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爱情:总裁小〕〔皇上,请您雨露均〕〔大降头师〕〔娱乐圈巨星〕〔警队男儿〕〔外星工业霸王龙〕〔贵妻在上:废材老〕〔蜜婚娇妻:老公,〕〔全民修仙世界〕〔千亿盛宠:厉少,〕〔海贼之大将赤犬〕〔总裁,我来教你谈〕〔仙帝归来〕〔蜜恋难断:老公你〕〔玫玫蜡像馆〕〔天仙陪我玩抖音〕〔灵拳天行〕〔都市之无上医仙〕〔重生九五嫂子忙赚〕〔武侠微信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六十九章狩猎(一)
    狩猎是东悦国传统节日。

    每年都会举行一次。

    一大早,浩浩荡荡的人马朝着仓木山出发。

    顾倾之单独坐在一辆马车里,透过车帘看着外面的热闹。

    大街上好多人出来看着热闹,作为东悦的新王,莫沧澜大概是历年所有王中长的最精致的,玛塔城很多女子穿戴一新,惦着脚尖,眼神热烈的看着他的方向,只望新王能多看自己一眼。

    “噗!”

    顾倾之自己一个人偷偷乐着,她刚瞧见一个女子激动的拉着旁边的一个女子的胳膊,嚷着,大王他看我了。

    另一个女子不服气的回道:“明明是看的我。”

    从以前她就知道,莫沧澜的魅力之大,那会他还是那个傻乎乎的顾三,会撒娇的拉着她的手,嚷嚷着要把全天下最好的给她。

    谁曾想到,他恢复正常,早已不记得她。

    而她如今迫不得已出现在他的身边,带着一定的目的来接近他。

    哎,想的过多,又让她不由自由的深叹一口气,落得如此境地,她竟然分为的想念白修然,如果有他在身边,该有多好。

    白修然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都不会让她吃这个亏。

    她突然不见,也不知道白修然会不会寻她?

    想到这里,她又想到她爹顾雷霆跟乔神医,他们一直对自己超级护短,要是知道她被人如此欺负,不知道会怎么对付别人。

    一路马蹄踏踏,车轮滚滚,不时能听见护卫们的声音传来。

    顾倾之夜里没睡好,正好没人盯着她,稍稍小憩一会儿。

    “叩叩!”

    马车外面有人敲着她的车窗,她一惊醒来,赶紧擦擦嘴,看看有没有口水流出来。

    “香枝姑娘,马车停下来休整,你要不要下来休息一下?”外面的人传着话。

    顾倾之原本不打算出来,后来一想,莫凌天身边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贴心的喊她出去透气,定是莫凌天找她有事。

    果不其然,她刚下马车,旁边人就领着她去见莫凌天。

    “王爷。”她行了一礼。

    “陪本王走走。”莫凌天扔下这句话,率先朝前走去。

    顾倾之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跟在后面。

    “你可知此次狩猎,大王又带上谁?”等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莫凌天问道。

    她哪知道莫沧澜带上谁,没带上谁,这里又不是香陵,她还能派人去打听。

    只是莫凌天问她话,又不能不答,只得给了一个含糊的答案:“定是佳人。”

    “你倒是聪慧。”莫凌天看着她一笑。

    顾倾之被笑的背后汗毛都竖起来,这人还说莫沧澜性格阴晴不定,她看这位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蒙对了,这位竟然不高兴,还是她家白修然好,从来不会对她这样。

    “华大人家这位千金,极其擅长琴艺,精通各种声乐,大王特意点名带上她,若是你,该如何应对?”莫凌天问着她。

    “是不是一路上弹琴的女子?”顾倾之试探的问道。

    坐在马车上的时候,老听见前面有琴声传来,一直不知道是谁在弹。

    “对。”莫凌天等着她的答案。

    “我能问一下,这次狩猎,有多少佳丽随行?”弹琴本就不是她的强项,难不成别人弹一曲,她唱一首吗,她才不会这样给自己找麻烦。

    莫凌天听着她的话,别有深意的看着她,“加上你刚好十位。”

    莫沧澜刚刚登基,很多大臣都想把自己女儿送进新王的后宫,这次狩猎正是一个好时机。

    只是,唯一让莫沧澜点名的只有三位女子,墨家千金墨怀瑾、华家长女华凝香,剩下的就是她顾倾之。

    不知有多少人嫉妒顾倾之的好运气。

    “王爷,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坐山观虎斗正好,莫沧……咳……大王,要是对哪位女子过分偏爱,剩下女子定是不服气,到时候要是闹起来,正好瞧个热闹,还能让大王对我另眼相看。”她胡说八道来了一通,表情很认真,眼睛也很诚恳,好像真的在发表自己意见。

    其实内里很是不屑,争宠什么的与她何干,她要的良人,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不是谁家后宫三千佳丽的一员。

    这么一想,越发觉得白修然的可贵,当初那么多女子想要嫁给他,他唯独说只要她一人。

    人一生有一人把自己放在心尖尖上,夫复何求。

    “若是闹不起来呢?”莫凌天不放过她,反问道。

    “一群女人为一个男人,通常不会心平气和的。”顾倾之高深莫测的说道。

    莫凌天看着她一阵冷笑,笑的她吞咽一口水,心里更加毛毛,犹记得甘南遇见莫凌天的时候,眼前的男人明显表现出对她的兴趣,毫不掩饰他看上她的想法,明里暗里提示她,只要她委身于他,荣华富贵随她挑。

    虽然她知道,这只是男人惯用的手段,只要把人哄到手,以后怎么样,鬼都不知道。

    那时候的莫凌天虽说心思深沉,但是稍加揣摩,还是能猜透一二。

    可是如今,再见面。

    这位不仅心思难猜,而且更加阴沉,见着她也不再有那种男人对女人的欣赏,手段狠辣,丝毫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心。

    她只能说,在莫沧澜恢复正常,继承王位后,这位也遇到一系列的打击才变成如今的模样。

    莫凌天最终没再说什么,她算是侥幸过关。

    等回去的时候,她正好看见莫沧澜也朝着他们的方向而来,身边还有两位佳人陪伴。

    一人娇俏可人,一人柔美清新,可是最美的还是莫沧澜自己。

    “王兄兴致不错,佳人相伴,羡煞旁人。”莫沧澜勾着嘴角笑的特别妖孽。

    顾倾之藏在袖子里的手蠢蠢欲动,以前顾三这么笑的时候,她总爱挠一挠,长的漂亮就算了,这样一笑,妖孽的不似人,倒似妖。

    似有所感,莫沧澜视线不经意间在她垂下的长袖绕过一圈。

    “大王说笑,香枝姑娘可比不上大王身边的佳人。”莫凌天垂眸恭敬的答道。

    墨怀瑾从看到顾倾之开始,脸色一直不善,这个女人怎么如此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沧澜哥身边,当初她带莫沧澜回东悦的时候,沧澜哥为了这个女人竟然拼命的想要逃跑。

    她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把莫沧澜带回去。

    他谁都不认识,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个女人,整日嚷着想要见之之,她听的心都快滴血。

    为了治好他,她把东悦所有的名医找来,好不容易恢复正常。

    而且沧澜哥也不再记得以前的种种,她心里甚是欢喜,她爹的意思,是把她送进宫,将来做东悦的王后。

    她满心期待,等着沧澜哥娶她。

    可谁曾想到,顾倾之莫名其妙的出现,而且还跟莫凌天搅合在一起。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很想告诉莫沧澜,这个女人根本不叫什么香枝,而是姓顾,顾倾之。

    可她又怕,她亲自见过莫沧澜提笔写字时,一处角落上,清晰的写下倾之二字。

    她当时的心又惊又怕,唯恐他又想到什么。

    所幸他只是微微蹙眉,随后划掉那个名字。

    华凝香安静的看着墨怀瑾脸上的不善,不解的随着她的视线看着对面笑的妩媚的女子,明明一张清丽的脸,却笑的特别勾人。

    她一直认为墨怀瑾才是她的竞争对手,可是墨怀瑾对她总是不屑一顾,不怕谁来窥视莫沧澜。

    今日她才算见到墨怀瑾如此紧张一人,对方是何来头?

    两个女人心中千思百转,顾倾之倒是一脸坦然,等着两个男人说完话,她好回去,外面虽说有太阳,但是风极大,吹的她冷飕飕的,还是马车里暖和些。

    “上次去王兄府上,不小心披风落下,不知道香枝姑娘可曾看见?”莫沧澜话锋一转,对着顾倾之说道。

    顾倾之嘴角勾了几次未勾起来,麻蛋,他这是把火往她身上引啊,没见着他话落,墨怀瑾的眼睛的怒火都快把她燃烧。

    “咳!上次大王的确把披风落下,不过后来我交给王爷。”她斟酌的回答。

    “孤甚是喜爱那件披风,准备后日狩猎当天所用。”莫沧澜不紧不慢的说道。

    顾倾之当作没有听见这句话,微笑不语,顺便看看周围的风景,他要真喜欢那件披风,当初就不会随便扔在桌子上,这人肯定在给她挖坑。

    “既然是大王喜爱的披风,臣让人快马取来。”莫凌天接话道。

    “那就劳烦香枝姑娘为孤跑一趟。”

    他都如此说,谁敢反对,莫凌天心中纳闷,心里也拿不准莫沧澜到底对顾倾之是什么意思?

    总是让人感觉到一丝不同后,又处处针对顾倾之。

    顾倾之嘴角一抽,已经走了大半天的路程,她要是赶回去拿披风,定要骑马才行,而且他点名后天穿,也就是她必须快马追赶,在后天把披风送到。

    可是她一不会骑马,二是天气寒冷,三要连夜赶路,怎么想都是一件辛苦的事,让她一个弱女子做,真的合适吗?

    “大王有所不知,香枝最近感染……”

    “香枝姑娘是打算拒绝孤吗?”莫沧澜冷着脸打断她的话,问道。

    “大王多虑,这是香枝姑娘的荣幸,臣立马安排人带香枝姑娘去取大王的披风。”莫凌天赶紧回道。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定下来,顾倾之心里那个呕,好你个莫沧澜,想当初你傻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苛刻过他,现在恢复正常,不记得她就罢了,怎么没事就想整整她呢?

    别人继续朝着仓木而去,她是坐在马上,欲哭无泪的顶着风往回赶。

    “大王,对方好歹是一位美人。”华凝香柔柔的笑道。

    “凝香是在说孤不懂怜香惜玉吗?”莫沧澜勾着嘴角,神情愉悦。

    “如此娇滴滴的美人,大王也舍得?”

    “她可不是娇滴滴的美人。”莫沧澜不打算继续说下去,话到这里就结束。

    华凝香也不敢再问什么。

    反而是墨怀瑾心情瞬间变好,只要沧澜哥不对顾倾之好,她就很放心。

    可谁都不知道,刚刚看见顾倾之与莫凌天走来,女子身形高挑纤细,不知道在对莫凌天说什么,眼睛弯弯,似乎心情很好。

    莫沧澜的心情顿时不好,他特意说他也要走走,墨怀瑾跟华凝香陪着他。

    走的近,他才感觉到顾倾之的变化。

    几日未见,她的身上出现一种魅,不管是举止投足,还是眉梢眼角,无一在魅惑着别人。

    看到这里,他的心中更是不喜,他还是喜欢她原来的模样。

    奇怪,他知道她原来的模样吗?

    他一边诧异自己心头冒出来的奇怪想法,一边又恼怒着她如今的变化。

    她的身上没了上次浓郁的香气,可是他还是不喜她的一切,靠的王兄那么近。

    一开始别出心裁,不就是王兄安排她来诱惑自己的吗,怎么现在挨着王兄那么近,不怕他多想吗?

    还有这穿着,嗯……她身材高挑,穿这样的长裙的确好看,但是依然觉得碍眼,这衣服肯定也是王兄安排她这么穿的吧。

    笑的这么灿烂,是不是对王兄也是时常这么笑?

    越想他越是不爽,陡然想起他的那件披风。

    既然碍眼,就打发她离开,想到她这几日不会与王兄相处,他突然心情很好。

    如果顾倾之知道他真实的想法,一定会气吐血。

    她跟莫凌天隔着一臂的距离,他哪里看出挨的近?

    此刻,顾倾之坐在马背上,心里把莫沧澜骂一个狗血淋头,顺便也把莫凌天骂一顿。

    这两兄弟都是一个神经病。

    她好端端的呆在香陵城,先是被莫凌天绑到东悦,原以为见到莫沧澜解救自己于水火,结果这位没事针对她。

    她招谁惹谁呢?

    香陵城内。

    顾雷霆听着下面的人禀报,依旧没有倾之的消息,难道真的如萧国舅所说,早已香消玉损了吗?

    南君陪在他的身边,见到他脸色凝重,宽慰道:“别人我不好说,如果是倾之,我想她定不会有事。”

    “可是……”顾雷霆心中始终隐隐不安。

    “我知道以前倾之在甘南也失踪过一回,那回你不是也没她的消息吗?”南君说道。

    顾雷霆默,的确如此。

    “你再等等便好,我相信有人会把她带回来的。”南君坚定的说道。

    “上次倾之不见,灰衣道长说过倾之会没事,你说我要不要再去见见他?”顾雷霆始终放心不下。

    他心中悔恨,当初为什么要打顾倾之一巴掌,他都没有好好对倾之道歉,总该是他不该打她。

    要是倾之真出现个意外,他只怕也没活个盼头。

    “好。”南君知道他心中想法,只能安慰,比起那个灰衣老道,她更想见见那位国师,可惜自从香陵宫变后,国师自请辞去国师一职,说是想要隐居山外,做一个闲云野鹤之人。

    顾喜年也被他带走,不知道国师对他说了什么,明知顾倾之失踪,他竟然跟着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