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冒牌知县〕〔最强狂兵〕〔玩美狂兵〕〔焚天圣尊〕〔大宋起航〕〔花都无敌小农民〕〔修罗觉醒〕〔我的好友是孙悟空〕〔嫡女冥妃:魔尊,〕〔不死武皇〕〔凰临天下:至尊魔〕〔重生之都市仙尊〕〔重生军工子弟〕〔美漫之道门修士〕〔大汉国手〕〔天价宝贝:101次枕〕〔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伪男配脱单记〕〔都市超级小医圣〕〔系统精灵才是真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三十二章 悲催二人组(二)
    ,精彩小说免费!

    莱莱镇的镇民再次涨一番见识。

    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五十担大米,五十担布匹,五十担面,五十头羊,五十头牛等等,陆陆续续的运到田府上。

    当地的人成亲能凑到五十担大米就已经很了不起,没想到田府娶亲,不仅不给东西,还得到这么多东西。

    田宝宝的娘嘴上没说,眼睛却是透着笑意。

    “谢啦。”

    顾倾之笑着看向白修然。

    成亲准备的这些东西,都是白修然帮忙准备的。

    如果在香陵,这些东西根本不值一提。

    偏偏是在地处贫瘠的莱莱镇,物资贫乏,而且从别的地方这么快调出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偏偏白修然几天时间全部准备完毕。

    “倾之,你还用跟我如此见外吗?”白修然拉过她的手,自然的放在手心的位置。

    被一个人如此的宠,顾倾之也是笑的甜蜜。

    “哼。”

    旁边不知谁不悦的哼一声。

    “公主,你是不舒服吗?”萧以东紧张的问道。

    她怀有身孕,偏偏闹着要跟他出来,临出门前,他老爹老娘亲自警告过他,要是媳妇掉根头发丝都跟他算账。

    “公主,公主,除了这个称呼,你就没有别的称呼吗?”赵千寻不爽的瞪他一眼。

    看看人家白丞相,一口一个倾之,叫的那叫一个深情缠绵。

    她家这位,老是恪守什么礼仪,张口闭口都是公主,听着她格外闹心。

    以前还能忍住这口气,最近被白修然跟顾倾之刺激的不清,越发不喜欢萧以东对她的这种称呼。

    她虽然贵为公主,但是如今她已经嫁他为妻,就不能称呼她的名字吗?

    萧以东一见着她生气,心中无奈,自从怀孕后,赵千寻的脾气越发的控制不住,有时候在一句话上挑毛病,有时候在一个动作上闹情绪。

    不过,他是男人,总该让着她。

    “公主想让我怎么称呼?”萧以东诚恳的问道。

    “这是要我想的吗?”赵千寻越发的怄气,榆木脑袋,夫人,娘子,千寻,哪个不行?

    小两口拌嘴,全让顾倾之听去。

    使劲的憋住笑,两眼都完成月牙,这两人,一个不说,一个不猜。

    “好笑吗?”赵千寻正没地撒气了,就见着顾倾之那副欲笑不笑的模样。

    “哈哈哈。”

    顾倾之很不客气的大笑起来,见赵千寻脸色越发的不善,赶紧摆手,“没有,一点都不好笑,哈哈……”

    “倾之,你以前不是有个厉害的厨子吗。”白修然无奈的转移话题,五公主都快暴走,他身边的人还没心没肺的笑着,也不怕等会五公主翻脸。

    “啊。”顾倾之果然被他话题吸引。

    她以前的那位厨师,手艺了得,很得她的心,唯一可惜的事,当时来甘南,她失踪后,那位厨师也失去踪影。

    “最近有他的消息。”

    “真的?”顾倾之眼睛一亮。

    “我让人去请了,等我们离开甘南的时候,应该能见到。”白修然就喜欢看她这副惊喜的模样。

    顾倾之以前就惋惜没有寻到那位厨师。

    他寻顾倾之的时候,恰好遇见这位厨师。

    这次正好给顾倾之一个惊喜。

    “真的吗?”顾倾之高兴的挽着他的胳膊不停的晃,有一人知你所想,完成你所愿,真的让人感到幸福。

    “腻歪。”

    赵千寻看不下去,拉着萧以东离开。

    以前的时候,也没见两人这样。

    白修然总是含蓄内敛的,偏偏遇上顾倾之,就仿若冷水落进油锅,完全大变样。

    “倾之,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通田宝宝的娘?”白修然问道。

    “没有,我没去说通她,我就威胁她一番。”顾倾之纯良的眨巴眼。

    白修然:……

    也就她能把威胁说的如此自然。

    顾倾之最开始只给田宝宝娘讲一个故事,关于田宝宝二舅如此欺辱田宝宝他们没钱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众人能听见屋内田宝宝娘大嗓门原因,自己儿子受这么大的委屈,亏她一直以来对田宝二舅那么好,每次回来,都把惹不得吃的让他们带走。

    顾倾之悠哉的等着田宝宝的娘骂累。

    才又接着说,不过后面的话基本上字字带着威胁。

    她是不管田宝宝的娘同不同意这门婚事,陶小花跟田宝宝铁定会成亲的。

    如果田宝宝的娘同意,这成亲礼,就放在莱莱镇办,让田宝宝的娘亲自见到自己儿子成亲。

    如果不同意,她就换别的地方办,反正到时候,田宝宝的娘肯定见不到自己娶媳妇一幕,要有遗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田宝宝的娘也不是一个吃素的主,开始还能强硬表示,她是田宝宝的娘,她不同意,谁也没办法。

    顾倾之也不在乎,反退为主。

    既然你这么在乎你儿子,那我们家小花就不嫁了,反正天下俊杰多的是,以她的能力,好好培养小花几年,让小花来她们德贤商铺帮忙,金钱与男人都不是事。

    反而是你的儿子,听着你的话,本本分分娶一个当地的姑娘,就窝在这个小镇上,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到时候小花衣锦还乡,两人相见。

    一个云,一个泥。

    不知道你是什么感受。

    田宝宝的娘听这些话,噎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摔门离开前,田宝宝娘只问一句:“陶小花真的能成为你说的那样吗?”

    顾倾之肯定的点头。

    她以前就想过锻炼陶小花几年,让她管理一个铺子。

    陶小花只是见识太少,人可比田宝宝他们精明的多。

    一夜的功夫,或许田有福劝过,也或许田宝宝的娘自己想通,就这么答应两人婚事。

    大红的灯笼从大门前一直挂到府内每个角落。

    准备几日,成亲礼终于要举行。

    莱莱镇好多人过来祝贺,都说田家祖坟冒青烟,田宝宝遇到这么多大人物。

    听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顾倾之突然想到她成亲的情景,时间真快,一晃都好几年。

    “倾之在想什么?”白修然在她身边问道。

    当日成亲时,他没有回府,所以那一幕他并没有印象。

    不过,他一直想还顾倾之一个盛大的成亲礼。

    “突然想吃鸡了。”顾倾之笑的森森然,“最好大红鸡冠的那种。”

    白修然聪明的闭嘴,这事管家跟他提过一些。

    虽然不想承认,他当时的确做的有些过分。

    丢下她一人与鸡拜堂。

    晚上的时候,还有好多人在田府吃着喝着。

    因想到以前的事,顾倾之闹脾气,不肯跟白修然一桌吃饭,白修然一向宠她,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等两人相处的时候再哄她。

    外面冷,顾倾之抱着酒坛走一个避风的地方打算再喝两杯。

    “顾小姐也一个人?”萧以东诧异的声音传来。

    “小萧将军怎么也坐这?”顾倾之大方的坐下来,调侃的问道。

    其实,她也看出来,肯定是赵千寻闹脾气,萧以东躲过来的。

    “前院太吵,出来看看月色。”萧以东一本正经的回答。

    顾倾之瞧了一眼天上,“巧了,我也是打算欣赏下月色。”

    两人都心知肚明,也不点破。

    “要不要喝两杯。”顾倾之晃着酒坛子。

    “好。”萧以东也不推辞。

    等着酒下肚,顾倾之才打开话匣子:“小萧将军,女人都是要哄的,特别是有身孕的女人更是要哄。”

    “哎。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她怎么又生气,本来好好的,说变就变。”萧以东不解的说道。

    女人都是这么善变的吗?

    “小萧将军,你知道白日里五公主为什么生你气吗?”顾倾之问道。

    萧以东摇头。

    “啧啧,幸亏白修然不像你这样,不然他就注孤生。”顾倾之有点小感叹,好在她家的这位善解人意,总能第一个察觉她的情绪变化,并且也能清楚她是为什么这样。

    萧以东默,怎么感觉这会儿,她有点显耀呢?

    “小萧将军平日是怎么称呼五公主的?”

    “就是尊称公主。”萧以东理所当然道。

    顾倾之汗颜,“一直都是这个称呼吗?”

    “是啊。”

    “艾玛,公主竟然还能跟你过下去,果然是真爱。”

    “顾小姐什么意思?”

    “小萧将军,我想再问下,五公主平日里是怎么称呼你的?”

    在沙场征战这么多年的粗糙汉子,猛不丁的红脸,幸亏夜色,看不出所以然。

    “就……就平常称呼。”他有点结巴。

    “比如?”顾倾之紧追不舍的问道。

    “咳……夫君,或者东东,人前她生气会全名,也会叫我以东。”他很是不好意思,其实他不敢说,每次赵千寻诱惑他的时候,总会叫他东东,那声音如个小钩子,瞬间勾住他的心。

    顾倾之朝天翻白眼,果然平日秀恩爱虐别人,今日让别人虐回去。

    “小萧将军,应该知道问题在哪吧?”

    萧以东又是一阵沉默,心中茅塞顿开,他似乎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确是他的不对。

    “谢谢。”萧以东以酒谢她。

    “哈哈,不用客气。”顾倾之龇着一口大白牙,“你们俩好,我才放心。”

    “啊?”萧以东没明白。

    “没事,没事,来喝酒。”顾倾之赶紧转移话题,当初赵千寻威胁她帮忙搞定萧以东,她的确出不少坏点子,赵千寻能与萧以东过的幸福,她才能安心。

    或许是酒过三巡,两人慢慢少生疏,渐渐聊尽兴。

    刚刚还是顾小姐跟小萧将军的称呼。

    这会儿都直呼全名。

    “顾倾之,我跟你讲,当初我娘让我回来找一房媳妇,我还嫌弃香陵城的姑娘娇滴滴。”

    “哈哈,哪个女人不娇滴滴的,你们男人思维真怪。”

    “对,所以后来我就改变想法。”

    “哟,看来是公主让你改变想法。”

    “不不不,是你。”萧以东摇头说道,“当初我觉得你跟传闻中的根本不一样,我就觉得很不同,当时我还惋惜,你竟然成亲。”

    他说的坦然,心中没有一丝的杂念。

    自从他娶公主后,他是真的喜欢上公主。

    很奇怪,以前总是躲着她,后来竟然想着她。

    顾倾之哈哈一笑,大力拍他肩膀一下,“只怪缘分太浅。”

    她纯属调侃,没有别的意思。

    “顾倾之。”萧以东端酒的手突然一抖,“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下。”

    “呵呵,萧以东,有件事我也想跟你说下。”顾倾之越过萧以东看着不远处。

    “还是我先说吧。”萧以东歉意的看着顾倾之,“白丞相就站你后边不远,脸色好像不好。”

    “巧了,五公主也在,脸色有点吓人。”顾倾之小声嘀咕。

    前一会儿还没看见人,白修然跟赵千寻是怎么出现的?

    两人边说,边各自回头。

    只见白修然不冷不淡的瞧顾倾之一眼,转身离开。

    而赵千寻笑的一脸意味深长,也转身离开。

    两个端着酒互相苦笑的看着对方,完了,看来是最后的话被他们听进去了,今夜注定不是一个安稳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清宫攻略(清穿)〕〔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