄人的。

    实在没有想到,顾倾之会唱歌。

    听着歌,萧以东胸口的地方有什么破土而出,他也不打算再学下去,直接转身离开。

    “千寻,睡了吗?”

    萧以东站门外沉声说道。

    “睡了。”屋内找千寻不悦的声音传来,等她把话说完,心中懊恼,她干嘛要搭他的话茬。

    萧以东听着想笑,又怕她老羞成怒,“既然睡了,那有些话,我明天说吧。”

    “今天的话今天说。”赵千寻唯恐他离开,赶紧说道。

    对自己这种没出息的行为,赵千寻也不纠结,她就想听听他想说什么。

    “夫人想我在门外说吗?”萧以东说的很自然,赵千寻立马红脸,她还是第一回听到他称呼她为夫人,心里美滋滋的,但是嘴上还是傲娇。

    “有什么话不能给别人知道吗?”

    “不能,这些都是我想对夫人说的话。”萧以东果断道。

    赵千寻早忘记生气的事,越发笑的开心,旁边侍候的丫头憋住笑,也就将军才能搞定夫人,不过,自家将军什么时候说话这么甜?

    “进来吧。”赵千寻假装板着脸,眼中的小雀跃却出卖她,“小莲,你先下去。”

    “是。”身边侍奉的人乖巧的离开。

    “你想说什么?”赵千寻见着萧以东进来,半响不说话,又忍不住开口。

    “夫人。”他拉过她的手,细腻柔嫩的触感与他结茧的手不同,他何其有幸能得她的心。

    赵千寻对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有些诧异,但是更多的是高兴。

    “我娘说我是榆木脑袋,除了会带兵打仗,一点都不懂女人的心思,我开始还不以为意,现在却觉得有道理,我很感谢夫人能够包容我。”他静静注视着赵千寻,把平日里绝不会说出口的话,全部说出来。

    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控制不住。

    赵千寻高兴的看着他,“今天怎么想到要对我说这些。”

    不枉费她当初追的那么辛苦,能听到他的话,以前的种种都值得。

    “其实一直都想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萧以东诚恳道。

    赵千寻娇羞的拿手锤他胸口,萧以东趁此把她搂入怀里,就像顾倾之所说的,喜欢一个人,不要讲什么面子,该怂的时候必须怂,但是该表明心意的时候,一定要清楚的表达出来。

    另一边。

    顾倾之把歌都唱完,里面的人还没有动静。

    不应该啊,她心里嘀咕。

    “夫君,我唱的怎么样?”她撒娇的敲着门。

    白修然:……

    “夫君,你吱一声呗,不然我总感觉我在唱独角戏。”

    还是没有声音。

    “呜呜,夫君,你肯定是不爱我了,太桑心。”她假意嚎一嗓子。

    屋内的人也知道她是假装的,依旧漫不经心的听着她在门边耍宝,似乎很享受她求饶的表现。

    “哎呀~!”

    门外,哐当一声响,顾倾之惊呼一声后,再没声响。

    白修然猛然站起来,也顾不得其他,上前把门打开。

    门外是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冲着他撒娇的喊道:“夫君。”

    她就知道他会担心自己受伤害。

    白修然风轻云淡的瞧她一眼,总是在她的面前失去冷静,即使知道她是装的,可还是不放心,心中拿她没办法,但是今天必须让她长个记性,不要与谁都称兄道弟,必要的时候还要保持距离。

    “夫人,夜深了,早些休息吧。”白修然假装去关门。

    顾倾之好不容易等到他开门,怎么可能离开,直接扑过去,也不怕他让开,等抱着他的腰后,撒娇的把头埋在他胸前,“夫君,你还生气了。”

    “我为什么生气?”白修然问着她。

    “额?”顾倾之一时语穷,其实她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生气,但是白修然的确生气。

    “夫人。”白修然退后一步,准备推开她。

    顾倾之死活不放手,也随他走一步,“夫君,我错了嘛。”

    “夫人怎么可能有错。”白修然拿话激她。

    “有错有错。”这个时候,还是先认错最好。

    顾倾之没有看见,头顶上某个笑的一脸深意的人。

    “夫人,我应该跟你说过,让你最近少喝酒。”

    “啊。”这事白修然的确跟她说过,喝酒过量容易伤身,“那个,今不是喜庆日子嘛,就多喝两杯。”

    “你那不是两杯,而是两坛。”白修然纠正道。

    顾倾之尴尬的咳嗽一声,在女子当中,她可以算是酒量最好的一位,与男子拼酒,一般人都未必拼的过她。

    “倾之,我不是反对你喝酒,只是,小酌怡情,大饮伤身。”他无奈的说道,一方面是为她身体,另一方面,他也有私心,他也想要一个他跟顾倾之的孩子。

    听到他的那句倾之,顾倾之悬半天的心才落,他每次这样称呼自己名字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无事。

    “恩,听你的。”顾倾之赶紧表态。

    “夫人。”

    “啊?”顾倾之吓一跳,怎么又变称呼?

    “以后还请夫人注重男女有别。”这才是他今晚的重点。

    “为……”习惯性准备问为什么,话到嘴边聪明的一转,“我尽量。”

    “尽量?”白修然嘴角勾着笑,这么敷衍他可不行,“是一定,不是尽量。”

    “那也要分人啊。”顾倾之苦着一张脸,“我哥我爹,我总不能说男女有别,对他们生疏客套吧。”

    “他们不用。”

    “那我儿子,我总不可能保持距离吧。”

    “这个夫人也不用。”

    “最主要。”顾倾之拿着手指在白修然胸前画着圈,“对夫君是更不可能分男女有别的。”

    明显这句话取悦白修然,房门此时关上,他将她抱起,既然倾之都如此说,良辰美景,怀有佳人,长夜漫漫,正好温存一番。

    顾倾之是彻底松口气,艾玛,她可是牺牲美人计才换的白修然不计较。

    不过自此,赵千寻总是把顾倾之防着。

    第二天直接告诉顾倾之,不与他们同上路。

    “啧,公主,虽然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是你要讲点道理,我家那位如此优秀,我会看上别人吗?”顾倾之无奈道。

    “切。”

    赵千寻不爽的瞪着她,“那可说不定,我以前还喜欢过白丞相,不是说变就变。”

    “你对白修然顶多算仰慕,遇见喜欢的人说变就变,很正常。”

    “反正不管你怎么说,回香陵,咱们分两路。”赵千寻是死活不要跟她同路。

    “行行行,我打算去趟玉寒山,跟你们也不顺路。”

    “你去那干嘛?”

    “会情郎呗。”顾倾之故意说道。

    赵千寻鄙视她,“白丞相知道这事吗?”

    “带着他一起会情郎,你觉得他知道不知道?”

    “你就得瑟,哪天白丞相受不了你,把你休了,可不要找我哭。”赵千寻吓唬她。

    顾倾之完全不在意,越发笑的开心:“反正休一回,我也不在乎第二回,万一真有那么一天,我铁定敲锣打鼓庆祝……”

    “庆祝什么?”身后,清冷的嗓音冒着冷气。

    赵千寻嘲笑的看着一僵的顾倾之,等着看她笑话。

    “哈哈,夫君听错了,怎么可能庆祝,以我这暴脾气,不掀了你丞相府就不错,还敢休我,这辈子,除了我,你就别想娶别的女人。”顾倾之特有气势的说道。

    心中不断诽腹,幸亏她反应快,不过这人怎么每次出现的都没有声响,背后听人说话,可是不一个不好的行为。

    白修然满意的看她说一堆,他其实没听到多少,就听到顾倾之的回答。

    他这个夫人,稍不留意,就开始得瑟上天。

    竟然无所谓他休她的事,看来以后要多多教育一番,思想很不端正,先不说,他永远不会休她,即使哪天谁写了休书,也不准接。

    进了他白府的大门,就没有出去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