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断大明〕〔落地一把AK47〕〔绝对荣誉〕〔汉末皇戚〕〔校花的极品仙医〕〔[全息网游]杂牌术〕〔星武联盟〕〔超神全能兵王〕〔茅山鬼谷门〕〔落跑灵妻:灭世阵〕〔重生女王:宠妻无〕〔王爷太高冷:假面〕〔神婆鲜妻:总裁你〕〔萌妻狂撩:总裁太〕〔最美的青春遇过你〕〔时钟游戏〕〔略过岁月去爱你〕〔我真不是欧皇〕〔大虫子的至尊惩戒〕〔浅浅心事有谁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一十七章 百艳阁(六)
    很多人都曾挑战过百艳阁的出题。

    文斗算是最简单的,毕竟有信心挑战的,都读过一些书。

    顾倾之说要文斗,苏娘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侧头吩咐一下旁边的人,让去准备。

    百艳阁里,不管是里面的姑娘,还是来这花钱的男子,全部好奇的看着顾倾之那一桌。

    顾倾之这一桌坐的很稀奇,有百艳阁的最出名的苏娘,还有一个看不见脸的面具人,更有一个孩童,相比较起来,顾倾之就看的很正常。

    苏娘注意到顾倾之好几次,这个人竟然也姓白。

    跟旁边坐的这位有什么关系吗?

    别人都好奇她为什么对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格外殷切,也有相好的姐妹问过她,可是她总是笑笑未答。

    从面具人踏进百艳阁第一步,她的心差点漏一拍。

    她曾得到一副画,画中除了一个男子,再无其他。

    画中的人白衣胜雪,气质斐然,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前方,却让人觉得他看的人是自己。

    这画一直被她珍藏着。

    未想有一天,她竟然能见到真人。

    虽然,她看不到脸,但她敢肯定,进来的人一直是她仰慕的人,不,或许是很多女子都仰慕的人。

    白修然何等的聪明,他从苏娘看他的眼神中,大概也猜出她看穿自己的身份,只是他未否认,也未承认。

    “是哪位公子要文斗?”一声娇滴滴的女声传过来。

    四个女子身着不同的色彩的衣服,各自拿着一把罗扇笑吟吟的站在不远处。

    顾倾之有礼的站起来,表明是自己要比试。

    最头的一个女子又是一笑,“公子可要听好,我们的题目是,公子用四首诗来形容我们四位姐妹。”

    顾倾之瞧着不远处的四个女子,高矮胖瘦都差不多,唯一区别的就是她们的穿着,最头的是粉色,第二位是绿色,第三位是黄色,最后一位是白色。

    心中顿时思量一番,这四位瞧着颜色,像在表达春夏秋冬四季的色彩。

    顾倾之指着第一位女子缓缓念道: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她将诗说的抑扬顿挫,让听的人耳目一新,白修然眼中迸发出耀眼的光彩,这样的顾倾之总让他感到骄傲,又感到危机,唯恐被人窥视去。

    “公子好文采。”第一位粉衣的女子朝着顾倾之盈盈一拜。

    顾倾之额首示意,指着第二位女子继续说道:

    “窗间梅熟落蒂,墙下笋成出林。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第二位绿衣女子等着诗完,也盈盈一拜。

    苏娘到此刻,才开始正视顾倾之,这诗她从未听谁念过,也从未在书中看过,不过短短时间,他想都未想,就将诗念出来,她眼神复杂的看着顾倾之,难道姓白的都这般厉害吗?

    左红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顾倾之,从他说文斗开始,她以为他就是闹着玩。

    未想两首诗下来,她才惊觉他的厉害。

    牧野一点意外都没有,小脸上全是骄傲,他的干娘何许人也,既能说的了书,又能作的了诗。

    陶小花跟田宝宝是满眼的敬佩,今日算是又长一回见识。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

    “啊,我要全部记下来,快准备笔墨。”第三位黄衣女子兴奋的嚷道。

    她忍了半响,到她这里时,实在忍不住,太喜欢这首诗,赶紧让服侍的丫环把笔墨拿来。

    “公子,你能不能再把前面的几首重念一遍?”黄衣女子巧笑倩兮的看着顾倾之,只盼她能答应。

    她一向喜欢好的诗句,百艳阁里很多女子房中铜镜前都是胭脂水粉之类的,她偏偏喜欢放书。

    顾倾之汗颜,这诗也是她借用来比试用的,写下来何事吗?

    “姑娘不如等我比完再说。”顾倾之婉转的推脱。

    “好。”黄衣女子高兴的点头。

    看着最后一位白衣的女子,顾倾之并未停顿,继续念道,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好一个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百艳阁里也有很多风流才子,他们听到这里,也是大赞一声,有几位对着顾倾之一抱拳,“敢问公子大名。”

    “在下无名小辈,姓白,名三木。”顾倾之谦虚的回道。

    听到她说她姓白,很多人瞬间联想到那位天下第一的才子,“白公子与那位白丞相是什么关系?”有人直率的问道。

    如果白修然不在这里,顾倾之大可果断的说没有关系。

    偏偏人就是坐在这里,她若是说没有关系,回去免不了要教训她一番。

    可又不能直接说出是什么关系。

    白修然听到别人的问题,也是饶有兴致的等着顾倾之的答案。

    “我姓白,他也姓白,没准八百年前就是一家。”顾倾之给一个巧妙的回答,引得很多人大笑。

    白修然宠溺的看着她,也就她会说出此番话。

    “公子,第一关你通过了。”领头的粉衣女子含笑的宣布结果,又对着顾倾之盈盈一拜,四人同时下去。

    临走前,黄衣女子不舍的回头几次。

    “左红不知白公子才学如此出众。”左红倒一杯酒递给顾倾之。

    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没见过世面,莽撞单纯之人,未想她也有眼拙一天,将宝石认成石头。

    顾倾之笑眯眯的接过酒,想要调戏一番对方,手借着拿酒准备摸摸对方的小手,结果一直修长的大手率先接过酒,把她的手拦回去。

    顾倾之无语的看着白修然,要不要这么幼稚?

    这可是美人给她倒的。

    白修然没去看她,而是看了酒杯一眼,“这酒果然没有苏姑娘房内的酒好。”

    苏娘莫名的看着他突然来的这么一句话,心中揣测一番,笑道:“公子既然喜欢喝,我让人搬一坛下来。”

    顾倾之顿时心里酸溜溜的,到底是酒好喝,还是因为美人,酒才好喝?

    “说到酒,当然是我们醉红尘的酒最好,罗东把车上的好酒搬过来。”牧野霸气的说道。

    他开了口,谁都没有再出声。

    在玛塔城内论好酒,醉红尘的确独占鳌头。

    顾倾之喜的眼睛弯了又弯,得瑟的看白修然一眼,你喝美人的酒吧,她有更好的酒喝。

    白修然看着她那傲娇模样,心中无奈,他不能告诉她,看着她调戏女子,他的心才是醋海沸腾,真想把她锁在屋内一辈子,只由他一人看着,宠着。

    “话说,刚刚是第一关,那第二关比什么?”陶小花好奇的问道。

    苏娘笑着一拍手,此时从楼上下来一位女子,轻纱遮面,彩衣纷飞,腰间玉珏相撞,发出叮叮咚咚清脆的响声。

    人群中不知谁发出一声惊呼:“没想到第二关是琴落姑娘。”

    “琴落是谁?”

    顾倾之诧异的问道,单从女子的身形来看,腰肢纤细,身体修长,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韵味,不难想象面纱下是何等的绝色。

    连左红都很惊诧,第二关竟然能把琴落请出来。

    百艳阁中如果芙蓉排第一,那么琴落就是第二,更有人说,单论容貌,琴落更胜一筹。

    带着面纱的女子走到顾倾之跟前,一股淡然的香气充斥在空气中,不浓烈,让人闻着舒爽。

    “刚刚听闻公子作的诗,琴落深感敬佩,特来请教一番。”琴落的声音就像古琴弹出的音调一般,非常的悦耳好听。

    初次听到的人都即使极其的惊艳。

    顾倾之也不例外,都说声音好听的人,会令听的人仿佛耳朵怀孕。

    她今日才算见识一番。

    这是她听过声音最好听的人。

    也难怪百艳阁能在玛塔城内如此有名,真是藏龙卧虎。

    如果没有万青哪一档子事,顾倾之还是挺敬佩这个地方,可惜,她今日就是来砸场子的。

    “琴落姑娘不要客气,是我才要请教。”顾倾之站起来纯良的回道。

    白修然见着顾倾之那表情,就知道她又打算扮猪吃老虎。

    陶小花似有些担心,一看这个人就很厉害,倾之姐又把握吗?

    “公子,第二关,我们比的是,画中诗。”琴落有礼的说道。

    “哈?”顾倾之没听明白,“画中诗什么意思?”

    左红更加沉默,这应该是第三关的比试,题诗作画,画中有诗,诗中有画,意境相符,让人见诗就能想到画面,见到画也能想到诗。

    说起来似乎很容易,但其实很难,画中诗是要百艳阁里面的客人来评第一。

    琴落的画是一绝,只怕白公子这次要输。

    两张长桌,各放着宣纸。

    顾倾之低头看了半响,才慢悠悠说道:“我向来作画不喜太规矩,借墙一用。”

    众人皆诧异,这是什么癖好?

    作画不都在纸上作的吗,她倒好要在墙上画。

    龟奴有些为难,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提要求。

    “就把东边的墙借给公子作画。”琴落缓缓说道。

    她发了话,众人皆没有异议。

    顾倾之走到墙边看了看,顺便敲了敲,这才满意。

    这里唯一不担心顾倾之的大概只有白修然,他见识过她的画,风格奇异,足以让人惊艳,只是他好奇,她接下来会如何作画。

    “那位无名公子。”顾倾之朝着他招招手,想要他过去。

    白修然一笑,优雅起身,如果是想让他帮忙,乐意之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