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追夫:皇后是〕〔逆流非君所愿〕〔温柔是把刀〕〔本妃书外来:冷王〕〔混天玄冥〕〔纯洁防线〕〔婚然不觉:甜妻要〕〔国子监大人〕〔参商〕〔修真狂医在都市〕〔娱乐那个圈〕〔极品小农民系统〕〔将军凶悍:傲娇夫〕〔珍重待春风〕〔蜜爱100度:总裁宠〕〔龙逆寰宇〕〔刀刀爆塔〕〔重生之我是小钻风〕〔西荒记〕〔我的脑内作死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六十七章调教(一)
    莫沧澜要顾倾之去狩猎的事,第一时间有人禀报给莫凌天。

    “你倒是没令本王失望。”莫凌天对顾倾之夸奖道。

    “还是王爷教导的好。”顾倾之谦虚。

    “王爷,还有十天的时间,正好可以请百艳阁的万青姑姑过来调教一下香枝姑娘,传闻在她手里调教过的姑娘,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的了。”旁边那个扁平脑袋又出着馊主意。

    顾倾之颇无语的瞪了他一眼,狩猎可是一定会骑马的,这个时候不教教她怎么骑马,让她去学什么勾引男人的魅术,莫沧澜要真喜欢美人,自己照镜子都能找到天下最美的人,根本就看不上她。

    要想吸引莫沧澜,就不能跟寻常女子一样。

    可惜,男人的思维跟她们女人不一样。

    莫凌天竟然听信他的话,把万青给请过来。

    第一次见过万青的时候,顾倾之很失望,她还以为跟南君一样,是一位风情万种的大美人,结果年老色衰,皮肤松弛,很是寻常的模样。

    万青把她从头到尾瞧个仔细,这才回莫凌天的话:“王爷,这位姑娘站没站姿,举止粗鲁,身姿不挺拔,十天有些困难。”

    哇靠,顾倾之差点卷着袖子去找她好好理论一番。

    她是怎么看出她站没站姿的,明明她就是坐着的。

    她哪点粗鲁?笑不露齿,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面,南君都说过,她不说话,安静坐在椅子上面的时候,最能糊弄人,凭着她一副好皮囊,不认识她的人都会认为她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名门闺秀。

    “万青姑娘好眼力。”莫凌天夸赞道。

    “呵!”顾倾之眼睛一撇,假笑一声。

    莫凌天知道她心里不爽,懒得搭理她,继续嘱咐万青:“加上今天,我只给你九天的时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把她调教成功,你要办到本王有重赏,如果办不到,哼……”

    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万青垂眸,对着莫凌天行一礼,算是答应。

    顾倾之不知道未来的九天她将面临什么样的折磨。

    从当天下午,万青让几个丫环架着她去洗澡,万青亲自监督,从头到尾把她看个通透。

    顾倾之还从没经历过,有一个女人上下把她看光后,又上手亲自测量一下她的尺寸。

    她当时心里何止一群羊驼欢快的跑过,简直是成千上万群羊驼一起奔腾过来。

    “啪!”

    藤条直接抽打在她臀部,“我刚刚说的,香枝姑娘可听清楚?”

    “嘶嘶疼。”顾倾之痛的泪眼汪汪,无辜的看着她,刚刚有说什么吗?

    她就走神一小会儿。

    “看来香枝姑娘对我说的很有意见。”万青手中藤条一敲,不紧不慢的说道。

    顾倾之看的嘴角一抽,“不,我举双手赞同万姐姐的意见。”

    “啪!”藤条继续打在她的身上,万青拉长着一张脸,说道:“既然香枝姑娘没有意见,那么我们现在先从你的言行举止开始,刚刚你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实在太粗鲁。”

    “那你也不应该打人。”顾倾之气死,平白无故又挨一藤条。

    “我怕不打,香枝姑娘记不住。”

    “呵呵。”

    “啪!”

    “哇靠,我笑你也打。”顾倾之忍不住爆一句粗口。

    “啪啪!”

    这次不止抽她一下,连着抽两下,万青看着她,警告道:“香枝姑娘大概忘了,王爷说过,不管我用什么办法,只要把香枝姑娘调教好就成。”

    莫凌天就是顾倾之的死穴,命脉握在别人手里,不得不屈服。

    刚刚还动怒的小脸立马阳光璀璨:“万青姑姑继续。”

    “嬉皮笑脸,该打。”说着,又给她一藤条。

    顾倾之骂娘的心都快有,古话不是说的好吗,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人怎么不按理出牌呢?

    “抬头挺胸站直。”万青手中的藤条敲打她的背训斥道。

    顾倾之无奈配合,不过该记的帐,她还是要记清楚,他日若她自由,有些帐总要算算,她可不欣赏什么一笑灭恩仇,冤有头债有主,这才是她的行事风格。

    “眼神空洞,脸色含怒……”万青手中的藤条就没停过,抽的顾倾之是身疼,心也怒,没见过这么挑毛病的,控制她的人就算了,这是打算连她的精神都控制吗?

    谁还能站半响,眼神不溃散的?

    可是万青依旧不放过她,让她整整站一个时辰,腿都快没知觉。

    只要她身子稍微晃一晃,藤条就抽她身上。

    “够了!”忍不可忍,顾倾之一把夺过万青手中的藤条,她身上至少挨了三十多道打,君子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可不是。

    “竟然敢抢我藤条。”万青褶皱的双眼皮下一双眼睛危险的看着她。

    “抢了又怎么样?姐可是人,不是牲口。”她实在是没忍住,全身痛的要死,这人下手从来不轻一点,一藤条下去,实打实的疼。

    “来人,把她架起来。”万青命令道。

    旁边的侍卫听话的把顾倾之架住,王爷有令,一切听从万青的安排。

    “把她给我丢水里冷静一下,一炷香后,再捞起来。”万青说完,看也不看她,抬脚走人。

    深秋的水已经有刺骨的感觉,她整个人被扔进后花园那个荷花池,浑浊的水呛进她的眼耳口鼻,难受异常,更难受的是,浑身泡在水里,浑身冷的发抖,她想上岸,可惜护卫守着,她一靠近岸边,就被推出去……

    “我告诉你们,我要是出点什么意外,你们王爷不会放过你们的。”她颤抖着牙花子喊道。

    护卫仿若没听见般。

    此路不通,她就从其他路走,反正荷花池大的很,她从另一边上岸也一样。

    满是淤泥与浊水的池塘里,就见着一个泥人儿四处找着上岸的地方,岸边几个侍卫就跟着她,个个手中拿着一个长竹竿,她要是靠近一点岸边,竹竿就戳着她不准靠近。

    一炷香后。

    万青踱着三寸金莲过来,池塘里的人环抱着双手,身子颤的如同树上的一片枯叶。

    “香枝姑娘,还想继续学礼仪吗?”万青面无表情的问着她,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好……学……”顾倾之冷的都快说不出话来。

    此刻,才想起南君以前对她的嘲笑。

    说她是在一个甜蜜罐子中长大的人,怎么会知道她们的不容易。

    落入风尘中的女子,她们若是不听话,面临她们的就是各种调教折磨,一直到她们听话为止,如果不肯屈服的,最终落得红颜白骨埋黄土的下场。

    老鸨们对调教那些貌美如花的女子都是极有经验,她们要让这些女子去吸引男人过来赚钱,就必须让这些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举止谈吐让人赏心悦目。

    最重要一点,必须够媚,能把男人的魂给留住。

    就不怕他下次不再来。

    万青就是老鸨们中的翘楚者。

    她以前是宫中司仪房的人,后来因为犯些事,被罚入娼,起初她还寻死腻活,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想通,就安静的呆在百艳阁。

    百艳阁上一位老鸨发现她的才能,让她来调教阁里貌美的女子。

    未想效果出奇的好,百艳阁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成为玛塔城有名的青楼。

    后来,上一位老鸨去世,就把百艳阁交给万青。

    “让她泡个热水澡,再来见我。”万青对着身后两个婢女吩咐道。

    “是。”婢女领命。

    顾倾之被人从池塘拉出来,她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脏兮兮,被人拖着回的房。

    一天之中,她沾了三次水。

    冷热交替,就是铁打的身体她都受不了。

    洗的过程中,她昏昏沉沉任着人摆布,一个婢女端来两大碗姜汤,硬着给她灌下去。

    “香枝姑娘还是早些出去,万青姑姑等着你。”替她系腰带的婢女平静的说道。

    “我能不能休息一会儿,实在没力气。”她现在连站的力气都没有,又乏又累,浑身还酸痛,被藤条打的地方因为沾上池塘的水,早就红肿起来。

    “万青姑姑说,如果你不想去,她亲自来。”

    “别别,我去。”她深吸一口气,强打着精神出门。

    原以为肚子里面有个蛊王,已经是要命的事。

    没想到人有时候比虫子更可怕。

    “你很累?”万青看着她脸上的倦色,问的平淡。

    “不,我还能坚持。”她哪里还是能坚持,完全是万青手中的藤条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在桌面上,她敢肯定,如果她给的答案不能让对方满意,绝对又要挨打。

    “很好。”万青这才满意,对着旁边一人眼神示意。

    旁边的婢女拿着一个薄薄的瓷碗过来,往顾倾之的头顶一放,又退下去。

    万青:“两柱香后,我再来,如果碗碎,今天晚上的晚饭你就不用再吃。”

    “不是……”

    “怎么?有意见?”万青立马冷着一张脸。

    顾倾之将嘴里的话默默吞进去,“没意见。”

    她除了如此说,还能说什么。

    对方明摆着不会对她仁慈,她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万青留一个婢女下来看着她,顾倾之欲哭无泪,她别说两柱香,半柱香她都不敢保证能不能挺住,现在头上又放着一个碗,老天这是嫌弃她以前日子过的太好,给她一点的惩罚吗?

    风冷嗖嗖的吹过,她如同一个僵硬的木头般站立,视线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大脑里面天旋地转。

    “嘭!”

    碗落地破碎的声音。

    在她昏迷前,顾倾之心中遗憾的想到,完了,今晚的晚饭泡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