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撩人:老公大〕〔腹黑总裁狠给力〕〔某科学的疾风泪爷〕〔我是绝世树仙〕〔地球暴走时代〕〔帝国总裁的天价逃〕〔战神升级系统〕〔千亿新娘,总裁大〕〔御房有术〕〔次元中转站〕〔重生之军长甜媳〕〔鉴宝神眼〕〔龙纹剑神〕〔聊斋好莱坞〕〔帝道独尊〕〔绝品透视〕〔完美神话世界〕〔倾城逆袭妃:尊帝〕〔掌天弑神〕〔身家亿万的男保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九十七章目标一致
    镇南王府内。

    莫凌天玩弄着手中的酒杯,算算时间,蛊虫已经开始发作。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能忍到多久。

    册封的事,的确让他大动肝火。

    那个女人也学聪明,呆在莫沧澜的身边哪里也不去。

    他的人几次对她传送命令,她都视而不见。

    看来真的没有学乖,她是不见血不知道他的厉害。

    “王爷。”有人似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后,“宫里来消息,大王震怒,要严惩太医院的那帮人。”

    “哼。”

    莫凌天嘴角一勾,带着冷意,“她还真有出息。”

    “王爷的意思?”

    “把牧藤找来。”

    “是。”

    皇宫中。

    顾倾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几次从昏迷中疼醒过来,在床上打着滚,嚷着肚子疼,那声音的如同虚弱的猫咪,不靠近她嘴边,根本听不清楚她的话。

    “倾之,不会有事。”面具人拉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道。

    不知道是在安慰顾倾之,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他宁愿这疼痛自己来承受,也不愿意她如此痛苦。

    太医全部看一个遍,身体并没有异样,可是她的痛疼,明眼人全部都看的见,装都装不来。

    莫沧澜是让人拖下一个又一个的太医,还自诩是医中圣手,连一个女子的病都差不出来。

    “大王。”

    一个年纪非常大的太医被别人搀扶过来。

    “王太医,您身体不好,怎么过来呢?”莫沧澜对这位年长者非常的尊敬,上前几步准备扶着他。

    “臣的那帮学生连一个女娃娃的病都看不出来,作为师傅,老臣总得亲自过来看看。”王太医让人扶着走近床边,看着床上痛苦万分的人,额头上面的虚汗将头发全部打湿,脸色白的不正常,呼吸只有出的气,进的气几乎微乎其微,一看就是命不久矣的人。

    “太医,求求你救救她,不管你需要什么,我都给你弄来。”面具人单腿半跪,郑重的对着王太医行了一大礼。

    他生平没有求过人。

    现在他放下男人的尊严,只为能救顾倾之一命。

    即使太医告诉他,一命换一命,他也能舍弃他的命来救活她。

    王太医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又再看了看莫沧澜。

    他虽然这些年一直带在府上很少管事,但是也听,大王对一个女子很是特别,在后宫还未纳妃的时候,就把这个女子接入宫中。

    当时也是让很多太医来给女子看病。

    他如果猜的不错,应该就是床上的女子。

    可是现在看见带着面具的男人如此求他帮忙,难道是女子什么人?

    莫沧澜心中也是烦闷,这个带面具男人丝毫不避讳的他对顾倾之的关心,他的一举一动,无不明,他跟顾倾之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大王?”王太医试探的喊了一声。

    “就劳请太医给她看看。”不管他对面具人是有何看法,但两人的目标一致,先把人救回来再。

    如果人没了,其他都不用谈。

    王太医这才去看床上的人,脉搏混乱而且虚弱,但却探不到什么病因。

    良久。

    王太医叹口气,“大王,这事臣也无能为力。”

    莫沧澜一顿,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没有办法。

    “不过臣怀疑,这位姑娘被人下蛊。”王太医思虑一下,缓缓道。

    “下蛊?”

    莫沧澜与面具人同时道。

    蛊这种东西,寻常人都没有见过,现在却顾倾之中了蛊。

    面具人看着床上蜷缩着身子,捂着肚子的人,的确与他在一本残破的书中看到的记载有些类似。

    “你去哪?”莫沧澜看着要出门的男人,沉声的问道。

    “倾之如果真的中了蛊,这一晚上时好时坏,定有人在外面操控,抓住操控的人,倾之自然有救。”面具人沙哑着嗓子解释道。

    他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是事关倾之,话多点也无妨。

    王太医赞许的看着面具人,好聪慧的人,施蛊的人的确能操控他种下的蛊虫,而且他来的时候,隐约听到有鼓声响起,当时他没在意,这会儿想起来,却是非常可疑。

    “你可以去西南方向看看。”王太医提点道。

    面具人再次对他行了一谢礼,大步出门。

    “吴刚,顾大。”出了大殿外,面具人对着黑黑的夜色道:“不管用什么办法把人找出来,要活的。”

    两道身影领命,急速朝着西南奔去。

    莫沧澜看着老者:“王太医,您老刚才话没完吧。”

    以他对老者的了解,他的话从来都喜欢藏一半。

    “大王喜欢那姑娘吧。”王太医虽然老眼昏花,但是也活了这么多年,儿女情长的那点东西,他还是看的明白。

    莫沧澜虽然没有靠近床边,但是在房内绕着走了好几圈。

    他是看着莫沧澜长大,这孩子从来没有如此心神不安过,哪怕遇到再大的事,都是不动声色,偏偏在这个女娃娃事情上,他破例很多次。

    既然莫沧澜如此在意这个女娃娃,他不如做个好事,顺水推舟,让莫沧澜来救这个女娃娃。

    莫沧澜无奈的看着王太医,都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调侃他吗?

    “大王真的不想救那个姑娘吗?”王太医看着他,似要看透他的内心。

    莫沧澜苦笑,他也不好他对床上的女子到底何种感情?

    他只知道看不见她会莫名其妙的想她。

    看着她晕倒,他会担心害怕。

    他的书房里还有着她的一本书,当时是从镇南王府里拿回来的,书面上的画的确很让人想入非非,但是书里面有一页,他却是时时翻看。

    因为里面夹杂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一首诗。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诗是好诗,但是字却非常难看。

    这诗的意思,他懂。

    当时他以为这是她给他的一种暗示,可是现如今再想来,她到底对他什么心思,连他都不明白。

    “太医,孤不想瞒你,孤的确对她有不一般的感觉,但是一切还得等她好起来再。”莫沧澜压低着嗓音,算是承认。

    “大王不妨派人去趟醉红尘。”王太医指了一条明道。

    “太医什么意思?”莫沧澜看着他,醉红尘在玛塔城非常出名,因为它的酒,他不知道醉红尘还有它的另一面。

    “臣也只是听,那里住着一位高人,如果是蛊方面的问题,只要他出面,就一定会解决。”王太医也是偶然听到他的一个学生提起过。

    至于是不是真的,就要碰碰运气。

    事不宜迟,莫沧澜立马派人去请。

    半夜三更天。

    所有人都睡的很熟,一阵急匆匆的敲门声把人吵醒。

    “谁啊?”醉红尘的伙计揉着眼睛去开门。

    “你们谁会治蛊?”傅良乐问道。

    醉红尘的伙计心中一禀,警惕的看着来人,全是官服,“大人啊,什么是蛊?”

    “别给我装,把你们主事的叫出来。”傅良乐也不想跟他废话。

    “这大晚上的吵什么呢?”掌柜也被吵醒,披着衣服出来看情况。

    “掌柜的,官爷什么治……治什么东西,没听懂。”伙计赶紧给他使眼色。

    掌柜心中有了计较,上前笑着对着傅良乐行一礼,“官爷这急匆匆上门,可是有什么事?”

    “我们找会治蛊的人。”傅良乐也不打算跟人废话。

    事态紧急,还是赶紧把人找回去。

    “官爷真爱笑,玛塔城都知道我们醉红尘的酒是一绝,其他的人我们可不会。”掌柜四两拨千斤,把话推回去。

    “是吗?”傅良乐锐利的看着他,“可我怎么听,你们这里有人会治蛊。”

    “这是谁来诬陷我们醉红尘的,官爷,我们真的是冤枉。”掌柜假装惊恐的道。

    “马爷爷,外面怎么这么吵?”牧野从后面走出来问道。

    “少爷你怎么回来了,外面冷,你先回屋躺着,这些官爷只是来问点事。”掌柜赶紧过去把衣服披他身上。

    傅良乐也看到牧野,“孩,你知道谁会治蛊吗?”

    牧野走了一步停住,转身看着门口的男人:“我们这里只会酿酒,要治病找大夫。”

    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话如此老成冷静,让傅良乐另眼相看,他有预感,这个孩子的话,醉红尘的人一定会听,所以也没打算瞒着,“我们是奉了大王的命,来此处找人是为了救一位姑娘的命,她中了蛊,现在命在旦夕,听醉红尘里面有人会治蛊,特意来他帮忙。”

    牧野眼中的警惕才消散一些,“你要找的人不在玛塔城……”

    “少爷。”掌柜赶紧出声制止。

    傅良乐的眼睛一亮,从此话中能听出,的确有人能帮忙解决蛊虫,“那现在在何处?”

    “不知。”牧野简单答道。

    他爹出门有几天,每次出门都不会告诉他去哪,而且他也从来不问。

    “那有什么办法能联系到他?”傅良乐不愿意放弃。

    “马爷爷。”牧野看着掌柜的,他爹的行踪这位应该知道一些。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