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哥哥当妈咪〕〔世子谋婚:重生嫡〕〔斗气惊天〕〔最强天眼皇帝〕〔横刀刑天〕〔大召唤师之神奇宝〕〔超世纪重神机甲〕〔我的分身是只鲲〕〔穿越之异界成神灵〕〔瑶夜星寐〕〔和亲王妃:冷面王〕〔天下无妃:皇帝爱〕〔咒印巫师〕〔你若为蛊,我便为〕〔灰色爱情:顾总,〕〔天价妈咪:爹地闪〕〔漫威世界的咸鱼〕〔童话召唤战争〕〔美女总裁的超品兵〕〔采个娘子来养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六十三章王英花之死
    “夫人还是接受事实。”红淡定的道。

    她越这般,王英花越生气,她实在没有想到徐有图会跟她身边的丫头有染。

    难怪当初徐有图百般推荐这个丫头过来,原来是打算在她眼皮底下苟且吗?

    屋顶的某一处,一男一女站立着,看着一场好戏。

    南君神情愉悦,看着徐有图偷偷摸摸的朝着红的房间来,她原本打算让旁边的男人用石块砸在窗子上,把熟睡的人惊醒,来一场捉奸的戏码。

    没想到王英花根本没有睡着,徐有图一走,她就睁开眼睛。

    果然不辜负她期望,两个女人打在一起。

    王英花扯着红的头发,疯狂的撕扯。

    红吃痛,也不甘被动,立马回手也扯着王英花的头发。

    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人,王英花身子没有恢复过来,很快就体力不支,慢慢落以下风。

    徐有图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过来劝架,“红,放手。”

    听到徐有图偏袒王英花,红顿生委屈,更加不可能放手,恶从心中起,一把把王英花推到水桶旁,将王英花死死的朝着水里按。

    徐有图吓一跳,再这样可是要出人命,“红,快放手。”他上前去拉红。

    “你拉我干什么,她已经看到我们的事,你以为她还会心甘情愿把顾家财产给你吗?”红叫道。

    徐有图手一顿,觉得红的有道理。

    水里扑腾的人渐渐没了力气,动作越来越,徐有图看着王英花,生出一丝不忍,毕竟这个女人没有对不起他。

    “够了,把手放开。”徐有图猛的一推,把红推开,“英花,你不要紧吧?”

    “咳咳!”王英花呛着水,连着咳嗽好几声,待喘过气,“徐有图,我不……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的。”

    “英花,你听我解释。”徐有图又想像以前般哄她。

    谁料王英花根本不听,嘴中越发的刻薄:“我要把你们赶出去,一个子都不会给你们的,我要让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唔……”

    她话没完,突然被徐有图一把拎起扔进水桶里面,死死的压下她的头,他的眼中一片血红,他谋划这么多年,顾家的财产一定是他的,谁都夺走不了。

    待到水底的人彻底没有动静,红走过来,将手放在徐有图的肩膀上,平静的看着水底的人,“她死了。”

    徐有图扭头看她,眼底的杀意依旧不变。

    红心中一惊,赶紧保证:“有图哥,我是不会背叛你的,本来就是我想让她死。”

    徐有图这才继续看着水底的人,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有图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王英花突然死掉,王家的那帮子亲戚肯定会怀疑的。

    “埋了,对外宣传她生重病,谁都不见。”徐有图也恢复镇定,心情复杂的道。

    等他把顾家的金子拿到手,天下之大,他去哪里都可以。

    屋顶上,南君不屑的冷笑,枉王英花机关算尽,却不想死在自己最爱的男人手里,这就叫报应。

    今晚果然不虚此行。

    南君是带着露气回到丞相府的,白修然的书房灯还燃烧着,想必整夜未眠。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灯下的男子不知道在写什么,见着南君进来,眼皮未抬,清冷的了一句,“你回来了。”

    南君摸着茶壶,还有余温,显然是有人新沏的水,给自己先倒一杯水,才回他:“看一夜的好戏,天快亮才唱完,啧啧……”

    末了,还咂舌两声,似有些感叹。

    “喂喂,你都不好奇吗?”南君见着白修然连话都不搭理他,假意不满的问道。

    “你。”白修然直接道,手下的笔依旧未停。

    南君半响无语,这位自从醒来后,恨不能把自己分成几个来渡过这一天的十二时辰,身子本来就未恢复,也不知道这么急迫干什么?

    吐槽归吐槽,她还是把昨晚发生的一切告诉他。

    她话完,他笔停。

    当初对顾家的设计,他是瞒着顾倾之的,为此顾倾之还生过他的闷气。

    他不想她卷入那些糟心的事中,只想让她看到一个好的结果。

    现在事情快要尘埃落定,她却失踪。

    “可惜倾之不在。”他淡淡的道。

    “我看你眼里心里都只剩下她,啥时候也注意下别人。”南君提醒道。

    可惜对方未有反应。

    “哎,倾之身边的那个护卫,叫吴刚的,这几日都背着一个荆条站在你院子外面,你好歹去两句。”南君无奈,那个大块头也是一个死脑筋,顾倾之失踪的事,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当日倾之自己都是她让吴刚跟赵怀玲出去约会,如果不是秦雁儿送来的那封信,顾倾之根本就不会出丞相府的大门。

    但吴刚不是这么想,身为顾倾之的护卫,接二连三的顾倾之在他手上失踪,他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有时候就在想,是不是他八字与顾倾之不合,才导致顾倾之时不时就失踪一回。

    “我等会让王伯去办。”他又继续奋笔疾书。

    “我都不管用,你觉得王伯去了就管用?”南君反问道,“此事还是需你去。”

    “好。”

    “顺便也去看看你的儿子,没见着自从你醒了,他一直没出现吗?”

    “晨轩?”

    “你终于想起来你儿子叫什么了,顾倾之失踪这么久,他就一直闷闷的,老感觉是他导致顾倾之失踪的。”南君念着念着,突然发现自己就是一个老妈子的命。

    难道是自己老了?

    明明她还风华正茂啊!

    “你应该跟他过此事是有人设局,即使不是他,也会是别人,追究原因是我的错,如果我再谨慎一些,倾之就不会不见。”

    “得得得,打住,你俩父子是争着当一个罪人,还是怎么着。”南君喊停,继续道,“香陵差点翻个底朝天,依旧没找到人,我觉得她人根本不在香陵。”

    “我知。”白修然并不意外。

    “那你猜出来谁绑架的她?”南君问道。

    他沉默未答,所有答案只能让别人来替他回来。

    “算了,你那老丈人,你准备怎么解决?”南君调侃道。

    也有一个多月了,虽里面不缺吃不缺穿,但是她看着心疼。

    白修然看她一眼,轻描淡写道:“你都能动圣上去刑部大牢,此事对你有何难?”

    “他那些生意上的造假谣言我倒是有办法摆平,只是边境查获的一批兵器却是千真万确,我一个弱女子能力再大,也管不到你们庙堂上面去。”

    “兵器的问题已经快解决了。”

    “当真?”南君面上一喜,脸上掩饰不住的高兴。

    “恩。”

    此事还须感谢陈飞腾,境北的将军是萧国舅的人,当时抓住走私的那批人时,陈飞腾第一时间休书一封,让他们把走私的那批人交予他。

    据当时陈飞腾特意找过萧国舅,至于谈了什么,除了他们两个人,再没人知道。

    此后,萧国舅特意也给境北的密信一封,境北的人果断的把人交给陈飞腾。

    所有人都陈飞腾是二皇子那边的人。

    可谁都不知道,陈飞腾前日传信回来,贩卖兵器的人已经查明,只是顾家某个亲戚打着顾雷霆的名义在外面招摇撞骗罢了。

    不过背后似乎有谁想要对付顾雷霆。

    据那位顾家的人,是有人找上他,想跟他合伙做生意,利润非常的高,只是要借用顾雷霆的名义进行,毕竟光顾雷霆这三个字就非常值钱。

    恰好他缺钱,就同意。

    他也不知道具体生意是什么,接头的人只是告诉他,是一些药材生意,只要他每次跟着就行。

    第一次他的确拿到很多钱,就更加信了。

    白修然知道,如果不是陈飞腾提前出手,这些人只怕早已没命,不是意外死在边境,就是意外似在押解回香陵的途中。

    世上只有死人最能保护秘密,人一死,真相就更加难查。

    人无缘无故死在边境毕竟太过可疑,他猜想陈飞腾肯定是对像某些人保证,他来处理这批人,保证是神不知鬼不觉。

    可谁都没有想到,以陈飞腾这种聪明奸诈之人,怎么可能完全站在谁的一边。

    他效忠的从来只是当今的圣上。

    “太好了。”南君猛的站起来,也不跟他多啰嗦,她得赶紧准备准备,在牢里住这么久,肯定满是晦气,她要去找个火盆,对,她还要买块豆腐。

    顾雷霆是三天后放出来的。

    跌破一众人的眼球,前些日不是盛传顾雷霆都快杀头,怎么没过两天人倒完好无损的放出来?

    顾雷霆知道他那些传言的时候,颇无语的看着南君,自从关进刑部大牢,除了当今圣上见过他一次,从没官员提审他,怎么变成圣上亲自提审他,并准备判他死刑?

    南君拿着锦帕掩着唇,笑的风情万种:“哎呀,流言嘛,人一多就传杂了。”

    顾雷霆:……

    “再,某些人不就是喜欢听到他们想听的么,这样多好。”

    顾雷霆更加无语。

    想着从大牢中回去的时候,满府的人一个个错愕的看着他,好像他是魂回来似的。

    最尴尬的要属王家的那帮亲戚和顾家的那帮人。

    顾家的人唯恐肥水流了外人田,赶到香陵嚷着要分割顾家的财产。

    王家嚷着这些财产是她外孙的,不让顾家的那帮亲戚进门。

    于是两边人马正大打出手,顾雷霆出现,场面一时非常诡异。

    南君倒是笑的分外妖娆,直接道:“也难怪倾之不喜欢这帮子人,啧,贪相实在太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