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睡觉系统〕〔凰娇〕〔大相师〕〔惹火娇妻,宠你上〕〔一世楚皇〕〔邪王难宠,医妃难〕〔兽夫宠妻日常〕〔全能透视高手〕〔冰冷少帅荒唐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绿茵风暴〕〔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恶魔总裁惹上身:〕〔顾轻舟司行霈〕〔诸天神帝〕〔桃运村医〕〔重生狂少归来〕〔圈套男女〕〔圣临诸天〕〔龙魂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七十章狩猎(二)
    玛塔城到仓木山要两天的路程。

    因为莫沧澜的一句话,顾倾之快马加鞭赶回去拿了披风,又是连夜赶路,终于在后天的清晨把披风送到。

    ”大王你的披风。“她眼睛都快睁不开,骑马的男子速度太快,搁现在绝对超速,她吓的紧紧抓着男子的衣服不敢松手,也不敢随意打瞌睡,唯恐被甩下去。

    莫沧澜嘴角挂着笑,看着头发乱糟糟的女子,心情颇为愉悦:“才两日未见,香枝姑娘怎么如此憔悴?”

    “呵呵。”她为什么憔悴,他不知道吗?

    “披风搁那吧。”莫沧澜眼神示意一边,抬脚准备离开。

    “大王不是说今天想穿这件披风吗?”顾倾之简直是从牙缝里问的这句话,因为他这句话,她受了多大的罪,才给他把披风取来。

    “是吗?孤有说过这句话吗?”莫沧澜耍赖的反问道。

    顾倾之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突然想狠狠挠他脸。

    “香枝姑娘似乎有意见?”莫沧澜有意思的看着她脸上的阴晴变化。

    “我怎么会有意见,大王长的帅,说什么都对。”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眼睛弯弯,“既然大王有事,香枝就不打扰了。”

    她把披风往旁边一放,就打算溜走。

    莫沧澜见着她的态度变化如此大,抬头看着走过来的人,心下了然,“孤突然还是想穿这件披风,麻烦香枝姑娘替孤披上。”

    “香枝手笨人也笨,唯恐服侍不好,还是让大王身边的人来吧。”顾倾之果断的拒绝。

    “看来孤请不动香枝姑娘。”莫沧澜假意不悦,“不知道让孤的王兄来,香枝姑娘会不会帮这个忙?”

    “哈哈,大王真爱开玩笑。”顾倾之干笑一声,趁着莫凌天还未走近,赶紧把披风拿上,麻利的给莫沧澜系上。

    她要不是见到莫凌天朝着这边走来,才懒得搭理莫沧澜。

    两夜未睡,她实在扛不住。

    莫沧澜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她垫着脚尖,努力的把披风上面的带子拉好给他打结,因为近,他清楚的看见她白皙的皮肤下微细的血管,纤长的睫毛如同飞舞的蝴蝶般上下舞动,眼底的青影很重,的确是未睡好的缘故。

    “好了。”

    她准备退后,未想,莫沧澜单手勾住她的腰肢不放。

    顾倾之诧异的抬头,两人的视线交错,仿佛时间在这一刻禁止。

    莫凌天走过来的脚步一顿,站在远处静静看着,心下冷笑,英雄还是难过美人关,终是上钩。

    墨怀瑾正拉着她父亲出来,恰好也看到这一幕,恼怒的跺着脚跑开。

    华凝香站在一侧,眯眼含笑,看不出情绪的变化。

    不仅是他们,很多人都看到这一幕,特别是那些女子,气的牙痒痒,心中只骂道,哪来的一个狐狸精。

    “顾三,放手。”顾倾之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大庭广众被一个男人搂着腰不放,她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都快洗不清。

    “顾三?”莫沧澜玩味的念着这个名字。

    顾倾之心下一惊,一时口误把以前的名字给叫出来,又唯恐莫沧澜对莫凌天说起这件事,这样她就要倒大霉,不得已拿着小拳拳娇羞的锤着他的胸口:“大王坏死啦,别人都看着了,你这样搂着人家的腰,人家害羞啦!”

    莫沧澜身边跟着服侍的人,都被她这嗲音吓的一哆嗦,转变的也忒快,很是不习惯。

    莫沧澜倒是不反感,反而越发觉得有意思。

    很多人都想对他使用美人计,可惜,他都觉得无趣。

    唯独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生出些许的兴趣,看来大哥对他没少下功夫,找了这么一个妙人来。

    他要不要辜负他的期待呢?

    “大王,我不介意你这么搂着人家啦,但是请容许我梳妆打扮一番,这样香枝才能配得上大王绝无仅有的容貌。”顾倾之见着他依旧不撒手,继续撒娇说道。

    旁边的那位刘公公一听这话,暗叫一声不好,大王是最讨厌别人拿他容貌说事。

    果不其然,刚刚还一脸笑意的人,突然冷了神色,一把将顾倾之推开。

    顾倾之仿佛没有看见般,理了理袖子,“香枝先行告退。”

    说着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刘公公小心的看着莫沧澜的脸色,大王还没发话,那个女子就离开,他要不要把人先拦下来?

    这女子太不懂规矩,是不是给予教训一番,以示警训?

    “好一个欲擒故纵。”莫沧澜淡淡说一句,看着顾倾之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邪气。

    帐篷内。

    顾倾之被莫凌天逼到角落里,心中暗暗叫苦。

    她前脚到帐篷,后脚莫凌天就进来,手中拿着藤鞭,笑的那叫一个阴冷。

    “王爷。”她谄媚的一笑,带着讨饶的意思。

    “你大概忘了我的话。”莫凌天心情不悦的将鞭子抵上她的下巴。

    “没忘,绝对没忘。”顾倾之赶紧说道,“王爷的话,倾之句句在心,不曾……啊……”

    她话没完,莫凌天这个神经病一鞭子就抽她身上,痛的眼泪直打转。

    “你叫什么?”莫凌天眼中闪过危险。

    “香枝,香枝,香枝。”她一连说了三遍。

    “刚刚大王似乎不悦啊?”莫凌天伸手摸了摸藤鞭,继续问道。

    顾倾之心中诽腹,这人眼神也忒好,隔着有段距离,他还能看清莫沧澜脸上细微的变化。

    “怎么?不说话?”莫凌天见着她不语,问道。

    “王爷英明,大王的确是生香枝的气。”顾倾之心中千思百转想着主意。

    “奥。”藤鞭扬了扬,似又要打在她身上。

    “因为我好几天没洗澡,头发也乱糟糟,衣服也是没换,大王见着不喜,才不高兴的。”她急忙一口气把话说完,唯恐又受疼。

    “是吗?”莫凌天明显不信。

    “真的,我发誓。”顾倾之伸出三根指头对天道,“大王本来是搂着我,这个应该很多人都看见,怎奈大王突然嗅到我几天没洗澡的味,顿时就败坏他的兴致,这才把我推开。”

    莫凌天将信将疑的看着她,莫沧澜当时搂着顾倾之,他看到,莫沧澜推开顾倾之,他也看到。

    难道真是像顾倾之所说的那样?

    顾倾之赶紧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好像真的像她所说的那般。

    莫凌天上下打量一番顾倾之,头发乱糟糟,衣服也是邹巴巴,脸上无光彩,的确模样糟糕,也难怪莫沧澜扫兴。

    “今日狩猎你就不用去,好好洗漱休息一番,今晚看你的表现。”莫凌天总算松口。

    “谢王爷。”顾倾之行了一礼,恭顺道。

    等着莫凌天一走,顾倾之衣服都没脱,整个人泡浴桶里面,她上辈子倒八辈子血霉,才遇到这兄弟俩,她是又困又饿。

    躺浴桶没几分钟,她就睡着。

    还是一个婢女把她叫醒的。

    “香枝姑娘,墨大人找你。”婢女面无表情的说道。

    顾倾之都快给跪了,正睡的香了,到底是哪位大仙又找她?

    “莫?墨?哪个莫?”她实在不知道是谁,唯恐又跟姓莫的沾亲带故。

    “墨太师。”

    顾倾之一听这名字,心中一禀,这不是墨怀瑾的爹吗?他找自己什么事?

    等换好衣服,她眯着眼睛跟在婢女后头,睡眠不足,走路都打漂。

    墨鼎天穿着一件深色云纹服,手中端着一杯茶坐在一张椅子上,见着顾倾之过来,也不说话。

    婢女把顾倾之带走已经离开,就剩她一个人干站着。

    她也不说话,专心打瞌睡。

    她对莫凌天小心翼翼,是因为小命在对方手里,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其他人,她可不在乎。

    想当初在香陵,惹她不高兴,谁的面子都不给。

    “你就是镇南王府上的香枝?”一杯茶完,墨鼎天沉声问道。

    顾倾之点头不多话,不过心里头倒是不屑,竟然对她耍起官威,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子,能被他给吓着。

    “镇南王果然好眼光,挑了你这么一个美人。”墨鼎天半真半假道。

    她是多倒霉,才被莫凌天那个神经病挑中,不过这话不能对外人言,更何况对方是敌非友,如果她猜的没错,这位太师,是为了他女儿的事,来给她一个下马威。

    “太师缪赞,香枝只是得王爷抬爱而已。”她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香枝姑娘接近大王有何目的?”墨鼎天话锋一转,眼神锐利道。

    若是寻常女子,一定会被吓到。

    可她半分惊色都无,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太师此话什么意思,香枝听不明白。”

    “哼,你蓄意接近大王,以为我不知道吗?”墨鼎天呵斥道。

    “太师真爱说笑,香枝不过一弱女,还能有什么目的?”

    “香枝姑娘最好能明白自己的身份,皇宫那种地方,不是你这种人就能进的。”墨鼎天语带警告。

    哇靠,顾倾之积攒的瞌睡一瞬间全无,就差蹦起来,她这种人怎么呢?

    巨商顾雷霆的女儿,天罗国丞相白修然认定的夫人,乔神医最疼爱的孙女,她身份哪点差?

    这人不会是把她当成乱七八糟的女人吧?

    再说,就皇宫那种地方,她才不稀罕。

    君不见,多少红颜蹉跎岁月,到头来,满头白雪都未曾见到圣容一面。

    君不见,三千佳丽争宠一人,到头来,新欢换旧爱哭花了谁的妆容?

    她要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看不上那重重宫墙围成的牢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