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村扎纸人〕〔抗日之战将传奇〕〔完美风暴〕〔机变之乾坤诀〕〔在下慎二,有何贵〕〔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幻神〕〔超品巫师〕〔丹武帝尊〕〔极品小神医〕〔神魂丹帝〕〔生死突击〕〔重生校园:天下男〕〔都市透视小神医〕〔重生1988:城少的〕〔卡焰〕〔通天神捕〕〔龙组使命〕〔帝国总裁深深爱〕〔八零天后小军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九十三章真当她是病猫吗
    顾倾之不是什么纯情的姑娘,早前也被白修然亲过。

    但是白修然的吻如同他的人一般,含蓄不张狂,不会让人感觉到冒犯,当然还有点喜欢。

    可是这个一言不发就强吻她的男人,简直像一个野兽般,撕咬着她的嘴唇。

    双手推了几次,都未将人推开。

    顾倾之是又怒又气,是不是随便跳出个人都能羞辱她?

    麻蛋,她老羞成怒,狠狠一口咬下去,对方吃痛,退开一步。

    顾倾之赶紧用手把嘴死死的捂住,双眼瞪着对方,敢占她的便宜,下次别让她碰上。

    面具人深深看她一眼,眼中风云涌动,藏着让顾倾之心惊的东西。

    “香枝姑娘,快到你了。”一个宫女从远处急急走来。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进行着,偏偏顾倾之一直没有出现。

    宫女也是怕大王怪罪,寻了许久,刚听见一个人看见顾倾之朝这边去了,她才寻来,好在人真的在。

    因为有人在场,顾倾之不便什么,又瞪了面具人一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香枝姑娘。”宫女心的看着她的嘴,“你嘴上有血迹。”

    顾倾之的脸更黑,从怀里掏出一个面纱挂上。

    佰椛殿内,气氛越发的热闹,每场的表演都非常的精彩。

    莫沧澜喝着酒看着场中,华凝香穿着一件粉色夹袄裙,食指芊芊在琴上拨动,一缕头发从身后滑到胸前,从侧面看去,有种别样的美。

    瑾太妃看着莫沧澜的模样,心中很是满意。

    看来华家的这个丫头也可以选进后宫。

    阿修米雅虽也在看人弹琴,但是心思全不在大殿内,那人也不知去哪里?

    与她一同进宫的,结果走着走着人不见。

    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去见谁。

    她是越想越扎心,心中既是羡慕,又是嫉妒某人。

    琴音落,华凝香起身朝着莫沧澜行了一礼,又朝着瑾太妃行了一礼,声音清脆:“祝太妃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如今朝。”

    “就你丫头嘴甜,赏。”瑾太妃笑道。

    单单一个赏字,又让许多人正视起华大人家的这位千金,这可是今晚太妃口中第一个要赏的人。

    太妃的用意就不明而语。

    华凝香也是非常的高兴,再次福了福身。

    顾倾之进殿的时候,刚好与华凝香擦身而过。

    抱琴的女子眼中闪过显耀与挑衅。

    顾倾之感到好笑,虽那高位上坐着的人是很多女人的梦想,可是她丝毫不稀罕。

    自从她进来,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她一人身上。

    反正有面纱遮面,她无所谓的走到场中央,有人搬着一张桌子上来,上面放了一个惊堂木。

    有熟悉这一幕的人,瞬间眼睛一亮。

    当时醉红尘来一位书的女子,面纱遮面,桌上放着一个惊堂木,讲在兴起的时候,惊堂木一拍,极其有气氛。

    可惜后来,人再也没去。

    好多人都在打听女子的来历。

    今日看着人进来,依旧是面纱遮面,那双眼睛光彩夺目,难道真是她?

    “啪!”

    惊堂木一响,顾倾之卷着手腕上面的袖子,她今日不打算将西游记,而是讲的一段三国演义。

    并且这一段正是三国演义中的美人计。

    三国演义中出现不少美人计的片段,她讲的正是王允利用貂蝉对付吕布与董卓。

    顾倾之非常擅长讲故事,更会渲染气氛。

    她把貂蝉如何利用心计周旋于吕布与董卓之间的事,可谓是讲的入木三分,活灵活现。

    莫凌天肺都快气炸,这位是故意的吧。

    讲什么不好,偏偏讲美人计,是怕别人不知道她接近莫沧澜的目的吗?

    还是,她现在胆子越来越大?

    莫凌天危险的看着顾倾之,还真是一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

    他给了那么多次的教训,还学不乖。

    瑾太妃听着顾倾之的讲的美人计,也是一肚子的气,这位明目张胆的出她自己的心思啊!

    胆子不。

    墨怀瑾却不是这么想,她其实对顾倾之如今的目的不识很明白。

    在甘南的时候,她见过那位白丞相,句公道话,也是一位人中龙凤,若论样貌,与莫沧澜不相上下,一人妖孽似妖,一人飘逸似仙。

    顾倾之没道理舍弃白修然来此与众多女子争宠。

    她看着就不像一个迷恋权贵的女子。

    可是奇的是,她偏偏就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墨怀瑾看着莫凌天的方向,人是从他府中出来的,难道是他有什么目的?

    可是,顾倾之为什么要帮他呢?

    高位上面的人有意思的人看着桌前的人,蒙着面纱,看不清脸上的变化,不过他觉得眼前的人儿,似乎很不高兴,而且是极度不爽中。

    顾倾之的确不高兴,无缘无故被人强吻,是个泥人都会恼火。

    而且从到玛塔城后,她是处处被人欺负,心里早就压制着火气,今日借着这个引子彻底爆发。

    不是要她用美人计吗?

    行啊,她就讲美人计。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顾倾之把惊堂木一放,算是讲完。

    她正要上前对莫沧澜与瑾太妃行礼,眼风里看着阿修米雅,身子一顿,更让她生气的还是阿修米雅身后的人。

    带着玄色面具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阿修米雅的身后,修长的身体如同一颗白杨站立着,两眼看着她的方向,眼中依旧犀利异常。

    顾倾之的眼中顿时冒火。

    她还在猜轻薄她的登徒子是哪位,结果是跟阿修米雅一起过来的。

    羞辱她,到底是阿修米雅的意思?还是面具人故意而为之?

    瑾太妃不悦的看着顾倾之走到一步,偏头瞪着某一处。

    顺着视线一看,瑾太妃心中的不悦更大,顾倾之竟然敢瞪着阿修米雅,是觉得人家公主身份高贵,她比不上,受到威胁吧。

    乡野女子果然还是乡野女子,这点气都沉不住,她是如论如何都会反对王儿娶这样一个女人到后宫。

    莫沧澜也早就注意到她的反常,其实面具人站在阿修米雅身后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

    这不是寻常的人,这是莫沧澜的想法。

    现在看着顾倾之的反常更是与这男子有关,难道是两人认识?

    “咳!”

    阿修米雅不得不咳嗽一声,现在是在大殿上,所有人都看着,顾倾之却两眼冒火看着她这边,若东悦的王怪罪下来,只怕吃亏的还是顾倾之。

    顾倾之收回视线,压制着自己心中的火气,先是对莫沧澜与瑾太妃行了一礼,了些祝福吉祥话后,才离去。

    阿修米雅无奈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人,他这是又怎么招惹顾倾之?

    可惜带着面具的男人无动于衷,只是眼中看着离开人的背影,眼中的犀利渐渐化为眷念。

    能再次看见她真好!

    能看着她无恙,更好!

    他其实更想紧紧把她拥入怀中,天知道,他花费多大的毅力才克制自己的冲动。

    一道视线看过来,面具人迎面对上,空气中,两个男人的视线互不相让,他们都知道对方很强。

    只是面具人知道他要的是什么。

    莫沧澜有意思的看着面具人,对方眼中竟然带着敌意。

    难道他们也曾经认识?

    寿诞继续进行着,顾倾之去了后殿,她人刚进去,屋内笑的人群仿若被人掐住脖子全部禁声,那些女子齐刷刷的看着顾倾之,有不屑,有嘲讽,更有妒忌。

    顾倾之也不在意,她今日心情不爽,寻着一处地方坐下。

    她刚刚出去的时候,原本是打算回去的,结果门外的公公拦着她,让她去后殿坐着,是等会还要打赏。

    “哎呀,某些人啊,麻雀的命,偏偏想要变成凤凰。”有人出声阴阳怪气的道。

    “姐姐,你可要声点,人家那位心眼不大,万一到大王面前告我们一状,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也有人帮着附和。

    “呵呵。”顾倾之呵呵一声,毒舌道:“既然都知道还要找死,脑子里装的都是豆腐渣吧。。”

    “你谁呢?”最先开口的女子不悦的朝着她走过来,如同被踩着尾巴的猫。

    顾倾之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是不是她忍让太久,个个都以为她好欺负。

    “聪明的人是从来不搭话,你偏偏蹦出来,真为你智商感到着急。”

    女子的脸瞬间通红,也不跟顾倾之废话,伸手就要挠顾倾之的脸。

    “嘭!”

    只见一声脆响,瓷瓶撞在桌角的裂开声。

    瞬间一屋子的人再次没了声。

    大家胆战心惊的看着顾倾之手中的瓷器,尖锐的陶瓷碎片正好抵住女子纤细的脖子,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大家原本是来看顾倾之的好戏的,结果顾倾之把人制服。

    “你……你……要干……什么?”女子颤抖着声音,带着哭腔。

    “你们难道不知道,大王如今最宠我,哪怕我杀人,大王也不会有异议的。”顾倾之笑非常邪气,两眼扫视着屋内的人,她的视线看向哪里,站着的人赶紧垂下视线。

    老虎不发威,还真她是病猫吗?

    被她用瓷器抵住的女子吓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显然被吓住。

    “香枝姑娘,我劝你住手。”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