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村霸农女:傲娇夫〕〔三国帝王路〕〔玄道之门〕〔万古第一武帝〕〔白圭的商业帝国〕〔名门谋婚之宠妻无〕〔染指成夫:墨少的〕〔甜蜜军婚,兵王的〕〔工业之王〕〔无限婚契,枕上总〕〔黄天乱世〕〔杂烩饭摊〕〔重生八零盛世军婚〕〔末日夜叉恸〕〔诸天仗剑行〕〔重来之暖婚〕〔冰雪全能王〕〔我是高手〕〔异端教条〕〔炮灰女的生存法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七十四章狩猎(六)
    莫沧澜阴晴不定的看着黑暗中的某一处。

    藏在暗处的人就如同一条毒蛇,随时一口就要人命。

    黑暗中,毒针再一次射出。

    莫沧澜抽出身上的佩剑,准备的挡住读毒针的来势,只听针尖撞上剑身的叮当声,毒针被挡开。

    “啊!”

    打斗中的某个黑衣人敢感觉被什么扎一下,瞬间吐血身亡倒地不起。

    好身手!

    顾倾之心中大赞一声,如此昏暗的环境,他竟然能准确挡住毒针的来路,了不起。

    “走。”莫沧澜一把拉起地上的墨怀瑾,朝着旁边退去。

    铁叶兰也拉着童月柔急忙离开。

    可惜,此时第一波的黑衣人明显占山峰,护卫死的死,伤的伤,就连帮忙的黑衣人都损失不少。

    莫沧澜他们根本出不去,只能寻一个安全的角落,躲避黑暗中的偷袭者。

    顾倾之看着也着急,正想着对策,刚扭过身子。

    突然对上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小心脏在一瞬间差点停止跳动。

    别人说最怕屋漏偏逢连夜雨!

    她现在吓的一动都不敢动,她也不用担心别人的安全,还是好好考虑自己的安全。

    借助微弱的火光,绿莹莹的眼睛旁边又出现几双绿莹莹的眼睛,她不用猜也知道是野兽,或许有可能就是狼。

    也不知道这些野兽是嗅到空气中的血腥过来,还是被这打斗吸引过来。

    反正此刻,这群野兽盯上顾倾之。

    顾倾之现在是进退两难,她如果跳出来,只怕那群黑衣人轻易要她小命,可是她不跳出去,这群野兽也能要她小命。

    她心中发出一声苦笑,她到底是得罪哪路的神仙,要这样整她?

    手在身后胡乱的摸着东西,如果野兽扑过来的时候,她至少还能自救一番。

    当手摸到包裹里面的肉干时,顾倾之的眼睛亮了,天助她也。

    莫沧澜正拉着墨怀瑾四处躲避的时候,突然听见黑暗中发出一声惨叫,一个男人痛苦的滚出来,他好端端的躲在暗处正准备再次射出毒针的时候,天降一块肉干,正好砸在他的头上,他还未弄清楚是什么情况,一头狼扑倒他的身上,凶恶的咬在他的脖子上。

    鲜血如注,狼尝到血腥味,更加不肯放弃嘴里的猎物。

    男人还没爬出多远,就活生生被狼咬死。

    打斗中的黑衣人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出现狼。

    而此时,从黑暗中不断有肉干被抛出,一头接着一头的狼跃到众人的面前。

    什么情况?

    这群狼难道是有人饲养的?

    这是所有众人此刻的想法。

    莫沧澜看着顾倾之躲藏的地方,虽然他不知道此处到底是谁?但是明显对方是在帮他。

    顾倾之抛光包裹里的所有肉干,没想到这个方法还是挺管用,她也就是碰碰运气把肉干抛出去,阴差阳错砸到黑暗中偷袭的人头上,正好给她解决掉一个大麻烦。

    见到效果这么好,她是一不做二不休,顺便把其他的肉干全部抛出去。

    看着最后一头迟迟不愿意追赶肉干的野兽,顾倾之咧嘴苦笑,大哥,她就二两肉,至于盯着她不放吗?

    “嗷呜!”

    一阵狼嚎传来,冲出去的狼已经跟黑衣人厮杀在一起。

    盯着顾倾之不放的那头狼终于放弃她,一跃而过去帮助自己的伙伴。

    顾倾之简直是连滚带爬的朝着后方跑去,她实在没有勇气再面对这样的野兽,差点把心脏病都给吓出来。

    “啊,疼,疼,疼。”

    顾倾之感觉自己撞到什么上面,痛的蹲在地上,泪眼汪汪。

    “你在这里干什么?”莫沧澜不悦的看着她。

    “啊?”顾倾之抬头瞧瞧他,再看看火光处,莫沧澜竟然也跑出来?不过铁叶兰跟童月柔还在里面未出来。

    “走。”莫沧澜拉着墨怀瑾,丢下这句话,朝着前面奔去。

    顾倾之也不墨迹,也赶紧跟着,其实她更想分开逃跑,黑衣人的明显目标是莫沧澜,她分开跑,至少安全,跟着才危险。

    可是临走前,莫沧澜的那一个眼神,让她不得不跟上去。

    如果她不跟,等着莫沧澜安全后,她就该倒霉。

    他们还没离开多远,一波黑衣人果然追上来。

    顾倾之无奈,只好咬紧牙关朝前窜,她以前在布布村的时候,也曾夜间在山里窜过,此刻四下漆黑,她反而很快习惯摸索逃路。

    “你逃的倒挺快!”莫沧澜这句也不知道是夸她,还是损她。

    顾倾之脸皮厚实惯了,边急走边回道:“大王有所不知,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潜能是平时的两倍。”

    黑暗中,莫沧澜发出不明意味的一声轻笑,顾倾之顿时警觉起来,这人又想干什么?

    “你带着怀瑾走,在前面不远有一处水源,把此物点燃即可。”莫沧澜塞一个东西到她手上。

    “大王,你呢?”墨怀瑾紧张的问道。

    “这些人我来挡,你们快走。”莫沧澜话中藏着杀意。

    “大王不走,我也不走。”墨怀瑾急忙说道,她怎么可能让莫沧澜一个人面对危险。

    “那我先走一步。”顾倾之也不跟他们磨叽,自己独自一人开溜。

    墨怀瑾气急,骂了一声,“贪生怕死。”

    都说考验一个人的真情假言,在为难时刻最能看出来。

    还亏她一直把顾倾之当成情敌,现如今看来,顾倾之根本不知道她放在眼里。

    “大王,怀瑾誓死也要跟你在一起。”墨怀瑾真情实意道。

    莫沧澜笑着未说话,既然她不肯走,他只能先把她安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黑衣人很快追了上来,在火把的映照下,莫沧澜站在一块巨石上冷冷的看着他们,此刻他的眼中一片肃杀,让人不寒而粟。

    黑衣人也不多废话,他们毕竟人多……

    打斗声在空寂的山林里格外的清晰,惊动不少鸦雀飞起。

    半柱香的时辰。

    傅良乐带着大批的官兵过来的时候,莫沧澜怀里搂着一个女子,女子胸前不断有血迹渗出,一个黑衣人趁此机会上前下杀手。

    傅良乐一剑挡住,“把他们全部拿下。”他命令道。

    黑衣人见势不妙,纷纷逃跑,傅良乐哪能让这群人跑掉,立马让人去追。

    顾倾之是跟着傅良乐一起过来的。

    她没有想到,莫沧澜似乎早就预料到有人对他不利,特意派人在离水不远的待命。

    她一个烟花刚点燃,傅良乐就赶到。

    “她这是?”顾倾之诧异的看着墨怀瑾,一会儿没见的功夫,怎么受伤?

    看起来伤的挺严重。

    傅良乐识趣的把顾倾之拉到一边,郡主一看就是为大王受伤,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

    “大王。”墨怀瑾脸色惨白,但是眼中含着笑,“你无事就好。”

    莫沧澜半垂着眸子,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只是声音似乎压抑着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没命的?”

    他实在没有想到,在黑衣人快要刺到他的时候,墨怀瑾会冲出来替他挡一剑。

    那剑好险正中心脏的位置,如果墨怀瑾为他死掉,他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后悔。

    瞬间,他有些怨顾倾之没有将墨怀瑾一起带走。

    如果墨怀瑾出一点意外,她也别想好过。

    不远处,顾倾之莫名打一个寒颤,刚才似乎感觉到危险。

    完了,一个晚上的担惊受怕,这会儿放松下来,感觉到浑身酸软无力,感冒好像越来越严重,就连左侧胳膊都疼的厉害,有汗珠顺着胳膊朝下滑落。

    “来人,回营。”莫沧澜抱着墨怀瑾沉声说道。

    “是。”傅良乐赶紧让人举着火把在前面开路。

    顾倾之站在旁边,看着莫沧澜走过来,她刚想说点什么,人却被莫沧澜漠然的一撞,眩晕的退开几步靠树上。

    “咳咳!”她忍不住咳嗦起来,这人也太翻脸无情,她当时拼死赶去水边给他点信号,中途不小心被什么绊一脚,直接滚下一个山坡,要不是她命大,不死也残。

    他不感谢一下,竟然还撞她。

    “香枝姑娘,走吧。”傅良乐有礼的说道。

    “有热水吗?”她感觉嗓子痛的厉害,略沙哑的问道。

    傅良乐为难,别说热水,冷水他也没有。

    “算了,走吧。”她坚持着站直身子,朝前走去。

    傅良乐一愣,刚刚一眼,他发现顾倾之状态非常的不好,嘴唇泛白,脸色更是苍白,好像随时都能倒下似的。

    回去的路越走越艰难,她的眼睛有点对不上焦。

    看着莫沧澜骑上高头大马把墨怀瑾抱着怀里,她突然有点羡慕,谁要是也能带她一程,该有多好。

    可是马就那么几匹。

    莫沧澜一离开,跟着的护卫也赶紧跟上,唯恐再遇上危险。

    “傅统领,你带我一程呗。”顾倾之沙哑着嗓子喊道。

    “香枝姑娘,我部下会护送你回营地的。”傅良乐歉意的说完,赶紧去追莫沧澜,他的职责是保护大王的安全。

    他没有告诉顾倾之,莫沧澜的原话。

    莫沧澜:“既然她喜欢走,就让她一个人走回去。”他还是在迁怒她当时没有听他的话把墨怀瑾带走,现在墨怀瑾情况危急,他必须赶回营地找大夫来整治。

    “我去,没良心的。”顾倾之小声嘀咕一声。

    早知道她干嘛去救他,真是好心没好报。

    看着士兵大步朝前走,她无奈紧跟着。

    “嘭!”

    有什么倒地的声音,士兵扭头一看,跟在他们身后的女子扑倒在地上晕过去,左侧的手腕上血迹斑斑。

    在遥远的玉寒山上,某间道观里。

    一人突然睁开眼睛,捂着心中的地方久久不能平静。

    “师父。”他跪在一处房门前,全然不顾夜间刺骨的寒风,“您说她会没事,可我为什么这几日总是心神不宁?她真的无事吗?”

    自从知道顾倾之突然失踪,他又想占卜寻她。

    可是被国师,也就是他师父拦下。

    林问天罕见的严肃,“如果你再随意插手,她这劫始终都不会过去,乱了她的命格,只会有更大的劫。”

    他们是修道之人,自然懂得天道循环的后果。

    “师父,我只想知道,她真的会没事吗?”顾喜年郑重的朝着地上一磕头。

    他一直都知道师父希望他抛弃杂念修道,可是大道三千却比不过他这个妹妹,只有顾倾之好好活着,他才能安心修炼。

    如果她死了,他不介意弃道入魔。

    “哎。”房内传来一声叹息,“前世的孽太多,这一世,她必须有此磨难,会有人相助她的,她有她的贵人。”

    香陵城内。

    顾雷霆也是从睡梦中惊喜,他总是为他这个女儿操碎心。

    甘南失踪一回,让他苍老不少,现在又失踪。

    “大晚上的你怎么喝酒?”南君听闻下人说他在书房喝酒,赶过来。

    “我梦见倾之在哭。”一个大男人在说到自己女儿的时候,眉宇间全是凝重之色。

    “不过梦而已,再说梦也是相反的。”南君宽慰他。

    “可是从小到大,她很少哭,梦里她变成小时候的模样,哭着喊着叫着我,她说她冷,她说她害怕,我急着去抱她,可是怎么都抱不到,就那么看着她不停的哭……”说着说着,他自己红了眼圈,一脸的自责。

    南君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得将手放在他的手背上,“一定会没事的,她怎么会有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女主她有锦鲤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