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宗师〕〔这个游戏会死人〕〔玄道之凡界篇〕〔佛系影帝实力宠〕〔名门女帝〕〔我的美少女富婆〕〔殿下绝宠,吻上花〕〔穿越绝宠凤凰医妻〕〔我真没有病〕〔修真小妖民〕〔天降老公,霸气总〕〔鬼摸山〕〔凡子真神〕〔校草的专宠:池少〕〔都市红粉图鉴〕〔绝代风华:嗜血残〕〔乡野孤儿〕〔不做末代掌门〕〔重生九零蜜汁甜妻〕〔杨广的逆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七十七章心动只在一瞬间一
    顾倾之看着眼前的人,即使乔装打扮,她也认出他是谁。

    莫沧澜直视着她,目光烁烁。

    “这是大姐姐的朋友吗?”小女孩歪着头问道。

    朋友吗?顾倾之嘴角微勾,“不。”

    听到她这般的回答,莫沧澜挑眉,连朋友都不是吗?

    “他是我的目标。”她眉眼一弯,狡黠的又说一句。

    “那就是大姐姐喜欢的人啰。”小女孩也高兴的附和。

    莫沧澜眼睛一亮,竟然无比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

    “就你懂。”顾倾之伸手拍拍小女孩的头,并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继续画画。

    莫沧澜看着她的背影,静默不语,心中的某一处莫名的兴奋与激动,好似身体里还藏着另外一个人,这人对眼前的女人有种别样的感情。

    “要不要试试?”顾倾之扭头,拿着笔刷问道。

    “好。”不管她到底有什么目的,这一刻,他随心来便好。

    一人绘画,一人挥笔书写。

    偶尔一个眼神对视,两人默契的一笑,又各自忙着自己的事。

    等到天黑透,小女孩的娘亲也回来,她对顾倾之不意外,只是看着多出来的一个男子有些诧异。

    顾倾之把东西收好,这才告辞。

    出了院子门,还能听见小女孩兴奋的声音传来:“娘,大姐姐的画太神奇,跟真的一样。”

    妇人扭头去看,结果天色太暗,看不真切,只得把小女孩抱起来,打算明早去看。

    “天色不早,大王还是早些回去。”顾倾之走到巷子口,行了一礼,客套的说道。

    “你一定要跟孤这么生分吗?”莫沧澜不懂她的一句话,就能影响自己的心绪。

    “你是高高在上的王,而我不过一介民女,身份本就不同。”顾倾之平静的陈述一个事实。

    “你何时这般在意过身份?”莫沧澜上前一步,不满的问道。

    顾倾之抬头看着他:“大王了解我?”

    因为天暗,所以他看不真切她眼角眉梢中的嘲讽。

    莫沧澜心中有什么涌上来,却无从诉说,他的感觉告诉他,她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香枝就不送大王,先行告退。”她再次行了一礼,随后离开,走的自然洒脱。

    镇南王府中。

    灯火摇曳,一人坐在大厅内等着她。

    “王爷,在等我?”顾倾之走进来,随口问道。

    莫凌天看着她,果真不能小瞧女人,眼前的女子,竟真的把皇宫的那位迷的团团转。

    “你们今天见面?”莫凌天靠在椅背上,眼神慵懒。

    顾倾之发出一声轻笑,也寻了一个椅子坐下,“王爷的消息真灵通。”

    不过,这次的见面并不是偶然,她特意在醉红尘的门外等着他出来,为小女孩画画是真,但是诱导他跟来也是真。

    只能说今天的效果不错。

    她越是冷淡,他反而是有些急躁。

    皇宫中,莫沧澜刚回宫,就听见身边的太监禀报,瑾太妃过来。

    莫沧澜的娘出生卑微,所以一出生,就过继给这位瑾妃抚养,瑾妃也是把他当成亲生儿子养大。

    莫沧澜也对他这位养母很尊敬。

    现如今莫沧澜成为东悦的新王,原本是要封瑾妃为王太后,可惜瑾妃自己不同意,依然保留自己原来的称号,所以现在的宫人都尊称她为瑾太妃。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瑾太妃即使没有太后的头衔,但也如同太后一般。

    “额娘,你怎么过来?”莫沧澜迎上去。

    瑾太妃最近几年身体不好,天气稍冷,都是呆在青鸾殿不出来。

    “听说你最近经常出宫?”瑾太妃慈祥的问道。

    她本来不打算管这个闲事,可是自从仓木山刺杀事件后,她很是担心他的安慰。

    他老是出宫,万一谁打算对他不利,再出个什么意外,对东悦来说,是个灾难。

    莫沧澜一听这话,扫视一眼她身边的人,瑾太妃身边那几个人吓的缩着脖子,心里苦道,不是他们告状啊。

    “你也别看他们,你这三天两头往外跑,开始我还以为你去见怀瑾那丫头,后来才听别人告诉我,你去醉红尘。”瑾太妃说道。

    “儿子让娘操心了。”莫沧澜扶着她往殿内走去,“儿子也是听说醉红尘来了一位说书人,讲的故事极有意思,特意好奇才去看看。”

    “可我听说那说书人是位姑娘。”

    “世上说书人本就不讲究个男女,只要书说的好就成。”莫沧澜四两拨千斤把话题扯开。

    “既然连你都说好,有机会我也去听一听。”

    “哪能让额娘受累,孤颁一道旨意,让她进宫为额娘说一段。”

    "好。“瑾太妃知道她再问下,也没有意义。

    他也根本不会给她说实话,闲聊几句,才离开。

    等着瑾太妃离开,莫沧澜才开始思考,他的确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一个人的面前失态。

    他随手从桌上压的一层宣纸里面抽出一张,那上面是他写的颁布令,不过已经废弃,只因为上面无缘无故多一个名字——倾之!

    在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谁叫这个名字。

    可是他又如此的肯定这是一个名字,还是一个女子的名字。

    鬼使神差般,他落笔就写下这个名字。

    不其然,他脑海中浮现一个人的身影……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

    他嘲笑的把宣纸再次压在最下面,世上哪有这等事,她明明就叫香枝。

    当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洒向大地。

    一户人家的院子,妇人起床打扫院子,不经意看到墙上的景色。

    “嘭咚!”手里的铜盆摔在地上。

    墙面上大片大片的牡丹艳丽的盛放开来,一只黑色的野猫从叶枝下探出头来,好奇的瞧着眼前的人,几只蝴蝶翩翩飞舞在花间。

    妇人不由自由的走过去,小心的摸了一摸,竟然是画,她还以为是真的。

    难怪昨日丫头一直缠着她说,那位大姐姐如何如何的厉害。

    此画作太过神奇。

    妇人兴奋的进屋,摇醒孩子:“那墙上的画,真的是昨天的姑娘画的?”

    “嗯。好看吧!”小女孩高兴的回道。

    “好看。”妇人喃喃自语。

    没几日。

    陈家院子墙面的画,瞬间轰动整个玛塔城,许多人跑去看热闹。

    很多人猜测画画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听小女孩的口气,是一位蒙面的大姐姐,有些人瞬间联想到醉红尘说书的那位姑娘。

    可惜,那位蒙面的女子几日未去醉红尘说书。

    好些人都询问醉红尘的掌柜,那位说书的女子去哪里?

    醉红尘的掌柜心中无奈,当初是镇南王把女子安排在此处说书,他总不能说让这些人去问镇南王。

    “大王,你见面好像真的一般的画吗?”曹昔兴奋的说道。

    莫沧澜默,他怎么没有见过,他也曾参与过。

    他现在心情很郁闷,这几天他都去醉红尘,可是她再没有出现?

    她是遇到什么事?还是身体未康复?

    总之,他最近心里乱七八糟,总是想着她到底怎么了?

    曹昔因为心情不错,丝毫没察觉到莫沧澜的心情变化,独自说道:“真是没有想到,谁如此鬼才,竟然能把花那样画出来。”

    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深深被震撼,他们平常绘画,都是平面的在宣纸上面画出来,即使画面再逼真,也感觉是静物,可墙上的画却跳脱这种拘束,由于画法的不同,让人视觉感官产生一种,花是活的。

    “就是墙上的那一行字是一大败笔。”曹昔惋惜道。

    莫沧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字很差吗?”

    “差倒是不差,但是如果没有那一行字,画更好。”曹昔实诚的说道。

    莫沧澜笑的更危险,“是吗?”

    “嗯。”曹昔点点头,随后又像想到什么,“大王,那字与你的字迹还有几分相似,第一回见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你在上面题字的。”

    他自己说着就笑出来,莫沧澜怎么可能回跑到一户人家留下一行字。

    “那就是孤写的。”莫沧澜咬牙切齿的说道。

    “额?”曹昔一愣,疑惑的看着他,不像说谎的样子,“咳,其实吧,那字极好,配着画简直就是锦上添花,相映成辉。”

    “可刚刚爱卿你说,那是一大败笔。”莫沧澜眯着眼睛看着他。

    曹昔一僵,尴尬的揉揉鼻子,“实在没想到是大王你的墨宝。”

    不过,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字是莫沧澜写的,那画呢?

    “大王。”曹昔满眼的亮晶晶。

    莫沧澜警惕的看着他,“什么事?”

    “臣就想知道,画画的是哪位?”好多人猜测是醉红尘说书的女子,可是无凭无据,也只是猜测。

    “你不是猜到吗?”一提到某个人,莫沧澜心中郁闷之气更加大。

    难道真的要他去镇南王府才能知道她到底怎么样吗?

    他堂堂东悦的王,多少女子想要得到他的宠幸,他干嘛要在意一个别有居心的女人?

    “真的是那位说书的女子?”曹昔压抑自己的兴奋,试探的问道。

    “爱卿似乎对她不一般!”莫沧澜心中有些酸溜溜,“不过一个没有二两肉的女人,世上比她好的女人多的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清宫攻略(清穿)〕〔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