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游修〕〔快穿:黑化男神养〕〔快穿攻略:女配够〕〔大小姐的反派攻略〕〔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天价宝贝:101次枕〕〔超级英雄间谍派〕〔万界游戏商城〕〔龙血圣尊〕〔暴虎〕〔九天圣芒〕〔我的芳华年代〕〔综漫之修罗临世〕〔奥特时空传奇〕〔杂家宗师〕〔偶像派演员〕〔求道在万界〕〔修仙别看戏〕〔创世十二乐章〕〔强占娇妻,总裁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一十九章 刺杀
    因为时间太晚,最后一关的比试约定明晚继续,顾倾之没反对,领着人离开。

    顾倾之特意让马车从醉红尘那边经过,先把牧野送回去。

    “倾之姐,你太厉害。”陶小花崇拜的看着她。

    田宝宝跟牧野两个在一旁点头,唯有白修然静静看着眼前的人,顾倾之的优秀他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想起从前香陵对顾倾之的误传。

    说她仗着家里有钱,脾气暴躁,横行霸道,不学无术。

    曾经他也是这般认为,现在想来,却有些打脸。

    其实当时顾倾之胡搅蛮缠要嫁给他,他完全可以义正言辞的拒绝。

    可是就那么巧,不知是为了顾雷霆曾经救过父亲的命,或者是其他,他竟然神使鬼差答应。

    哪怕最后成亲的时候,他把她一人丢在大堂前。

    上天对他还是眷顾的,让她成为他的妻。

    在往后相处的日子里,他止不住的庆幸,她能嫁给他。

    顾倾之不好意思的摸着头,“那个,诗词啥的,都是我借用别人的,弹不上厉害,要说厉害,啰,他才是高人。”

    车内的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白修然。

    陶小花眼神亮晶晶,能比倾之姐还厉害的,她想象不出来。

    虽然倾之姐说她那诗是借用别人的,但是那画却是她亲手画出来的。

    光这就让她敬佩不已。

    白修然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依旧看着顾倾之,他自认为最厉害的不是文采,而是娶了她。

    他得多大的好运气,才能娶到她。

    他完全能想象到,如果当初香陵城的顾倾之是现在这番模样,只怕不会嫁给她,顾家的大门恐要被说媒的人踏平。

    迟钝如田宝宝也感觉到面具人看顾倾之的眼神不一般,疑惑的在两人间打量一番,是他的错觉吗?

    怎么感觉面具人的目光,是一种男人看女人的目光?

    牧野挨着顾倾之坐一起的,他不管众人想什么,扯着顾倾之的袖子说道:“干娘,那个百艳阁跟你有过节吗?”

    顾倾之没想到一个孩子都能看出来其中隐情,她也没瞒大家,直接点头,“是有过节,不过不是跟百艳阁,而是跟百艳阁里的一个人。”

    “哪个人不长眼,敢欺负干娘?”牧野不悦道。

    顾倾之听的心里暖呼呼的,忍不住揉着他的头,打趣道:“小牧野是打算替干娘报仇吗?”

    “对,只要干娘告诉我是谁,我保证让她生不如死。”牧野的眼中闪着凶光。

    如果黑夜中隐藏的野兽,静待时机,给人致命一击。

    陶小花对牧野有些发怵,她一直还记得在醉红尘后院里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总觉得那里面很邪门,让她产生一种害怕感。

    不仅是她,田宝宝也是一样,实在想不透顾倾之为什么要收这个透着邪气的孩子为干儿子?

    “哈哈哈。”

    在如此凝重时刻,顾倾之突然笑的不能自己,又揉了揉牧野的头,“小小年纪,你跟谁学的这些话。”

    牧野不解,干娘不想报仇吗?

    “小牧野,我知道世界的生存法则是弱肉强食,可是我们还是要遵守一下社会秩序,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碰见那些作恶多端的人,你直接交给官府处理就好,如果连官府都不能处理的时候,到时候我们再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顾倾之啰里啰嗦的说一大段。

    引得白修然更加高看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如此说。

    “干娘,如果官府不能处理,我就能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吗?”牧野问道。

    “不能。”顾倾之果断回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正的判决。”

    “那干娘为什么要去百艳阁?”牧野还是不明白,干娘此番行为难道不是自己解决吗?

    “我只是给人一个教训,并不是去杀人放火,那人虽然可恶,但罪不至死。”

    “好吧,那我就去给干娘加油。”

    “哈哈,好。”顾倾之笑道。

    马车咕噜噜的在安静的路上行驶着,突然前面的马一个踉跄,整个摔倒在地面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坐在马车里的人全部一震,朝着外面扑出去。

    白修然眼疾手快的把顾倾之拦腰搂住,罗东也一把拉住牧野,随便也把陶小花给拉住。

    “哎哟。”田宝宝捂着头,就他一个人撞到马车的边缘,痛的两眼泪汪汪。

    顾倾之还没搞清楚状况,准备掀开车帘去看外面,被白修然紧紧压住。

    “小心,外面有人。”白修然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牧野也很快反应过来,脸上不屑,在玛塔城竟然有人不长眼来招惹他。

    数十只利箭破空传来,朝着马车射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白修然带着顾倾之从马车里面快速出来,朝着前方奔去。

    罗东也背着自家少爷紧跟其后。

    陶小花单手提着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田宝宝,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发现来不及,只好拉着人趴在马车里面,一动不敢动。

    尖锐的箭头穿插进马车里面,好在他们爬的平坦,没误伤到。

    “这……这是谁要杀我们吗?”田宝宝哆嗦着身子看着近在咫尺的箭头,结巴的说道。

    就差那么一点,他的眼睛被刺到。

    陶小花也不敢乱动,听着外面不断响起的脚步声,似乎没人对马车感兴趣,现在反而是她跟田宝宝两个人最安全。

    “小花,你干嘛?”田宝宝见着她要起来,急忙问道。

    “他们肯定是冲着倾之姐他们去的,我们得帮忙。”陶小花小心的避开箭头。

    “可打不过怎么办?”田宝宝哭丧着一张脸,对方上来就想置他们于死地,定然都是高手,就他这胳膊腿,只怕是去给对方送人头。

    “打不过也要打,咱不能让倾之姐有危险。”陶小花谨慎的掀开一点帘子看着外面。

    黑漆漆的夜里,马车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看着格外偏僻,除了马车上面挂着的一盏灯笼照亮四周,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能听到激烈的打斗声。

    因为马车空间问题,顾大是坐在牧野今天的那张马车上,他是觉得奇怪,今天驾车的人竟然走的是一个偏僻巷子。

    没等他上前询问,前面拉车的马就突然倒地死亡。

    深感不对的他,立马上前帮忙。

    二十几个黑衣人目标一致的想要对付顾倾之跟白修然,潜伏在暗处的弓箭手也在寻找着时机射出必要的一箭。

    “唔~!”

    不过一声短促的呜咽声,爬在屋顶上面的黑衣人莫名死去,从上面摔下来。

    潜伏的人心中骇人,到底发生什么?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一直到第五个的时候,那鬼魅的身影才停下来。

    应该是清理干净。

    陶小花跟田宝宝正抹黑过去帮忙,就感觉一个黑影从上面摔下来,吓的他们朝后退好几步?

    这怎么从天上还掉东西?

    接着一个更加大块头的黑影也下来,不过这次看着像活的。

    吴刚木讷着一张脸,沉声说道:“你们不要过去。”

    说完自己快速上前去帮忙。

    田宝宝一脸懵:“刚刚说话的是谁?”

    陶小花一时也没想起来谁,不过听着声音很耳熟,想着肯定是自己这边的人,既然他不让自己过去,要不要去报官呢?

    暗杀这事,官府应该会管吧?

    “你太慢。”顾大对着高大的身影说道。

    “刚刚解决几只老鼠。”吴刚也不过多解释,从背后把他那把宽刀拔出,一刀横扫,就能听见黑衣人的闷哼声。

    顾倾之被白修然护在身后,时时防范着黑衣人的出手。

    因为要照顾她,白修然很是被动,几次被剑割伤,只是怕顾倾之担心,一直没有出过声。

    “干娘,我本来打算听你的话,不轻易对人动手的,可是有人就是不知死活,总该有个教训。”牧野拉着顾倾之的袖子,虽然声音还很稚嫩,但是话语中透着阴狠。

    罗东跟白修然是把牧野跟顾倾之两个人夹在中间,罗东也挂彩,牧野的嗅觉比一般人来的灵敏,已经闻到血的气味。

    这味道严重刺激到他。

    “牧野,再等等。”顾倾之回握着他的手,安抚道。

    她也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可是心中总是不安,她只怕那些虫子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干娘,他也受伤了。”

    “谁?”顾倾之一愣。

    “戴面具的人。”牧野轻声说道。

    这话的威力,不亚于热油里滴进去一滴冷水,顿时让顾倾之火冒三丈,刚刚还强迫自己冷静的理智早抛去九霄云外。

    “顾留白,我能照顾好自己,那些人你不用客气。”她大吼一嗓子。

    白修然蓦然就笑了,她没有叫他白修然,而是叫着他失忆在甘南取的名字顾留白,是怕被人听见他的名字,对他不利吗?

    这个女人,关键时刻还在替他着想。

    “罗东,你不用再客气,我跟干娘能自保。”牧野也酷酷的说一句。

    四周刺杀的黑衣人听着更加可笑,一个女人跟孩子,要不是这两个男人护着,只怕早被他们杀死,竟然大言不惭说能自保。

    “小姐跟他都交给我。”吴刚提着宽刀过来沉声说道。

    “好。”

    白修然没有再废话,使出全力开始对付黑衣人。

    他感觉这帮黑衣人,不仅是冲着倾之来的,好像也冲着他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