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九十四章 阴差阳错
    顾倾之好笑的看着话的人,“华姐,假如我不住手呢?”

    从她刚才进屋开始,她就瞧见人群中这位华姐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没准刚刚别人的找茬,这位在背后她什么也不定。

    华凝香原本以为她出口,顾倾之怎么都会顾忌一番,毕竟她是官家女子,若真闹的怎么样,对顾倾之可是不利。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顾倾之根本就不给她面子。

    华凝香心中是又气又怒,但是面上不能显。

    现如今大家都看着她,她怎么都得表现出她的风度。

    “香枝姑娘也不想在太妃寿辰这一天把事情搞大吧?”她特意道。

    “可是某人在惹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会把事闹大呢?”顾倾之手中的瓷片在女子脖子上来来回回的晃悠,吓的女子脸色一片惨白,心中懊恼,她怎么就听信别人的话,来找这么一位疯子的茬。

    这不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呜呜,我错了,香枝姑娘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回。”女子哭哭唧唧的喊道。

    “哟~,姑娘错在哪?”顾倾之可不轻易放过这人。

    杀鸡儆猴,有这么一回,相信日后谁再想找她麻烦,可就要想一想后果。

    “呜呜,我不该找香枝姑娘的麻烦,呜呜,你放过我吧。”女子真的被吓到,瓷片尖锐的抵在她脖子上,稍稍动一动,就能感受到疼痛感。

    她是真的不敢冒险,万一就像顾倾之的那般,即使杀了人,或许大王都不会找这人的麻烦。

    那她不是白死?

    “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死了的确可惜。”顾倾之啧啧两声,这才把瓷片拿开,悠哉的坐回原位,“今日我心情不好,诸位如果再有找麻烦的,可要想清楚。”

    她平日低调,可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这会往那一坐,比华凝香更像一位官家的姐,气势逼人。

    众人心中打怵,各自心里惧了三分。

    获得自由的女子,也是麻溜的远离顾倾之,唯恐再受一回惊吓。

    华凝香心中快要气死,到头来,竟然让顾倾之抢了风头。

    哼,她可不会轻易让顾倾之好过的。

    本来她跟顾倾之也没什么恩怨,怪只怪顾倾之最近太得大王宠爱,这就触犯到她的底线。

    如果把顾倾之换成墨怀瑾,她输一筹也能想的通。

    毕竟太师位高权重,墨怀瑾是先王亲封的郡主,光这位宠爱,她是比不上。

    可是顾倾之,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子竟然也爬到她头上,实在让她感到老羞成怒。

    经过这么一闹,顾倾之那一边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她也没在意,闭着眼睛假寐。

    脑子还在想着阿修米雅身后的人。

    只是没想到最后竟然睡着,等屋内的人最后走光,她还睡的昏天暗地,有谁进来她都不知道。

    脖子传来一阵剧痛,顾倾之在梦里骂了一声娘,昏迷过去。

    莫沧澜今日酒喝多,是被宫人搀扶着回到寝宫。

    寝宫内龙涎香的香气四处飘散着,龙床上纱帐早已放下,隐约能看见里面有个人影躺着。

    “谁?”莫沧澜问着旁边的宫人。

    “是……是香枝姑娘。”一个宫女声的道。

    她进来铺床的时候,人就已经睡在里面,她又不敢打扰,谁知道是不是大王的意思?

    毕竟最近大王对这位女子极是宠爱。

    莫沧澜低低一笑,醉眼迷离的看着纱帐中的人影,把两旁的人屏退下,自己慢慢的走过去,既然她想得到他的宠爱,他就如她所愿。

    夜还很漫长,一切都刚刚开始。

    可是谁都不知道,在一处偏殿内。

    一个男子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怀里的人,抱在手里,他才发现她清瘦不少,是吃过苦头吗?

    想到这里,他有些心疼。

    闭着眼睛的女子,神色安详,一点都不知道她刚才遇到的危险。

    如果不是他暗中出手相救,只怕这会儿是在温柔乡。

    或许,她也想得到那人的恩宠。

    只要一想到这些,他的手紧了紧,即使她有此想法,他也不会让她如愿以偿。

    他若得不到,谁也不想得到。

    怀中的女子似乎梦到什么,嘴中嘀咕一声,伸出双手无意识的搂着他的腰,在他怀里又钻了钻。

    男子即是宠溺,又是无奈。

    果然,宝贝回到自己身边他才感到圆满。

    这让他如何能放手。

    顾倾之感觉自己做了一梦,梦里回到从前,白修然搂着她,在她耳边亲昵着着情话,她心里很得瑟,但是表面还得装矜持,于是把头扎在他怀里偷偷乐着。

    ……

    翌日。

    宫人敲着寝宫的门几次,室内都无人理会。

    伺候的人面面相视,到底要不要进去看看?

    莫沧澜怀中抱着一人,蹙眉醒来,他昨日喝多,这会儿头疼。

    “让开,我要见大王。”门外,墨怀瑾气愤的对着宫人嚷道。

    她听莫沧澜昨夜宠幸一人,她想都没想闯进宫,她要亲眼看看对方是不是顾倾之?

    莫沧澜怀中的人好像也被门外的声音惊醒,软糯糯的喊道:“谁啊?”

    “嘭~!”

    门从外面被推开,墨怀瑾刚冲进去,就愣住。

    莫沧澜脸色不善的披着一件衣服看着床上的人,“怎么是你?”

    即使他昨夜酒喝多,可是依旧记得有谁告诉他龙床上躺着的人是香枝。

    怎么醒来的功夫,变成华凝香?

    床上的人也是一脸的惊恐,用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脸惨白一片,不知道该什么?

    “大王。”墨怀瑾喊了一声。

    “出去。”莫沧澜呵斥道,他现在心情极度糟糕。

    墨怀瑾瞪了一眼床上的人,果真好心机,不过只要不是顾倾之,她的心竟然能接受,虽然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宠幸别的女人。

    大概在她心中,顾倾之的威胁是最大的。

    等着屋内再没有其他人,莫沧澜眼中乌云密布,让华凝香解释一番,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不知道……,我昨天就感觉好像被谁打晕,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华凝香带着哭腔,她一个未嫁女子突然被人毁了清白,这会儿也六神无主,嘴里的杂乱无章。

    “你你被打晕。”莫沧澜抓住字眼,危险的问道。

    “恩。”华凝香可怜兮兮的点头。

    “来人,把香枝带来。”莫沧澜神色复杂,宫女应该不会认错人,如果最开始的是香枝,可是现在变成了华凝香,那么一定是被谁掉包。

    这事问问第一当事人,或许就明白。

    顾倾之从偏殿醒来,她自己靠在一个柱子旁睡着,身上还盖着一件厚披风。

    摸着自己的脖子,怎么这么痛。

    不对,昨天她在后殿,然后不心睡着,后来好像被人打晕。

    这么一想,她的手上上下下把自己摸索一番,应该没出现她想象的情况。

    心中正在庆幸,没走出去几步,就被宫人撞见,是大王要见她。

    大殿内。

    莫沧澜心情很不好,浑身缭绕着冷意。

    一旁的华凝香穿戴整齐,拿着锦帕不停的抹泪。

    顾倾之被带进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里面的不同,视线在两人间不断徘徊,难道昨夜这两人发生什么?

    “哼。”莫沧澜没好气的瞪着她,这一脸的无辜是给谁看的。

    顾倾之默默收回视线,努力将自己透明化,总感觉某人要找她麻烦。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怎么一个两个心情不爽都想到她呢?

    “你昨夜在哪?”莫沧澜沉声问道。

    “偏殿。”顾倾之谨慎的答道。

    “你去那干嘛?”

    “不知道,我本来是在后殿的,醒来就在偏殿。”顾倾之也不打算解释她被人打晕的事。

    “你连你自己怎么去的偏殿都不知道吗?”莫沧澜更加的不悦,其实他更想问,昨夜她是怎么到的他的龙床,然后不见,换成另外一个人。

    虽然他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是其他人搞的鬼。

    可他就是迁怒她,如果醒来怀里的人是她,或许他根本没有这么大的怒气。

    “大王恕罪,香枝真的不知。”顾倾之利落的跪下,道。

    不过,她心里腹诽,这位生气的主明明占别人便宜,这么好的事,按理赶紧安慰美人一番,给人家一个名分得了,没道理来找她的麻烦。

    她又没破坏他的好事。

    驿站内。

    因为阿修米雅的到来,特意修葺一番。

    院子的大门是在清晨被推开,阿修米雅憋了一眼进来的人,一夜未归现在才回来,不用想也知道见谁。

    “回来了。”她还是忍不住道。

    “嗯。”面具人声音沙哑,根本没有以前的清冷。

    “她见你应该挺高兴吧。”阿修米雅半垂着眼眸,心中复杂的问道。

    从他来找她帮忙开始,她明明可以拒绝的,可是依旧答应帮忙。

    “不知。”面具男子淡淡道。

    “额?”这下,阿修米雅诧异,“你没告诉她,你是谁吗?”

    面具男子默,她一直睡着,他就那么守她一夜。

    当然昨晚还发生什么,他也不想告诉阿修米雅。

    昨夜有些人的动作,他看的一目了然。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