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湖奇闻记〕〔最后一个强者〕〔九层仙莲〕〔末世之骷髅大佬〕〔我的放牛班〕〔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夜鸦主宰〕〔神级黄金指〕〔傅先生,你被挖墙〕〔我是FIFA球王〕〔玩转二十四小时〕〔于位面中穿梭〕〔宗师订制〕〔史上第一小前锋〕〔境界碾压系统〕〔我真不是开玩笑〕〔魔导士的次元之旅〕〔穿越成了小男太〕〔大魔王索隆〕〔逆几率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七十五章酒楼说书人(一)
    十日后。

    天气虽然冷,但是阳光正好,很多人都在太阳下坐着。

    顾倾之大病初愈,身子虚弱的靠在廊柱上,眯着眼看着天上的太阳,苍白的脸在阳光映照下,几近透明。

    “香枝姑娘,王爷请你过去。”一个下人过来说道。

    顾倾之点点头。

    自从仓木山晕过去,她被士兵送到莫凌天处。

    看着她那副狼狈的模样,莫凌天嫌弃的把她丢一边,后来才让人把她带回镇南王府。

    孤零零的房内,除了一个郎中模样的人每天过来替她诊治,再无一人过问。

    就连那些丫环都懂得仗势欺人,不肯上前端茶递水,每日一碗白粥放在桌上让她自生自灭。

    人在病痛中,会想到很多。

    南君说的对,她以前的确生活在甜蜜罐子里面,体会不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现如今落到这般境地,她独自一人在异乡,才体会到这种艰辛与无处诉说的酸楚。

    整整十日。

    因风寒,她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乍寒乍热间,她生生挺过来,很是奇妙,在那段不是很清醒的时间里,她却比任何时候清醒。

    莫凌天喝着热茶,见顾倾之进来。

    几日未见,顾倾之脸颊消瘦,即使衣服遮掩,也能看出清减不少。

    清丽的人儿硬生生被折磨失去光泽。

    “王爷。”她不轻不重的唤了一声。

    莫凌天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你总要吃些苦头才知道本王到底说的是真是假。”

    “王爷教训的是,香枝以前顽劣,还请见谅。”

    “晚了。”莫凌天将杯子往桌上一放,“大王立马就要要将郡主接入宫中,你留着还有什么用处?”

    他这话已经透出杀机,一个无用的人,死了比活着更安全。

    “不晚。”她丝毫不为所动,淡定的回道。

    “是吗?”莫凌天锐利的看着她。

    她认真的看回去,“如果王爷肯帮忙,即使大王将郡主接入宫中,我也能让他们互相猜忌,让郡主由爱生恨。”

    “好。”莫凌天站起,压迫的看向她:“本王再相信你一次,如果不成功,你,就去死吧!”

    顾倾之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王爷放心,我还想长命百岁。”

    ……

    玛塔城最出名的酒楼当属醉红尘,它里面的最有名的酒也叫醉红尘。

    不管是达官贵族,还是文人学子都爱去那里。

    这几日醉红尘却出现一件稀罕事。

    一个女子蒙着面纱,天天去醉红尘说书。

    就一张桌子,一把凳子,她往那里一坐,就说上一个时辰的书。

    而且,她一不要钱,而也不搭理谁,时辰一到,自动离开。

    开始别人也没在意,可是听着听着,众人却听上瘾,她说的书别人都未听过,故事精彩离奇,她也很会渲染气氛,别人刚听到起兴,她起身,整理整理衣物离开。

    曾有人拿出一锭银子,让她继续再说半个时辰,结果女子眼皮都未抬一下,转身离去。

    皇宫内。

    “大王。”曹昔看看时辰,也不早了,一作揖,“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告退。”

    莫沧澜好笑的看着他,“从没见过你这副模样,怎么?是看上谁?”

    “大王莫要说笑。”曹昔有些羞涩,“就是最近醉红尘来了一位女子说书,每天都差不多是这个时辰,如果去晚了,是听不到的。”

    “奥!”莫沧澜挪揄的看着他:“什么样的女子,能把我们曹大人给迷住?”

    “蒙着面纱,看不清长相,但若没猜错,应该是镇南王府上的那位舞姬。”曹昔说着说着,脸上带着笑意,从仓木狩猎有一晚,听到她念诗开始,他就觉得这个女子不同。

    在醉红尘再听到她端坐在桌前说书,他更是深深被震撼。

    虽然带着面纱,看不到她的模样,但是通身的气质更让人折服。

    她说的故事传奇精彩,有时候还会来上两段说唱,她与一般的说书人不同的地方,大概是她波澜不惊的态度,不管你听或者不听,她只把她的故事说出来,到点就走,从来不肯拖延半分。

    “香枝?”莫沧澜俊眉微蹙,再从别人嘴里说起她,他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听说仓木山的时候,她也昏迷。

    士兵禀报,她浑身发烫,面颊无色,左侧胳膊似乎被树枝给刮伤。

    想必她那晚就已经感染风寒,可她却没有说出来。

    当时他急着墨怀瑾的伤势,没想过她也会受伤。

    这些天,他强忍不去看她,也不去想关于她的事。

    连他自己都闹不清楚,她对于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他唯一清楚,她只是他大哥用来对付他的一个美人。

    莫凌天的心思,他比谁都懂,一直都不服气,是他坐上东悦王国的宝座。

    其实不止莫凌天,朝中还有很多不支持他的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天晚上,会有四拨黑衣人想要杀他。

    他也不傻,四拨人中,真真假假要杀他的人,他也分的清,只是他现在要弄清楚,到底是谁最想他死?

    顾倾之今天去醉红尘有些迟,已经好多人都守候在那里。

    见着她进来,很多人跟她打招呼。

    一杯清茶放在她说书的桌子上,醉红尘的伙计朝着她一笑,他也听了她几日的说书,很是喜欢她讲的故事。

    “昨日我们说到哪里?”她端着茶杯,随口问道。

    “啊,我知道,猪八戒在高老庄娶媳妇那一段。”有人高兴回道。

    “好。”她顺手拿起惊堂木一拍,大厅里人全部安静下来。

    醉红尘二楼之上,一人玩味的看着底下一切。

    蒙面的女子不慌不忙开始说起书,话说唐僧跟孙悟空走到高老庄这个地段,就听见庄主的女儿被一个猪头大耳的妖怪强占,请人帮忙除妖……

    说书的女子,声音清脆,吐词清晰,故事是跌岩起伏,她讲的也是绘声绘色,让人听的入迷。

    她足足讲了大半个时辰,才停住。

    “非常抱歉,今日身体有些不适,暂且到这里。”她站起平淡说一声,又匆匆离去。

    很多人恨不能拦住她,让她一口气把书说完再离开。

    当然也有人这么做过,可惜,蒙面的女子油盐不进,她身边跟着护卫,逼急,护卫直接把闹事的人揍一顿。

    “大王,怎么样?”曹昔凑近小声的问道。

    也是凑巧,他有一次到醉红尘喝酒,就听到楼下的说书声,起先他是不经意听听,听到后头,却是欲罢不能。

    这几日,蒙面女子天天过来说书,而他也是天天过来听书。

    “还真是她。”莫沧澜眼中的玩味更加明显。

    是先前的计策不通,又改变计策吗?

    曹昔疑惑的看了一眼莫沧澜,他问的是故事?大王似乎理解错他的意思。

    “走吧。”他也站起身。

    本来他不打算来的,神使鬼差,他换了一套便衣过来。

    却又怕她看见他,特意选了一处她不容易看到的地方。

    很奇妙的心理,他到底再怕什么?

    更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怕?

    他何曾怕过什么,今日心中却涌出一丝的怕,是怕她看见他后,眼中流出的失望吗?还是怕她责备那日弃她而去,不顾她的死活?

    明明他与她并不熟悉,因何而来的这种想法?

    这不是只有最熟悉、最亲近的人,才会有的想法吗?

    作为一个帝王,这是最不该有的情绪。

    这个女人,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远离。

    “香枝姑娘,王爷在车上。”从醉红尘出来,侍卫低声说道。

    顾倾之扫了一眼马车的方向,抬脚走过去。

    “你真令本王刮目相看。”莫凌天扯下她的面纱,轻佻的说道。

    顾倾之静静看着他,不悲不喜的模样:“王爷谬赞。”

    “本王真的有些舍不得把你让出去。”他挑着她的下巴,凑近暧昧的说道。

    “有了江山,王爷还怕没有美人吗?”

    莫凌天看着她那张平静的脸,索然无味的往后靠去,以前讨厌顾倾之那张没心没肺的笑脸,总是想要虐待一番,可她真的变了模样,他突然觉得以前的她更让他兴趣大一些。

    现在的她太过冷静,也太过平淡。

    仿佛一滩死水,怎么都不会起风浪。

    “你可曾怨过本王那般对你?”莫凌天问道。

    顾倾之在马车上坐好后,这才回答他的问题:“怨又如何,不怨又如何,我小命就握在王爷的手里,一切听王爷的便可。”

    中规中矩的回答,莫凌天不算满意,但也不算不满意。

    “今天大王去了醉红尘。”莫凌天话锋一转,缓缓说道。

    “比我意想的要早。”她垂眸不知想起什么。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莫凌天问道。

    “继续说书。”

    “那本王就静候佳音。”

    翌日。

    她又在同一时辰过去说书,说完就走,绝不多留片刻。

    即使有人递上拜帖,想要结交一番。

    她也是淡淡拒绝。

    莫沧澜又来听她说书,不过依旧不打算见面,她也不急,他越是不见,她反而胜算更大。

    “曹大人,我刚刚递的拜帖,被她退回来。”一书生模样的男子小声对着曹昔说道。

    “行了,我知道。”曹昔无奈道。

    他就知道她不会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诱妻入囚:霸宠重〕〔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成为首富〕〔重生六零俏媳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名门婚约:霸道总〕〔薄少圈宠替嫁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