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活在港片世界中〕〔因祸得夫〕〔新婚第1天:总裁轻〕〔驯夫有方〕〔全民修仙世界〕〔重启娱乐圈:最强〕〔算出一个金龟婿〕〔隐婚蜜爱:欧少强〕〔系统的神级小店〕〔快穿女主:男神乖〕〔八零后咸鱼术士〕〔重生之魔王神启〕〔我真不是天蓬元帅〕〔地府刑侦顾问〕〔万界之逆天求生〕〔废柴的飞升方法〕〔魔帝的综漫生活〕〔黑科技研发中心〕〔崛起复苏时代〕〔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三百零二章 求证
    “哈哈哈。”

    顾倾之似乎被他的话逗笑,笑的前俯后仰。

    屋内的人,因她的笑声,全部吓的不敢呼吸,大王此刻的脸色难看的厉害,浑身缭绕着杀意。

    “顾倾之,孤的许诺很好笑吗?”莫沧澜咬牙切齿的道。

    “不不不。”顾倾之擦一把笑出的眼泪,“大王,你这个承诺可不能随便对女人许。”

    “孤知道。”除了她,他何时对人这般许诺。

    真当他东悦国的王后是大白菜吗,见人都能许诺。

    “我知道大王是感激我当日救命之恩,但你拿王后之位来感谢我,这太过了,我家那位要是知道,我回家大概要跪搓衣板的。”顾倾之半真半假的道。

    莫沧澜静默一会儿,沉声问道,“你家那位?”

    “大王既然知道我叫顾倾之,肯定也知道我嫁人了。”顾倾之回视线过去,虽有醉意,但的郑重。

    莫沧澜蓦然就笑起来,妖孽的脸上带着阴骘:“可孤知道你又被人休了。”

    这个女人是打算拒绝他吧,莫沧澜心底一股火苗窜起来,从来没有人刚当面拒绝他。

    被喜欢的人拒绝,是一种无以言表的心情。

    失望有之,生气有之,更多的是尴尬吧。

    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事,结果不是自己意想之中。

    “大王的没错,只是这事其中有些误会,当初我嫁过去的时候,我夫君跟我赌气,用一只大公鸡来拜堂,为此事我甚是恼火,这不,他也发现错了,所以想为我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所以才闹出休书这种荒唐事,他许诺,定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来娶我。”顾倾之完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似乎想到什么,笑的特别幸福。

    这话她完全就是忽悠人的,实在没想到今晚莫沧澜会对她出那番话。

    这会儿酒都被吓醒三分。

    “嘭~”

    酒杯落地声。

    莫沧澜怒视她,“那你以前为接近孤,做的那些事,是为什么?难道真的跟他们的一样,你是别有目的来接近孤?”

    顾倾之沉默片刻,含着歉意看着他,“我自诩没有对不起顾三过,但对大王,我不能辩解什么,只望大王能原谅。”

    “顾倾之,孤问你,你今晚感谢孤封你为女官什么意思?”

    这大概是他最后想确认的事。

    一开始,他以为这只是她含蓄的暗示,嫌弃女官太名不正言不顺,因很多大臣也都觐见过,留一个外来女子在宫中,不是妃也不是嫔,让她日日跟在身边,太过惹人闲话。

    “若真的为了妃,我只怕跟他解释不清楚,万一他误会怎么办?”顾倾之低头声道。

    今天陶花的一番话,也让她警醒。

    连陶花都能看出来的,只怕很多人都看出来。

    能得这么一位喜欢上,真的是三生有幸。

    可感情不是喜欢谁就喜欢谁的,一生她大概也只能爱上一个人,其他人再好,也只是旁人。

    “大王。”顾倾之心底默默叹一口气,“其实有很多人喜欢你,比如墨怀瑾……”

    “够了。”莫沧澜呵斥道。

    脸色早已铁青一片,再次深深看了一眼抱着酒坛的女子,继而转身离去。

    屋内的人谁都不敢出声,见着莫沧澜怒气冲冲的离开,赶紧把桌子收拾一番,也撤下去。

    一场气氛融洽的用膳,就这样结束。

    顾倾之无奈的笑了笑,两眼看着屋顶放空,“白修然,我为了你,放弃这么好的一个人,你要是敢再娶别人,我就阉了你。”

    某一处,不知道谁打个喷嚏。

    “丞相,外面天冷,还是早些休息吧。”吴刚劝道。

    “知道。”

    等着屋内的灯全部熄灭,外面站在高处的人才下来。

    顾倾之因为喝了酒,现在睡的正香。

    屋内暖烘烘的,但是从外面进来的人却带着寒意,等着身体全部暖和,才脱了外套跟鞋上床,把某人搂在怀里。

    似习惯这种怀抱,怀里的人也不挣扎。

    顾倾之调整一个舒适的姿势,又沉沉睡过去。

    黑暗中的人感受着怀里人的呼吸,谁也看不清他眼底那化不开的浓情。

    要放手真的好难,倾之,即使你变心,我大概也没办法放手。白修然摸着她的秀发,心底默默道。

    “生若不同寝,死亦同穴。倾之,你骂我自私也好,恶毒也罢,这一生,你活只能是我白家的人,死也只能进我白家的祠堂,其他人是万万不能沾染你半点。”

    是谁在她耳边,着霸道的宣言。

    害得她整宿做了一晚的噩梦,老是梦见她出轨,白修然拿刀劈她。

    刀朝着天灵盖一劈的时候,她突然坐起来,一声大吼:“白修然,你哪只眼睛看着我出轨?”

    四周静悄悄一片,没有回音。

    顾倾之看了一眼床,麻蛋,好险,只是一个梦。

    她打算起身,手撑着旁边准备起来,突然停下动作。

    两手在床上摸索片刻后,笑的格外瘆人。

    ……

    阿修米雅还在吃早餐,就看见顾倾之闯进来。

    眼皮都没抬一下,悠哉喝着粥。

    “他嗓子怎么回事?”顾倾之单刀直入的问道。

    “听昨夜大王在你那用膳,有人跟我,你很快要成为我的姐妹,还没祝贺你。”阿修米雅淡定道。

    “别给我阴阳怪气的,我跟他没可能,我是问那个面具人,他嗓子怎么回事?”顾倾之也不跟她废话,再次问道。

    “大王有意纳你入后宫,没准王后之位也是你的,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阿修米雅继续怼她。

    “得,这福气我免费让你给你,只求你给我一个答案,他声音到底怎么呢?”她执着的不过是面具人的问题。

    早上起床,她旁边一大片都是暖和的,就好像谁曾经睡在旁边,刚刚起来般。

    自从阿修米雅来后,她每晚做梦,总感觉白修然就在身边,他把自己抱在怀里,对自己很多话,偏偏怎么都听不清楚,她开始还嘲笑自己是思念成狂才这般。

    可是今早,她恍然大悟,如果面具人不是白修然,她就不姓顾。

    只是,她关心的还是他的嗓子。

    面具人的声带似乎严重受伤,出的话,沙哑刺耳,跟他以前的清冷悦耳完全相反。

    是遇到什么事吗?

    阿修米雅放下手中的勺子,静静的看着顾倾之。

    这个一向没心没肺的女子,眼中竟然也有担心。

    “我很好奇,你失踪这么久,为什么不肯传送消息回去,是另有隐情,还是你喜欢上莫沧澜?”阿修米雅静静问道。

    顾倾之真的快给跪了,别人看到的只是她被莫沧澜宠爱着,可谁曾知道,她被莫凌天那个神经病折磨的差点死掉。

    每次她都是咬牙坚持过来。

    如果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把消息传递出去,她一定让乔神医过来给她解蛊。

    她受的苦,谁人知道?

    现在,她在皇宫是比镇南王府好很多。

    但也有很多双眼睛盯着她,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她一个弱女子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

    “公主,这个事,我以后一定会跟你解释的,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上个问题。”

    “不能。”阿修米雅直接拒绝。

    白修然为眼前这个女人受多少罪,顾倾之肯定不明白,她真的很嫉妒顾倾之,但凡白修然喜欢她一点,她根本不稀罕现在的身份地位,直接跟他远走高飞。

    可他偏偏不喜欢她。

    任凭她再花容月貌,再对他温柔有加,他的心里永远只有一个女人。

    “好,我问另一个问题,他是不是白修然?”顾倾之紧紧盯着她的眼睛。

    “哈,顾倾之,他不过是我带过来的一个人,你凭什么他是白修然,天罗的白丞相又怎么会在这里?”阿修米雅轻声笑道。

    “因为我在这里呗。”顾倾之理所当然道。

    阿修米雅一噎,别人要这话,就是吹牛,可偏偏是顾倾之,却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她不会告诉她真相,“顾倾之,你觉得他如果真是白修然,天天看着大王对你宠爱有加,心里会怎么想?”

    “身正不怕影子斜。”顾倾之嘴硬道。

    心中却是诽腹,难怪昨晚做梦,白修然在梦里她给他带绿帽子,追杀她一晚上。

    如果是她看着白修然跟别的女子亲亲我我,她绝不会在一旁看着,拿刀砍人的心都有。

    想了想最近的言行举止,还好,她一直比较规矩,没啥出格的话,也没做啥出格的事。

    “可外面所有人都知道大王不顾众人反对,留一个女子在后宫,你觉得你跟大王之间没有什么,白修然会信吗?”阿修米雅凉薄的道。

    “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他就不是我喜欢的人。”顾倾之收起笑容,认真的道,“我信他就如同信任我自己一样,我相信他也一样。”

    留下这话,顾倾之告辞离开。

    阿修米雅彻底沉默,这话白修然对她过。

    当时在驿站,她劝他道:“如果大王真的宠幸顾倾之怎么办?”

    那个男子沉默良久,才缓缓道:“我信她,即使刀入心中,我依然信她,哪怕有时,嫉妒会让我失去理智,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我对她却是坚信不疑。”

    网,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