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混乱大道〕〔我家农场有条龙〕〔匿形世界〕〔仙侠世界演义〕〔峨眉祖师〕〔道侠厉天途〕〔麒麟伏魔传〕〔神级武当弟子〕〔傲剑浮屠〕〔万古第一杀神〕〔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剑伴天涯〕〔魔欲仙缘〕〔万古界圣〕〔锦衣武皇〕〔五神天尊〕〔兽血青春〕〔主角开始抱团啦〕〔崇祯大帝国〕〔吞天大熊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六十六章被整
    莫凌天总算人性一回,让人给她找件厚点的外套。

    不过话也提前说明,等会儿人过来,还是披她那件薄的不像话的薄纱。

    镂空的铜球内,木香缓缓透着香气。

    莫沧澜穿着一身的便服站在大厅里面,几个护卫守卫在他四周,莫凌天双手一拍,顿时貌美的女子端着美酒佳肴缓缓进来。

    “大王请上座。”莫凌天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莫沧澜未动,似笑非笑的上挑眉眼,“大哥特意请孤过来,可是有事?”

    “哈哈,大王可记得上次舞剑的女子?”莫凌天笑道。

    莫沧澜未点头也未否认,等着下文。

    “那女子正是我府上的人,上次惹大王不痛快,这次特意给大王赔不是。”莫凌天解释道。

    “看来在大哥心中,孤是一个小气的人?”

    莫凌天心中一顿,不知道他话中意思是否含着其他东西,正思量对策。

    “孤是与大哥开玩笑的。”莫沧澜说完,率先坐到主位上。

    莫凌天最恨他这种喜怒无常的性子,更加小心的应付,小声对着旁边人吩咐,赶紧让顾倾之出来。

    人还未进来,玉珏环佩清脆的撞击声响起,香气顺着门外的风飘进屋内。

    “阿嚏,阿嚏。”

    门外女子不停打着喷嚏,还能听见她的抱怨声,“艾玛,这香气没熏死别人,都快把我熏死。”

    莫凌天听的脸黑一层,看来又搞砸。

    他扭头想对莫沧澜解释一番,未想对方心情竟然不错。

    莫沧澜看着大门的方向,一个穿着薄纱的女子提着裙摆走进来,风吹起长裙飘飘若仙。

    可惜,女子打个哆嗦,很不雅的想要把身上唯一的薄纱裹成点温度感。

    “咳~”屋内有人咳嗽一声。

    顾倾之一个激灵,立马端正身体,露出最得体的笑,一撩秀发自认为风情万种的走过来,“香枝见过大王,见过镇南王。”

    腰弯了半响,头都快低累,对方一句话都没表示,她又不好抬头去看。

    依着她以前的脾气,爱搭理不搭理,她用不着讨好谁。

    只恨她现在是被人掐住命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莫凌天谨慎的看着莫沧澜,这位阴晴不定,实在看不出他现在在想什么?

    顾倾之今天这一身,颜色清淡,素雅中又带着性感,非常的诱惑人,如果不是要用她对付莫沧澜,他都想把她收入自己后院。

    可是莫沧澜只看她一眼,就把弄着手中酒杯,好像酒的魅力都比眼前的佳人大。

    “阿嚏!”

    顾倾之忍了半天,实在没忍住,又打一个喷嚏,“对不起,身体自然反应,个人理智控制不了。”

    “还不快下去,穿的这么少,你感染风寒不要紧,万一让大王也染上风寒,你死一千次都不够原谅的。”莫凌天呵斥道。

    “是。”

    顾倾之乖巧的答应,内里把莫凌天骂个狗血淋透,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非逼着她这么穿,大冷天穿这么少,没被别人当神经病就不错了。

    “既然冷,不如喝一杯,喝酒暖身。”

    顾倾之刚要下去,莫沧澜突然发话。

    脚都走两步停下,顾倾之眼神示意着莫凌天,她要不要喝?

    “怎么?喝酒还要我大哥首肯?”莫沧澜手指点了点酒杯说道。

    “大王真是爱说笑,大王赐她酒是她的荣幸,这人没有见过世面,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请大王见谅。”莫凌天笑着解释。

    “呵呵。”顾倾之干笑一声,他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过大王赐酒。”莫凌天非常不满意她这种态度,看样子还要找个机会调教一下她。

    “谢谢大王。”顾倾之笑的非常假,她也不客气,上前从莫沧澜手里把酒杯接过去,一饮而尽,喝的那叫一个洒脱,果真好酒。

    莫凌天惊讶的张大嘴,这个笨女人,那酒杯是莫沧澜喝过的,她的酒杯是另一个。

    现在好了,还想利用她勾引莫沧澜,现在也不用想,莫沧澜最讨厌别人碰他的东西,碰着死。

    “能再喝一杯吗?”她依旧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处境,伸出一根手指比划道。

    好久没喝到好酒,如今喝一口,把酒瘾勾上来。

    “好。”莫沧澜亲自拿起酒壶为她倒一杯。

    莫凌天又是一惊,这位竟然没有动怒?

    他把视线看向喝的满足的女人,果然是不一样,哪怕莫沧澜现在根本不记得她,但是身体本能的还是对她不一般。

    既然事情朝着他想象的发展,莫凌天随便找一个借口,留下两人独处。

    “东悦的酒果然不错,顾三以前说要请我喝好多的酒,一次都没做到。”顾倾之几杯酒下肚后,话也多起来。

    莫沧澜有意思的看着她,“顾三是谁?”

    “不就是……是……”顾倾之刚想说就是你,突然感觉到一个阴狠的目光看着她,立马清醒过来,麻蛋,差点说了不该说的话:“就是你一个不认识的人。”

    如此不敬的话,莫沧澜依旧没有生气。

    的确很奇怪,从上次宴会上面第一眼看见她,他就不讨厌。

    只是今天她身上的穿着让他看着不喜,还有这满身的浓郁的香气,“臭死了。”他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额?”

    顾倾之一愣,她都快香晕过去,哪臭了?

    “还不快跟着。”旁边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上前呵斥她。

    “是。”顾倾之苦着一张脸,跟着走出去,夜里风大,气温又冷,前面那位爷没事干嘛要出去?

    她哆哆嗦嗦跟在后面,寒风那个吹,衣服那个薄,她冻的欲哭无泪,刚刚几杯酒稍稍暖和下的身子瞬间冰凉。

    “阿嚏阿嚏!”

    她一连又打几个喷嚏,真想现在有一件厚衣服给她穿上,这个时候,她就开始怀念白修然的怀抱,他的性子虽然清冷,但是怀抱却是温暖的。

    白修然是从来都不舍得她受一点苦跟委屈。

    莫沧澜看着拉着自己袖子的手,胆子真够大的,就这么想他宠幸她吗?

    “不……不好意思,刚刚脚滑了。”她赶紧松手,一时发呆,没注意路,她脚一崴,习惯性的想抓住什么东西稳住。

    莫沧澜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将她的手握住,入手一片冰凉,把她拉近几步:“欲擒故纵?”

    “意外,真的是一个意外。”她打着哈哈,哎,变聪明的莫沧澜果然没有以前的傻乎乎的顾三让她觉得可爱,太有压迫感。

    “是吗?”他又把她拉近几步,几乎都快贴着他自己胸膛,鼻子间那股浓郁的香气刺激的人想吐。

    一把又将她推开,“下次不准再这么重的香气。”

    切,又没让你闻。顾倾之心中诽腹,不过没胆说出来,只能附和着他。

    镇南王府的后花园有一个大池子,夏天的时候荷花郁郁,美不胜收,如今到了深秋,荷叶都枯萎,在几盏灯笼的照影下,看着更萧条。

    “大王,这里风大,要不……”

    “就在前面亭子坐会儿。”莫沧澜打断她的话。

    顾倾之哭的心都快有,这位是哪风大,他是朝哪去。

    “刘公公,把我那件披风拿过来。”莫沧澜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

    “是。”

    “大王,亭子风大,屋内比较暖和,您看?”顾倾之好心的建议道。

    “所以孤让刘公公把孤披风拿过来,正好挡风。”莫沧澜回道。

    这话没毛病。

    顾倾之默默闭嘴,她当初为什么要救他?在山林的时候,就应该让野兽把他给吃了,如今她也不会被人绑架俩,受这个苦。

    “坐。”莫沧澜见着顾倾之站着,迟迟不愿意坐下。

    “那个,我晚上吃的有点撑,我站会儿。”她扯出一个笑脸,麻蛋,她才没有吃撑,完全是石凳子太冰,她坐不下去。

    “看来还是孤的大哥说话管用。”莫沧澜不紧不慢的说道。

    “呵呵,大王真爱开玩笑。”顾倾之一狠心坐下去,这冰爽,直接蹿向全身。

    “香枝姑娘坐的不愿意啊。”

    “怎么会?”她冷的都快笑不出来。

    “算了,我也不打扰,回宫吧。”

    刘公公刚把披风拿过来,莫沧澜随手一接仍在石桌上,起身离开。

    “大王慢走。”

    等着人一走远,顾倾之二话不说把桌子上的披风给套身上,这料子不错,又软又暖和,差点快冻死她,如今才算缓和起来。

    “没想到香枝姑娘这么喜欢孤的披风。”莫沧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折回来,心情不错的调侃道。

    顾倾之脱也来不及,只得厚着脸皮回道:“大王是真龙天子,香枝就想沾沾龙气。”

    “一张嘴倒挺能说。”莫沧澜被她这句话说的心情更加不错。

    “大王缪赞。”顾倾之谦虚的回道。

    “十日后有一场狩猎,香枝姑娘也一起来吧。”莫沧澜将话说完,这才真的离开。

    “大王,您那披风?”刘公公跟在他身后,小声问道。

    “怎么?你认为别人穿过的,我还会要?”莫沧澜反问道。

    刘公公赶紧闭嘴,大王的确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可是万一那个不长眼的碰他东西,责罚不说,也没见大王说把东西留给别人啊,况且今晚那个女子几次碰触大王的东西,大王都没有动怒。

    看来这事他要跟瑾妃娘娘通报一声,大王对镇南王府上的一个女子的确有些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