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混乱大道〕〔我家农场有条龙〕〔匿形世界〕〔仙侠世界演义〕〔峨眉祖师〕〔道侠厉天途〕〔麒麟伏魔传〕〔神级武当弟子〕〔傲剑浮屠〕〔万古第一杀神〕〔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剑伴天涯〕〔魔欲仙缘〕〔万古界圣〕〔锦衣武皇〕〔五神天尊〕〔兽血青春〕〔主角开始抱团啦〕〔崇祯大帝国〕〔吞天大熊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六十一章齐菲的过往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推我,我可是圣上亲封的韩林,我要见二皇子,当初可是他叫我对方白……唔唔……”张语堂的嘴巴被人捂上。

    守门侍卫这下不止撵他走,瞬间带着杀意,低压的嗓音警告道:“不想死,就给我滚。”

    张语堂吓的差点尿裤子。

    等着人一松手,一溜烟的钻进轿子里面,赶紧让下人把他抬走。

    当天夜里。

    张府书房有东西倒地的声音,听见声音的下人推门去看,只看见一个倒地的凳子,房梁上挂着一个人。

    “老爷。”下人吓的一声大吼,赶紧叫人来帮忙。

    可惜人救下来,早已没有气。

    书桌上放着一封信,大致意思,他当初谋害白丞相导致其昏迷,未想人突然醒来,自知难逃一死,唯有以死解脱。

    白修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房间内还有另外一个男子。

    如果其他人看见一定会大吃一惊,一改往日的醉醺醺,赵弘文精神奕奕的坐在一侧,手中一把折扇敲打着桌面。

    “你不在你的太子府呆着,到我这干什么?”白修然披着一件外衣,依旧看着手中的卷宗,时间紧迫,容不得他怠慢片刻。

    “你醒了,我总该来看看。”赵弘文丝毫不受他这个态度影响,“听你恢复记忆,那以前的事记得多少?”

    白修然知道他的意思,白日里南君刚问过他,现在赵弘文又来问他,看来大家都关心他跟倾之的事,“你醉酒那段我没忘,听有天你把酒瓶从楼上扔下来差点砸到倾之?”

    赵弘文默默闭嘴,这人是打算秋后算账吗?

    当日他的确喝多,一时酒瓶未拿稳砸下去,好巧不巧,顾倾之刚好经过。

    以前白修然没有表态,今日特意把这段上,意思不明而喻。

    “重色轻友。”赵弘文诽腹道。

    “太子还是早些回去。”如此时期,他突然醒来,恐怕很多双眼睛盯着这里。

    “哎,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解风情,也不知道你对顾倾之是不是这样?”他仿佛没有听到逐客令,悠哉的道。

    想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连成亲都没回,呆在他太子府硬是不肯离开。

    “太子很好奇倾之?”白修然这才把头抬起来,凤眸一撇,清冷中带着煞意:“偶尔的醉酒都还念叨着内人的名字,不知道是何用意?”

    “得得得,我错了。”赵弘文赶紧认错,生平第一回见着好友吃醋,他就不该那么八卦,白修然的那句内人,可是把顾倾之彻底归为他的所有物,谁都不能窥视。

    “你何错之有?”白修然咄咄逼人,继续问道。

    所有对顾倾之有一丝念想的不管是谁,都趁早断了妄念。

    赵弘文一噎,叹了一口气,只好老实交代:“哎,醉酒之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真真假假只是为了迷惑别人,如果我真的有提到顾倾之的名字,也是因为齐菲,你现在恢复记忆,应该知道我跟顾倾之同时被绑架,她救我在山洞的时候,我对她讲过我的故事,只是未明主角是谁,她就曾笑言,如果付出真心,都未让一人另眼相待,就赶紧放手,比起一个不爱你的人,再纠缠就是浪费时间,也是对自己不负责……”

    他当时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当齐菲回到香陵后,对他做的一系列事,才突然觉得顾倾之的那些话非常有道理。

    物是人非,或许在某一个瞬间,他彻底将齐菲放下。

    白修然默,他该庆幸,在顾倾之未放手前,他先抓住她的手。

    提到这个伤感的话题,赵弘文声音低沉几分后,赶紧道:“这个话题略过,我今日来是有其他的事情,甘南传来消息,那些贩卖奴隶的地方找到,顾倾之身边的那个人派上大用场……”

    当初白修然失踪前,在甘南查到一些东西,并传了一些回去,某些人大概察觉到,所以才派人刺杀,消息也被截断,索性还有一封消息逃过一劫。

    萧以东正是凭着这个消息才查到虎跃山,只是当时未查到里面,整座大山派有重兵层层把守,很难进去。

    “冥殿与香陵这边的某些人勾结,一个天高皇帝远,在甘南作威作福,一个是欺上瞒下,两者勾结,谋的可不是蝇头利。”白修然冷冷的道。

    “哼。”赵弘文也是脸色微冷,“的确不是蝇头利,谁曾想到虎跃山中会有金矿,私自开采金矿可是死罪,但是某些人红了眼,黑了心,起了贪欲,就是要试一试。”

    这也就是为什么某些人想要至白修然以死。

    巨大的利益面前,谁能抵得住诱惑?

    “冥殿现在如何?”白修然问道。

    既然都查出金矿的事,只怕早已跟冥殿交过几次手。

    “一个地头蛇而已,哪比的上经历过战场的将士,所有冥殿的人全部抓起来,只是冥殿的主人不见。”赵弘文到最后有些可惜。

    竟然让最大的人物给跑了。

    “如果真的想抓住司空清影,只能找圣半秋。”白修然道。

    他觉得圣半秋与司空清影的关系并不简单,只是圣半秋从来不掺合朝廷中的事,也从来不做非法的买卖,拿他无可奈何。

    “顾大人去找过他,但是他不肯。”赵弘文头疼,以顾喜年那么厉害的人都未曾让圣半秋透露司空清影的消息,只怕谁都不能问出半句。

    提到顾喜年,白修然又是一阵沉默,半响才开口:“他知道倾之失踪的消息吗?”

    “没有,国师等顾大人回来再告诉他。”

    “齐菲你打算怎么办?”

    赵弘文一阵沉默,“她是齐尚书的独女,作为老师的学生,于情于理,我不会让齐家后继无人。”

    “你派人查过红岭吗?”

    “没有。”赵弘文很奇怪白修然如此话。

    “昏迷前,我让南君帮我查过。”提到齐菲,白修然才把手中的宗卷放下。

    齐菲的前半生是一个传奇,那么后半生就是一个苦难。

    齐菲所嫁的那个人就是一个伪君子,人前夫妻恩爱,背后施虐成性。

    刚成亲的时候,那个男人还能控制,后来齐菲随他到红岭后,他就慢慢暴露出来,时常控制不住的打齐菲。

    这一点郭府的下人很多都知道,只是不敢对外人言罢了。

    红岭的人评价郭成杰没有别的本事,就仗着祖上一点遗留的家产过活,很快就捉襟见肘,靠变卖为生,不知什么时候,郭成杰突然富绰起来,并且离开红岭一段时间,等再回来就带着一位绝色佳人。

    很多人羡慕他的好运气。

    红岭有一恶霸,某天见到齐菲的长相,日也思,夜也思,底下的人给他出了一个臭主意,把郭成杰约出来,给一千两银子让齐菲陪他一个月。

    这么荒唐的事,郭成杰竟然答应。

    当天夜里在茶水里放点药,就把齐菲送到恶霸的府上。

    就这样郭成杰突然发现一条生财的路,他把齐菲以各种价格卖给别人一段时间。

    红岭不少的女人在背后骂齐菲就是一个贱货,破鞋,专门勾人的狐狸精。

    遭受如此大的羞辱,齐菲硬是挺过来。

    听齐菲离开红岭回来的时候,那些曾经玩弄她的男人全部断了子孙根。

    想必齐菲跟某人达成协议,他帮她报仇,她来对付赵弘文。

    “嘭!”

    桌子一角发出沉闷的响声,赵弘文一下子站起来,脸色怒红,如此卑劣的男人,杀一千次都不解气,难怪齐菲会变成这样。

    “明日我去见齐菲,你如果想来,可以一起来。”白修然心中也是沉闷,面对如此巨大的遭难,没有把一个人逼疯,得有多大的毅力。

    只是明日他还有一些话要对齐菲。

    翌日。

    赵弘文装扮成白修然身边的护卫一起去的齐府。

    齐府的那位老嬷嬷倒是没有拦他们,只是姐在偏房。

    从前院到后院的偏房,远远就听见一个男人杀猪般的惨叫。

    赵弘文跟白修然神色一禀,加快脚步。

    “齐菲你个贱人。”男子嘴里骂骂咧咧,但是语中藏着不出的痛苦。

    “呵呵。”齐菲笑的非常轻快,手中端着的木瓢,瓢里的热水一点一点的从男子头上淋下,“看来你还是没学乖啊。”

    “啊!”男子痛的惨叫,却又无可奈何,“齐菲,你杀了我吧。”

    与其这样痛不欲生,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我怎么舍得你死,你可是我的夫君啊。”她话是如此,但是手中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减慢,热水依旧慢慢浇下,哪怕门被人推开,她仿佛也不意外,仿若谈论天气般,道:“你来了。”

    昏暗的屋内,一个水缸摆在屋内,男子整个人都塞在里面,走近发现,男子的手脚早已被砍去。

    换成任何一个人看到如此场面都会寒毛直竖。

    “齐菲。”赵弘文尝试的喊了她一声。

    “嗯?”齐菲歪着头,看着白修然旁边的男子,蓦然就笑了,“你也来了。”

    “齐菲,你……”赵弘文心中一痛,记忆中那么优秀的女子怎么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真的是他的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