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修仙高手〕〔王爷追妻有心计〕〔北宋的无限旅程〕〔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异妖典〕〔重生之八十年代新〕〔邪帝魔后:废柴庶〕〔魔改地球〕〔系统之掌门要逆天〕〔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我在仙界联了网〕〔步步莲劫〕〔吴语修真记〕〔诱妻入室〕〔噬灵武道〕〔侯门宠妻守则〕〔异能红包群〕〔明朝第一权臣〕〔欢喜田园〕〔诸天大圣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310章 嫉妒使人丑陋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他搂在怀里。

    顾倾之一脸懵懂的眨巴眼,什么情况?

    白修然看着她懵懂的模样,发出一声浅笑,低头亲上她的唇,她难道不知道他是会武的人吗?

    又被吃豆腐,顾倾之的一张俏脸绯红绯红。

    “放开。”她虚张声势的道。

    “不放。”着又要亲她。

    顾倾之虽脸皮厚实,也架不住他这般暧昧,立马投降,“大哥,这是白天,咱能放开手么?”

    这个男人竟然无耻的把手伸进她的衣服内。

    白修然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总是对她保持谦谦君的风范,何时这般孟浪。

    她现在有点怀疑,到底是不是白修然本人。

    不然,她万一豆腐被吃尽,才发现认错人,就真的欲哭无泪。

    温香软玉在怀里,白修然怎么可能放开,以往面对顾倾之,他一直压抑着自己,让她见惯他温文尔雅的一面,他总怕自己的另一面吓到她。

    可是自从她无故从香陵失踪后,他压抑的那一面彻底黑化出来。

    既然是他喜欢的,就一直要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一辈把她锁在身边,才是他最想做的事。

    现在他最想做的事,就是把她给办了。

    谁让她这般的诱惑他。

    顾倾之瞬间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面具男人,他的手越发的不老实,她不会真的玩过火吧?

    呜呜,她真的错了。

    “咚咚~!”

    一声不紧不慢的敲门声,打扰此刻升温的气氛。

    顾倾之想要挣脱,偏偏搂着的男,手越来越紧。

    她真的快欲哭无泪,只好投降:“大哥,怎么样,你才能放开?”

    白修然就喜欢看着她这种想反抗,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压低着声音,“亲我。”

    “哈?”

    顾倾之严重怀疑自己听错。

    几时白修然这般无赖?

    “我只亲我家夫君,你是吗……唔……”

    顾倾之原本想挑衅他一番,未想话还没落,又被他堵住嘴,猛不丁的被他攻城入池,她气得垂他的胸膛,奈何男女力气悬殊。

    她差点断了气,最后被动承受。

    敲门的宫女进来的时候,就看着顾倾之心情不爽,脸色阴晴不定,似乎被人惹毛。

    “顾姑娘。”宫女声喊一声。

    她在门口瞧许久的门,差点以为里面没人。

    “有事?”顾倾之脸色带着杀气,宫女被她看的一哆嗦,难道是她得罪眼前这位?

    顾倾之一看吓住别人,这才缓和脸色,“有事吗?”

    都怪那个该死的面具人,明知外面有人敲门,还有恃无恐的亲她那么久,最后她软在他怀中,他才轻笑的放过她,临走前他在她耳边呢喃:“暂且放过你,下次再诱惑我,就不止这些。”

    明明嗓音沙哑刺耳,她偏偏红脸。

    “顾姑娘,大王请你晚上温酒赏梅。”宫女赶紧把话完。

    “好。”顾倾之答应下来。

    她正好也有事要跟莫沧澜,她在宫里住这么久,也该搬出去住,于公于私,对大家都好。

    下午的时候,宫人又给她送来衣服,火红的衣服上面绣的绽放的梅花,极其的精致。

    掌灯时分。

    梅苑里面挂着大红的灯笼,将白色的雪面都映照出一片喜色。

    莫沧澜坐在凉亭内,旁边放着一个炉,上面正温着酒。

    他听到雪地传来的脚步声,这才抬起头。

    只一眼就在没有移开。

    都他极其适合红色,可他认为最美的红色还是顾倾之身上的颜色。

    白色的披风衬托着红色的长裙,越发显得人娇俏。

    顾倾之个高挑,完美的将衣服撑起来。

    “这衣服不错。”顾倾之笑吟吟的对着他道。

    莫沧澜这才收回视线,把玩一会儿酒杯,“喜欢就好。”

    顾倾之的确挺喜欢这衣服,穿在身上不仅柔然还暖和,裙摆衣袖出的梅花绣的非常逼真,还透着熏香。

    她穿过不少好衣服,这衣服应该属于上品中的精品。

    “好香。”

    炉上温着的酒散发出香气,顾倾之不客气的坐下来,伸手给自己倒一杯,“好酒。”

    莫沧澜看着她那满足的模样,没见哪个女同她那般嗜酒。

    “孤以前答应请你喝最好的酒,也算信守承诺吧。”莫沧澜笑着道。

    顾倾之端着酒杯笑眯眯点头,她其实更想,明明是顾三许诺她的。

    不过,她也怕实话,会没有好酒喝,所以违心点头。

    “替孤添上一杯。”莫沧澜把酒杯往她面前一推。

    “好了。”她不仅帮他添一杯,也给自己添一杯,“大王,一直还未道谢。”

    莫沧澜挑眉看她。

    “谢你几次请太医替我治病。”她真诚的道。

    前面有好几次,她被莫凌天折磨的重病,是他把她带进宫,为她治病,给她最好的照顾。

    这点方面,她必须道谢。

    其实,她身上的蛊已经解开,完全可以离开。

    可是她不想这么离开,莫凌天一直想要对付他,即使她帮不了什么大忙,能进一点绵薄之力也是好的,再,白修然也在。

    她受的恩情,让他还好了。

    莫沧澜有那么一刻很想抓住她的手质问,除了道谢,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吗?

    “你喜欢过顾三吗?”他直视着她的眼睛,既然她不喜欢现在的自己,那么曾经,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她喜欢那个傻般的自己。

    “喜欢。”顾倾之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亭另一侧不远的地方,一个男停住脚步,他只听到最后两句话。

    喜欢吗?

    他的眼中压抑着风暴……

    莫沧澜似乎被她如此果断的话取悦到,“孤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一曲剑舞不错,能再为孤跳一次吗?”

    “这倒没问题,就是没剑。”她耸耸肩,没有道具,她也爱莫能助。

    “孤让人准备了。”

    着,从旁边拿出一把剑。

    顾倾之囧囧的看着他,原来早就给她准备好,那还征求她的意见。

    琴音从梅林里传来,众多的灯笼纷纷亮起,梅花的暗香传来。

    在雪地里,一个女穿着红色的长裙英姿飒爽的舞着剑,娇柔与英气糅合在一起,让人过目难忘。

    白修然看着舞剑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番模样。

    耀眼而又瞩目。

    看着她不时的笑看凉亭内的人,他的心在嫉妒与愤怒中前行。

    即想毁灭她,又想占有她。

    他不许她的眼中有着别人,更不许她另有所属。

    曾经他还想过,如果她真的喜欢上别人,他能放手吗?

    现在他可以肯定的回答,即使一同堕入地狱,他也不会放开她。

    再次深深看一眼她的方向,强制让自己离开。

    等着脚步声渐远,凉亭内的男侧目笑了。

    这么沉不住气,是他太高看白修然吗?

    顾倾之再次进亭里的时候,见着莫沧澜面带微笑,“大王心情不错。”

    “顾倾之。”他认真的看着她。

    “额?”难得听他如此正经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如果有一天,你那位丞相大人不再要你,你当如何?”

    “他敢。”顾倾之柳眉倒竖,完全是下意识开口。

    莫沧澜心中一沉,从这话中,他听出她的内心,一个人再想掩盖,但是往往会不经意表现出来。

    “如果他娶别人呢?”

    顾倾之没有回答他这话,但是心中却是敢肯定,如果白修然敢娶别人,她非得把他丞相府给掀了,她的眼里不容沙,求的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哪怕后世她妒妇也好,跋扈也成。

    她的夫君,只能娶她一个。

    “顾倾之,如果有一天他真的不要你,孤愿以国为聘,来求娶你。”

    这大概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想听到的话。

    顾倾之惊诧的看着他,对方的眼中流淌着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深情。

    “哈哈。”她干笑一声,“大王,这个玩笑不能乱开。”

    她可是有家有室的人,没想过要红杏出墙。

    “孤绝不会拿此事开玩笑。”莫沧澜充满侵略性的看着她,只要她有丝毫的动摇,他就有办法把她留在宫中一辈。

    “倾之谢大王如此看的起我。”她从容的行一礼道谢,“我知大王是感谢我当日的出手相救,只是我心有所属,这一生很难再爱别人。”

    她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出自己的感情,眼中是藏不住的笑意,“当初误打误撞的嫁给他,真的没有想过会与他白头……”

    听着她回忆着她与白修然的过往,莫沧澜感觉心的地方有些疼,蓦然站起,在顾倾之不解的目光中,仓皇离去。

    这一刻,他才知道白修然那一转身,含着多大的无奈。

    等着亭中只是剩下顾倾之自己,她长叹一口气,又给自己倒一杯酒,虽然知道当着莫沧澜的面,着她跟白修然的事很不地道。

    可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她不喜欢暧昧不清,也不想给人留下幻想。

    等着她将一壶酒喝完,带着一身的凉气回屋的时候。

    屋内一片漆黑,她摸索着想要点灯。

    突然被人一把擒住,在她还来不及呼救的时候,人已经被压在床上。

    她能听到粗重的喘息声,似带着愤怒。

    “白修然?”她伸手去触摸,却摸到他的脸,脸上不再是冰冷的面具,而是温润的皮肤。

    “你不是很想我取下面具吗,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他粗声粗气的问道。

    嫉妒真的使人丑陋,他压抑一个晚上,在此刻爆发。

    顾倾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是丝毫不影响她默默翻白眼,黑灯瞎火,她怎么看的清?

    “白修然,你以前不是这个样的。”她摸着他的脸,轻轻道。

    “你想是什么样的?对你用情至深,唯恐你难过的傻吗?”他讥讽的回道。

    到现在,顾倾之才发现他的不正常。

    “到底怎么呢?”

    可惜,他没有再回答她,而是粗鲁的撕咬她的唇,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wt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英雄?我早就不当〕〔引凤决〕〔食霸天下:傲娇夫〕〔顾轻舟司行霈〕〔医世神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锦绣田园:独宠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