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谡传〕〔鬼骨神探〕〔读档修仙〕〔我要大宝箱〕〔海贼世界的屠龙者〕〔代汉〕〔捡来的破碗是聚宝〕〔游戏囚徒〕〔农女医妻:高冷相〕〔快穿通缉令:黑化〕〔极品全能学生〕〔惹火前妻:总裁老〕〔农女倾城〕〔木叶之最强女帝〕〔孙小鹤的探灵日记〕〔重生七零末之幸福〕〔恶魔驾到:甜心撩〕〔都市修真邪少〕〔天启风云〕〔最牛兵王泡总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二十二章 霸气护妻(一)
    顾倾之进来的时候,百艳阁中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她身上。

    她今日穿的依旧华丽,不过手中多一把折扇,扇面一打开,粉红的桃花开的格外灿烂。

    “咳~少爷,我怎么感觉今晚的气氛不对?”陶小花小声嘀咕道。

    田宝宝也是感觉到不一样,看着今日的气氛格外凝重。

    “要不,我们先撤,找个好日子再来。”田宝宝怂道。

    顾倾之笑着拍了拍陶小花的肩膀,小声的回道:“怕什么,最坏也就是失败,还能再差到哪里去。”

    陶小花一想也是。

    最坏也就是失败,这么一想,心立马平静下来。

    反正有顾大跟吴刚两个人护着,论武力值,这两位可是高手。

    “白公子。”左红笑吟吟的迎上去,如同往常一样。

    顾倾之若有似无的看她几眼,笑笑没有说话。

    虽然左红表现的很镇定,但是肢体方面总有些不一样。

    左红领着她们来到大厅正中间的那张空桌子坐下。

    桌子上面放着一壶好酒。

    “百艳阁今日怎么如此客气?”顾倾之浅尝一杯,笑眯眯道。

    “白公子,昨日表现的如此精彩,一壶好酒不值一提。”左红又给她倒一杯酒,心情沉重的看着眼前人,仔细再看,皮肤白皙,非常的细腻,眼睫毛纤长如蝶翼,嘴角一笑,隐隐出现两个浅窝,非常的甜美。

    当时她怎么就认为她是个男儿身呢?

    这明明就是一个娇俏娘。

    哎,在她心中多希望她是一个男子。

    “左姑娘,今日第三场是比什么?”顾倾之握着酒杯,抬头看她。

    左红不自在的把视线偏移开,今日这一场,并不是那么好过的。

    “白公子,今日我们比的是听音论诗。”琴落走过来说道。

    顾倾之扬眉,不懂听音论诗到底是怎么一个比法?

    “白公子,听见琴声吗?”琴落缓缓说道。

    悠扬的琴声从二楼的某一处飘下,琴声悦耳缥缈,极其的好听。

    顾倾之临听一会儿后,点点头,表示听到。

    琴落继续说道,“我们最后一关,就是根据琴声的不同,白公子来作诗,附和曲的内容。”

    顾倾之瞬间遭到暴击。

    这可比第一关根据衣服颜色来赋诗来的难。

    且不说她不懂音律,就是她略懂,人必须在短时间内根据琴音来辨别曲子内容,再根据曲子来念出相同的诗,不仅考验人的反应能力,还考验人学识。

    也不知道谁这么狠,完全按照她的弱点来。

    她最弱的就是音律,让她听音辨曲,再说出应景的诗。

    她只能说,让她直接认输还简单些。

    “少爷,这个听着也不难嘛。”陶小花高兴的说道。

    顾倾之扯半天嘴角,扯不出一个笑意,怎么不难呢?

    很难的好吧。

    “既然白公子觉得的容易,那么开始吧。”琴落两手一拍,楼上看着的人接到指令,朝着一处走去。

    二楼上,万青站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看着楼下。

    从顾倾之进来,她就认出顾倾之,没有想到当初她调教的人,会是如此的厉害。

    那东墙上面的画,她看了一次又一次。

    芙蓉凤目微挑,“姑姑,楼下的那个人就是你跟我提过的那个姑娘吧?”

    “对。”万青没有否认。

    “当日听姑姑夸她,说她心思通透,如果假以时日,定然超过我,我开始不以为意,等看到她的画,我信姑姑的话,再看到那位姑娘的长相,我更认同姑姑的话。”牡丹含笑说道。

    旁边服侍的丫头们听的心中惊讶,能让牡丹姑娘说出这番话,楼下的那位还是第一人。

    万青没有再说什么,今日最后的一关,是她定的。

    顾倾之的弱点,她最清楚。

    镇南王莫凌天告诉过她,顾倾之擅舞,偏偏音律是一窍不通。

    “姑娘,楼下已经准备好,可以弹琴了。”一个婢女走过来说道。

    牡丹点头,表示知道。

    手指在琴上一挑,来了一首赋心曲。

    讲述的是一个男子见到一位美丽的少女,见到后,心生欢喜,每日思念成狂。

    顾倾之在楼下,表面镇定,内里几乎快要给跪了,她不会听音辨律,怎么办?

    对方也不给她考虑的时间,竟然直接弹起来。

    等她听到这个曲子的时候,心中更是崩,她实在不知道这曲子是哀怨,还是缠绵喂。

    完了,还没比,她大概就可以洗洗睡了。

    “一首表白曲,不过尔尔。”白修然不知何时过来,越过她的肩膀,从她手中把酒杯接过来,一饮而尽。

    楼下,苏娘看见面具人的动作,心中苦涩。

    别人不知道白修然的身份,她却是知道,这位能如此帮楼下的姑娘,只怕两人关系不简单。

    传闻白丞相有一夫人,众人皆传,白丞相并不喜欢他那位夫人。

    可是醉红尘的小少爷说过,白丞相对他那位夫人极好。

    假设楼下那位女扮男装的女子就是他那位夫人,只怕一切都能解释的通。

    只是可能吗?

    顾倾之惊喜的侧过头看着他,丝毫不避讳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吴刚告诉她,白修然今晚是有事来不了的。

    白修然宠溺的看她一眼,没有解释她什么,左手拍着她的肩膀,仿佛在告诉她,尽管比,他在后面,一切有他帮着。

    顾倾之悬半空的心,此时彻底放下来。

    嘴角勾勒出一抹笑,站起身子,超前走两步,竟然白修然告诉她这是表白曲,那么有一首诗词就特别适合。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悠扬的琴声,配着她清脆的声音,此时的诗词别有一番的魅力。

    “好。”

    大厅中不知谁叫好一声。

    瞬间很多人也跟着附和说好。

    芙蓉抬头看一眼万青的方向,连她都想叫一声好。

    万青没有说话,有些岁月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她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只是她比较在意的是,顾倾之身边的那个白衣男子到底是谁?

    从他进门开始,顾倾之的气势就变了。

    仿若胸有成竹般。

    可惜,对方带着面具,她窥探不了一二,连莫凌天都说他不知道面具人的来历,只说这人是提提尔族的公主带来的人,后来就跟在大王的身边。

    听说此人不简单。

    芙蓉手下的琴声突然一变,从缠绵的情歌,换成气势高昂的曲声。

    “未曾上过战场的人,竟然也能揍出如此的意境,难得。”白修然清冷的说道。

    琴落无奈的看着面具男人,看着像夸奖弹琴的人,其实就在提醒顾倾之。

    顾倾之听到白修然的评论,又是一笑,声音郎朗,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她说的也是语气激昂,抑扬顿挫,整个大厅因为她的声音,彻底安静下来。

    等着她话落,真个大厅依旧鸦雀无声。

    顾倾之还以为诗与曲不符合,扭头寻求白修然的意见。

    两人视线一对撞,白修然眼中带着笑意,对她竖着大拇指,算是认同,她这才放下心来。

    “好。”一声稚嫩的娃娃音,打破暂时的安静。

    “快快,谁有笔墨,我要把这首诗记下来。”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喊道。

    更有人让他多写两份,也给他一份。

    牧野骄傲的看着牧天狼,“爹,我干娘厉害吧。”

    牧天狼坚毅的脸上出现一丝的柔和,算是认同,他虽然在蛊上面的造诣很高,但是在文学方面,依旧是个粗人,如果让牧野多多沾染一下学问,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他此事才算认同顾倾之是牧野干娘的身份。

    不过,他对那个白衣服的男人兴趣更大,听说白修然是天下第一才子。

    算算白修然也是牧野的干爹,怎么算,也是他赚了。

    芙蓉听到顾倾之第二首诗的时候,彻底服气,诗真好,她都感觉她这曲子配不上这么好的诗。

    她听说天罗南湾的那位南君姑娘也是文采斐然,她好奇的想要见识一番。

    当时她没有见到,不过倒听了不少的事迹。

    说是七巧节那晚,也有一位姑娘与南君斗诗。

    本来众人还是不服气的,到后来,众人是心服口服。

    听说是白丞相的那位夫人,姓顾。

    “姑姑,我刚刚想到一件事。”芙蓉迟疑道,不知道该不该讲。

    “等会再说吧。”万青留下这句话,从容的朝着楼下走去。

    “没想到香枝姑娘如此厉害。”万青对着顾倾之说道。

    顾倾之看着从楼上下来的人,难怪觉得今天左红怪怪的,见到此人,她算是彻底明白。

    因为是百艳阁里的人知道她是个女的。

    “还是万姑姑调教的好。”顾倾之一语双关道。

    万青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可惜,今日的她哪怕再厉害,也只怕赢不了,百艳阁有规矩,比试只能是男子。

    “姑娘?”有人听出话中的不同,这不是一个公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