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纹剑神〕〔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桃运透视兵王〕〔武侠见闻录〕〔我要上头条〕〔网游之野望〕〔我能召唤神仙〕〔重生之家有宝贝〕〔宦海特种兵〕〔神背后的妹砸〕〔超级鳄龟分身〕〔女配逆袭99次:你〕〔绝地求生之电竞巅〕〔重回五零当军嫂〕〔名门女帝〕〔冠盖如顾〕〔火影里的修道者〕〔寒夜刺客〕〔极品朋友圈〕〔祖宗嫁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二十四章 霸气护妻(三)
    陶小花懵懂的摇头。

    “白丞相?”田宝宝迟疑的说一句,其实他开始也不知道面具人的身份,只是今夜看着面具人霸道的把顾倾之护在怀里,凭着男人的直觉,不是亲近人是不会这般做的。

    而且顾倾之的性子虽然洒脱,但是对外人还是保持的一定的距离,不是谁她都能这般搂搂抱抱。

    想来想去,也唯有那一位。

    陶小花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她不是没怀疑过。

    只是感觉这个想法太疯狂,所以她不敢深想。

    顾倾之给一个意会的表情,并没有说出答案。

    但是陶小花跟田宝宝已经敢肯定那个带面具的人是谁。

    想想面具人没事老往倾之姐住的地方跑,突然就解释的通是为什么。

    确认身份,陶小花他们再看面具人,顿时信心满满。

    等着一炷香后。

    围在桌前的众人谁都没有退去,不时能听到很多人的惊叹声。

    琴落画的是一幅女子那扇扑蝶图,颜色亮丽,形态逼真,特别之处,她将女子俏皮的模样画的非常传神,因为时间有限,有些地方没有补充完善,但已经非常不错。

    再观看白修然的画。

    魏巍群山,大好山河,画面磅礴大气,观画就能感知,那种俯视高山的震撼。

    “厉害。”

    已经有人绕着画看好几圈,他是从头看到尾的。

    如此短的时间,白修然手中的画笔有如神助,似乎不用考虑,落笔间,山脉已经成型。

    层层青色间的山脉,每一处不同的蜿蜒,色彩都搭配到极致。

    更有些人震惊的无话可说,如此短的时间,如此精湛画工,当真厉害。

    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这是众人心中一致的想法。

    “我输了。”琴落大方的认输,她看着白修然,“不知道公子能否将此画赠送与我?”

    白修然并没急着回答,而是不经意看一眼顾倾之的方向,相信她也听到这番话。

    喝酒的人儿举着酒杯朝着他做一个敬酒的动作。

    白修然眼底闪现一丝的笑意,对着琴落回答:“姑娘如果不嫌弃,可以拿去。”

    琴落在一干人羡慕的视线中,把画收起来,缓缓上楼。

    再后面比的就是棋跟书。

    “两样一起来吧。”白修然依旧简短的说道。

    这次众人似乎不惊讶他的这番话。

    一边摆着棋局,一边放着宣纸。

    下棋的女子做出一个请的动作,白修然也不推辞,率先放一颗棋子……

    而另一边,有女子正研磨,打算写点什么。

    白修然下棋的速度极快,女子刚落一子,他想都没有接上一颗,女子开始能跟的上速度,后来就渐渐慢下来,在女子思考的空隙,白修然拿起桌上的笔,手中笔力劲道十足,犹如游龙戏凤般,瞬间写完,将一笔一抛,又去下棋。

    观看的人都没跟上他的速度,等着反应过来,纷纷上前看着他写什么。

    原以为他会写诗之类的,没想到他写了一句话。

    用着两种的字体写出来,一种苍劲有力,一种瘦劲清峻,可谓非常好看。

    与昨日他在墙上帮顾倾之题字的笔法又是不一样。

    众人心惊,想着这人到底会几种字体?

    “倾之姐,你说姐夫写的什么,怎么感觉那帮人围着桌子一动不动?”陶小花好奇的问道,她原本想称呼白修然为白丞相的,想着这个地方也不合适,就直接称呼为姐夫。

    好在顾倾之也没在意。

    顾倾之瞧了一眼气定神闲的某人,“应该是诗词之类的吧。”

    用她的想法,如果她写字好看,一定会把她欣赏的诗词翻着花样写上去。

    “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不知谁对着桌上的句子念出来。

    陶小花跟田宝宝的眼睛一亮,这话他们听过。

    在甘南的时候,顾倾之就是趴在窗前,对着楼下的他们说着这句话。

    没想到,白修然也把这话记在心上,今日写出来。

    陶小花激动的看着顾倾之,“倾之姐,你听到吗?”

    顾倾之感觉脸微微发热,这个人,总是出其不意的要撩她一下。

    似有所感,白修然扭头与她的视线撞在一起,眼底全是宠溺,顾倾之的脸越发红了,如果不是人太多,她都想扑上去,这么看着她,太犯规了。

    “没想到,那位还是个妙人。”楼上,芙蓉对着苏娘笑道。

    苏娘不语,关于他的传闻,她听过不少,但是今天亲眼见识他的能力,心中更加的佩服。

    能得他的心,楼下那位品酒的人,真幸运。

    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人,她竟然轻易得到。

    不仅得到人,似乎也得到心。

    真羡慕啊!

    “你们在谈什么呢?”琴落也走过去,不时看着楼下,比书法的那位姑娘已经弃笔,原本还想比试一番,见着他的字迹后,直接认输。

    不过临走前,也想把白修然的字讨去。

    这次白修然直接拒绝,上面的话,是他心上人说的,不能轻易送人。

    因他这一句话,全场的焦点全部落在顾倾之的身上。

    一句心上人,众人只能想到顾倾之。

    就连陶小花都通红着脸,两眼亮晶晶的看着顾倾之,比田宝宝对她表白,还来的激动。

    顾倾之脸上表现的很镇定,一脸无谓的迎着众人的目光,咋滴,这话就是她说的,有意见?

    不过心里喜滋滋,艾玛,好激动,艾玛,好想抱着自己夫君亲一口。

    琴落看着有趣,发出一声的轻笑:“我总觉得那个面具人不是一个将心底话说出来的人,没想到,今日能说出此番话,看来那个姑娘在他心中一定占有很大的分量。”

    “可不。”芙蓉也是笑道,有些感慨的说道:“像我们这些人,见惯那些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人,个个嘴上说着喜欢我们,但是又有几个是真情实意,不过是看中我们的皮囊而已。”

    琴落赞同她的说法,“真羡慕啊。”

    哪个女子不想找一个一心一意待自己的人。

    可是,能找到的又有几个?

    哪怕真的娶了自己,只怕家里也有三妻四妾。

    人心只有一个,怎么能同时喜欢上几个人?

    想来,这个男人也并不是那么喜欢自己而已。

    看着楼下那位带着面具的男人,即使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他看着顾倾之时,眼底的眷恋与温柔,那种感觉,是任何人都难于插入进去。

    这大概就是每个人都想要的感情吧。

    “羡慕归羡慕,没见着万姑姑脸色都不好吗,要真的输了,看等会怎么办?”旁边有一黄衣女子急切道。

    楼下万青的脸色一直不好,平日处事不惊的眼中有过太多的情绪。

    一连赢了她三场,现在眼见着下棋也快赢了,怎么让她镇定起来。

    对方到底什么来路?

    她眼神复杂的看好几眼顾倾之的方向,对方真的只是一个舞姬吗?

    真的叫香枝吗?

    她怎么感觉王爷还是有些事瞒着她?

    当初她把顾倾之丢进淤泥塘时,顾倾之曾对她说过,万事留一分,日后好相见。

    算是阴晦的让她不要刻意为难她。

    可那时,她根本没有在意她的说法。

    王爷只给十天的时间,她必须完成。

    所有的手段,都是她在百艳阁调教姑娘的时候用的,手段刁钻,惩罚严重,唯有这样才能让对方听话。

    顾倾之在她手上的确吃不少的苦头,晕倒都是家常便饭。

    没想到,曾经调教的人会找上门来。

    果真,顾倾之有句话说的对,她说,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吃的亏总要还回去。

    也难怪她这些天,眼皮总是跳。

    心中正在感慨,突然感觉到有人走到她的面前。

    “万姑姑,可曾后悔当日那般对我?”顾倾之端着酒杯用着两人的声音问道。

    万青镇定的看着她,“我不过受王爷之令,尽我所责而已。”

    “万姑姑可能不知道,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有吃过亏,偏偏在王爷跟你的手上,我算把毕生的亏给吃完。”顾倾之似乎也想到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

    真像在地狱走过一圈,如果不是她心性坚定,只怕早就崩溃,疯掉或者死掉都说不定。

    万青视线看向别处,轻飘的说道:“只能说明香枝姑娘以前很幸福。”

    在她这里的女子,哪个不是这般过来的。

    或许调教多了,她早就麻木。

    并不觉得什么。

    “可不,南君说我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没见过外面的风雨,开始我还不信,自己亲自体验后,才算明白。”顾倾之赞同道。

    “南君?”万青总算从她嘴里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顾倾之挑眉,“万姑姑认识?”

    “天罗丰城的那位南湾美人?”万青继续问道,牡丹原本是想会会这位南君姑娘,可惜未碰到人。

    “没想到她还这么出名。”顾倾之撇撇嘴,如果让那个女人知道这事,只怕又要在她面前得瑟一番,人在天罗,竟然东悦也有人知道她的名讳。

    “香枝姑娘与南君姑娘是什么关系?”万青试探的问道。

    顾倾之拿酒杯的手一僵,这个还真不好解释,她总不能说南君对她爹有意思,真努力在当她后娘的路上前行。

    想想就觉得很恐怖的一件事。

    “我与她也比过一次。”顾倾之故作高深的答道。

    万青就更摸不透顾倾之的身份是什么?

    “啊,又赢了。”另一边,不知谁大声说道。

    顾倾之与万青双方回头去看,下棋的姑娘站起身,准备离开。

    顾倾之看了一眼万青乌黑的脸色,笑的得瑟,“万姑姑,你这百艳阁就没个厉害的人物吗?”

    万青知道顾倾之是在取笑她。

    “最后一场,让芙蓉来吧。”万青对着身边的龟奴说道。

    “咦~!”

    顾倾之发出一声轻快的语气词,“诗词歌赋,不一样一样的比吗?”

    “不了,芙蓉一人就足够。”万青沉声答道。

    她对芙蓉还是很有信心。

    “啊,你大概不知道吧。”顾倾之临走前,状似不经意的说道:“那位带面具的,最擅长的不是琴棋书画,而是诗词歌赋,我很期待你的那位芙蓉姑娘。”

    万青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看着顾倾之离开的背影,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得瑟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引凤决〕〔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