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八十一章再遇故人(二)
    顾倾之偷偷摸摸进自己院子,刚推开门,里面的灯火亮了。

    莫凌天一脸的阴森看着她,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

    顾倾之心生不祥。

    “王爷,你怎么过来?”她略微有些心虚的问道。

    “哼。”

    莫凌天鼻子里冷哼一声,“你刚刚去哪呢?”

    “额?”她迟疑片刻,“就随便走走。”

    “随便走走?”

    莫凌天大步上去,一把掐住她纤细的脖子,“你当真本王这么好糊弄?”

    “不是?”顾倾之顿时感觉气管的地方难以呼吸,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无奈,只得双手胡乱想推开他,“王……王爷……”

    她的脸色转青,越来越难以呼吸。

    “王爷。”门外一个侍卫进来,看到屋内的情形丝毫不惊讶,仿若没有看见般:“今晚刺杀的人好像是宫里人。”

    “嗯?”

    莫凌天一把将顾倾之丢出去,她单薄的身子撞上木桌,摔下来,怀里的一个包子滚碌碌滚到莫凌天的脚步。

    几人的视线全部在包子上。

    “咳咳!”顾倾之咳嗽好几声才缓过来,润了润发紧的嗓子,逐开口解释:“我就是太饿,去厨房找点吃的,真的不是有意要骗王爷的。”

    “在皇宫就没给你吃的?”莫凌天问道。

    “没有。”顾倾之说的又委屈又可怜,她如果有吃的,何至于去厨房吃这些。

    “哼,你还真不是一个讨喜的人。”莫凌天不客套道。

    顾倾之沉默不语,她又不是金元宝,哪能人人都喜欢她。

    不过,好在她也是蒙混过关,莫凌天没在找她麻烦,跟着侍卫一同离开。

    但是刚刚侍卫的话,也让人玩味。

    刺杀她的人是皇宫里面的人,有点意思!

    今夜是个让人刺激的夜,她差点丢了小命,竟然又碰到熟人。

    一夜无眠,她睁着眼睛到天亮,脑子里面转过太多的东西。

    依旧又跟往常一样,洗漱吃过早餐去了宫里学礼仪。

    “香枝姑娘在想什么?”一个调侃的声音传来。

    顾倾之赶紧让开,刚刚想东西没注意,好像撞到谁?

    曹昔笑眯眯的看着她,旁边傅良乐木着一张脸也看着她。

    “曹大人,傅大人。”顾倾之行了一礼,心里默默把两人比对下,这两人应该不会是想杀她的人?

    曹昔一看见她眼底的青影,才露出诧异:“香枝姑娘这是整夜未眠?”

    “嗯,昨天回去的时候差点被人杀死,吓的我整夜未睡,小心脏到现在都还扑通扑通跳着。”顾倾之故意试探的说道。

    一听她这话,曹昔跟傅良乐同时感觉到此事的危险性。

    只见傅良乐上前一步:“香枝姑娘昨夜遇刺?”

    “嗯。”她点头。

    “不知可否在哪个地方?”有人竟然在玛塔城内杀人,此事非同一般,必定要告知大王。

    上次苍木山刺杀一事,还未查出眉目,现在又出现这事,没准是同一批人。

    “马车走了有半柱香的时间吧,当时天太黑,我看不清四周。”

    “那香枝姑娘是如何逃出来的?”

    “王爷特意安排侍卫保护我,我这才保住一条小命。”她把话说的冠冕堂皇,莫凌天怎么可能派侍卫保护她,监视她还差不多。

    “不知那侍卫在何处?”傅良乐是禁卫军统领,遇到这样的事,他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

    “应该在宫殿外面吧。”顾倾之也不敢确定。

    赶车的那位侍卫突然死掉,原本是打算给她找一位车夫算了,莫凌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让这位监视她的侍卫,直接出现在她身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好在皇宫不是随便人都能进的,所以侍卫就挡在门外。

    但据说宫中也有莫凌天的眼线,随时随地能监视到她。

    “告辞。”傅良乐一拱手,转身离去。

    曹昔也朝着顾倾之笑笑离开,此事还是尽早跟大王禀报。

    顾倾之上午的时候,学了一上午的礼仪,下午不知道是走路没看见,脚突然一歪,整个人摔个地上。

    手上擦伤,脚也彻底崴了。

    好巧不巧,莫沧澜恰好走过来。

    “孤不知道香枝姑娘礼仪学的如此卖力,给孤行此大礼。”莫沧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挂着坏笑。

    “大王九五之尊,必须大礼。”顾倾之皮笑肉不笑道。

    若不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管莫沧澜什么身份,她才不理睬。

    她接受的是现代教育,讲究的就是人人平等。

    “嘶!”她刚站起来,因为脚痛,又跌坐下去。

    “你脚怎么回事?”莫沧澜视线在她的脚上扫一圈。

    “大王,她就是装的。”墨怀瑾在一旁愤愤不平道。

    从刚才莫沧澜过来,视线就一直在顾倾之身上,这才墨怀瑾很是不舒服。

    即使顾倾之曾经救过莫沧澜的命,可她从小跟莫沧澜一起长大的啊。

    青梅竹马就抵不上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吗?

    更何况,他现在恢复正常,已经把从前与这个女人有关的事忘了,怎么还是对她不同?

    顾倾之没有反驳,半垂着眼眸,无所谓道:“果然下次要演的逼真一些,连郡主都能看出来。”

    她说完,又从地上站起来,只是左脚不敢使力。

    莫沧澜看着她逞强的样子,竟感觉到心中某一处微微有些心疼。

    在他还未弄清楚前,突然一把抱起她。

    顾倾之吓的一动不敢动,什么情况?

    “把太医叫出来。”莫沧澜对着身边的人命令道。

    “大王,我没事,真的。”都说被一个美男抱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为什么,她只感觉到惊恐。

    今日的莫沧澜难道吃错药?

    墨怀瑾更是眼中喷火,他竟然抱着顾倾之。

    “哼!”墨怀瑾一跺脚,眼中含着泪跑开。

    “大王。”顾倾之很是无奈,“我觉得你应该去追郡主,一个女孩子见到喜欢的人抱着其他女人,都会伤心的。”

    “你还是顾好你自己。”莫沧澜不理睬她的话,径直把她抱进宫殿。

    皇宫中,有谁注视着这边。

    看到这一幕飞快的离开,他要尽快禀报此事。

    当然也有人在偷偷看着这边,大王竟然亲自抱着一个女子,看来离宠幸也不远。

    脚裸的地方红肿一片,太医拿着银针替她扎了几针,又敷一些药。

    “姑娘最近几天不要太大动作,好好休养便可。”太医嘱咐几句。

    “谢谢。”顾倾之道了谢,随口又道:“太医,我最近有点失眠,总是睡不着,有没有让我快速睡觉的药?迷药也成?”

    太医一听她这话,为难的看着莫沧澜,迷药他没有,静神的药到是可以开几副。

    只是大王没开口,他不知道怎么回?

    莫沧澜看着顾倾之眼底浓厚的青影,的确是未睡好的模样,“那就给她准备几副静神的药,迷药也给她准备一份,万一定神的药吃着不管用,就让她试试迷药。”

    “额?”太医诧异张大眼睛,怎么连大王也跟着如此说。

    他到哪跟她去弄迷药?

    “太医还有问题吗?”莫沧澜不悦的看着他。

    “没问题。”太医赶紧说道,迷药这种东西都是市井之间不入流的东西,像他这种有身份的人是不屑自己制作,可是大王之命,他又不能不听。

    幸好顾倾之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不然定要与他理论一番。

    她家老爷子可是一代神医,比这太医医术可高明多了,还不是为她制作过迷药。

    “太医。”出了门,莫沧澜跟着出来,此刻的他展现帝王的威严,“孤刚刚看你盯着那位姑娘眼神闪躲一下,可是有事?”

    太医一见他那架势,心中一跳,对着莫沧澜跪下,“大王赎罪,刚刚那位姑娘低头说话的时候,我看见她脖子处有一圈青痕,虽然没怎么看清楚,但是以我多年的经验,她应该是被谁掐住过脖子。”

    本来他不应该说此事的,只是大王问起,他也说出来。

    “下去吧,此事不可再对第二人提起。”莫沧澜警告道。

    “是。”太医强忍着擦汗的冲动,赶紧退下。

    莫沧澜在外面站一会儿,早上听曹昔来禀报,她昨夜被人刺杀,现在又听见太医说她脖子上面有被人掐过的痕迹。

    可她什么都不跟他说。

    不管她要迷药是干什么的,他且当她是帮助入眠的东西。

    屋内,她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脚,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

    莫凌天盯她盯的太紧,如果她稍有异常,免不了要吃顿苦头。

    所以她直接让自己受伤,用自己来博莫沧澜的同情,她赌的是莫沧澜对她有几分情意,正好她也能接触到太医,迷药的事,只不过是她试探而已。

    如果太医不给,她再想别的办法。

    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莫沧澜竟然同意她的要求。

    有时候,她都在想,是不是莫沧澜体内她救的顾三还存在着。

    不然为何对她这么好?

    或者说,这是一个阴谋?

    “你在想什么?”莫沧澜进来看着她在发呆,问道。

    “我在想顾三,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顾倾之歪头,笑的非常的璀璨。

    “砰砰!”莫沧澜心中的某一处突然激烈的跳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