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豆腐渣英雄〕〔军友之家俱乐部〕〔历史科代表〕〔驭龙神尊〕〔一剑龙凰〕〔扑克巫师〕〔逍遥小神农〕〔龙武战神〕〔末世与新生〕〔超级学神〕〔极品绝世高手〕〔小仙女种田忙〕〔穿越蛮荒:拐个野〕〔重生之都市仙尊〕〔爱不盲目2〕〔秘碟二十一〕〔问道艰行〕〔那年,倾世的爱恋〕〔龙魂逆〕〔异界之神器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九十章归来
    玛塔城今天的庙会到此时越发的热闹。

    灯火摇曳中,站在高处看去,全是人头攒动。

    一处人群围绕中,听着一个书人正在故事。

    故事的内容,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

    但是前一段时间在醉红尘的客人应该很熟悉这个故事,曾经他们天天守在醉红尘听故事,可惜最后那位书的女子再也不去。

    让他们嘘嘘很久。

    这位书人也正是当时听故事的人其中之一。

    他非常喜欢女子讲的这个故事,可惜女子后来再没去,他又想知道后面的故事如何,无奈,自己让人给它写个续集,今天自己接着讲。

    “切,你这是自己的瞎编的吧,故事一点都不好听。”有人起哄道。

    “就是,没有人家那个能力,就不要自己随便乱讲。”

    书的人也是觉得故事差了一些,羞红脸,不知道要不要接着讲下去。

    “走吧。”一个孩从人群中退回来,他是从外面刚回来,恰好碰到庙会。

    无意间听到这个故事,让他突然想起一个人。

    那人也对他讲过故事,今天的故事很有她的风格。

    或许,有机会他再去一趟天罗。

    “少爷,你看。”罗东指着从客栈里面跑出来的一个人,突然道。

    牧野抬头去看,客栈的灯笼照耀下,一个瘦弱的男子打扮的人捂着肚子朝着前方走去,隔的有些距离,脸色他看不真切,一时没有认出是谁。

    看着人消失在人群中,他也不在意,不管是谁,对他来都提不起兴趣,他还有回去见他爹。

    “走吧。”牧野转身朝着另一边走去。

    罗东还是疑惑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向,刚刚那个从客栈里面走出来的人很像他在香陵城丞相府看到的那位女子,虽光线不太好,而且对方穿着一个男装。

    但是对方不经意的一个抬头,那脸实在太像。

    他原本打算让少爷看看,可是少爷好像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难道是他看错?

    醉红尘里,掌柜的见着牧野回来,高兴的赶紧把他带到后院去,“少爷你可回来,老爷这几天嘴上没,但是老奴看出来,他心里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

    牧野酷着一张脸,什么都没有。

    推开房门,可以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低头拨弄着什么。

    “爹。”牧野清脆的喊一声,走进来。

    周天云体贴的帮他们把房门从外面关上,让两父子好好聊聊。

    高大男子依旧没抬头,走近才看清楚,他指尖处有一个血红色的虫子,浑身血红透亮,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毒物。

    如果是寻常人拨弄这虫子,只怕再就被这虫子咬死。

    可是那虫子似乎很亲昵高大的男子,摇晃着头,跟着指尖四处摇摆。

    “这蛊王又长大不少。”牧野也伸手去拨弄虫子,丝毫没感觉到害怕。

    “回来了。”牧天狼随意的对着儿子道。

    “嗯。”

    “在外游历一圈,可曾学到什么?”

    听到这话,牧野的手一顿,似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刚刚还很酷的孩,嘴角一勾带着笑意,“学的不少,但是也遇见很有意思的人。”

    “是吗?”牧天狼似乎对着不是很感兴趣。

    “嗯,可惜不能给我做娘。”牧野语气中透着惋惜。

    牧天狼刚毅的脸这才动容一下,他儿子刚刚什么?

    “爹,如果你以后想再娶一位,一定要找个子瘦高,鹅蛋脸,脸上总是笑眯眯,很懂得吃穿玩,也会讲故事,脾气也不错……”牧野完全是把顾倾之的形象搬出来讲。

    牧天狼这才发现儿子出去一趟,真的变化很多。

    以前两父子对话都是五字以内,比如,“吃饭。”“好。”“出去。”“行。”

    结果今日牧野一句话这么多,看来真的有人影响他这个儿子。

    牧天狼:“你想听故事?”

    他明显抓的主题偏了,可是牧野也不否认,“嗯,有人给我讲过故事,很有意思。”

    有意思的故事吗?

    牧天狼蹙眉,好像前段时间,周天生跟他讲过,镇南王安排一个女子在醉红尘书,据故事的非常有趣,很多人过来听。

    他对那些没有兴趣,也不喜欢热闹的去处,就在后院看看他这些宝贝。

    如果世人知道后院中有这么的毒物,不知道还敢不敢再来醉红尘?

    牧天狼:“我让天生给你问问,他有个女子书非常有意思,好像最近没过来。”

    “书的也是个女子?”牧野来了兴致。

    牧天狼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们这里的确都是男子,不管是动作还是思想都是大大咧咧,很是粗糙,所以牧野从比一般同龄人成熟,而且也沉默寡言。

    可是这次出去回来,不管话,还是语气,都带着从来没有的快乐。

    难道他真的要找一个女子来照顾自己儿子?

    两父子在后院聊着。

    罗东也在跟周天生着出去的经历,当然在香陵城的事他也没有隐瞒。

    他差点把少爷弄丢,此事该接受惩罚。

    周天生,也就是醉红尘的掌柜,倒是没有在意,听到有人救了少爷,还四处粘贴少爷的画像,让人来认领,很是满意,心中想到,他要不要跟老爷商量下,寄点东西过去表示感谢。

    另一边。

    顾倾之忍着剧痛,两眼一阵发黑,踉踉跄跄的走到镇南王府,等再没听到鼓声,就晕倒彻底失去知觉。

    “王爷,她好像晕倒。”侍卫对着莫凌天道。

    “把她抬进来。”莫凌天阴冷一笑,带着危险。

    一盆冰凉的水往顾倾之脸上泼去,她一个激灵醒过来。

    上次的风寒刚刚才好,但是身子依旧虚弱,这会一盆冷水下去,她浑身彻底的凉透。

    “王……王爷。”

    灯火下,顾倾之一看见莫凌天那张阴晴不定的脸,心中一凸,感觉自己又要倒大霉。

    “你还知道我这个王爷。”莫凌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瞧你的,您可是掌管我生死大权的人,在我心中,您排第一位。”顾倾之的特别真诚。

    “是吗?”莫凌天从一盆盐水里面拿出一个鞭子,他特意让人浸泡的,鞭子沾染了盐水,抽在人的身上,那伤口可是火辣辣的疼。

    顾倾之的脸彻底没有血色,想跪却被人绑着跪不了,苦着一张脸,求饶道:“王爷,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绕过我这回。”

    “你错在哪?”

    顾倾之都快给跪了,她哪知道错在哪?

    这位一发神经,她即使没错也得赶紧认错啊。

    她脑海里快速理了理这几天发生的事,实在想不到是哪件让这位不高兴。

    “啊!”

    她正想着,一鞭子抽在她身上,痛的她叫起来,痛彻入骨的滋味,真是让人想大哭一回。

    “王爷,王爷,我……我……我不该瞒着你。”她眼中含着泪,孤注一掷的道。

    莫凌天抚摸着鞭子,不答话,等她继续下去。

    “今晚我遇到以前的故人,他们认出我,不过我没让大王知道,我骗他上厕所,就赶紧寻一个地方换衣服出来,找到故人,把他们带走。”

    顾倾之完后,等着莫凌天表态,她这是实情,只希望陶花能明白她的意思,赶紧离开去万慈堂。

    那里应该能保护他们的安全。

    莫凌天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女子狼狈的模样,头发全部散开,跟着水全部粘连在地上,实在没有形象可言,像个可怜虫。

    跟他知道的差不多,顾倾之的确没有相认,也很好的阻止那些人与莫沧澜相认。

    做的还算不错。

    只是他觉得有必要敲打一番,所以才让蛊师把顾倾之引回来。

    “你我要不要把那两个人杀掉,以绝后患。”莫凌天特轻飘的问着顾倾之。

    “全凭王爷的意思,而且我特意嘱咐二人,只当从来不认识顾倾之与顾三,他们应该不会出来。”顾倾之知道自己这么,莫凌天一定不会高兴,可是她也不想那两个人真的有危险。

    莫凌天下手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看看上官清影遭遇的一切就能知道。

    “啧,那两个人还挺聪明,我派的人去杀他们,竟然不在房内,大门口也没见他们出来,你觉得他们是怎么逃的?”莫凌天蹲下来,用鞭子戳着她的脸。

    顾倾之心中这才放心,但是脸上不能有丝毫的表现出来,“有可能是从后门跑的。”

    “是吗?可伙计没有看见一男一女从后门出去。”

    顾倾之默,那她也不知道。

    其实,陶花是把田宝宝打扮成一位女子,让他正大光明的从门口走出去的,至于她装扮成一个中年女子也正大光明的走出去。

    两人在街的某一处汇合,瞬间撒丫子朝着万慈阁跑去。

    牧野跟他爹聊完后,打算去休息。

    罗东站在外面,依旧想事情的模样。

    “你也休息吧。”牧野道。

    “少爷。”思来想去,罗东觉得还是应该对牧野一句话,“今天晚上客栈出来的一个人,长的跟香陵城丞相府上的那位女主人很像。”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诱妻入囚:霸宠重〕〔顾轻舟司行霈〕〔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成精后,大佬们抢〕〔成为首富〕〔英雄?我早就不当〕〔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薄少圈宠替嫁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