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手皇妃难自弃〕〔缠情私宠:尤物小〕〔恶魔少爷求放过〕〔抗日之战将传奇〕〔魔尊毒宠:鬼医大〕〔谋倾天下〕〔高能诱妻计划:学〕〔高冷教官:媳妇,〕〔无限升级之穿越诸〕〔报告帝少:前方甜〕〔女帝在上:皇夫乖〕〔早安大叔〕〔妈咪好甜:爹地诱〕〔乾龙战天〕〔我有一座黄金岛〕〔冒牌高人〕〔明朝败家子〕〔明星聊天群〕〔奇迹世界传说〕〔图腾圣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五十六章风云变幻
    “真不要脸。”窗户外面,钱秀秀跟钱宝宝异口同声道。

    “是挺卑鄙的。”旁边不知道谁附和一声。

    两人扭头去看,吓的差点尖叫,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人,应该是人吧,灰头土脸的,脸上就没一处干净的地方,身上披着一个灰色布帘子,头发一团糟,在晦暗的光线下,真像一个女鬼。

    “嘘!”女子食指靠近嘴边,让两人小声点,先看看屋内的情况。

    这点方面,三个人立马达成共识,屋内的女子才是一个祸害。

    “你也喜欢白丞相吧?”钱秀秀小声询问。

    女子露出八颗大白牙,笑的森森然,“能不能喜欢他,就决取决于他等会的表现。”

    钱秀秀听的莫名其妙,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赶紧专心致志看着屋内,一旦情况不对,她们就冲上前狠揍那女人一顿。

    白修然并没有去看他胸前的那只芊芊细手,一双眼睛冷静中透着犀利;“你可能不知道,倾之非常讨厌属于她的人沾染上别人的味道。”

    窗外,披着灰布帘子的女子揉了揉鼻子,她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哼,完全就是妒妇。”钱宝宝立马不平的说道:“如果是我,一定不会让白丞相这样,给他多纳几房美貌小妾。”

    “就是。”钱秀秀附和道,随后她见着灰布帘子的女子眼神怪异的看着她们,又补了一句:“如果你以后也嫁给白丞相,跟我们成为姐妹,一定不要这般善妒。”

    窗内。

    齐菲并未因他的这句话而放弃,圆润的指甲划过他的脖子,想要挑起他的下巴,可惜人早已退后数步。

    白修然:“你与倾之最大的区别,她从不轻贱自己。”

    齐菲的脸色陡然变了,尖声吼道:“我是轻贱,哪又怎样?男人不都爱女人这个样子吗?”

    边说又继续扑过去,“今天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钱宝宝跟钱秀秀再也忍不下去,突然跳起来,叉着腰骂道:“哪来的不要脸的狐狸精,竟然勾引白丞相。”

    齐菲一惊,没想到外面有人。

    顿时感觉羞辱,一双眼睛瞬间红了,也顾不得其他,找着东西朝着窗外砸去。

    “哎哟!”

    未想钱宝宝真给砸个正着,心中也是恼怒,捡着地上的东西朝着窗内砸去。

    钱秀秀肯定要帮自己的表姐,一同帮忙砸。

    披着灰布帘子的女子趁机转移阵地,她可不想池鱼遭殃。

    大门口的人不知道是听到什么动静,还是其他,早已没了踪影,披着灰布帘子的女子过去看了看,锁只是挂着并未锁上。

    屋内,白修然没有理会几个女子的行为,他刚走到门边,门突然打开。

    在光的影音下,一个披着灰布帘子的女子正站在门的中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不过八颗大白牙却瞧的清清楚楚。

    她带着轻快的笑意,“又一位美人投怀送抱,你都不要,你想要什么样的?”

    “你。”

    不带一丝迟疑,白修然冷着半天的脸上显出温柔,他不在意将她搂紧怀里,“美人再多都不是你。”

    因为他这句告白的话,屋内屋外的人全部停止了动手。

    齐菲不可思议的看着被白修然抱着的人,突然笑的癫狂,发出一连串瘆人的笑意,笑道最后眼泪都出来:“白修然,我恨你,生生世世都恨你。”

    “走吧。”白修然对着顾倾之说道,留在这里,只会让齐菲更加疯狂。

    顾倾之没有反对,顺从的被他牵着手离开。

    “表姐,刚刚白丞相抱的人是谁?”钱秀秀很不愿意去承认这个时事实,刚刚就那个披着灰布帘子的女子跟她们蹲一起看着屋内的情形,她貌似还对女子说过什么话。

    钱宝宝气的直磨牙,“这就是顾倾之。”她竟然没有认出来,实在太生气。

    从宫里回去,在马车上,白修然是紧紧拉着她不放开。

    顾倾之知道她要是不解释一番,这个男人恐怕又要多想,他是怕她生出什么意外,想问又不敢问,唯恐让她不高兴。

    她捡着几处无关紧要的讲了一讲,只是国师救她那一段,她讲的特别详细,像一个小迷妹:“白修然,你没看见,国师太厉害,三下两下就把那个人给制服,简直帅呆,不愧是高人。”

    “你为什么把衣服脱了?”

    “额?”她貌似没讲这一段啊?

    白修然了然的看着她,带着自责:“倾之,是我没好好保护好你。”

    顾倾之无奈,“你又不是算命的,还能知道我哪天会出意外,这是我自己大意。”

    一开始她就不应该答应丽贵妃的要求,她想着皇宫之中,那么多人在场,总不至于有人犯傻明面上对付她。

    不过,也是巧,她正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心中叫苦的时候,那位仙风道骨的国师竟然出现,直接将她从尖嘴猴腮男子手中救下。

    她连道谢还未说出口,这位国师又如一阵清风般离去,不过临走前也把男子带走。

    被锁的门不知何时已经敞开,也是凑巧,她被关的地方,离着白修然被关的地方不远,走在路上,正好听见两个女子口中嘀咕一句话,她听到白丞相这个称呼,一时好奇也悄悄跟上去。

    还真让她看一场好戏。

    “那人到底对你做什么?”他还是忍不住问出来,对于别人他有一定的耐心,可是对顾倾之他总是乱了方寸。

    “哎,好吧。”顾倾之妥协,男人是不是都小心眼,还是盯着她衣服的问题纠结,“其实纯属我个人猜测,我觉得那个男人嗅觉非常好,你也知道我衣服上有熏香,鞋子里也垫有香垫,正好迷惑他,拖延下时间,我实在没料到那个男人人品那么差,找不着人竟然点灯笼,明明说好不许点……点……灯……”

    后面的话,她越说越没底气,因为面前的男人篡着她的手生疼,显然他心情极度不好。

    “那个人在哪里?”他压着心中的暴躁,平静的问道。

    “国师带走。”她小声嘀咕,她就说不要对他说这些吧,果然生气啦。

    “倾之。”

    他这才放软语气,“最近一段时间,会发生很多事,到时候我也许会很少在府上,但是我又不放心你,除了吴刚,我会再派人保护你。”

    “不用,我打算最近少出门。”她拒绝。

    她是一出门就出状况,好歹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但是一个人的运气永远不会那么好,她还是悠着点好。

    国师给她算过卦,说是命里还有一劫,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这个劫?

    “也好,你在府里呆着我也放心,不过倾之,岳丈最近不在香陵,顾府你也少回去。”

    “好。”

    他揉了揉她的头,难道见她这么听话。

    “对了,白瑶呢?”到现在她才突然想起还差一人。

    “她一会儿回来。”临走前,他已经叫人通知白瑶。

    “白瑶的和离搞定吗?”

    “快了。”

    听着他说快了,顾倾之也就没有再追问,白修然从来没有骗过她,他说快了,就一定快了。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真的一纸和离书送到丞相府。

    白瑶拿着和离书的时候,哭了一阵,又笑了一阵,下人吓得赶紧通知顾倾之,唯恐是白瑶受刺激太重,才会这般。

    “嫂子,我终于自由。”白瑶见着顾倾之后,一把抱住她。

    “你先别高兴太早,昨天你娘过来,我们聊两句,如果你爹知道你和离,没准直接上门把你带走。”

    白瑶丝毫不受影响,朝着她笑的非常有深意,“嫂子。”

    “呵呵,不管你打什么主意,不要告诉我。”顾倾之警觉的看着她。

    “我知道嫂子是天底下最好的嫂子。”白瑶嘴甜道。

    “你越说,我越感觉有问题,那个,我突然有事,就先……喂喂……你拉着我干什么?”

    “嫂子,我想出门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许等我回来,就能勇敢的面对我爹。”白瑶说的无比真诚。

    “这事你对白修然说,他是你哥。”顾倾之可不敢答应,外面的世界的确美好,但是一个女子出门在外,也是非常危险,要是遇到点什么,她可担不起责任。

    “修然哥不是最近忙么。”白瑶撒娇的摇着顾倾之的胳膊。

    “忙你也问他。”顾倾之拒绝道。

    最近白修然是很忙,许多官员被抓捕,抓捕的官员有人供出,他们是受到萧国舅的明贿赂暗威胁,才站在二皇子这一边。

    而且还听说,去年大皇子被绑架案,好像也跟萧国舅有关系,此事还牵扯出风灵馆的老板清月,不过风灵馆老板不知去向,暂时查封风灵馆。

    顺藤摸瓜,去年顾倾之莫名出现在飘香院,被人陷害与萧以东同躺一个床也有眉目,似乎有一个知情者讲了出来,当时顾倾之差点被众人口水骂死,说她水性杨花,不知检点,整个香陵都在骂她,她爹怕她想不开,日日夜夜派人护着她。

    未想老天爷真是公平,竟然也有还她公道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英雄?我早就不当〕〔引凤决〕〔食霸天下:傲娇夫〕〔顾轻舟司行霈〕〔医世神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锦绣田园:独宠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