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零七章喂药
    陶花正准备进屋的时候,被牧野拦住,“干娘此次伤元气,还望你多照顾一二。”

    以他的脾气,顾倾之就应该住在醉红尘。

    可干娘不愿意,是有些帐该算算。

    干娘虽然没有明,但想必也是吃不少苦头。

    他也不勉强,只是让人查查到底是谁欺负过干娘,作为干儿子总要敬一份孝心。

    “牧……牧少爷啊。”陶花不知怎么的,有些怕这个孩子,“倾之姐对我来也是很重要的人,我会好好照顾的。”

    牧野这才放开手,让着她进去。

    田宝宝也打算跟着进去。

    “你就不用进去,在门口等一等。”牧野认真的道。

    刚刚解蛊的时候,顾倾之一口血全吐身上,他让陶花进去,也不过是帮着换衣服。

    田宝宝看着关上的门没反对。

    陶花看着顾倾之歪靠在床榻上,脸色虽然苍白,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极亮。

    见着她进来,嘴角一勾,笑的灿烂,显然心情很好。

    “倾之姐,你怎么样?”陶花关心的问道。

    “没事。”顾倾之虚弱的道。

    身上那颗定时炸弹终于解除,接下来就该是她算账的时刻。

    俗话君子十年报仇不晚,她是一个女子,吃的亏总要还回去。

    “花。”

    “嗯?”

    “今日我解蛊的事,谁都不能对谁。”顾倾之特意嘱咐道。

    “好。”虽然不知道倾之姐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她一定保密,哪怕被人抓住严刑拷打,她也不会出去。

    “你等会也跟田宝宝下。”

    “好。”

    等顾倾之离开醉红尘的时候,已经是月上柳梢头。

    顾大在外面等很久,看见人出来,这才放心跟上去保护。

    皇宫中,宫女战战兢兢的低着头,站着不话的男子背对门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几天来,他忍着没有来看她。

    未想进入殿内,根本没有人影。

    找人询问才知道早上的时候,顾倾之带着陶花他们出宫,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孤不是告诉过你们,不准她出宫吗?”莫沧澜的神色严峻,极为不悦。

    估计已经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她现在冒然出宫,只怕会有危险。

    “早上顾姑娘让翠青姐去请示大王,是大王准许,还给腰牌,顾姑娘才出的宫。”宫女赶紧解释道。

    听到这里,莫沧澜才变神色,“哪个是翠青?”

    根本就没有人来请示他,他更没有给什么腰牌。

    “来人,让傅统领来见我。”莫沧澜想到其他事,沉声道。

    如果真的有人给腰牌,他只能想到一个人。

    顾倾之刚回宫,就见着她住的那个宫殿灯火通明。

    什么情况?

    “你去哪了?”粗糙带着沙哑的声音质问道。

    要不是知道顾大跟着她,他大概又要疯掉。

    如果她出现一丁点的意外,或许他最后的一丝理智也丢弃,他不介意搅起两国的风云,覆了这天下。

    顾倾之吓一跳,看着突然出现的面具人,本来想解释一番,眼睛一转,出口却是另外一番话:“你是我的谁,我去哪干嘛要告诉你?”

    面具人看着眼前的人,灯光下,她的脸色依旧能看出来很不好,但是一双眼睛炯炯生辉,调皮的看着他。

    她这是激将法吗?

    面具人伸出手想要抚上她的脸,身后传来匆匆的脚步,他的手又放下。

    顾倾之可惜的看着伸过来的手,就差那么一点,她就能听见他的回答,结果被人给破坏掉,不爽的瞪着过来的人。

    等看清模样的时候,顾倾之又吓一跳,“大王,您这是?”

    莫沧澜的脸色黑都快滴墨,一双狭长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她,很是让她有压力。

    她心里想想最近有没有犯错。

    貌似规规矩矩没出什么大的差错。

    “谁让你出宫的。”莫沧澜咬牙切齿的道。

    宫女跟他的那个叫翠青的人,被人发现掉进水井里淹死,真是死无对证。

    大冷的天,谁会没事去井边?

    不想猜,也是杀人灭口。

    “我请示的,大王还给我腰牌。”顾倾之赶紧把怀里的腰牌拿出来,她没这个东西,可是不能随意进出皇宫的。

    “你确定这是孤给的吗?孤有亲口让你出去吗?”莫沧澜极为恼火。

    他也不知道在生谁的气,只是看见顾倾之完好无损的回来,他松一口气的同时,见着她竟然心情不错,心底压抑的火就冒出来。

    她就不知道她今天在鬼门边走一圈吗?

    顾倾之其实早就知道有人要杀她,还知道是何人所谓。

    这些都是牧野告诉她的,派来杀她的人只怕现在尸骨无存。

    只是她不能明,等着她把以前受的苦全部还回去后,她也不打算在东悦多呆,到时跟白修然一起回天罗,那些女人间争宠的事,她可没兴趣参与。

    面具人往前踏一步,刚好把顾倾之挡身后。

    他都舍不得训斥一句的人,凭什么让别人来训斥?

    莫沧澜看着挡住他的人,两人气势上谁都不让谁,各自带着杀气。

    “让开。”莫沧澜命令道,他可是东悦的王,容不得别人来挑衅他的威严。

    “大王若是真的生气,查查腰牌的来路更好。”面具人沙哑着嗓音回道,明显是宫中有人想要顾倾之的命,只怕莫沧澜即使知道是谁,也无可奈何。

    莫沧澜因他这句话,眼中更是风云变幻,“孤的事容不得你插嘴。”

    “可她要的却是别人的命。”他其实更想,她要的是倾之的命。

    谁敢伤倾之一根毫毛,他定十倍奉还。

    莫沧澜也明白他的意思,看着他身后笑的没心没肝的女子,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等着人全部离去,顾倾之这才松一口气,她今日刚把蛊虫逼出来,身子极度虚弱,刚刚只是勉强撑着,见着人走远,身子一歪又要倒下。

    陶花伸手准备去扶,却有人更快一步。

    他一把将她抱起,丝毫不废话,朝着大殿走去。

    “喂,男女授受不亲。”田宝宝冲着喊一声,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见,依旧抱着人不放。

    “宝宝,你觉不觉得倾之姐特别招桃花。”陶花在旁边嘀咕道。

    顾三算一个,那个白丞相算一个,现在面具人又算一个。

    “花,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那个人竟然抱倾之。”田宝宝气愤道。

    “可倾之姐没反对啊。”陶花理所当然的道。

    以顾倾之的个性,若她不同意,怎么能让人抱着她而不反抗。

    田宝宝一愣,的确是那样,“你意思,倾之喜欢他?”

    “呸。”陶花啐一声,“倾之姐夫君可是白丞相,她要喜欢也是喜欢白丞相。”

    陶花认为,以顾三的长相,倾之姐都没有动心,现在顾三恢复正常,变成莫沧澜,成为东悦的王,倾之姐依旧没上心,更何况这个带着面具看不清长相的男人。

    “那……那她为什么让他抱。”田宝宝绕糊涂。

    “应该是熟人。”陶花猜测道,“看他刚才护着倾之姐,他们应该认识。”

    “那认识也不应该随便抱啊。”田宝宝还是纠结这个抱的问题。

    陶花白他一眼,“倾之姐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让抱,难道让提着走吗?”

    田宝宝一噎,他反正不过陶花。

    顾倾之笑眯眯的任着面具人抱着她,一双手极为不老实的想要去取他的面具。

    虽然猜到是他,但是总要看看她才能放心。

    “顾倾之。”他是带着警告,她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吗?出宫一趟,回来如此虚弱,到底是发生什么?

    顾倾之依旧笑眯眯的模样,一只手已经抚上面具,正要扯下的时候,突然身体一沉,她倒在床上。

    她不满的瘪瘪嘴,就差那么一点。

    面具人把她丢床上,折身就出去。

    她也是身子乏的厉害,把床上的被子一裹,睡着。

    陶花进来,看见她睡着,没打扰,拉着田宝宝离开,顺便也把门关上。

    她睡的正香,就感觉被谁抱起来,眼皮弹几下,不想睁开。

    鼻子边是药的苦涩味,谁似乎把药想要灌进去。

    顾倾之一下子被吓醒,接着室内一盏微弱的油灯光,她才看清抱着她的人是谁。

    “你怎么又回来?”她无可奈何的问道。

    准备自觉的给他让一个位置,可惜抱着她的人不肯松手。

    “喝药。”面具人简短的道。

    他还不知道顾倾之身上的蛊已经解开,只是见着她身体虚弱,特意熬制的药,虽有些苦,但对身体有好处。

    “不要。”她任性的拒绝。

    今天在醉红尘她已经喝不少苦药,现在闻着这味她都闹胃。

    “喝。”

    “不。”

    “确定不喝吗?”

    “是。”这不是废话嘛,她反正不喝。

    “好。”

    “咦?”顾倾之总感觉有诈,何时这么好话?

    只见他把碗端过去,喝了一口,就这么毫无征兆的低头压上她的唇。

    苦涩的药汁全部过渡到她的嘴里。

    顾倾之的眼睛瞬间睁的老大,还有这操作?

    脑海里突然就涌上一句很感性的话,恋人嘴里有很多种味道,甜的,香的,咸的,她的这位是苦的,但是此刻她竟然觉得苦中透着甜。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