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花浮萍录〕〔学园都市的Lv0传说〕〔女神归来:总裁宠〕〔暗黑破坏神之毁灭〕〔你是迟来的暖风〕〔等风等你等婚妆〕〔医武兵王俏总裁〕〔九极战神〕〔捉妖奶爸〕〔强势小爷:喵喵太〕〔婚色荡漾:顾少,〕〔戈壁之爱〕〔宠妻108式:韩少,〕〔原来我是妖二代〕〔武侠之恶人横行〕〔师父又掉线了〕〔绝色千金赖上我〕〔屠天神皇〕〔重生七五:王牌军〕〔我有三个龙傲天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五十八章顾倾之再次失踪
    尚学堂的门外,白晨轩挺意外秦雁儿来找他,“姨。”他有礼的喊了一声,虽很多事,大人都瞒着他,但他也知道,眼前长的非常像他亲生娘亲的人,也是想嫁给他爹。

    他知道,即使没有顾倾之,他爹也不会娶她。

    “晨轩,我打算回去了,临走前我还有些你娘的东西想交给你。”秦雁儿神情哀伤的道。

    白晨轩没有想太多就同意。

    ……

    丞相府中,顾倾之正跟南君扯着闲话,下人拿过一封信,是又有人送来的。

    南君调侃的看着她:“又是哪位情郎给你写的信?”

    “你猜?”顾倾之也是的非常轻快,想着今天一连收到两封信,还有谁又给她写信?

    信没打开几分钟,顾倾之的脸色就变了,猛的站起来……

    “发生什么事?”南君从来没有见过顾倾之露出如此深情,满脸的杀气,似乎还带着什么。

    “你看。”顾倾之气的浑身发抖,将信递给南君后,让人把管家叫来。

    信上没有注明写信人的名字,但是顾倾之却能猜到是谁。

    不过几十个字,但是字字带着恨意。

    信中言,我不能得到白修然,那么你也别想好过,白晨轩是她姐生的,她要让白晨轩去陪她姐姐。

    “夫人。”管家王仁义过来。

    “王伯,你让人去尚书堂看看白晨轩在不在?”她的急,完还是觉得不妥:“你再派人通知白修然,秦雁儿有可能把白晨轩带走,不行不行,我也必须出去找。”

    “夫人到底怎么回事?”王仁义见着她的语无伦次,问道。

    “我来吧。”南君看她一时半会也组织不好语言:“刚刚收到一封信,是那位秦姐派人送来的,让白少爷去陪他那位去世多年的娘亲。”

    王仁义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对着顾倾之匆匆行一礼,赶紧出去。

    “你干嘛去?”南君看着离开的背影喊了一声。

    “当然寻人。”

    “你把吴刚带着啊。”

    “我放他一天假,让他跟怀玲约会。”

    “那带其他人。”

    “知道啦。”

    顾倾之摆摆手表示知道,没有多余的时间跟她解释为什么。

    上一世,白晨轩就是莫名沉入水底,她亲眼所见,却未能救那个孩子。

    她有预感,上一世白晨轩之死绝对跟秦雁儿脱不了干系。

    这一世,如果那个孩子再出现什么意外,只怕最先崩的不是白修然,而是她顾倾之。

    白修然接到府里来的消息,立刻全城寻人。

    九月八日。

    这一天整个香陵都不寻常。

    白晨轩一身湿漉漉,自己回来,到底发生什么,他始终没。

    白修然在这一天被人刺杀,据是最近查案牵连太多官员,有人想要他的命。

    人最终没事,不过头遭受重击,昏迷不醒被赶来的捕快救下。

    还是这一天,顾家的那位姐失踪了,自从出了丞相府后,就彻底不见,翻遍整个香陵城,都没有人看见她。

    圣上大怒,严查此事。

    顾雷霆更是震怒,将香陵城翻底朝天,别人,就连一丝线索都没有。

    好像人是凭空消失似的。

    城皇子庙内。

    灰衣老道抱着一个酒壶,看着闭目静思的老者:“听顾家那个女娃娃失踪,你就不帮忙找找?”

    若是顾喜年知道顾倾之失踪,只怕在甘南都呆不住,立马要回来。

    “命中注定一劫。”老者轻声道。

    “你是不是替那女娃娃算过?”灰衣老道立马八卦的问道。

    可惜,老者再不回答他的问题。

    灰衣老道无趣的把酒喝完,“罢了,罢了,你既然都算出来,老道我就不操心,还是回去睡觉吧。”

    顾喜年是他最得意的爱徒,顾倾之作为他爱徒的最在意的人,不会放任不管。

    既然他到现在都不过问,肯定是有惊无险,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没过几天。

    顾家的麻烦接二连三而来。

    顾家的产业本就多,遍布天下很多的地方。

    可是最近却是不太平。

    先是爆发标有德贤商铺的店面传出不好的负面消息,德贤商铺的米竟然以次充好,德贤商铺里成衣,有些竟然有些是旧衣服当新衣买,德贤商铺里的首饰,金子里面竟然含有一半的铜……

    各种谣言也是铺天盖地而来,有些人即使买的是真的,也闹上门,要求退货。

    一时间,德贤商铺很多店面营业困难。

    更严重的,边境抓到一批向他国贩卖兵器的人,一盘查竟然也跟顾家有关。

    当时查处大量的刀枪之类,数量之多,让人惊叹。

    这可是大事,往严重,这是密谋的造反的大罪,要杀头的。

    边境的官员赶紧把此事报告了朝廷,顾雷霆瞬间被抓起来。

    香陵盛传,顾家这次只怕要倒台啊。

    也不知道这顾家跟哪路神仙相冲,先是女儿失踪,生死未卜,现在自己又锒铛入狱,没准时刻要准备斩首。

    这顾家两父女也是好日子到头啰。

    路人感叹两句,又各自忙活自己的事。

    南君听着外面的风言风语,倒也没多急,倒着一杯茶,问着管家王仁义:“白丞相,可醒了?”

    “一直未醒,昨天乔神医过来看过,是伤了头,怕里面有淤血,特意开了散血的药,要过一段时间再看。”王仁义本来年纪大,现在发生这么多事,更加显得苍老。

    “白丞相吉人自有天相,应该不会有事的,只是我看白晨轩最近一直没有话,你要多开导一番。”南君善意的提醒道。

    那孩子心思重,一直都觉得因他的缘故,白修然才会昏迷不醒,顾倾之才会不见的。

    最近一直不肯吃东西,将自己锁在房间内,谁也不见。

    “哎。”王仁义无奈叹息,这事他也劝过好多回,关键少爷一直不肯听他话,一提到顾倾之眼睛就泛红,着实让人看的心疼。

    “我虽然与顾倾之认识的晚,但也知道她一些事,她运气是差些,不过一般不会有生命危险,没准过段时间就有她的消息。”南君慢慢道,顾倾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嫁给白修然那天把好运气用完,还是怎么回事,总要遇到一点事。

    大皇子被绑架,她就多瞧一眼,也被绑走。

    若不是她还算机灵,两人只怕命早丢在那帮劫匪手里。

    好不容易逃回来,还没歇两天,又被人暗算,把她跟那位萧将军搁一张床上,地点还是飘香院那种地方,即使两人有十张嘴,只怕也解释不清楚这泼身上的污水。

    名声算是毁的一干二净。

    听期间还发生很多事,大大波折不断。

    人出去散心,又把自己散不见,顾雷霆甚至花费众多财力人力来寻她。

    一般人这一辈子的事,估计都没她一年的事发生多。

    苦尽甘来,人回来吧,眼见着跟白丞相感情升温,大有复合之意。

    结果人又不见。

    顾家现在也是是非众多,听顾家的一帮子亲戚闹着要上香陵来,帮顾雷霆管理家业。

    到底是管理,还是瓜分这就不明。

    南君特意让人关注王英花,这个女人总算开始露出真面目,抱着孩子把香陵所有德贤商铺的掌柜找来,是她怀里的孩子好歹是顾家的血脉,以后的继承人。

    顾雷霆现如今被关入牢房,只怕凶多吉少,为免德贤商铺群龙无首,她暂时接管德贤一切事物。

    至于钱财方面,就让管家徐有图代为管理。

    “夫人开始来府上的时候,老朽也曾与外人一般,觉得夫人就是一个仗着自己家世,胡搅蛮缠,嚣张跋扈的人,可相处久了,老朽才惭愧,人不可听外人言,唯有自己看到才算是真的,夫人并不像外面传的那般不堪,反而率真随性,对少爷像对亲儿子似的,南君姑娘大概没看到以前的少爷,不苟言笑,整日除了看书,从不出去玩,以前我也没觉得这样不好,还挺欣慰,少爷长大以后肯定跟少爷一样优秀,可是新夫人来后,少爷也会对着人笑,偶尔也像一个孩子一样闹,有一回他从外面回来,笑的特别开心,软糯糯的叫我一声王爷爷,过来牵着我的手撒娇的夫人带他去哪里玩,我那时才突然发现,少爷就是一个孩子,本来就应该这样;其实少爷也变化很多,以前他对谁都一样,不远不近,眉宇间全是清冷,也是不苟言笑,可是自从夫人来后,少爷的眼神越来越柔和……”管家絮絮叨叨的了很多。

    这些话,往日他是不会当着外人面的,可是今天格外有倾诉的**。

    南君静静的聆听,到最后才笑道:“这就是顾倾之的魅力所在,总能让她身边的人不知不觉的改变,而且是变的更真实。”

    王仁义心中揣摩南君的话,的确是这样,以前的少爷像云里的人,现在反而觉得很鲜活。

    “好了,时辰也不早,我也该去送饭。”南君站起来,“王管家如果不介意,我能带白晨轩一起去送饭吗?”

    解铃还须系铃人。

    系铃的人不在,找她爹应该也可以。南君心中想到。

    王管家对着南君一拱手,算是道谢,他也明白南君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总裁爹地超级宠〕〔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师太霸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万古丹神〕〔神级魔头系统〕〔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