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九十六章身份揭露
    面具人并没有因他的话,而停滞片刻,他只是淡然的看了莫沧澜一眼,后直接出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答案。

    莫沧澜狭长的双眼危险的眯起来,敢公然在他面前嚣张的,那个男人还是第一个。

    “大王。”一人青衣突然出现在大殿。

    “查的怎么样?”莫沧澜看着出现的人,沉声问道。

    “大王恕罪,面具人的身份一直未查到。”

    莫沧澜静默一会儿,“另一个呢?”

    “顾家独女,顾倾之。”身着青衣的男子坚定答道。

    莫沧澜眼底闪过了然,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藏在袖中的手却紧紧攥在一起,果然是她。

    他不是没有怀疑她的身份,可是她总是插科打诨,不肯跟他实话。

    作为天罗最大的富商顾雷霆的女儿,最出名的还是她嫁给白修然的事,连他当年在东悦还是三王子的时候都有所耳闻。

    可是她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去镇南王府当一个舞姬?

    是有什么目的?

    还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大王,刚刚我抓到一个人。”青衣男子如实禀报。

    “带上来。”

    “遵命。”

    田宝宝在皇宫外晃悠有一整天,皇宫守卫森严,他又碰不到顾倾之,最后铤而走险,寻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准备翻越围墙,让人抓个正着。

    当他被带到大殿的时候,看着王位上的男子,瞳孔一缩,想什么,又立马闭嘴。

    另一边,顾倾之很烦躁的看着她身后的男子。

    “你很闲吗?”顾倾之语气不善的问道。

    面具人不答她的话,只是锐利的看着她。

    “大哥,我们以前难道有什么过节?”顾倾之只能想到这个结果,这人每次看着她,眼神犀利,好像她欠他东西没还似的。

    面具人:……

    “难道是个哑巴?”见这人不答话,顾倾之自言自语。

    “心。”

    沙哑中夹杂着刺耳的破音,仿若砾石在地面摩擦的声音。

    面具人眼疾手快的把她手中的热水壶抢过来,她怎么如此粗心大意,一只手提着瓷壶,一只手倒着热水,偏偏跟他话,没注意,那热水差点全部淋在她的手上。

    顾倾之被他的声音惊住,这大概是她听过最难听的声音,“原来不是哑巴。”

    面具人狠狠瞪了她一眼,吓的她赶紧闭嘴,这么别人的确有些不礼貌。

    “你是不是觉得你的手烫一烫无所谓?”面具人厉声训斥道。

    “额?”顾倾之没反应过来,傻愣愣的看着他。

    “你要是敢让自己再受伤……”警告的话一半戛然而止。

    顾倾之这才反应过来,好奇的问了一句:“不然怎么样?”

    她受不受伤,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人也是奇奇怪怪。

    面具人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视线下移,盯着她的嘴唇,要是再不听话,或许可以再次进行一次爱的教育。

    顾倾之一见他那眼神,赶紧跳开两步,柳眉一竖,“我不管你心里什么念头,我劝你还是打消,我这人一向爱记仇,君子报仇还十年不晚,惹到我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你的。”

    面具人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提着瓷壶原路返回。

    顾倾之一愣,这人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她的警告?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谁也没有话。

    顾倾之盯着男子的背后,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别这身高貌似跟白修然的差不多,走路腰板挺直,两肩平坦,一看就像受过良好的教育。

    “哎哟,哎哟!”

    顾倾之突然捂着肚子蹲下去,嘴里不停的叫唤,“哎哟,肚子疼啊!”

    前面走路的人,只是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又转身朝前走去。

    顾倾之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看见一个个头差不多的人都幻想是白修然。

    如果真的是他,怎么可能会用那种眼神对待她?

    又怎么会对她置之不理?

    哪怕白修然知道她是装的,也会拉着她的手关心一番。

    撇撇嘴,顾倾之站起来,她这演技,也就白修然肯配合。

    大概是在乎你的人,不管你是不是装的,他都会在意,因为怕唯恐是真的。

    等着走了一段路,肚子隐隐作痛开始,顾倾之一阵苦笑,果真好的不灵坏的灵,她只是假装肚子疼而已,现在却真的开始疼起来。

    算算日子,也该到吃药的时候。

    可是莫凌天没有派人把药送来。

    这是打算让她自己去找他吗?

    册封的事,想必莫凌天那个神经病已经很恼火,如果她去找他讨药,没准又要受到上次的惩罚,想想,她背后一阵发寒。

    还是忍忍,或许肚子里面的虫子只是闹闹脾气,一会儿就安静下来……

    可是,肚子的虫子似乎心情很不好,她的脸色渐渐变白,脚步慢下来,额头的汗珠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手捂住肚子的方向,想向谁求救,却发现没有让她抓住的手。

    在倒下的一刻,突然被谁抱在怀里。

    难听的嗓音带着焦急,“倾之!”

    “呵呵。”

    她裂开嘴笑,果然只有在梦中她才能出现这样的幻觉,多久没有听见别人叫她倾之了。

    面具人看着昏倒他怀里的人,他虽然走在前面,但是时刻都在着后面的她,看着她耍赖假装肚子疼,他是又气又无奈,唯恐自己心软去拉她。

    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毅力才让自己不看她。

    可是后面,他慢慢发现,她的脚步越来越慢,也越来越沉重,每一步好像都很吃力。

    等着他再转身,就看着她惨白的脸,摇摇欲坠的要倒下。

    他的魂都快吓飞,索性在她倒下前接住她。

    “倾之。”他的心里五味成杂,看着她每天活蹦乱动的模样,怎么会突然晕倒。

    他略微懂一点医理,伸手探了探她的膜拜,却看不出是什么病情。

    无奈,只好把人抱起,大步朝前走去……

    大殿内。

    田宝宝跪在地上,头贴着地面,现在天气冷,但是他吓出一身的汗。

    王位上的男子太有压迫感,光是一个眼神都让他心惊胆战。

    “你想清楚没有?孤的耐心一向不好。”莫沧澜看着地上的男子,威严的道。

    田宝宝也是内心交战,开始他还把王位上的男子当成以前的顾三,可是一番话下来,他才发现,那人根本不在是他认识的顾三,而是一个王,一个能控制生杀大权的人。

    可是,顾倾之的话他也历历在耳,不能告诉莫沧澜,顾倾之的身份。

    “来人,把他带下去,擅闯皇宫者死罪一条。”莫沧澜见着他不话,冷声道。

    “大……大王饶命。”田宝宝真的被吓到,不停的磕头,“我只是来找倾之的,花不见了,我着急,就想请她帮忙。”

    莫沧澜纹丝不动的看着他,“孤的宫中可没有倾之。”

    “我没有谎,她……她……”田宝宝努力想想,顾倾之以前告诉过他一个名字,“对,香枝,她现在叫香枝。”

    “奥是吗?”莫沧澜似笑非笑,眼中透着危险,“你有何证据?”

    田宝宝一愣,除非当面与人对质,不然真没证据。

    莫沧澜也看出他的想法,继续问道,“你又是怎么认识她的?”

    田宝宝想了想,反正莫沧澜已经知道顾倾之的身份,索性把以前的事全部出来。

    想当初顾倾之可是救过莫沧澜一命,他应该不会对倾之不利。

    王座上面的人,起先还是静静听着,后来神色越来越凝重,“你孤就是顾三?”

    他真的很想仰天长啸,亏他莫名的吃醋,这个顾三何许人,原来是他自己。

    “对。当时你……不是,是大王你头受伤,什么都不记得,倾之就带着你去黎崖,一路上大王你很爱粘着倾之,别人靠近一点倾之,大王你就不高兴……”田宝宝越越声,不知道该不该。

    当时莫沧澜还只是顾倾之身边的顾三,可谓非常粘着顾倾之,只要他一靠近顾倾之,顾三就对他龇牙咧嘴,恨不能把他揍一顿。

    每次顾倾之一转身看不见的时候,顾三总要找他麻烦。

    但是凭心而论,顾倾之对顾三也非常好,有什么好吃的,都是紧着他先吃,也从来没有嫌弃顾三是个傻子。

    在甘南的时候,顾三闯了多少祸,可是顾倾之从来都没有冲着顾三发过脾气。

    大殿的门外,守门的太监拦住面具人的去路。

    “大王有事,等会再进去。”

    面具人哪管那么多,直接闯进去。

    大殿内的青衣男人看着人闯进来,想要去交手,被莫沧澜制止。

    “她怎么呢?”莫沧澜蹙眉看着面具人怀中的女子。

    “救她。”沙哑刺耳的声音带着不出的惊慌。

    他怀中的女子脸色越来越白,晕迷中,嘴里依旧痛苦的呻吟,不停的嘟嚷着,我错了,我错了,药……

    心中从来没有此刻杀意缭绕,到底是谁对他的宝贝做了什么?

    如果是眼前高位上的男子所为,他不介意取下他的项上人头。

    “愣着干什么,请太医。”莫沧澜叱喝道,一脸的冷意,那帮庸医,不是人已经无大碍了吗,怎么现在会出现这种情况?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