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冥王老公,晚上见〕〔倾城娇女:将军,〕〔妖孽狼君请上榻〕〔千亿继承者:恶魔〕〔天青色等蔷薇雨〕〔凶兽横行〕〔现代杀手生存指南〕〔异世界旅行手册〕〔庶宠生娇〕〔不能放过你〕〔预见你的死亡〕〔末世徐少:超芯时〕〔特种龙王〕〔未来之王者荣耀〕〔清穿之王爷请跪好〕〔都市圣医〕〔家里有个18线套路〕〔跨万界游戏系统〕〔锦衣卫创始人〕〔钱探吴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零三章牧野一
    “奥,对了,他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走到门口的人,突然一个转身,狡黠的问道。

    “你……”

    阿修米雅一个不察,好险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幸亏她反应极快,看着门口笑眯眯的某人,“顾倾之,别在我面前耍聪明,有本事你自己去求证。”

    “哎,差一点。”顾倾之惋惜道。

    不过见着阿修米雅脸色难看,赶紧开溜。

    求证这事不用阿修米雅,她也会去。

    压抑许久的心情,因为想到面具人有可能是白修然,陡然晴空万里。

    等着顾倾之走后,阿修米雅脸上露出思考,顾倾之是怎么判定白修然恢复记忆?

    如果不是白修然亲口告诉她,他已经恢复记忆,连她都看不出来。

    顾倾之现在都未确定那是白修然,却敢肯定他恢复记忆。

    也难怪她会败给顾倾之。

    她想了想,还是让带来的贴身侍女传话给白修然,顾倾之已经猜到他恢复记忆。

    等白修然知道这事的时候,也是几天后。

    莫沧澜最近心情不好,整日冷着一张脸,好几个晚上歇息在他单独住的百阳宫,更是对顾倾之的事不闻不问。

    他把曹昔跟傅良乐都叫到宫中,查苍木山黑衣人刺杀事件,及其上次顾倾之差点被杀事件。

    面具人也在其中。

    曹昔简直对面具人崇拜上天,几日案卷分析下来,他对面具人的推理以及猜测彻底佩服。

    分析的条条在理,与他查的一般无二。

    最佩服的还是他明锐的洞察能力,当时面具人根本不在现场,却能精准的出在场的人有谁,当时有可能在做什么。

    就好像面具人亲眼看见似的。

    他跟傅良乐私下偷偷议论,大王身边的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可惜,两人除了知道他是提提尔族的公主带过来的人外,再不知道其他。

    “苍木山当时有四批黑衣人冲过来,其中有三批查到眉目,只是没有确凿证据,也不好下判断。”曹昔谨慎的道。

    这三批黑衣人背后的来头都比较大,如果真的动了,对现在的东悦来,有些不妙。

    “有一就有二,只怕那些人也是吃定大王不敢动他们,才这么肆无惮忌的行事。”面具人一针见血道。

    莫沧澜没有话,他的心中也是如此认为。

    这些人他不会全部动,但是有些祸害必须除掉。

    特别是某些想置他于死地的人。

    当初他去天罗差点死掉,某些人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但终还是露出马脚。

    有人竟然给他们送来一封信,上面详细的明,当时莫凌天为了对付他,如何与甘南的人勾结来对付他。

    若不是他命大,只怕这会已经在阎罗殿陪他父王下棋。

    既然知道他的目的,那么就很容易想到顾倾之问题上。

    当初顾倾之在甘南救下他,那会他只是傻乎乎的顾三,整日缠着顾倾之。

    莫凌天大概看出他的心思,所以才绑了顾倾之过来,想要对付他。

    顾倾之身上的蛊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下的。

    白修然似乎并不惊讶这事,从顾倾之蛊毒发作后,他已经就猜到原因。

    一来他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他是天罗的丞相,现在出现在东悦的大王身边,外人如果知道,免不了一番猜测,给他带来麻烦。

    二来,他也不急公布自己的身份,以另一种的身份出现在顾倾之的身边,他竟然觉得不错。

    只是阿修米雅带给他的话里道,顾倾之已经猜到他的身份,并且似乎知道他恢复记忆。

    人都是一种很矛盾的物种,他即希望顾倾之喜欢他,但又怕顾倾之只是喜欢失忆后的他。

    他现在连以前那个失忆的自己都深深的妒忌。

    “喂,无名兄,大王在问你话呢。”曹昔偷偷的撞了一撞面具人,罕见的看见他在发呆。

    无名是白修然给他们的名字。

    当时曹昔脸皮厚实的问着他的名字,他随意了一句,“无名而已。”

    结果曹昔每次见着他都热情的喊着无名兄。

    白修然抬头正与王座上面的人视线相对,一时间杀意缭绕。

    曹昔都被吓一跳,忍不住退后一步,未想撞后面的傅良乐,声嘀咕,“傅大人,怎么感觉大王很不满无名兄。”

    傅良乐扭头看向别处,心中诽腹,你才发现呢?这都好几天,大王一见着面具人都没好脸色。

    白修然丝毫不惧莫沧澜的威压,坦然回视。

    莫沧澜也是一个聪明人,从顾倾之拒绝他开始,他把一切都串起来想一遍,隐隐就察觉到什么。

    他曾问过面具人的身份,当时面具人并未回答他。

    这几日,他又问过一回,他以为面具人不会承认的时候,面具人竟然坦诚,他就是白修然。

    情敌相见格外眼红,陶花告诉过他,在他还是顾三的时候,就跟白修然合不来。

    现在他恢复正常,果然还是跟这人合不来。

    若不是两人达成某种协议,这会儿他想直接把这人赶出他的东悦,最好是永不踏入的那种。

    “大王,臣想到一个主意。”曹昔见两人僵持不动,赶紧打破沉默,“臣以为大王可以让香枝……不是,倾之姑娘去镇南王府一趟,假装不经意把信的事出来,到时候镇南王肯定会坐卧不安,一定会再有所行动,到时候我们……”

    “不行。”

    莫沧澜与白修然异口同声的拒绝。

    两人同时瞪着曹昔,这是什么烂主意,如果顾倾之真的去镇南王府上这么一通话,以莫凌天猜忌的性子,指不定把顾倾之怎么招。

    他们是万万不会让顾倾之冒这个险。

    曹昔吓一跳,他就给一个建议,这两人怎么都瞪着他?

    傅良乐心底又叹一口气,从前,他还觉得曹大人聪慧,现在这智商感人。

    大王那么在意顾倾之,如此危险的事,也不可能让一个女人去冒险。

    只是这个面具人似乎也很紧张顾倾之啊,为什么呢?傅良乐感觉自己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大殿上的事,顾倾之不知情。

    她现在跟陶花还有田宝宝出宫。

    前几天陶花对她田宝宝二舅的事,就想让顾倾之帮他们出这口气。

    且这几日,莫沧澜也没让她去伺候,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就让人通报一声,想出宫一趟。

    未想莫沧澜生气归生气,还挺通情达理,竟然同意她出去。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同意她出宫的根本不是莫沧澜。

    “倾之姐,你在玛塔城逛过吗?”马车里面,陶花掀开帘子看着外面问道。

    她自从来玛塔城,除庙会那天,都没好好逛过。

    “我逛的也不多,去的最多就是醉红尘。”顾倾之无奈道,以前在镇南王府的时候,她走哪都有人监视着她,她都不知道现在出门,有没有人暗中跟踪她。

    提到醉红尘,田宝宝眼睛亮了,他听很多人挺起过这酒楼,据是玛塔城第一酒楼,“他们醉红尘的酒是玛塔一绝,是不是真的?”

    “对,酒真的不错。”顾倾之点头。

    “那我们去看看……哎哟,花,你打我干什么?”田宝宝正高兴的建议,未想被陶花打一下。

    “你忘我们出宫干什么的?”陶花道。

    “这不是时辰还早嘛,我们去看一眼,又没什么?”田宝宝委屈的看着顾倾之,希望她帮忙两句。

    顾倾之也想去尝尝酒,两人一拍即合,“去看看也无妨。”

    陶花还能什么,只能同意,马车随即变方向。

    不过这也让他们躲过一劫,不远处埋伏的人眼睁睁看着马车调转方向,朝着另一处驶去。

    “老大,要不要追?”有人问道。

    “追。”领头的人恶狠狠的着,主子交代下来的任务一定要完成。

    马车行到醉红尘停下,陶花好奇的看着顾倾之用面纱遮面,不解道:“倾之姐,你遮面干什么?”

    “当时来此书,都是遮面,这会不遮面,只怕这里伙计认不出。”顾倾之笑着解释道。

    醉红尘的伙计正在里面招呼客人,眼神很好的看见顾倾之过来,虽然面纱遮面,但他就是认出是她,很是高兴的迎上去,“好久没见姑娘过来。”

    着又准备把她引到以前书的那张桌子。

    “我今天不是来书的。”顾倾之拦住他,“我朋友听醉红尘的酒好,想要来尝一尝。”

    伙计看着她身后过来的两个人,立马明了,笑道:“二楼有一个雅间,刚好空着。”

    顾倾之依旧摇头,“这两个都是爱热闹的,让他们呆雅间,只怕坐不住,我们就坐一楼。”

    “好。”伙计点头。

    “上次的酒不错,还有吗?”顾倾之轻声问道,上次书时,送她的那坛酒极是好喝,她一直惦记着。

    伙计面露难色,那是本店的珍藏,当时送她的酒,是主子开口才拿出来的,一年都没有几坛。

    “如果没有就算了,其他酒也可以。”顾倾之也看出他的为难,体贴的道。

    “姑娘等等,这事我去问问少爷。”

    伙计还是不想让她失望,找一个空桌让她们坐下,自己去后院找牧野,自从少爷听女子在醉红尘书的事后,一直想要认识一番,正好他今日跟少爷一,没准能同意。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