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职员的逆袭〕〔地府快递员〕〔我的神秘老公〕〔半卷宫沙〕〔都市玄门医生〕〔葬灵纪〕〔光灵行传〕〔顾少的独家挚爱〕〔私塾风云〕〔校草:来,啵一个〕〔近身妖孽兵王〕〔网游之天道永恒〕〔你是我的下半生〕〔异界乡村小道士〕〔我的梦幻林场〕〔九转传奇〕〔星辉大道〕〔帝道独尊〕〔汉兴八百年〕〔至尊之神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零五章牧野(三)
    田万财在一旁傻眼。

    别人他不认识,但是醉红尘的这位少爷他还是知道的。

    很多人都醉红尘的主人很神秘,轻易不要得罪。

    再加上醉红尘是香陵最大的酒楼,好多达官贵人都到这里喝酒,就更加不会有人来惹事。

    现在见着醉红尘的少爷跟眼前蒙面的女子关系极好,一时心底思绪万千,更加哪不准女子的来路。

    田万财很后悔他刚才的那番话,顾倾之她跟陶花是老乡,想来也不是真话。

    “之之娘,你怎么到玛塔城?”牧野好奇的问道。

    四方一直跟他念叨书人,没想到是顾倾之。

    他应该早就想到的,只是又怕是自己多想。

    如今见着面,他总该问一问。

    按照四方的法,顾倾之每次来书,都是镇南王府里的人送来的,其中是有什么缘故吗?

    “某人要请我喝玛塔城最好的酒,我总该来见识一番啊。”顾倾之笑眯眯的打趣道。

    “好。”牧野拉着她的手,“四方,把我们店最好的酒拿出来,让之之娘喝个够。”

    四方也就是醉红尘的伙计,见着少爷跟蒙面女子如此亲近,也感到高兴,没想到少爷跟她是熟人,利索的转身去酒窖搬酒。

    “之之娘,你等会尽管喝,喝不完,让四方给你带车上。”牧野霸气的道。

    顾倾之听着心里美滋滋,这孩子不错,懂她心思,不枉费她当时救下他。

    “倾之姐,他是?”陶花没想到顾倾之认识的人这么多,连孩都认识。

    而且听着孩亲昵的喊着顾倾之为之之娘,想必关系极好。

    “他是牧野。”顾倾之介绍道。

    “之之娘,这是你朋友吗?”牧野也在打量陶花跟田宝宝。

    “对。”顾倾之点头。

    “那他们呢?”牧野又看着田万财他们。

    他从后门过来的时候,就瞧见气氛不对,剑拔弩张的,要是谁敢欺负之之娘,就不能轻易从他的醉红尘出去。

    “他们啊”顾倾之拖长声音,笑的意味深长,“有钱人,是我们这些穷人交不起的朋友。”

    陶花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有钱人三个字从倾之姐嘴里出来,怎么那么讽刺呢?

    牧野眼神也是极为古怪的看着田万财他们,他虽然还是一个孩子,但是也知道顾家的财势,能从之之娘嘴里她是一个穷人,看来这些人没长眼,羞辱之之娘她们的。

    跟田万财过来的几个朋友,也是心中嘀咕,这女子到底什么来路。

    开始以为是跟镇南王有关,现在看着醉红尘的少爷也跟她亲昵,难道其中也有他们不知道的隐情?

    对面的瘦高个更是心中不安,他刚刚还想收了顾倾之当他的妾呢,这会不会有事吧?

    “咳,牧野少爷,你们先忙,我们只是过来喝酒。”田万财赶紧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牧野没话,而是看着顾倾之,这些人到底放不放,就看之之娘的一句话。

    顾倾之仿佛没看见田万财般,又悠哉的坐下,随意跟牧野拉着家常,“牧野,你可没跟我你家开酒楼的啊。”

    “之之娘也没有问。”牧野跟她坐一起,晃荡着腿,“之之娘,白晨轩没跟你一起来吗?”

    提到那个孩子,顾倾之心里有些愧疚,她这趟被绑架,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担心成什么样子?

    不知道司空景衡有没有把她的消息传到香陵,这样那些担心她的人,也好安心一些。

    “之之娘?”牧野看着她发呆,又唤一声。

    “啊,你要是想他,下次我让他过来找你玩。”

    “好。”牧野挺高兴的,他是把白晨轩他们当成朋友,“江庭豪就不要过来了。”他是特意又嘱咐一句。

    “哈哈。”

    顾倾之被逗笑,“那他一定会伤心的。”

    田万财他们尴尬的站着,不知道该不该走,就这么看着顾倾之他们话。

    其中有一人站不下去,一个孩而已,怕他干什么,想着就转身要走。

    “之之娘,你跟镇南王府的人认识吗?”牧野问道。

    要走的人脚步一僵,又停下。

    “认识。”顾倾之眼睛一眯,她怎么会不认识,要是某个神经病,她会被绑架到这里来吗?

    “那之之娘这趟过来,难道是想打通关节,把德贤商铺开到玛塔城?”牧野瞥一眼旁边干站着的人,故意问道。

    他这话其实是故意给旁人听的。

    果不其然,听到德贤商铺四个字,以田万财为首的几个人全部瞳孔一缩,虽德贤商铺开在天罗,但是他们在东悦也是有所耳闻。

    顾雷霆简直就是很多商人的榜样。

    很多人都想成为他那样的大商贾,能把商铺开遍全国。

    顾倾之看着牧野直笑,这孩子是想帮她报仇啊。

    “倾之姐,你你这趟出来,也不怕顾老爷担心,你可是顾家唯一的千金。”陶花机灵的在后面补充道,唯恐田万财他们没听出来顾倾之的身份。

    这下田万财他们的表情更加精彩,个个脸涨的通红,尤其是田万财跟瘦高个。

    田万财心里是哭笑不得,不是跟陶花是老乡吗?怎么突然就变成顾雷霆的女儿?

    瘦高个简直是没脸看着顾倾之,刚刚他自夸自己是有钱人,现在跟人家一比,他还真的不算个什么。

    也难怪顾倾之刚狂妄的,她爹手指缝里漏的一星半点都比他的家产多。

    其他几个人也是躁的慌,开始还嘲笑别人穷,现在是头都快抬不起来。

    “之之娘,我们去后院聊吧,这里人多碍眼。”见目的达到,牧野道。

    等着人离开。

    站着的几个人才松一口,瘦高个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是德贤商铺的千金?”

    他没有告诉众人,他花大价钱找人引荐德贤商铺某个掌柜,就想一起合作次生意,没想到顾倾之会是德贤商铺的千金。

    这可如何是好?

    “万财兄,你就不知道你那侄儿交的朋友是谁吗?”有人埋怨的道。

    田万财脸色很不好,他如果知道,也不会出那番话来。

    实在没有想到田宝宝会交到如此有钱的朋友。

    顾倾之刚走到后院,就感到肚子有些隐隐作痛,似乎里面的蛊很焦躁。

    算算日子,她离发作的时间还有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牧野。”顾倾之白着一张脸,努力微笑:“今天恐怕是喝不成酒,我还有点事,要先走。”

    牧野一看她那模样,突然就想起来上次傅良乐过来找人解蛊的事。

    当时四方问是不是替书的女子中蛊。

    书的女子不就是之之娘吗?

    他差点忘这事,他一把掐住她的手腕,“之之娘,你先别走,我……”

    正着,一处房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高大的男子。

    顾倾之不经意的看一眼,突然僵硬身体,顿时防备的看着男子。

    高大男子也一愣,站在原地。

    牧野最先感觉到顾倾之的不对劲,他疑惑的在高大男子身上流连片刻,“四叔,你们认识?”

    高大男子点头,一双鹰目依旧看着顾倾之。

    顾倾之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世界真是太,喂她吃蛊虫的人竟然是牧野的四叔,她是该哭还是该笑?

    “之之娘,你那蛊虫不会是我四叔下的吧?”牧野仰头看着顾倾之,问道。

    在玛塔城能找到下蛊的人,想来想去,也唯有他四叔跟他爹。

    他爹不会做这事,剩下的也就他四叔。

    陶花跟田宝宝一脸懵懂,不懂蛊虫什么意思?

    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

    顾倾之遮面,虽看不清脸色,但是瞬间挺直腰杆,一副防敌的模样还是让陶花察觉什么,她往前一踏,站在顾倾之左边,眼中是在山中看见野兽的思量,不管能不能战,她都要护住她的倾之姐。

    高大的男人等着顾倾之的回答,从他第一眼看到顾倾之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女子跟他们牧家有渊源。

    顾倾之虽然不知道,但他看出来,顾倾之手上戴着的那根鱼骨链是他们牧家的东西。

    只因为莫凌天救过他一命,知道他是蛊师后,特意重金把他收入髦下。

    这次莫凌天让他对一个女子下手,他其实并未用蛊王。

    蛊这种东西不好练,更何况是蛊王,他大哥也不过只有一个蛊王。

    他给顾倾之种下的,不过是个试验品的蛊王,并未成功。

    “四叔,你给之之娘种下的到底是什么蛊?”牧野见着两人都未话,直接了当的问道。

    牧藤这次视线下移,看着牧野,这孩子从下不爱亲近人,何时这般亲近一个外人,并且还是一个女人,听着牧野的称呼,“你跟她什么关系?”

    “这我干娘。”牧野冷着一张脸,一板一眼的道。

    那神情与他爹生气的时候极其相似。

    屋中一个盒子里的虫子似乎感应到主子的气息波动,一动不动的身体开始缓慢的苏醒。

    顾倾之肚子里的蛊虫更加焦躁,好像有什么害怕的东西要对它不利,急着逃走。

    牧藤伸手捂住腰上一处地方,他随身带着的蛊虫也集体不安的躁动,他诧异的看着牧野,这个孩子竟然能操纵蛊王?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诱妻入囚:霸宠重〕〔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成精后,大佬们抢〕〔成为首富〕〔英雄?我早就不当〕〔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薄少圈宠替嫁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