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村霸农女:傲娇夫〕〔三国帝王路〕〔玄道之门〕〔万古第一武帝〕〔白圭的商业帝国〕〔名门谋婚之宠妻无〕〔染指成夫:墨少的〕〔甜蜜军婚,兵王的〕〔工业之王〕〔无限婚契,枕上总〕〔黄天乱世〕〔杂烩饭摊〕〔重生八零盛世军婚〕〔末日夜叉恸〕〔诸天仗剑行〕〔重来之暖婚〕〔冰雪全能王〕〔我是高手〕〔异端教条〕〔炮灰女的生存法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八十三章再遇故人四
    上官清影懒的戳穿她,被绑架也不是一次两次,还学不了教训,能怪谁?

    “咳,咱也不要再叙旧,你打算怎么办?”顾倾之问道。

    以上官清影现在的状态,莫凌天要是再发下神经病,大概也支撑不了多久。

    “你下次过来,我再告诉你。”上官清影也不急。

    顾倾之翻个白眼,“大哥我来趟不容易,你让我下次来,我下次能不能来都是个问题。”

    没事派个侍卫监视她,她迫不得已用iyao,估计很快就要被发现,还不知道她等会回去能不能蒙混过关?

    “你会有办法。”上官清影斩钉截铁道。

    “呵呵。你也不要给我带高帽子,就我一个弱女子谁也打不过,又不能飞檐走壁……”提到飞檐走壁,她突然一顿,立马有了主意,脸上露出得意笑容,“后天子夜我再来。”

    上官清影看着她轻快的出去,嘴角也微微勾起。

    不久后。

    顾倾之住的院子里,侍卫突然有了意识,从桌上一跃而起,屋内没有顾倾之的身影,侍卫心生不祥,赶紧朝着外面跑去。

    院子一颗梨树下面,女子抱着树干,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待走近才听清她的话。

    “呜呜,你个没良心的,我都已经认错了,你为什么还是不理我?”

    “你以前说喜欢我的,是不是我不在,你就变心了?”

    “白修然,是不是我亲亲你,你就会抱着我?”

    她一身的酒气,死死抱着一棵树,不断的说着,最后还抱着树亲了好几口,疑惑道,“唔,你嘴怎么变硬了?”

    侍卫瞧着她那模样,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

    醉红尘的酒本来酒劲大,他最近是有些忙碌,或许小憩一会儿也没准。

    “香枝姑娘,外面风大。”侍卫劝道。

    顾倾之置若罔闻,好像没有听见般,依旧抱着树聊天,“白修然,我想家了。”

    说着开始呜呜咽咽的哭泣。

    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眼眶也红了,眼泪顺着脸颊刷刷往下流。

    看着格外的可怜。

    侍卫心底叹一口气,把她丢外面也不是一回事,直接拎着她的领子,把她从树上扯下来。

    “你放开我。”顾倾之两腿乱蹬,将一个耍酒疯的模样演的活灵活现。

    侍卫懒得跟一个酒鬼计较,把她往床上一丢,一床棉被死死盖住她,语带威胁,“再闹就把你丢池塘。”

    池塘就是顾倾之的噩梦,当初万青大冷天把她丢池塘里面,不呆足一个小时不准她出来。

    所以一提到池塘,她果然老实许多。

    一双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不闹,不闹,我很乖的。”

    侍卫撇开脸,也难怪王爷会让这个女子勾引大王。

    的确有资本。

    连他这种冷心肠的人,这一瞬间心跳就有些加速。

    他安顿好她,就赶紧出去。

    只是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她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哪里还有刚才的醉意。

    现如今为了自保,她这演技越发的炉火纯青。

    看了一眼门边,她又昏昏沉沉睡过去。

    傍晚时分,天空下起雨,砸在屋顶把顾倾之吵醒。

    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想要起来,一个黑色的影子背对着她站立。

    “嘭!”

    顾倾之一个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疼,疼,疼。”

    她揉着头顶上的包,刚刚好像又把脚裸处撞上,痛的眼泪汪汪。

    这声音也让男子转过身,莫凌天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女子的狼狈模样。

    “王爷。”顾倾之赶紧从地上起来。

    莫凌天闻着她身上一股酒味,眼神带着阴骘:“你又打算玩什么花样?”

    “额?”顾倾之脑子瞬间转了千百个回合,难道她今天去见司空清影的事,还是被他发现?

    “你故意崴伤脚,来吸引大王的注意,这点我不怪你,可你竟然在脚伤期间喝酒,难道不想让脚好?”

    顾倾之差点被这脑回路给跪了。

    这人绝对有被迫害症,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相信。

    虽然,她的确是面服心不服。

    “王爷,香枝错了。”她果断的请罪,“我就听说酒能活血,所以就想试试。”

    “所以你一次喝了一坛。”莫凌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一时贪杯,我发誓我开始就想喝一点。”她两指比划个距离,“有可能酒太好喝了,一点加上一点,就多点。”

    “你那点花花心思最好给我收起来。”莫凌天没听她解释,警告道。

    顾倾之赶紧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半响莫凌天没再说什么,她还以为躲过去。

    结果最后走的时候,莫凌天留下一句话,“今天到你该领药的时候吧。”

    “是。”顾倾之不懂他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要把药丸给她吗?

    前面一次都是婢女送过来的。

    “你忍着吧。”莫凌天冷漠看她一眼离开。

    我去,什么叫先忍着。

    没那个药丸,那个虫子就会闹,她怎么忍的了?

    开始没想着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突然发现肚子开始隐隐作痛。

    “幻觉,绝对是幻觉,嗯,肯定是拉肚子。”她赶紧安慰自己。

    等到后来,赶紧整个肠子都开始翻江倒海的绞痛,额头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虚汗。

    她整个人在地上打滚,“王爷,我错了。”

    侍卫在门外听着屋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手紧了紧,又松开。

    这是王爷特意给她的惩罚,不至于会要她的小命。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没有知觉的,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快没感觉……

    等她再睁开眼睛,熟悉的床顶,她才知道小命保住,看来后来有人喂她吃药。

    单手举过头顶,看着手指间的空隙,不管如何,她必须要救上官清影,为了救人,也为了她自己。

    她老老实实在屋里呆着,连门都不出一步。

    雨是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冷,她院子本来就没什么下人过来,现在更是只剩一个专门送饭的。

    莫凌天大概就她行动不便,也出不了什么幺蛾子,就把护卫招去帮他办事。

    送饭的婢女晚上睡在外室,她进来看了顾倾之几次。

    见着顾倾之早就熟睡。

    她才安心的去外室休息。

    等到子夜,顾倾之的眼睛瞬间睁开。

    打着赤脚偷偷走到门口,脚似乎碰到线头什么的。

    她低头慢慢摸索一遍,幸亏她没打算从门外出去,镇南王府连婢女都不简单,竟然真的在她房门边缠上一根丝线,线上好像有铃铛,如果她不小心撞上,就能把外室的人吵醒。

    她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又退回去。

    这两天别人看她是安安静静呆在屋内不出去。

    其实她自己做了很多事。

    她从床下面把绳索摸出来,绳索顶端有个爪手,很是利索的绕在房顶横梁上面,苦练两天,技术还是不错的。

    剩下就是往上爬。

    她深吸一口气,爬绳子这个事有点难,不过她也比较聪明,绳子间隔一段距离,她就打个结,有助于她不会手滑。

    因为几间屋子横梁都是相通的他,她顺着房间爬到隔壁偏房。

    等她终于偷偷摸摸的出了院子,身上早已一身汗,手上全部勒的红痕。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时候。

    夜里的气温低的吓人,她打几个哆嗦,走的都打颤。

    “你来了。”上官清影带着笑意。

    “大哥,我来一趟都快丢半条命。呜呜,真冷,你这屋子怎么比外面还冷。”顾倾之原本想跺脚,奈何受伤,只得改搓手。

    “你过来。”

    “干嘛?”

    话虽如此,顾倾之还是走过去,一只似铁如冰的手颤巍巍碰了碰她的手,又无力的垂下去。

    “我去,你这都快结冰。”顾倾之没想其他,把他的手重新抓住,放在手心里暖着。

    上官清影笑着看她,“以后不要在一个男人落魄的时候对他这么好。”

    “我爹对我讲,锦上添花永远比不上雪中送炭,在人困难的时候帮忙,要比落井下石好的多,没准以后别人也能帮的上自己。”她装傻充愣的说一通。

    “真羡慕白丞相。”上官清影淡淡说了一句。

    当初整个香陵知道白修然要娶顾倾之的时候,多少人叹息,说顾倾之配不上白修然。

    连他都是如此认为。

    可现在再看,她绝对配得上白修然。

    “他的确是运气好,不然咋能娶上我。”顾倾之得瑟的说道。

    “可听说当初拜堂,他连人都没出现。”

    “扎心了,不带你这样损的,他可跟我承诺过,再为我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嘿嘿。”说到最后,她透着一股的甜蜜。

    “他知道你被绑到这里?”

    “不知道。”一提这事,顾倾之都沮丧,当初被绑的太突然。

    而且当初香陵城肯定有人在帮莫凌天,不然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把她绑出城,完全算准她什么时候出门。

    想到这里,她就想到秦雁儿,要不是秦雁儿让人传信,说白晨轩在她手里,她也不会匆匆忙忙出去。

    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太蠢。

    “如果我能出去,我一定会救你。”上官清影郑重道。

    “哎,我现在是不敢走,肚子里面被人下了蛊,想走都走不了,我只希望你出去后,能不能传信给半世堂乔神医,问问他有没有解蛊王的药?”这是她唯一寄托希望的。

    “好。”

    “不过你怎么出去?我先声明,我没能力把你从府里给弄出去。”顾倾之赶紧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女主她有锦鲤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