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霸也开挂〕〔风起罗马〕〔英雄无敌大宗师〕〔都市共享男友系统〕〔末日夜叉恸〕〔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弃少归来〕〔盛世婚宠:早安,〕〔网游之九转轮回〕〔娇妻在上:穆少,〕〔致命赌注〕〔黄泉不死心〕〔鬼手医途〕〔重生之魔教教主〕〔女总裁的专职司机〕〔绝色女房客〕〔吞天仙帝〕〔通天符道〕〔官道红颜〕〔大相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六十章恐慌
    “她不会有事。”白修然的斩钉截铁。

    白老太君却听的心惊,太过绝对往往并不太好,如果顾倾之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想到这里,浑浊的眼中闪过复杂,她这个孙子应该不会像她想的那样。

    南君是等着屋内的人走完,才出现。

    她早就听见府上下人喜气洋洋白修然恢复记忆的事,没想到伤了头后,反而把记忆恢复。

    “你这一醒,只怕有些人睡不着。”南君端着一个茶杯悠哉的道。

    床榻上的人并没有理会她,而是低头翻看着最近一段时间的宗卷,他特意让人取过来的。

    刚醒的人,身体依旧虚弱,下床走动无力,但是他的脑子很清醒,睡了这么久,其实旁人很多的对话,他听的清楚,就是意识醒不来。

    好不容易清醒,他一定要抓紧把事办完。

    “我还以为你醒来第一件事是找顾倾之,没想到是查案,哎,顾倾之要是知道,肯定会很伤心。”南君见着他不话,自顾自的道。

    翻看宗卷的手一顿,才缓缓开口,“你查了这么久,有倾之消息吗?”

    南君一噎,未想被他将一军,她的确花了不少渠道来打听顾倾之的消息,她自傲的消息系统,竟然查无所获,这是最让她恼火的。

    最近她都不敢跟顾雷霆此事,怕他担心。

    “总要把麻烦解决掉,我才能找回她。”提到顾倾之,他的脸上才如同春日的薄冰,随即融化。

    “你倒是挺有信心。”

    “这不是信心,倾之必须无事,不然,我不介意一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此刻的他哪还是那个让人敬仰的青年丞相,更像一位沙场沾血的将领。

    南君心中一叹,哎,红颜祸水啊。

    不过,如果顾倾之真的有意外,只怕顾雷霆豁出命也是同样的想法。

    头疼,她还打算拿下顾雷霆,看样子顾倾之找不到,她也没希望了。

    “顾家那边怎么样?”白修然低头看宗卷的时候,又随口问一句。

    顾雷霆锒铛入狱,倾之又失踪,群龙无首,只怕顾家有麻烦。

    所幸,他们提前做防范。

    一开始,他跟南君就察觉出顾家某些地方的生意被人动手脚,顾雷霆为什么匆匆离开香陵一段时间,就是南君让人把这个消息透露给顾雷霆。

    他们早就策划好,顾雷霆一离开香陵,某些人肯定会以为这是个好时机,加紧时间背后做些动作,为什么顾雷霆一入狱,王英花就那么快能接受香陵的一切商铺,其中做过什么,稍加猜测就能明白。

    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某些人的动作,白修然一清二楚,且放任他们继续下去。

    他与南君早就约定好,他负责香陵的事,她负责剩下的事。

    不知道南君对顾雷霆什么,外面的事哪怕解决好,顾雷霆传回去的消息全是无关紧要的,并不提起这些,而且他似乎也算好自己会入狱般,早已找好人总管外面的一切事物。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在顾雷霆回去的途中,会有人出现暗杀。

    以前顾雷霆对王英花还存有一丝的希望,只怕那一次彻底的灭了。

    提到顾家那边,南君笑的略有深意:“某些人啊,只怕高兴的想要上天,这几日竟然不避讳,公然出双入对,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如今得势。”

    自从顾雷霆被判死刑的消息传来,徐有图收起以往的低眉顺眼,穿着华贵,见谁都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

    哎,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自我压抑的太狠,顾雷霆莫还没死,即使死了,也得低调一段时间,可是如今这般高调,是高兴的太忘我。

    “看来是钥匙找到。”白修然清冷的道。

    王英花想要找钥匙的事,顾倾之曾经提过一次,虽然的含糊,但是对他们这样的聪明人来,一点就明。

    据顾雷霆把赚来的钱换成很多金子藏在一个地方,只有找到钥匙才能知道金子的地方。

    那钥匙,顾倾之一把,顾雷霆一把。

    顾倾之的钥匙开始戴在身上,后来被她藏起来,顾雷霆那把应该是在顾府里面。

    南君斜睨着他,“我看你这昏迷不像真的,什么都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触动什么,白修然一愣,记得他失忆的时候,有次顾倾之也是笑意吟吟问他,白修然你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不管是失忆,或者是恢复记忆,他始终记得她的所有事跟话。

    南君一看他那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想到顾倾之:“以前你失忆我问过你,怎么就看上顾倾之,正好今日你恢复记忆,我想再问一次,她嫁给你的时候,你应该不喜欢她吧?”

    顾倾之跟他的一些事,她听过不少。

    当时的确是顾倾之死乞白赖的才嫁到丞相府,据当日成亲,宾客无一人到场,连主角都没出现,直接让人抱着一个大公鸡拜的堂。

    像白修然这种云端上的人物,怎么就看上顾倾之?

    还执着的可怕。

    不过想想也能释然,她还不是执着顾雷霆一人,像她们这种人,若不爱,爱上至死都不放手。

    “我记得承安寺一慧大师对我过,他我心性清冷,对万事万物不大悲不大喜,若是从佛从道,定然能成仙成佛。可是自从遇到倾之后,我才发现,我平静的心也会躁动也会失落,其实我也不过是一寻常人,以前的那个我,只不过是没有遇见喜欢的人罢了。”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温度,可是话中的炙热谁都明了:“我不止一次的庆幸倾之嫁给我,但也不止一次骂自己愚蠢。”

    南君没想到他如此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以前问他这个问题,他只是反问回去,她为什么非顾雷霆不可。

    这番话对南君的触动也很大,美目半垂,嘴角微微勾起,“这些年也有不少青年才俊赠我千金,可我却不屑一顾,原来不是喜欢的人送的而已。”

    一如多年前,她差点饿死路边,某人送她的一个包子。

    时至今日,她想起来还是温暖,千金珍宝,不抵那人的一个素包。

    白修然醒过来的消息,没有一炷香的时间,瞬间传遍整个香陵。

    就连他恢复记忆的事,也传出来。

    张语堂在府上坐卧难安,白修然也是命大,被人如此偷袭,竟然还能醒过来。

    “儿子,你怎么了?”张母见着他脸色难看关心的问道。

    自从与白瑶和离后,张语堂一直心事重重,问他都没什么。

    原本平静一段时间,现在又开始焦虑不堪。

    “娘,没事,我出去下。”他敷衍的完,就急匆匆的往外赶。

    如今白修然醒来,他必须找二皇子想想对策,当初贪那么多钱,二皇子是知情,还默许的,所以他才那么肆无忌惮的把钱收了。

    不然以他每年的供奉,怎么能赎的起青街颇负盛名的当红花娘,青街里调教出来的女子,随便一个都得几百两银子,更何况是当红花娘,没有千两是赎不了人。

    白修然就是查到他这些,不得已他找白修然谈判,他跟白瑶和离,他的事暂且放过。

    没想到他和离后,白修然依然查他。

    他实在太生气,才同意他们的计划的。

    当时白修然被偷袭,他特意当诱饵,让白修然放松警惕,那些人才下手为强,现在白修然醒来,只怕他的事就要暴露。

    宣王府大门前,也有些轿子停在那里,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纷纷离开。

    “王大人,您怎么走了?”张语堂掀开帘子对着旁边的一个轿子喊道,那轿子上的标识他认得,正是王大人家的标识。

    抬轿子的人因为他这句话走的更快,好像后面有猛虎追赶。

    “咦。”张语堂发出一声轻咦,他跟王大人喝过几次酒,交情还不错,为何今日不搭理?

    “老爷,刚刚张翰书叫您,您要不要告知他一声赶紧回去?”王大人轿子外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道。

    “哼,蠢货,不管他,我们赶紧走。”王大人冷哼一声。

    今天他们齐集宣王府,二皇子闭门不见,如果不是旁边一个人提点,他只怕闯下大祸,立马让人赶紧掉头回去。

    正好让这个张翰林倒霉蛋碰碰壁。

    张语堂等着轿子停好,装模作样的整了整袖子才从里面出来,“麻烦告知二皇子,就翰林张语堂求见。”

    “滚。”守门的人骂了一句。

    “你怎么骂人了,我有急事求见宣王。”张语堂急道。

    守门的侍卫心里骂着此人是个榆木脑袋,白丞相昏迷的时候,好多人都觉得跟二皇子脱不了干系,只是一时没有证据,现在白丞相醒了,众多的目光更加盯着宣王府。

    现在这些人纷纷过来,不就是要告诉别人,二皇子真的跟此事脱不了干系吗?

    二皇子早告诫他们,不管什么人来一律不见,全部撵回去。

    张语堂看守门的护卫依旧不搭理,也来气,“狗奴才,我劝你赶紧通知二皇子,不然耽误大事,你担待不起。”

    “滚滚滚。”守门的护卫懒得跟他话,直接推他离开,再不走休怪他们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