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明录〕〔爷的东宫我做主〕〔非凡教练〕〔大唐不良人〕〔幻弑界〕〔魔宠的黑科技巢穴〕〔舰娘之红色血统〕〔带着满天神佛穿越〕〔白骨入侵〕〔捡了块穿越石〕〔最强帝师〕〔海贼之恶魔狩猎者〕〔快穿之希望你更好〕〔娇妻火辣辣:陆爷〕〔盛妻凌人〕〔武道凌天〕〔青梅萌萌哒:竹马〕〔武道狂徒〕〔透视神医兵王〕〔狂兵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八十四章再遇故人(五)
    “不用你动手。”上官清影自信道。

    顾倾之挑眉,难道他还留有后手。

    “你俯耳过来。”

    “这么神秘?”说归说,她还是照办,俯下身子,听着他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就这么简单?”顾倾之不确定的问道。

    “不然你还想要多难?刀山火海里闯一闯吗?”上官清影调侃道,不是他小瞧她,就她那小胳膊小腿,就是别人让她把他背出去,她都未必能背的起来。

    顾倾之一囧,好吧,这是实话。

    “不过,我想问你,上次你明明都能告诉我,为什么还要我再跑来一趟?”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话,非得让她再来一次,是觉得这样好玩吗?

    “隔墙有耳,小心才是万策。”

    “确定是这样?”顾倾之深深的怀疑。

    “如果你连再来一趟都做不到,我怎么相信你有能力帮我把消息传出去?”上官清影很欠扁的说道。

    顾倾之狠狠瞪他一眼,要不是看他是一个病人躺在床上,她直接踹过去,这是怀疑她的能力吗?

    此刻,顾倾之也没有想到,就因为她偷偷溜出来,才侥幸保住自己的小命。

    黑暗的房间里,黑衣人一刀下去,砍在软绵绵的被子上,他伸手一摸,床上根本没有人。

    黑衣人暗叫一声不好,难不成这里设有埋伏?

    赶紧从房内出去,腿脚似乎绊到什么上面,铃铛叮叮当当作响。

    “谁?”外室的侍女端着油灯过来,还未看清,就被黑衣人一刀结果。

    黑衣人看着被他杀掉的女子很是高兴,原来是在这里。

    逐赶紧回去交差。

    顾倾之准备回去的时候,上官清影叫住她。

    “舍不得我?”顾倾之调侃道。

    “不,我只是告诉你,把你留下的脚印处理干净。”因为外面下雨,地上很明显的脚印。

    顾倾之的脸瞬间变成苦瓜脸,“大哥,工程如此浩大,我就是擦到天亮也擦不完。”

    “谁让你全部擦完,这间屋子,跟你那间屋子的脚印去掉就好,外面自有雨水洗刷。”上官清影无奈道。

    “这样吗?”

    “不然呢?全部擦掉?”上官清影深深怀疑,他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女人身上到底对不对?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顾倾之尴尬的笑道,赶紧擦掉自己的痕迹。

    等到她偷偷摸摸的再从隔壁爬到自己房间后,累了一晚上,她打算把湿衣服脱掉,门口不断有风灌进来。

    奇怪,她走的时候,房门是关着的啊。

    摸摸索索的去关门,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顾倾之心中一骇,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把灯点燃。

    冰冷的地下,一个女子直挺挺的爬在地上,周围的血已经凝固,油灯的碎片倒在周围。

    看着眼前的一幕,顾倾之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几乎滑坐在地上。

    她不是没见过尸体,只是深更半夜,就她一个活人面对一具尸体的时候,说不害怕都是骗人的。

    任着风吹了良久,久到她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这才颤悠悠的站起来,她也不打算换衣服了,把自己的头发扯散,像一个疯子似的疯疯癫癫的朝着门外走去。

    “呵呵,哈哈,呵呵……”

    漆黑的夜里,一个女子如此的在外面这般笑着,吓坏很多人,还以为是闹鬼。

    “王爷,不好了。”

    莫凌天正熟睡,就听见门外有人说话声。

    “什么事?”莫凌天压着火气问道。

    床上,一个美人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撒娇的缠着他,“王爷,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

    莫凌天一把推开她,起床穿衣。

    “香枝姑娘疯了!”传话的人说的非常谨慎。

    “她又出什么幺蛾子?”莫凌天脸色不悦的打开门,如果那个女子再不知好歹,就休怪他不客气。

    “真的疯了,她身边那个守夜的侍女死在外屋,她好像受不小的刺激,就在雨里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传话的人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场景,反正看着挺瘆人。

    “那个侍女怎么死的?”莫凌天眉头皱起,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被刀砍死的。”他看过,那手法干净利落,一刀毙命,应该是个练家子。

    “把她带过来见我。”

    “是。”

    顾倾之是被人拖着进来的,她浑身湿透,头发乱糟糟的,还有泥土在上面,衣服上也全是泥,就像在土里滚过一样,一张脸苍白的毫无血色,眼中再无从前的灵动,一片呆涩,嘴里却是不断的嘀咕着什么。

    莫凌天一看她那模样,也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吩咐下面的人,“请大夫过来。”

    “是。”

    等着婢女帮她泡个热水澡,大夫也过来。

    大夫诊断一番后,才出去对着莫凌天说道,“那位小姐应该是受了不小的惊吓,又淋雨,恐感染风寒,等我开几幅定神及驱寒的药,喝一喝应该就没大碍。”

    莫凌天一摆手,下边的人赶紧把大夫领下去。

    “王爷。”那位监视顾倾之的侍卫突然站在他的身后,恭敬的喊道。

    “去查查今晚是谁闯了我镇南王府?”莫凌天浑身缭绕着杀意,若不是顾倾之对他还有些用途,他不介意谁来杀,只是夜闯他府上,这就是打他的脸。

    是不是有一天,也会有人胆大的来杀他?

    “是。”侍卫退下。

    “今夜所有值夜的各领三十大板,罚奉薪一个月。”莫凌天看着外面漆黑的天气,冷冷说道。

    人到他府上,竟然没有人发现,是他这段时间太过仁慈吗?

    顾倾之在鸡鸣两更天的时候发起高烧,嘴里一直断断续续说着胡话,一双手在被子外面张牙舞爪的晃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被硬灌几碗药后,原本以为会安静一会儿。

    后来却全部吐出来,床单上面全是药汁。

    在旁边照看的人赶紧又禀报莫凌天,这样下去,万一人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王爷怪罪下来,她可担待不起。

    莫凌天手指在桌上敲打下,这才站起来,“看来我要进宫一趟。”

    皇宫内。

    服侍的太监为难的看着莫凌天:“王爷,大王还在休息,要不您等等?”

    “本王等的,可是本王府上的那位香枝姑娘可是等不得,既然大王休息,那我等会再来。”莫凌天沉声说道。

    莫沧澜在屋内敏锐的听到香枝二字,让旁边的人伺候他宽衣,“让王兄进来。”

    “大王。”莫凌天行了一礼。

    “王兄这么早进宫,可是有急事?”莫沧澜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莫凌天半垂着眼眸,“说来惭愧,昨夜臣府上遭了刺客,并杀了一人。”

    莫沧澜眼神这才发生变化,“何人所为?”

    “还未查出,臣猜想此刺客是想对香枝姑娘不利,大概把别人当成她误杀,可香枝姑娘也是受了刺激,也特意请了大夫过来诊治,可是现在突然高烧不退,吃的药全部吐出来,还不断的说着胡话,毕竟一条人命,臣斗胆进宫,让太医再帮忙诊治。”莫凌天说的情真意切,好像真的像一位关心人安危的好人。

    如果顾倾之在场看到这一幕,一定翻个大白眼。

    他何时这么好心过,没要她的命不错。

    定然是想利用她干什么?

    莫沧澜一听说她病了,瞬间站起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紧张:“来人,让张太医过来见孤。”

    “不,不用见孤,直接去镇南王府。”莫沧澜继续说道。

    莫凌天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看来顾倾之风寒一场,也不是全无用途。

    莫沧澜去镇南王府的事,瞬间有人告诉瑾太妃。

    “你说他去看那个女人?”瑾太妃神色有些不悦。

    “是。”一个小太监小心翼翼的答道。

    瑾太妃:“一个卑微的舞姬,竟然让大王亲自去看望,手段不小。”

    “听说是昨夜遭了刺客,受了惊吓,这会儿在床上病着。”小太监如实禀报。

    “砰!”

    瑾太妃手里的瓷碗砸出去,“祸国殃民,只会魅惑大王,当诛。”

    小太监吓的闭嘴,不敢再说话。

    太师府内。

    墨鼎天悠哉的喝着茶,“你亲眼看着大王去了镇南王府?”

    “是。”一个不起眼的男子恭敬道。

    “可知是为何事?”墨鼎天问道。

    “好像是为了镇南王府上的一个舞姬。”

    “舞姬?”墨鼎天嘴角含着笑,“怎么?是出了意外?”

    “太师神机妙算啊。”不起眼的男子一声恭维,“听说昨夜那女子遇了刺客,似乎受了不小惊吓,这会风寒入体昏迷中。”

    “咚!”茶杯砸到桌面,墨鼎天脱口而出:“不是死了吗?”

    “没啊,死的是一个婢女。”不起眼的男子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立马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墨鼎天神色瞬间不悦,这个女人命还真大,竟然没死。

    “爹,你们刚才说谁去了镇南王府?”墨怀瑾突然推门进来,柳眉倒竖,气冲冲的问道。

    她刚才可是在门外全部都听见。

    又是顾倾之,只要在她的问题上,莫沧澜就一次又一次的变得跟以前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