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村扎纸人〕〔抗日之战将传奇〕〔完美风暴〕〔机变之乾坤诀〕〔在下慎二,有何贵〕〔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幻神〕〔超品巫师〕〔丹武帝尊〕〔极品小神医〕〔神魂丹帝〕〔生死突击〕〔重生校园:天下男〕〔都市透视小神医〕〔重生1988:城少的〕〔卡焰〕〔通天神捕〕〔龙组使命〕〔帝国总裁深深爱〕〔八零天后小军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一十八章 第二轮胜
    谁也不知道,此刻百艳阁的二楼,有几个男子静静看着楼下的大厅。

    曹昔几次拍着自己的大腿,特别是听到顾倾之念着四首诗的时候,连夸着几声妙。

    也不知是在夸诗,还是说诗的人?

    傅良乐眼观鼻,鼻观心,什么也没有评价。

    旁边坐的那位脸色已经很难看,曹大人难道没看出来吗?

    还一副兴致昂然的样子。

    傅良乐心思复杂的看着楼下面具男子,早就应该想到他跟那个顾小姐关系不一般,今日再看,只怕关系匪浅。

    只是大王对那位顾小姐的心思,众人也皆知。

    哎,都是一笔糊涂账。

    莫沧澜眼中风起云涌,他看着白修然走到顾倾之身边,不知道两人说什么,顾倾之一脸的笑意,对着白修然抱拳行一大礼,逗得那个男子眼底竟也染上笑意。

    顾倾之拿着太妃的令牌出宫的事,从第一次他都知道,见她这几日出宫勤便,他便也伪装一番,特别过来观看。

    只是没想到他也在。

    楼下顾倾之尴尬的摸着鼻子,“咳,那个无名公子,等会帮忙提两个字呗。”

    她写的那些字,实在上不来台面。

    白修然也知道她的字委实太难看,连白晨轩的都比不上。

    只是该要的奖励他还是要争取一番,只听他用着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你什么时候这么现实了?”顾倾之脸上的笑意依旧不变,也同样小声回道,“帮还是不帮,别给我趁火打劫。”

    “帮,自然会帮,只是有了好处,会帮的更加痛快些。”

    要不是这么多人盯着,顾倾之早蹦起来,把她吃干抹净,还想要着好处,她没有找他要好处就不错了。

    失忆时的白修然多好,每次尽心尽力的帮她,还不要求回报。

    怎么恢复记忆后,就变得这么算计呢?

    这么一想,顾倾之突然觉得以前对失忆的白修然是有些过分,仗着他失忆,老是欺负他不知道以前的事。

    现在这个恢复正常的,想要坑一回都坑不了。

    “说吧,你要什么好处?”顾倾之心中得瑟道,不管要什么,她先答应着,事后就反悔,反正他也不能拿她怎么招?

    白修然何许人也,她心里想的,他全明白。

    他的视线下滑到胸前一处不动,“我要的什么,你应该清楚。”

    如果她现在不是女扮男装,她真想捂住胸前,她这是被白修然给调戏吗,“色狼。”她低声啐一声。

    “食色,性也。”他淡然回一句。

    顾倾之被他这种厚脸皮的态度无语,递过一个毛笔,行一大礼:“无名公子,等会请多多帮助。”

    左红跟苏娘两人看着顾倾之那边,不解顾倾之跟那个面具人在说什么?

    大厅里的人也是好奇,琴落姑娘已经开始作画,那边的人竟然还在聊天。

    “少爷,酒来了。”罗东抱着酒坛站在牧野的身后。

    “给……咳……给那位白公子送去,就说我请他的,祝他马到成功。”牧野差一点说成给干娘送去,幸亏反应快。

    看着醉红尘的好酒,顾倾之也不推脱,就着酒坛直接开封,直接喝两口,酒香四溢,入口浓香,喜的她弯了眼,夸几声好,大脑里立马就有了灵感。

    她将整个东墙全部染上黑色,观看的人开始不解,后来等着半响,还看着她染着黑色,就失去耐心,全部观看琴落作画。

    琴落画的是一片桃园,桃花纷纷盛放,有些花瓣随风飞舞,极其好看。

    等着桃花成林,她在花的深处又画出一个少女,豆蔻年华,身着靓丽的衣裙,虽未成形,但也能想象少女活泼可爱的模样……

    白修然自始至终都看着顾倾之在墙边来去的身影。

    虽然猜不到她要干什么,但是他信她定然又会画出让人惊叹的作品。

    果不其然,时间慢慢过去,墙面上面已经开始呈现不一样的东西。

    很多人本来想看顾倾之的笑话,可是再等他们扭头去看的时候,突然闭上嘴,画面还未成型,但是已经有些东西在上面。

    远远的天边挂着一轮明月,皎洁如玉,满天的星斗相互辉映,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不远处的山朦朦胧胧,山下的树虽然看不清颜色,因为夜色笼罩,变的安静很多。

    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有月光跟星光映照在上面,几盏灯笼也在水面上漂浮,乌蓬小舟停在水中央,仿佛天地就在这方寸之间。

    这还不是最绝的,众人发现,顾倾之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将天与水面相连,山倒映在水下,星空上的银河与水面上的星光相交接,好像天就在咫尺。

    一副平常的山水画,在她的手上,画出立体真实感。

    似乎眼前的水活起来,天上的月真实起来。

    有人诧异的来到东墙看了许久的画,又转身去门外看了看昏沉的天色,最终喃喃自语:“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我差点以为门外真的挂着一轮明月,满天的星辉。”

    百艳阁里的人,全都诧异的看着那面东墙,就连琴落都停下手中的画笔。

    论细腻,她绝对完胜顾倾之。

    可是顾倾之的画太有画面感,总让人不经意间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墙上的画是真实的。

    曹昔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恨不能起身趴在横栏上,如果不是大王还坐在这里,他都想下楼进距离瞧瞧。

    在玛塔城一处破旧的宅子里,他也见过一幅画,画面大团大团的牡丹盛放,如同真实一般。

    那会儿,听到是顾倾之所作,他都激动的想要与顾倾之探讨一二。

    今日能从头瞧到尾,他更加的惊喜,能说的了书,跳的了舞,作的了诗,更画的了画,这样的女子,也可以称为一代奇女子吧。

    傅良乐看着东墙上的画,心中又是一叹气,大王能喜欢这样的人,的确情有可原,可是他瞧见顾倾之每次转身换颜料的时候,面具男子在一旁帮忙,从顾倾之偶尔一个眼神中来,大王只怕是没有机会。

    莫沧澜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紧紧盯着楼下那个肆意泼墨绘画的女子,即使身着男装,可是也难挡她的魅力,认真绘画的人,不知道有多让人着迷。

    他好像真的不想放她走。

    “大功告成。”顾倾之将手中的画笔一扔,揉了揉僵硬的肩膀,别人画画只要站在桌前就可以,她每次都是搬一个梯子上上下下。

    白修然看着她那模样,有些心疼,端着一杯酒递过去,“整整两个时辰,你也不知道歇一歇。”

    “嘿嘿。”顾倾之倒是没在意,“看来我进步了,两个时辰竟然搞定。”

    “你想让我写什么?”白修然对她无奈,不过能在她的画上,留下自己的字迹,也是让他很高兴的一件事。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她缓缓念着诗,他提笔在一处空白上将诗写上。

    龙飞凤舞的字迹,配上这满是星辰的夜色,格外的应景。

    “好诗,好字,好画,太妙。”不知道谁最先发出一声感叹,所有人也纷纷附和。

    陶小花跟田宝宝两个人激动的,趁着别人不注意,在桌下把手牵在一起。

    从来不知道顾倾之如此厉害,画太真也太美。

    如果不是顾倾之的身份不能暴露,陶小花真想大喊一声,倾之姐,太厉害。

    田宝宝也同样心情激动,这辈子能见到人如此画画,也算是值了。

    左红跟苏娘眼神的复杂的对视在一起,果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们终是小瞧别人。

    左红再次审视起顾倾之,她听人说起过,玛塔城一处宅院,不知谁在墙面画了一墙的牡丹,鲜艳欲滴,如同真的般,好多人都去瞧了。

    她也慕名去看过,当真名不虚传,想着世上还有如此作画。

    可惜后来一场大雨,将墙面冲个干净。

    不知怎么的,她就将那画与顾倾之联系在一起。

    那画与眼前的画,都有异曲同工之妙,看着都特别立体真实。

    在场的也有人看过宅院里面的牡丹画,不由大声问道:“白公子,我曾在一处宅院墙上面看到过有人画的牡丹画,不知是否出自你的手?”

    “不。”顾倾之果断的否认。

    “可那画与你这画风格极其相似,不知是什么画法?”众人好奇她的作画方式。

    顾倾之不知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她的画,说通透点就是三维作画,就像3d电影一样,呈现立体一面,看着好像身临其境。

    “当年师父教我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画法,只让我照着学就好,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画法。”顾倾之瞎掰道。

    “不知道白公子的师父是哪位高人?”琴落缓缓走过来,有礼的请教道。

    在当今的画师中,她从来没听说过哪位大师是用这种方式作画。

    “一个糟老头子,整日喜好喝酒,不是什么高人。”顾倾之镇定答道。

    琴落只当她是不愿意说,站在东墙旁,仔细看了看画,又读了一遍那诗,“白公子,在下认输。”

    说完,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