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三十章 坦白从宽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倾之完全忘记她以前对莫沧澜说要结为儿女亲家的事。

    吴刚把玉佩交到她手上,她懵懂的摸两把。

    白修然的脸色瞬间不好,聪明如他,在顾倾之事上,失去一惯的冷静,心中微酸,不知道顾倾之又答应别人什么。

    “告辞。”

    边境的那位将领一抱拳,领着人退后数里远。

    等过了边境,回到甘南那边,顾倾之才发现白修然今天有点不一样。

    “小花,白修然是不是生气了?”顾倾之见着白修然跟萧以东离开的背影,嘀咕一句。

    陶小花差点都快哭出来,我的倾之姐喂,您这是现在才发现吗?

    “倾之姐,从你接玉佩开始,白丞相眼神都变了,我还第一次见着他那么严肃的眼神。”陶小花赶紧说道。

    “为什么?”

    顾倾之不解的问道。

    陶小花不知道该说什么,平日里她还羡慕顾倾之的聪慧,怎么到关键点上,如此迟钝。

    “倾之姐,说实话,如果哪个女人给田宝宝一块玉佩,还说什么约定,到时候来兑现,看我不打断他的腿,这完全就是背着我在外面勾三搭……咳,倾之姐,你瞪我干嘛,本来就是,你去问问别人,大家肯定都是这么想的。”

    “呵呵。”顾倾之无语,“我要真勾三搭四,我还跟你们回天罗,我直接在人家东悦当王后。”

    “可你接过玉佩了啊。”陶小花委屈道。

    她说的都是实话嘛,那位将领的一句话,让听见的人,脸上都出现一瞬间的深思。

    东悦的那位新王亲自让人把他的玉佩送来,还说那么一段话,怎么都会让人产生很多联想。

    最主要的是,顾倾之还接了。

    接跟不接的态度大不一样。

    不接,代表你没有什么。

    但是接了,就证明,真有这事。

    “玉佩有什么问题吗?”顾倾之没当一回事,“又不是定情信物,要是不喜欢,到时候再还给他呗。”

    陶小花默默闭嘴,也就倾之姐敢说退给别人。

    但是这个别人可不是普通的人,而是东悦的王好吧,哪能随便退就能退的。

    “顾倾之。”一声叱呵声从背后传来。

    “额?”谁叫她?

    顾倾之一扭头看见老熟人,顿时笑了,“五公主,哎哟,哎哟……”

    她打趣的瞧着赵千寻微微隆起的肚子,“还真生米煮成熟饭啊。”

    赵千寻白她一眼,“会不会说话,我这叫修成正果。”

    “行行行,修成正果。”顾倾之敷衍道。

    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天天没事威胁她,让她帮忙搞定萧以东。

    “我以前就说你不是一个省心的,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你,竟然又失踪,还是家门口失踪,顾倾之,你长能耐啊。”赵千寻没好气的说道。

    当时顾倾之失踪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好多人说凶多吉少。

    她觉得祸害遗千年,顾倾之怎么可能轻易死掉。

    后又听说白修然为顾倾之离开香陵,天南地北的寻人。

    反正就是一个人失踪,搅合整个天罗都不安宁,顾家人重金悬赏顾倾之的线索。

    好在人已经平安无事的回来。

    她就觉得奇怪,别人一辈子都碰不到的一件事,让顾倾之接二连三的碰到,前世指不定是一个祸害。

    “哈哈,谢谢公主关心,我运气是差点。”顾倾之不好意思的挠头。

    “你那句话听出我在关心你,我是在心疼那些被你折腾的人。”赵千寻傲娇道。

    “对对对,让公主费心了,要不要坐下来聊。”

    见着她的态度良好,赵千寻这才顺一点气,虽说她是有些关心她的下落,暗地也派人去查。

    “顾倾之,你这次不会再失踪吧。”赵千寻让人扶着坐下来,问道。

    “咳~”

    顾倾之正喝茶了,被她这话一呛,咳嗽好几声,满脸的无奈,“公主,我估计这辈子我都不会失踪了,顾大跟吴刚一步不离的跟着就罢,白修然还给我安排几个暗卫。”

    “我还真没见过谁像你这么倒霉的。”赵千寻嫌弃道。

    “是有点倒霉,不过我感觉每次我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关于这点,顾倾之最有发言权,以前大皇子赵弘文被绑架的时候,她就好奇瞧一眼,一块被绑。

    去甘南遇劫匪,也是因为听说白修然失踪,她好心好意去寻人,结果人没寻到,她失踪,不过她也救一个人。

    但是也因为这个人,她被绑去东悦。

    正面来看,她是有些倒霉。

    但是反过来想,她也是这些人的贵人好吧。

    她救了赵弘文,结果人家现在是天罗圣上。

    她救了莫沧澜,人家现在是东悦的新王。

    她完全就是一个大福星。

    “啧,你这绑架还绑出优越感。”赵千寻一见着她满脸的笑意,打击道。

    顾倾之赶紧转移话题,“公主你什么时候成亲的啊,太可惜,没能参加。”

    “冬至那天。”

    按说一个公主的成亲,定然办的轰动,但是她跟萧以东一致决定从简,除了王兄跟萧家的众人,没邀请众人。

    “顾倾之,白丞相为你付出很多,你应该知道吧。”赵千寻拿话敲打她。

    “嗯。”

    顾倾之心中诽腹,这位难道也是听到点什么?

    “人讲究的是一心一意,你说对不对。”

    “我也没三心二意啊。”顾倾之无奈,她算是听出来意思,“公主,也是为了玉佩的事来的吧。”

    “那你解释解释,东悦王为什么把玉佩给你,两人还有约定。”赵千寻瞪着她,要是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今日可要好好教育她一番。

    多少人都想嫁都嫁不了的人,顾倾之竟然不珍惜。

    本来这是顾倾之跟白修然两人之间的事,但是知道白修然为顾倾之付出很多后,她是怎么都淡定不了。

    “我哪知道他为什么给我玉佩,再说,他说的约定,我都不知道是我跟他的约定,还是我跟顾三的约定?”

    “咋滴,你跟人家约定挺多的啊。”赵千寻继续瞪她。

    陶小花也在一旁点头,倾之姐这点非常不对,怎么随便就与人约定呢?

    “不是。”顾倾之感觉越描越黑,“你也知道,我平时说话都没个正经,或许开个玩笑啥的,也实属正常,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给玉佩,好歹也要给个提示,不然我真不知道是什么约定。”

    “人家不是给提示吗,十六年后来兑现,你看看你跟人家许什么承诺,要十六年这么久才能兑现。”赵千寻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我觉得他是不是故意的,一年以后的事,我都不跟人承诺,更何况十六年后的事。”顾倾之果断道。

    “哼,这种事人家东悦王会随便开玩笑吗,顾倾之,你是不是心虚了?”

    “可我真没印象。”顾倾之苦着一张脸,还是现代好,不管隔得多远,一个电话过去,直接问清楚。

    现在她是百口莫辩,连赵千寻都听着话找来,估计大家都这么想。

    “行了,你好好想想吧。”赵千寻话说完,让人扶着她离开。

    “公主不多坐会儿。”顾倾之想留她聊聊天。

    失踪这么久,还不知道她爹那边怎么样?

    “等你想明白,我们再聊。”赵千寻懒得搭理她。

    晚上,油灯下,顾倾之拿着玉佩,左看右看,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

    白修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副光景,顾倾之用着怀念的目光看着玉佩,眼睛迷迷蒙蒙的,似乎在想什么。

    心里压制的那股酸涩更加严重。

    好想掰过顾倾之的身子,质问她到底许诺别人什么?

    “你怎么来了?”顾倾之眼角余光里看见白色衣角,歪着头,笑问道。

    “看你还没睡,就想过来。”白修然尽量平淡说道。

    听着他的话,顾倾之的眉头蹙起,太过生疏的话语,他平常可不会这般。

    “你是不是还在意玉佩的事。”她直接问道。

    白修然:……

    是的,他非常在意,在意的快要发狂。

    哎,顾倾之心底深深叹一口气,“白修然,你信我吗?”

    “信。”

    他一直都信她,只是信与吃醋是两回事。

    是个男人都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与另外一个男人有什么鬼约定。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事,但是我敢肯定,我与他的约定,绝不牵扯到感情方面,除了对你,我不会喜欢上别人,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不仅是我对你的要求,也是我对我自己的要……唔……”

    她话还未完,就被他堵个严严实实。

    白修然浓烈的吻着怀中的人,从她说,除了你,她不会再喜欢上别人开始,他的心就开始激烈跳动。

    都说他性子淡泊致远,轻易不会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可他知道,今天他就经历这么一回,开始看见玉佩的压抑,到现在能听到她的表白,心情的狂喜,一切皆因为他怀中的这个人。

    “倾之。”他暗哑着嗓音。

    “嗯?”见着他终于恢复正常,顾倾之舒一口气,真怕他依旧纠结玉佩这个问题。

    “我已经传信回去,等回到香陵,我们就成亲。”

    “好。”

    要是平常她或许还得瑟一把,顺便傲娇的来句考虑考虑。

    今日因为玉佩的事,她答的果断。

    可她不知道,在头顶上方的男人,嘴角的那抹算计,他看准她此刻的心理,才把这事再次摆开来说。

    虽然怀里的人,已经彻彻底底是他的人,但是他还是想让全天下知道,他再次娶她,这样他才会放心。

    免得有心人惦记。

    “倾之,我记得以前我失忆的时候跟你说过,想要一个孩子。”

    “啊。”

    她还没明白这话的意思,整个人腾空抱起。

    “要不多生几个吧,晨轩一个也挺孤独的。”放下床帘的空隙间,白修然在她耳畔坏坏的说道。

    月色撩人,屋内更撩人。

    白日里,见着萧以东跟他商谈着事,但是不时的让人准备各种补品,他这才知道五公主有喜的事。

    这位也算是修成正果。

    他看着欣慰。

    “白丞相,你跟顾小姐打算什么时候成亲?”萧以东好奇问一句。

    “快了。”他答的果断。

    “哈哈,那就先恭喜。”萧以东高兴的说道:“千寻还在跟我说,等着你跟顾小姐成亲,到时候生个娃娃,两家定个亲。”

    后面的话,他没敢说出来。

    赵千寻直白的表示,像白修然这样的人物,到时候生出来的孩子定然也不差,只要孩子像白修然,就定个娃娃亲什么的,如果像顾倾之就算了,太不靠谱。

    他反而觉得,如果孩子以后像顾倾之挺好,要是像白修然,他家的孩子到时候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白修然听到此话,心中一动。

    很是期盼,要是倾之生出他们的孩子,定然是全天下最好的。

    ……

    小剧场。

    多年后。

    赵千寻拦着顾倾之:“我决定把我们家宝珠嫁到你们家。”

    顾倾之:“公主,这事我得跟孩子他爹商量商量。”

    赵千寻柳眉一竖:“你以前跟人家东悦王定娃娃亲的时候,怎么没跟白丞相商量,到我这,你就要商量,什么意思啊,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找人去你们家下聘。”

    顾倾之伸着手,看着离开人的背影,下聘的事,不应该男方家做吗?

    完了,顾家跟白家要知道她又给她儿子找一房媳妇,指不定怎么批斗她。

    儿子太优秀也是一件糟心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